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龙算命的日子》全本完结—— by:谢樨

《史上最怂阿飘》全本完结:③这是一篇前世今生的故事,江子陌即阿言。③并不恐怖,如果觉得有一丢丢害怕的话,那一定是错觉,错觉~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子陌 ┃ 配角: ┃ 其它:☆、第1章 新鬼咔
江陵算命小先生花珏有一枝毛笔,据说是地府判官大人的座前笔,写啥有啥

他兴冲冲地写:“一夜暴富”、“今晚有桃花运”并加入“少年你想获得力量吗”豪华符咒套餐

卖符未果,穷得叮当响;暗恋隔壁账房先生十一年,惊觉先生已有对象

花珏的内心毫无波动:“……我还是用这笔给我家猫挑虱子吧

” 卖家表示:“亲,我们不接受退款申请哦,请深入发掘商品性能

我们的口号是:一笔在手,天下我有!” 牛鬼蛇神听命,生死人肉白骨

花珏一(wai)举(da)开(zheng)创(zhao)妖鬼界命理学,横(te)眉(bie)冷(hai)对(pa)各路找上门来的小妖精,直到一条龙认真地递上申请书:“希望龙也可以有被挑虱子的待遇,请一视同仁

” “你前世欠我很多钱,必须收留我

我可以帮你洗碗

” 从此,花珏过上了日常给龙算命讲故事亲亲抱抱举高高(……)的日子

玄龙:“早上好,我想算一算今天能亲到我的心上人吗?是那个江陵神算子,很有名的,你或许认识

” 花珏:“不能,快滚

” 排队等算命的小妖精们纷纷抗议:这龙又发嗲!不理他!孤立他! CP:看似高冷实则每天都在琢磨怎么在媳妇儿面前给自己加戏的禁欲黑龙攻+X+根正苗红·江陵一枝花·小天使受

不吓人,有甜有虐,全文剧情都为谈恋爱服务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异能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花珏,玄龙(嘲风) ┃ 配角:陈三愿,无眉,花大宝 ┃ 其它:甜文

花珏近日的生意不太好

一是天气太差,没什么人愿意像一只落汤鸡一般赶到他这小草棚里求卦,二是最近抢生意的同行多了起来

江陵九省通衢,每天来往的人马数不胜数,这个月来了一大批道人术士,说是此地灵气聚集,要多加研究

算命这一行入门,两类人首先便占得先天优势:一类是老得如同干核桃一般的老头子;另一类人岁数不定,但需要一张舌灿莲花的好嘴,死的能说成活的,活的能说成从棺材里蹦起来嗑瓜子的

大家都比较信任这两类人

然而花珏两样都不占,他年轻,也没有给人吹牛的本事,没师父愿意收他,从小到大都只能走野路子,眼看着越走越穷…… 大雨天,他守着一方冷冷清清的破茅草棚,琢磨着早早回家喂猫

这天,草棚里挂了灯,摇摇晃晃地被风吹灭了,他刚把棚子的布卷帘放下来,就听见身后幽幽的一声——“小先生,还给人算卦么?” 花珏手里拽着伞,吓得差点没把伞把儿戳到人家脑袋上去

来人捂着脑袋,扒着门缝艰难地道:“鄙人……听说花小先生这里有符纸卖,特来求一些

” 花珏定下神,将客人迎进来,摸索着投了最后一块炭

等了一天终于还是让他等来了一个客人

灯火摇曳,花珏眼巴巴望着对方,搞得客人很紧张,抖抖索索地开口了:“我……媳妇儿老是怀不上,我想能不能——” “好说

”花珏抽出几张黄表纸,大笔一挥,墨水淋漓,稍稍晾过后便递给了那客人

客人低头一看,有些犹豫

“花小先生,这就是你的符?”客人问

花珏有些忐忑:“是的,是新品……要试试吗?”他认真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字迹,露出一个真诚的笑容:“字是写得有点丑……不过还请担待,一张一文钱,三张只要两文半,买了一定不亏的

