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灯》全本完结—— by:醉舟之覆

《小兔子乖乖,把门开开》:第1章 两只兔子傍地走‘挺萌的’动物园在四月一号晚上的时候死了两只澳大利亚纯进口天然无公害的小绵羊,据说死状异常恐怖,一时之间动物园里人人自危。“哎哎,听说了吗,听说隔壁那两只进口小绵羊死掉了!”住在兔
定乾再一次看到那盏莲花灯,是在十年后的一个晚上

他的小儿子一边高举着一个覆满灰尘辨不清形状的东西,一边跌跌撞撞地朝他奔来时,定乾正在书房中看书

看着幼子期待的眼神,定乾只得无奈地放下手中的书,将孩子轻轻抱在膝上,去看他手中的那样东西

烛芯似乎有些长了,红中带黄的烛火颤动着,跳跃间不时发出“噼啪”的轻响

定乾看到自己的影子在烛火的照射下,被拉长,被扭曲,最后映到了那样东西上

那件东西,大概因为弃置已久,早已失去了原来的摸样,所能看到的,只是被重重灰尘覆盖的丑陋外形

可是定乾看着看着,忽然觉得有些熟悉

他起身让孩子去屋外玩,想要找个东西擦拭一下,书房这么大,却是翻找了许久也未发现一件可用的东西,定乾于是撩起垂落的衣角

灰尘积得很多,定乾手中的衣角很快就变得污秽不堪了,但他却不以为意,似乎没有比擦净手中的这件东西更重要的事情了

那件东西在他的细致擦拭下,渐渐显露出了原来的形状

是一盏莲花灯

是那盏莲花灯

定乾有些愣住了,小心翼翼地将手中的东西举至与视线齐平的位置,定定地看着

是那盏莲花灯

因为他刚才的动作,莲花灯在空中轻轻转动,灯壁早已不再剔透,却似有浮光在灯中流转

定乾看着手中的那盏莲花灯,有什么东西在他记忆深处无声地复苏了

灯市如昼,这句话真的不假

定乾看着眼前熙熙攘攘的人群想到

今天是上元节,定乾与同窗一同出来放松心情,只是面前这番拥挤的场面,却让定乾有些望而却步

他犹豫地收回伸出的脚,想着是否应该找个合适的借口离开

同窗似是没有察觉定乾瞬息万变的心情,拉着他朝前走去,奋力挤进了人群大军

等到好不容易到达河边时,定乾的冠帽都有些歪斜了

大概是都去猜灯谜的缘故,河边只有寥寥几人,惨白的月光倒映着河水上,显得有些凄清

趁着这来之不易的放松机会,定乾闭眼,喘了口气,等到睁开眼时,他惊奇地发现,面前不知何时多出了一盏莲花灯

一盏玲珑雅致的莲花灯

“大概是哪位小姐送的吧

”定乾眯着眼睛努力回想,却只剩下模糊不清的记忆,他只好放弃

他看了看月色,觉得时候不早了,打算去找同窗一同返家

起身的时候,看到那盏莲花灯就静静地摆在那里,似乎吸收了月亮的颜色,流动着莹白的光

他迟疑了一下,还是拿起了那盏莲花灯

莲花灯在他手中轻轻晃动,定乾的身影渐渐远去,最终消失在了汹涌的人潮中

有个细微的声音在他耳边不断作响,定乾烦躁地皱起眉头,转了转头

只是那个声音越来越大,最后甚至发出了“嘭”的一声巨响

他只好睁开睡意朦胧的双眼,书房的烛火有些昏暗,看不分明,但是定乾清楚地看到了一个人影,就立在书架前方

睡意瞬间退去,定乾猛然起身,搭在身上的衣袍倏地滑落,掉到了地上

那个身影似乎被定乾吓到,急急忙忙地朝门口跑去,却又笨拙地踩到了衣角,摔倒在地,倒下的瞬间还顺手拉倒了门口的小几,摆放在上面的瓷瓶轰然坠落,碎了一地

定乾啼笑皆非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等到他终于收拾好一切,将东西都归置原位时,再看着眼前跪坐在卧榻上的少年,只觉得无奈

