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江山/孤要登基 完结+番外完本[耽美仙侠]—— by:好大一卷卫生纸

小老板与小怪兽 完结+番外: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小老板与小怪兽》悠斋闲人文案:从前,有一个笑眯眯的小老板,在深巷中开了家孤零零的小书屋,店员是面瘫小女鬼,店里养了各种各样的小妖怪小老板守着他的店,和一本本书中发生
当前是第: 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见江山》作者:好大一卷卫生纸
文案:
兴灵末年,天子年老昏聩,最爱晚饭后宫中散步,与人闲话家常,末了必掏心掏肺:“待朕大行之后,便由你继承大统。”
上至股肱大臣,下至宦官婢女,都被他拉过手。
时日渐久,皇都王孙常以“今天,你登基了吗?”互相问候,以“你让我登我就登,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回敬调侃。
后来有人拿这句话问程千仞,他说:“我没有空,还得回家看孩子。”
小人物命薄如纸,要读书也要讨生活。
这是一个很长,然而前期跟登基没有半毛钱关系的故事。
少年侠气,交结五都雄。肝胆洞。毛发耸。立谈中。死生同。一诺千金重。
——《六州歌头》贺铸
兄弟(无血缘)cp!站稳别晃!
PS:架空 勿考据 作者老废 并不知道自己在胡写什么
主角和他的朋友们都不是什么好人 拒绝一切形式谈三观
内容标签: 强强 宫廷侯爵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程千仞
第1卷 少年游
第1章 初春
兴灵二百六十年,天祈王朝式微,天子年老失道,太子未立,东宫无主,三司执政,四大贵姓弄权。魔族兴盛,踞于东川虎视眈眈。
“上月末东疆驻军传回消息,有百余魔族夜袭边城,烧杀劫掠,狼子野心路人皆知。大战一触即发,只叹皇族世家不知众生疾苦,钟鸣鼎食,纸醉金迷!你们今日是学院的学子,明日便是人间的希望,国家已到了如此地步——山河将倾,风雨飘摇。家之聚散,国之兴亡,尽系于尔等之身!”
老先生语毕,台下响起了稀稀落落的掌声,就像迟迟不肯咽气的病人。其间夹杂着让人摸不到踪迹的窃窃私语。
“这段怎么听着耳熟?”
“这位师弟,你也是去年没考过来重修的吧?……那就没错了,每年开场都是一样的。”
“每年?敢问师兄考几年了?”
“区区不才,三年没过,已是第四年了。”
健谈者顶着四周同情钦佩等各色目光,谈笑自若:“年年都喊要打仗,就没见镇东军出过白雪关,反倒折磨我们修这种百考不过的课。”
“谁说不是呢,倒是打啊,咱们也好长假回家是不”
初春的午后,浅淡的日光照进学舍,梨花香气混着书卷墨香在空气中浮游。教室里东倒西歪坐了七八十人,两人共用一长桌一笔架,又堆着书卷杂物,显得逼仄挨挤,却方便与四邻低声闲聊。长褂老先生在台上踱步,摇头晃脑念念有词,伴着微暖春风与和煦阳光,催人入眠。念过三章,就连后门口恼人的野猫也卧下打盹。
三个人影从后门悄悄摸进来,正要潜至末排的空座位上。
“啪!——”老先生一戒尺打在讲台上,烟尘四起,房梁仿佛抖了三抖。
“你们三个!干什么的,给我站住!”
满室学子都被他喝醒了,齐刷刷转头向后门看去。
只见一马当先走进来的是一位女学生,凤眼薄唇,高马尾,红发带,身形高挑匀称。被剪裁过的蓝白学院服扎进腰带,杀出极利落的腰线,两把长刀呈“乂”字交叉负于背后,更衬得她气势凌人,不可逼视。
她身后那人一副公子打扮,玉肤朱唇,眉眼含情,长发半挽半束,绛紫色锦衣内衫,腰间别着一柄细长的金玉烟枪。学院服外袍襟带不系,松松垮垮地披在身上。站在教室像是走错了地方,让人恨不得立刻送他去玉春楼里醉场酒。
有两人如烈日珠玉在前,最后一人便不如何扎眼了。束发整齐,院服也极规整的穿了全套,被老先生喝住时面色茫然无辜,长眉微挑。
“因何来迟?今天说不出个正经理由,你当我学院第一严师的名头是白得!”老先生戒尺指着三人中唯一看上去靠谱的那个,“你来说!”
