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之傻男人 金推完结+番外完本[西幻耽美]—— by:仓鼠屠龙

见江山/孤要登基 完结+番外: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见江山》作者:好大一卷卫生纸文案:兴灵末年,天子年老昏聩,最爱晚饭后宫中散步,与人闲话家常,末了必掏心掏肺:“待朕大行之后,便由你继承大统”上至股肱大臣,下至宦
当前是第: 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异世之傻男人》作者:仓鼠屠龙
文案
雷点:如文名,小受前期丑,后期在小攻的养成下蜕变
1V1,he,评价尚可,可入
----
森椮是农村贫苦大家庭中的长子,在城市里当建筑工人,一次在大雨中捡垃圾不小心跌进下水道里,因此穿越到了兽人世界。
森椮长得又黑又瘦,还在此次穿越中受了伤破了相,不过不要紧,兽人世界缺雌性,就是他这样的也有人愿意要。
几个三大五粗的兽人比试,一头大灰狼成功赢得“美人”归。
你要我就给?森椮展露出农民工的王霸之气,举起砖头砸破了那头大灰狼的脑袋,自个找了个没人住的空屋住了进去。
然后空屋的主人回来了。
外出游历的桑德斯一回家推开门,便看到一个雌性霸气的光着膀子躺在他的床上呼呼大睡。
这是……自个送上门来的丑媳妇?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异世大陆 西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森椮,桑德斯 ┃ 配角:尤里,艾克
作品简评
森椮是个贫苦的农民工,在一次台风后出去拾荒不小心跌进下水道从而穿越异世,且在此处穿越中破了相,不过异世缺少雌性,依旧有很多兽人想要娶他做伴侣,森椮用石头砸破了一头大灰狼的脑袋后仓皇出逃,并擅自闯进了一栋无人居住的空屋,不想居住两年后屋主回来了,森椮的人生也因他的出现而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这是一个很不错的故事,作者很好的传递了文中人物的成长,从一开始的彷徨、抗拒到后来的妥协、接受,让人能切身实地的感受到他在一步步的往前迈进,而文中的男一号是给予了他最大帮助的人,亦是本文最有魅力的人物,两人之间的互动情节引人入胜,穿插着各有特点的配角,构成了这本出彩的小说。
第1章
一家装潢典雅的餐馆里,一个身穿笔挺西装的男人点着菜,他很年轻,意气风发,一副精英模样,而他对面坐着的却是一个农民工,上身是从夜市地摊上买来的十元一件的T恤,看着又皱又黄,下身是松垮垮的短裤,同样廉价而破旧。
“好,就这些了。”男青年说道,然后拿起啤酒给农民工倒了一杯:“哥,菜还要一会才能上,你先吃点开胃菜。”
点餐的女服务员有些惊讶的看了两人一眼,显然没想到这样的两人居然会是兄弟,这青年不止穿着得体、举止优雅,就连样貌都是俊俏的,走在路上是个女的都会多看几眼,可这农民工既邋遢又猥琐,弓着个背缩头缩脑的,黝黑的皮肤上还有着油腻的痕迹,比睡街上的乞丐就强那么一点儿。
如果不是和这个青年一起,餐馆都不想让这农民工进来。
估计不是同一个父母生的,这差别也太大了。女服务员如此想着,拿着菜单进了后厨。
然而这两人还真是同一个爹娘生养出来的。
身为亲兄弟的两人差别如此大自然是有原因的,农民工叫森椮,是男青年的哥哥,两人出生的地方是西部的一个偏僻山沟沟,那地儿有多偏?就这么说吧,当初计划生育都没查到那儿去。
到了上世纪末兄弟两的村子才和外面通上水泥路,当时身为长男的森椮已经九岁了,下面有两个妹妹,分别是七岁和六岁,再下去就是这最小的弟弟了。
通了路以后四个兄弟姐妹便开始上学,森椮因为年级略大了,再加上要帮家里砍柴放羊和照顾三个弟妹,所以学习一直很糟糕,于是上完了小学就自然而然的辍了学,本想拿起锄头帮父亲种地,他父亲却让他出去打工。
“跟你叔去南方,那里经济好,村里的年轻人去了那儿都赚上大钱了,比种地实在。”
森椮就揣上整整三百块钱和他叔外出打工了,因为没什么文化,所以只能干体力活,就从最辛苦的搬砖工干起。
这搬砖工可不是在工地里搬,而是在山上搬,他叔叔带他去的南方小城市是个多山的地方,有时候山上要盖寺庙了,或者修理台阶护栏了,卡车是开不上去的,就连手推车都不行,这时候就得叫人把材料一吨吨的往山上搬,是个非常耗体力的重活,若不小心踩空了摔了,断胳膊断腿都是轻的,严重的小命都会搭进去。
不过也因此报酬不低,森椮当了两年的搬砖工就把他家那栋破土坯房给换上了砖瓦房,之后开始供两个妹妹上初中,再接着小弟开始大消费了。
森椮的小弟就是如今这西装笔挺的青年了,他脑袋比森椮好得多,成绩年年班级第一,而他父母也知晓如今这个社会学历非常重要,所以一咬牙决定把这个最有发展潜力的小儿子送到县城里上初中,这住宿和吃饭方面每个月就得花掉七八百块钱,还不包括学杂费,之后的高中和大学就更花钱了。
森椮咬牙搬砖一路的供。
好在小弟很争气,如今大学毕业顺利考进了银行工作,让一家人都脸上有光。
“哥,我敬你!”青年拿起酒杯给森椮敬酒,眼里满是感激:“这十几年来如果不是你,咱家不会有今天,爹娘种地没多少收入,我和两个姐姐就是你一手供出来的,您辛苦了!”
