[ABO]归路完本[耽美]—— by:白芥子

3年高考5年逃命 完结+番外: 1 页, 《3年高考5年逃命》作者:信渡文案:全体考生请注意,高铁筋斗云号,即将发车前方到站——修真界2050年,晋江文学城投资的时空游戏上线小流氓凶残受X冷酷腹黑攻ps:攻会变小老虎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仙侠修
1 页, 简介:

陆家小少爷陆笙笙某天一觉醒来发现自己丢了六年的记忆,手腕却多了一条丑陋的伤疤。
从前对他严格望子成龙的父母变得慈爱宽容,对他丢失的记忆却闪烁其词三缄其口。
第一章
陆笙笙推开窗,窗外就是碧波荡漾的塞纳河,蓝天倒映在水中,穿行而过的旅客游轮发出长长的汽笛声,惊起河畔成群的白鸽,不知道哪个方向飘来的歌声不断重复着他听不懂的词,长久地萦绕在耳边。
这里是美丽却陌生的异国他乡。
陆笙笙轻眯起双眸,眼里尽是迷茫,脑海中的画面不成片段,为什么来这里,什么时候来的这里,怎么想都想不起来。
身后的房门被轻轻推开,陆笙笙转回头,许玫走上前来抖开手里的外套帮他披上:“怎么一醒来就站窗边吹冷风,小心感冒了。”
“妈……”陆笙笙怔怔看着许玫,记忆里高傲矜贵永远妆容精致的Omega母亲眼角已经有了细纹,脸上也有掩饰不去的疲态,看着他的目光里却带着从前少有的关心和慈爱。
许玫抬起手摸了一下陆笙笙苍白的脸:“去床上再躺一会儿吧,等你爸爸他们回来了再下去吃晚饭。”
“妈,我好像好多事情都不记得了,还能想起来吗?”
陆笙笙的言语间带着不确定的期待,许玫有些不忍,安慰他:“医生说你先把身体养好,过段时间也许就记起来了。”
“噢……”
陆笙笙没有再问,情绪很明显地低落了下来,沉默地躺回了床里去,许玫帮他掖了掖被角,看着小孩赌气一般背过身去,心下一声轻叹,出门下了楼去。
听到关门声响起,陆笙笙才转回了身来,抬起左手,看着手腕上那道狰狞的疤痕,越看心里越憋闷。
三天前他在医院的病床上醒来,就变成了现在这副鬼样子,记忆停留在了十六岁之前,这六年里发生了什么一点都记不起来了,爸爸妈妈也不肯细说,只安慰他不记得了没关系身体没事就行。可手腕上这道看着怪吓人的疤痕,却总让他心中忐忑难安。
虽然妈妈说那是他之前不小心撞倒了家里的鱼缸,被玻璃碎片割出来的,可割在这种地方,是不是太凑巧了一点?
只是陆笙笙又觉得自己这种天塌下来也照样能蹦跶的性格应该不至于做出自杀的事情,他一贯惜命得很,难不成是为情所伤?
这么想着陆笙笙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脖子后面的腺体,那个地方还完好无损没有被任何人触碰过的痕迹,为情自杀这种事发生在他身上似乎也不太可能。
胡思乱想间,楼下院子里传来了汽车喇叭声,陆笙笙立马坐起身,胡乱套上外套下了楼去。
他多了一个三岁的Alpha弟弟,这是陆笙笙前两天才知道的事情,在医院这几天一直没见到人,今天他刚出院回家,小弟弟这会儿才被他爸从幼儿园接回来。
许玫跟他说这事的时候有一些犹豫,小心翼翼地似乎怕他不能接受,陆笙笙倒是豁达得很,他都二十多岁了,难不成还能跟个三岁的小娃娃争宠?再说他原本就希望他爸妈能多生几个孩子,而不是把他当成望子成龙的唯一希望,每天盯着他不许这样不许那样。
许玫大概没想到陆笙笙会突然跑下楼来,没来得及叮嘱进门来的丈夫和小儿子,被陆勤鹏牵在手里原本正蹦蹦跳跳往家里冲的陆瑾绵小朋友看到陆笙笙吓得立马缩到了陆勤鹏大腿后面去。
陆笙笙脸上的笑刚刚扬起就僵住了,陆勤鹏和许玫的脸色都有些不自然。
“他好像不太喜欢我啊?”