被全教室直直盯着,那人不负众望,规矩利落的行了个弟子礼,“严先生……”
“我姓李!”
学子们哄堂大笑。
“事情是这样的……”
“住口!我不想听你们狡辩!迟到就是迟到,你们三个叫什么!”
许是念及迟到总比被记缺席好,双刀少女,浪荡公子与正经学生依次报上名字。
“青山院徐冉。”
“春波台顾雪绛。”
“南山后院程千仞。”
少女话音刚落,满堂抽气声此起彼伏,反倒没人关注后两人的名字。
“嗬!竟然是徐老大!当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怎么办,好激动,要不要给老大让位置。”
李先生捶胸顿足,拿着戒尺走下讲台,连拍了前三排的桌子:“吵什么吵!肃静!你们太令我失望了,看看你们这幅样子,有朝一日魔族入侵,如何保家卫国!人类的希望全毁在你们手里!”
三人趁机摸到座位坐下,被称为徐老大的少女戳戳身边人:“什么情况啊,说的好像我们今天不迟到,镇东军就能杀进雪域,活捉大魔王了一样……咱仨什么时候这么重要了?”
程千仞还没来得及笑,顾雪绛就拿起桌上新书翻了翻:“怎么是这门课?我不是让你选‘养生养气入门’吗?”
徐冉比了个抽刀的动作,吓得四周打量她的学生都转过头去,才解释道:“那个选满了,我看这俩都是六个字,一个‘基础’一个‘入门’,想也差不多。”
“六个字?你到底识不识字!那门没有作业不查出勤,年末卷子写名就能过,这门迟到一次扣二十,迟到还走后门再扣二十!”
程千仞坐在两人中间揉揉眉心:“先等等,容我问一句,这门及格多少分?”
“六十。”
程千仞终于认识到问题的重要性:“嚯,新年新气象,刚开学就死一门,刺激啊。”
徐冉还在认真地扳着指头算:“怎么会,总分一百分,我们这次扣了四十,还剩六十,刚好及格啊。”
顾雪绛已经说不出话,生无可恋望着窗外。程千仞好心解释道:“你卷面能考满分吗?”
徐冉眨眨大眼:“不能诶……也就是说,我们真的死定啦?”
顾雪绛懒洋洋的靠在椅背上:“是啊,恭喜你啊智障。”
“你说谁智障?”
“谁智障我说谁!”
‘智障’这词他们上周才跟程千仞学来,两人正用得新鲜,可惜在程千仞眼里就像小学生互怼。他翻开书本,从笔架上取了一支七紫三羊的小楷笔:“已经这样了,说这些还有什么用,不如专注眼前,活在当下,现在就有个比期末不过更要紧的事——我们今天中午吃什么?”
讲台上的李先生也抛出了相似问题:“我们刚才说到哪里了?”
教室里有人在抄下节课的作业,有人忙着跟新认识的师妹搭讪。只有第一排记笔记的同学看了看本子,小声道:“你们是我带过最差的一届。”
老先生戒尺拍的震天响,“对!你们是我带过最差的一届!……不对,再上一句。”
那位同学的笔记果然一字不差:“再上一句是,‘军事理论基础’这门课的重要程度,远超你们过去、未来所学习的任何一门课!’”
“没错,同学们,这个重要性你们现在认识不到,以后是会吃大亏的啊。”
这一年是兴灵二百六十四年,初春。
十万里外边关狼烟四起,大陆腹地的南央城依然风调雨顺,一片太平光景。而教习先生口中世界的拯救者们,正在忙着翘课、对骂、抄作业、插科打诨,以及问中午吃啥。
第2章 学院┃这里不能飞
巳时,青铜大钟被撞响三下。钟声沉沉传开,偌大的学院爆发出一阵欢呼,紧接着便有学生从各个教室涌出,背着书篓或提着刀剑,在宽阔大道或曲折小径上汇成人潮,向东西南北四面大门涌去。
白底蓝纹的学院服连成一片,仿佛喧嚣翻腾的海浪。
‘南渊学院’是大陆第二高等学府,大的像座城中城。这里法纪严明,禁止飞行法器,只有上年纪的教习先生才能乘辇坐轿。
程千仞一行人今天在西区十三舍上课,要出东大门便不得不横穿大半个学院。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