“不、不辛苦!”森椮连忙摆手,虽然皮肤黝黑,但仍旧能看出红晕的痕迹:“我是大哥!供弟妹上学,应当的!”
他说话有些结巴,不是天生的,是一紧张和激动就这样。
兄弟俩碰了一杯,接着男青年正经的说道:“大哥,如今我毕业了,两个姐姐也各自嫁人了,你也该为自己考虑一下了。”
森椮愣了一下,脑袋不太灵光的他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考虑啥呀?”
“给我找个嫂子呀!”男青年笑了起来,还伸手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又斯文又俊朗,非常好看:“你都二十七岁了,也该成家了。”
这几句话把森椮弄了个大红脸,他长这么大连姑娘的手都没碰过呢。
“我、我这样的,有姑娘看得上啊?”森椮紧张的搓了搓手,他也想讨老婆,但他有自知之明,他一没文化二没钱,搬砖工这个工作也上不了台面,而这年头的姑娘嫁人都要求有房有车,愿意跟着男人吃苦过日子的并不多。
男青年也知道森椮的条件不好,所以他说道:“这个我想过了,找个城里的女人可能性不大,但娶个乡下姑娘还是可以的,哥你接下来就专心攒钱,爹娘那边你就别管了,我来养,等你攒个五万块就回家乡,花三万盖个砖瓦房,再花两万下聘,村里会有姑娘愿意嫁给你的。”
森椮听他这么一说顿时觉得有希望娶上媳妇了,那双黑漆漆的眼睛也变得亮闪闪起来,如同最耀眼的星辰。
森椮身上没什么优点,唯独这双眼睛出众,格外有神,只是搬了十几年的砖把背给弄驼了,配上这么一双亮闪闪的眼睛就显得有点儿贼眉鼠眼。
“五、五万块就能娶媳妇?”森椮咧着嘴笑,一副惊喜又不敢相信的样子。
男青年点头:“嗯,五万!”
这个数字于是被森椮牢牢记在了心里,心里想着一定要尽快攒够这笔钱,好回家娶媳妇,殊不知正是这样急切的心情让他的人生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两个月后。
一个皮肤黝黑衣着邋遢的农民工从廉价的出租屋里走了出来。
“森椮,这么晚了去哪儿啊?”住在隔壁的老王问道,手里拿着啤酒瓶子坐在出租屋的门口,正一边吃卤鸡爪一边喝酒。
“收破烂。”森椮笑着说道,露出一口白牙来。
收破烂是森椮的副业,偶尔没活的时候他便会踩着小三轮四处捡纸箱和瓶子,一个月下来也能赚上几百块钱。
“台风才刚过,外头也还下着雨呢,改明儿再去呗。”老王劝道,觉得这小伙子太拼了,白天背着几十公斤的东西上山下山好几趟,晚上又四处奔波收破烂,身子哪里吃得消?
森椮摇头:“我要攒钱娶媳妇,媳妇等着呢。”
“媳妇都还没影儿呢,等啥等啊?”老王笑开了,却也不再多言:“去吧,回头娶上媳妇了让我蹭顿酒席啊!”
年轻人有梦想有拼劲总是好的。
“好,好!”森椮憨厚腼腆的笑了笑,然后从黑暗肮脏的楼梯隔间下面搬出他的小破三轮,披上雨衣哼着小曲儿出去了。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