陆笙笙疑惑问许玫,许玫尴尬解释:“没有,绵绵就是胆子有些小而已。”
陆勤鹏转身把躲在自己后面的小家伙拉了出来,陆笙笙朝他露出了一个自认为十分友好的笑,张开了手:“绵绵来,哥哥抱。”
陆瑾绵只看了陆笙笙一眼,又立马扭过了身缩进了陆勤鹏的怀里。
陆笙笙:“……”
陆勤鹏拍了拍小家伙的背:“不可以这么没礼貌,哥哥跟你说话呢。”
陆瑾绵在他怀里蹭了蹭脑袋,还是不肯抬头,陆勤鹏无奈道:“笙笙你别介意,这小子就是有点闹别扭了。”
陆笙笙半点不介意,他还治不了一个三岁小娃吗?于是一步走上前去把人从陆勤鹏怀里拎了出来,抱到了自己身上。陆瑾绵愣了一下,扭着身体‘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陆笙笙一巴掌拍在他软绵绵的屁股上:”哭什么哭,你是个Alpha,这么娇气像什么样子!“
许玫头大地制止他:“笙笙你别打他了,他才几岁大,娇气点没什么的……”
陆笙笙不以为然,爸妈以前对他倒是管得严,他还是个Omega呢,淘气一点就得挨罚,没道理这小东西就能娇惯着:“爸妈你们别管了,我带他去楼上说说,不会怎么着他的。”
陆笙笙说完就抱着嚎啕不止的小弟弟上了楼去,许玫犹豫着想要跟上去,陆勤鹏冲她摇了摇头:“算了,让他去吧,难得他现在……愿意带绵绵。”
二楼传来的哭嚎声渐小,许玫却忍不住双手捂住脸低声哽咽了起来:“我都不知道笙笙现在这样是好还是不好了……医生说他的失忆跟车祸没关系,只是轻微的脑震荡不会一点都不记得的,而且他昏迷了半个多月,应该是他自己不愿意醒来,最后干脆就都忘了……”
陆勤鹏轻拍了拍妻子的肩膀:“别想那么多了,忘了就忘了吧,忘了也好,现在这样不是挺好吗,笙笙至少能过正常人的日子了。”
把哭得几乎背过气去的弟弟抱进房间,陆笙笙一脚踹上门,把人扔进床里,抽了纸巾嫌弃地帮小家伙擦掉满脸的眼泪和鼻涕:“喂喂,别哭了啊,我是大魔王吗?你怎么这么不待见我?”
陆瑾绵的哭声渐渐平息了下来,只是依旧打着嗝小声地抽噎,泪眼朦胧地看着陆笙笙不敢说话,陆笙笙很无奈,捏了捏他肥嘟嘟的小脸,想着这小娃娃长得不错,跟自己还挺像,他是真没想到爸妈都四十好几了,还会生个小的出来。
最后陆笙笙用一根棒棒糖把小弟弟给哄好了,陆瑾绵嘬着糖,怯生生地瞅着陆笙笙,陆笙笙笑眯眯地伸手点他的鼻子:“吃了我的糖,现在能叫我一句哥哥吧?”
小家伙犹豫了半天,终于别别扭扭喊了一句软糯糯的:“笙笙……”
陆笙笙一愣,抬手又一巴掌拍上了他的屁股:“还敢喊我名字,没大没小了你!”