那个少年声称自己是莲花仙,暂时寄住在莲花灯中

定乾想,自己可能是睡多了,他扶了扶额

那少年见定乾不信,吵着要证明给他看, 后来的发展确实让定乾感到惊奇,他亲眼看到少年消失在灯中,然后又从灯中缓缓现身

看着眼前匪夷所思的场景,定乾只好信服,只是少年得意洋洋的小表情让他有些头疼

他想,大概最笨的花仙已经让他遇到了

那之后的日子,可以说是很快乐

那个少年名叫水芝,只是定乾更喜欢唤他“吱吱”,因为他总是像一只好奇的小老鼠,对着定乾问这问那,一刻也闲不下来

吱吱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坐在湖心亭中的水榭上玩水

也许因为本体是莲花的缘故,吱吱很喜欢水

他总是趁着定乾不注意,就悄悄脱下脚上的鸦头袜,然后伸出脚趾去拂水,定乾每每看到,都要训斥一番,却又在吱吱讨好的神情下溃然落败

吱吱喜欢一切甜的东西,那段时间,定乾的书房里从来都摆着一盘甜点

定乾从前的生活只有读书和功名,但是吱吱出现以后,定乾觉得有什么不一样了

他喜欢带着吱吱去外面游玩,听着吱吱好奇的发问,只是定乾总是会让吱吱戴着帷帽,他不喜欢别人看吱吱的目光

他喜欢领着吱吱去品尝各种各样的甜点,却又不会全部满足吱吱的心意,他怕吱吱在某一天,吃完了所有种类的甜点,就会离开他

他将莲花灯放在书房,几乎是片刻不离,却又在不得不出门时无情地锁上房门,将吱吱锁在房中,哪怕面对吱吱悲伤的眼神

他总是有太多的后怕,总是无法毫无保留地去爱吱吱,却又贪恋着这份温暖,不舍得让吱吱离去

他想,哪怕多一天也好,就算是多一天,吱吱也是属于他的

所以他就备加珍惜地去过那段和吱吱在一起的日子

他为吱吱作画,画吱吱玩水时的痴态,然后题上那句“回衾灯照绮,渡袜水沾罗”;他亲自喂吱吱甜点,看吱吱像只小老鼠一样地细细咀嚼,然后为他擦去沾在嘴边的碎屑;他看着吱吱翘着双脚俯趴在卧榻上,百无聊赖地翻着手中的书,脆声与他对话

他看着吱吱因他笑,因他喜,因为他而感受人间的世人情态,放佛他就是吱吱的一切

他把和吱吱的每一天都当成最后一天去过

只是他没想到,这最后一天来得这样快,快到他还没来得及准备,就出现在他面前了

吱吱知道定乾要成婚的消息时,刚从水榭归来

他的手里还抱着一朵刚刚从水中摘下的并蒂莲

他还只是一个小仙,法术那样微弱,催开一朵还不到时日的莲花,几乎耗尽了他全部的法术

但是他心甘情愿

这是他耗费全部心力催开的一朵并蒂莲,是为他心爱的人绽开的,满载着他无声的爱意

只是他未料到,他眼前站着的这个心上人,却要在明天成婚了

吱吱想,多么可笑

他的眼睛有些灼热

他忽然觉得手中的并蒂莲有千斤重,重得他已经拿不动了

那朵沾着水珠的并蒂莲从他手中缓缓掉落,在地上滚动,最后停在了定乾的脚边

定乾低头看着那朵已经沾上了灰尘的并蒂莲,

吱吱的声音在他耳畔轻轻响起,他听到吱吱说“这就是你们人间的情爱吗?喜欢着一个人,却又去娶另一个人

” 他想,不,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但是他什么也没说

他又听到吱吱说“也许,你根本就不爱我

” 定乾想,我怎么会不爱你呢,我总怕不够爱你,他猛地抬起头,有些急切地张了张嘴,想要反驳,却最终没说出口

他看到了吱吱的眼睛,那些曾经是他给予的欢欣与快乐,已经在吱吱眼中支离破碎了

这不是他想要的

他想要的是一个像莲花一样,永远只知道美好的吱吱,而不是眼前这个悲伤的吱吱

他看着吱吱转身,然后在他的视线中渐行渐远

他回头看了眼仍然摆在桌上的莲花灯,摸了摸脸颊,似乎有什么滚烫的液体滑过

定乾听到了“啪”的一声

就在他回想往事的时候,小儿子已经从屋外返回,攀着桌腿,踮脚去够他手中的那盏莲花灯

他还太矮,试了好几次都够不到,灰心之下做了最后的全力一击,而定乾又没握紧,那盏莲花灯,在他的掌风下,被挥落到了桌旁
《岭上雪》全本完结—— b:六出百无聊赖地趴在窗前的软榻上,看着外面的大雪。他出生的那天也是这样的大雪,白茫茫的一片,无声却猛烈,像是要把这天地都席卷进去一般。于是他的父亲取雪花之意,给他起名“六出”。“六出啊。”他一边抬起不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