” ——那张符纸上写着清清白白的几个大字:“见到此符立即有喜,母子平安

”称得上十分实诚,言简意赅

花珏接着眼巴巴地道:“我这里另有‘见到此符一夜暴富’和‘见到此符立即变帅’,打包卖二十张只收十五文,你觉得怎么样?自己若是不想用,也可以送人的

” 客人又是很艰难地开口了:“我……不要这样的

我想求……平常一些的符

” 花珏叹了口气,从立在桌角的箱子中又摸出几大张早已写好的符纸,上面无一例外都是鬼画符,笔意幽深,笔法诡异

客人见了,如获至宝一般地抢了过来,急忙排下几十钱就要跑路

花珏眼疾手快地抓了那堆钱往外追:“给多了!给多了!” 那人却头也不回,在磅礴大雨中灵活得如同一尾游鱼,片刻间便蹿去了老远的地方

花珏捏着钱币再叹了口气,将剩下的半句话也说了出来:“……你拿的最底下那张符是我家猫用尾巴蘸墨扫出来的,不收钱

” 他有些黯然

生财大计刚一出来就破灭了,根本没人愿意买他最新创造的符纸

他默默打包自己的东西,瞅了瞅自己放在桌上的那支笔——有些陈旧的琢玉笔,适合写小楷,也适合给猫咪兔子之类的小动物挑虱子

当初送自己笔的那个人唾沫横飞地告诉他:“这是冥府判官大人的御用毛笔,写什么就有什么呢!心动吗,这可是神器,少年你心动吗?” 花珏确实很心动,他只给对方算了一次卦,那人便提出要将这支判官笔代替卦资送给他

事实证明人果然还是要认清现实,自己的卦资值不了这么神奇的物件,他这是被骗了

不过花珏确实也没指望能靠着一支笔走上人生巅峰,他当时答应下来,还是看那支笔确实漂亮,他很喜欢

温润的白玉,握在手中也不似他拿惯的那种笔一般轻,是他用过的最好的笔了

他用绢布将它包起来,放进一个软布盒子里,然后一并揣在包裹里出了门

三月里天,春寒料峭,跟着雨水一并往人脖子里钻

花珏缩紧脖子,赶在小店关门前买了热腾腾的炸小鱼,捂在怀里暖着,老板娘还送了他一提滚烫的烧酒,顶着一对浓重的黑眼圈嫣然一笑:“赶快回家罢,小花儿,今儿桥头人多,你仔细别被人拐了

” 花珏的重心全然没放在“被人拐了”这一点上,他有点茫然:“今天这么大的雨,桥头怎么会人多? ”他家靠近近水的那片巷路口,每天来往都要从桥边过,这片地方的人都认识他,晓得他的路线

老板娘摇摇头表示她也不知道:“我也是听我家那口子说的,早晨还有人在桥边放炮仗,像是要吓鱼出水

” 花珏挠挠头,跟老板娘道过谢后便走了

临走前,他抱着满怀的炸小鱼,抬眼看了看对方的气色,斟酌着对店里的女人道:“您今儿回去记得在家中正南边放一碗白米,这样就能睡好了……嗯,安神的

” 老板娘笑:“算得这么准,什么时候算个媳妇儿出来,带给大家看看?” 花珏有些不好意思:“要是遇到了,一定告诉你们

” 老板娘微笑着再打趣了他几句,目送着他走远了 漠漠茫茫的雨水溅落在地,泛起一长条白光,抱着小鱼干的青年穿一身红白相错的衣裳,头发未挽,靠近鬓边的几缕头发用红绳编起,脖子上挂着一串儿护命玉

如果要人来评价,花珏这一身实在是娘娘腔中的娘娘腔,可架不住人长得好看,这样穿也不算太奇怪

——算不得多娘,然而命中不能婚娶

花珏算命,自然也晓得自己是偏阴命,一辈子都不能与人成亲,享受不了齐人之福,他答应老板娘的话,双方都明白是玩笑话

可这有什么难的?与他走得近的人都知道,花珏是个花痴,不论身份,但凡遇到长得好的公子,他都会送出不少的折扣,具体来说是一句话:“卦资随意

” 老天爷堵死了一条路,定然还有另一条路为你敞开,花小先生从没烦恼过这些事

更具体一些,是花珏摇着扇子,眼神无辜地作出了解释:“我……是个断袖

第2章 术-寒江 水灵灵白生生的一个孩子,说断就断了,不少人曾经扼腕叹息

然而花珏当断袖当得挺快活,自从把他拉扯大的奶奶过世后,再没什么人管他

受街坊邻里照顾着,他给人看卦算命,有时靠着测地术帮捉迷藏的孩子小小地做个弊,代价是一块米花糖,就这样过着家中一人一猫能吃饱饭的生活,似乎也没什么别的追求了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