一楼的客厅里陆勤鹏正在跟许玫小声商量事情:“老贺他们最近准备投资个政府项目,问我有没有兴趣掺一脚,我们出来好几年了,也差不多该回去了,反正笙笙现在也已经好了。”
“笙笙他这哪里就算好了,要是回去又受到什么刺激怎么办?”许玫言语间都是担忧,“我们就留在这边不好吗?为什么一定要回国?你在这里生意不也做得挺好的吗?”
陆勤鹏叹气:“我倒不是一定要去赚那个钱,就是笙笙跟老贺的儿子还有婚约的你别忘了,老贺前段时间还提起这事,我是想着既然笙笙现在都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也恢复正常了,那不如……虽然这么做有些对不起老贺家,但为了笙笙,他总不能一辈子不结婚吧。”
许玫红着眼睛摇了摇头:“不行,你让我好好想想……这次我们别再逼笙笙了啊,先问他愿不愿意,他要不想我们养他一辈子又有什么关系。”
晚餐上桌后陆笙笙抱着陆瑾绵下了楼来,他把陆瑾绵放到自己身边的儿童椅里,仔细地给小家伙系上围兜,摸了摸他圆滚滚的脑袋,冲许玫和陆勤鹏笑:“绵绵还挺乖的嘛,打几下屁股就老实了。”
陆瑾绵手里的小叉子准确地叉住面前碗里的一块胡萝卜,努力举高递到陆笙笙嘴边:“笙笙吃。”
陆笙笙敲他脑袋:“你自己吃,我也不爱吃胡萝卜,别想我给你解决,还有你给我叫哥。”
许玫和陆勤鹏对视一眼,同时掩去了眼里那抹复杂情绪,许玫提醒陆笙笙:“绵绵他真的很乖,他其实挺亲你的,不过你以前嫌他烦不愿意搭理他,他才有点怕你,你多跟他玩一玩就不会了。”
陆笙笙笑着捏了捏陆瑾绵因为不想吃胡萝卜而气得鼓起来的脸:“好啊。”
他挺喜欢陆瑾绵,陆瑾绵小朋友的存在,大概是他在医院醒过来后收获的一大堆惊吓之外唯一的惊喜了,他并不介意努力做个关爱弟弟的好哥哥。
作者有话说:
新文,谢谢大家支持,记得投海星哦~
第二章
回国前两天,陆笙笙跟着许玫去医院进行最后一次复查,他觉得自己已经痊愈了生龙活虎得很,许玫却始终不放心,让医生给他做了一个全面细致的身体检查。
陆笙笙的主治医生是位头发花白的法国老教授,字正腔圆的地道法语陆笙笙半个字都听不懂,他其实挺纳闷,爸妈说他们已经搬来法国三年,可他却连最简单的法语都听不懂更不会说,即使失忆了按理说也不至于如此,难道他这三年真的就每天宅在家里足不出户吗?
不怪陆笙笙会这么想,他已经二十二岁了,本应该正是大学毕业的年纪但他却没有念过大学,许玫说是因为他之前几年一直身体不好在家休养,才没有继续念书。至于为什么会身体不好怎么不好,陆笙笙不知道,许玫也没有说。
检查结束后许玫去医生办公室询问情况,病房里只剩下陆笙笙和一个年轻的实习医生,对方站在病床边认真做着记录,陆笙笙喊了他一句:“林医生,你觉得我的病能好吗?”
林臻抬起头,温和地冲他笑了一笑:“你刚才不是说觉得自己已经全好了吗?”
林臻是个长相十分俊秀的Beta,刚刚博士毕业,是陆笙笙主治医生的学生,也是中国人。陆笙笙对林臻很有好感,他刚醒来的时候脑子里一片混乱十分的迷茫,父母又三缄其口似乎有很多事情瞒着他,整个医院里他唯一能说上话的只有同是中国人的林臻。
陆笙笙郁闷道:“可是我失忆了啊……”
“教授刚才说了你要是愿意想起来,总能想起来的。”
“什么叫我愿意想起来啊?”
林臻没有细说,他对陆笙笙的病情了解的不多,只隐约知道陆笙笙的父母并不想告诉他太多,陆笙笙这样的情况,或许知道得少一些对他更好。
“你不用太在意这件事,该想起来的时候就会想起来的,顺其自然就好了。”
陆笙笙咬了一下嘴唇:“我觉得我丢失的记忆肯定不太好,要不然我爸妈不会总是含含糊糊的不肯跟我说清楚。”
林臻安慰他:“既然是不好的记忆,丢了也不必可惜,你得学会向前看。”
陆笙笙点了点头:“嗯……也许你说的是对的。”
他冲林臻笑了一下:“林医生,我过几天就要回国了,我能留个你的联系方式吗?你是我醒来之后认识的第一个朋友。”
“好,回国以后要是有什么问题随时可以联系我。”林臻很爽快地跟他交换了微信号。
从医院出来坐上回去的车,陆笙笙问许玫:“妈我这几天一直忘了问你,怎么家里连画板都没有了啊?我是不是很久没画画了?”
许玫微侧过头,没有让陆笙笙看到自己瞬间红了的眼眶,顿了顿,她才缓声回答:“你前几年身体不好,就没怎么画了,画板也给你收起来了。”
“哦……”
许玫笑了一下:“你以前不是一直吵着不想画吗?还抱怨我跟你爸逼你不体谅你。”
陆笙笙红了脸,很不好意思:“哪有,我还是挺喜欢画画的……”
他从小就很有绘画天赋,几岁大就被教他的老师评价为天才,父母望子成龙心切,花了无数时间和精力培养他,从小到大伴随着陆笙笙的只有千变一律枯燥无味的画板和画笔,除了学习就是画画,没有任何别的娱乐,对绘画的兴趣早就消磨殆尽只剩下无穷无尽的厌烦。但是现在猛然间过了好几年,虽然他记忆全无,却能觉察出他父母的转变,他们变得宽容慈爱,不再过多要求他,而他也终于可以将最初的兴趣重新捡回来了。
“要不等回国以后我去念个美院吧,总不能连个文凭都没有。”陆笙笙笑嘻嘻地说着自己的打算,回国这事是陆勤鹏和许玫商量后询问过他的意见最终定下来的,陆笙笙比他们更想回去,在这语言不通的异国他乡,他没有任何归属感。
“行,你想怎么样都行,只要你高兴就好。”许玫强忍着夺眶而出的眼泪,笑着抬手摸了摸陆笙笙头顶柔软的头发。
回家之后陆笙笙便从储藏间里翻出了蒙了尘的画板,搽拭干净后搬回了楼上房间里,铺上画纸,他拿起笔,下意识地画出线条,一笔下去自己却先愣住了,他想画什么?
陆笙笙说不出来,只是脑子里瞬间的潜意识让他下了笔,似乎有什么人或者东西是从前他经常画的,甚至已经成了深入骨髓的习惯,但是现在,却怎么想都想不起来了,脑海里只剩下一片模糊不清的阴影,心里更是空荡荡的。
房间外的走廊上响起了哒哒哒的脚步声,呆愣在画板前的陆笙笙回过神,陆瑾绵的小脑袋从房门外探了进来,奶声奶气地喊他:“笙笙!”
陆笙笙无奈放下笔,张开手陆瑾绵便扑了过来,撞进了他的怀里,陆笙笙笑着把人抱起来:“小胖子你又胖了啊,怎么这么沉。”
陆瑾绵在他怀里扭了扭身体:“笙笙坏。”
“你个没大没小的小东西最坏。”
或许是血缘天性使然,他和陆瑾绵这小家伙没几天就混熟了,小家伙现在很黏他,只要在家里就寸步不离地跟着他,晚上还吵着要跟他一起睡,陆笙笙挺高兴的,弟弟这么喜欢他证明他有魅力不是?虽然这小家伙偏不肯叫他哥哥无论打几次屁股也非要喊他的名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