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界Online出书版 上 聿日

境界Online 上出书版
  文案:
  在「境界」里,你可以拥有新的生命、新的世界、新的奇迹......
   对夏磊来说,「境界」不过是他父亲留下来的遗物,一个虚拟线上游戏罢了。
  而他在游戏中化身成了「夏之石」,打怪练等就跟一般人一样,
  直到有一天他遇见「寒寒」这有着比精灵还绝色的外表,
  等级却弱得让人吃惊的玩家......
   韩雨本来还在想也许是自己在「境界」的位置太偏僻,
  所以到现在都没看见除了他以外的玩家。
  可没想到夏竟就这么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
  而且他还肯跟自己去完成最后的任务,让自己离开这小小的地区。
  虽然知道这是游戏,可当夏紧握着他的手要闯关的同时,
  心中浮上的勇气甚至让他觉得,就算夏要带着自己去闯荡全世界也可以......

  楔子
  在「境界」里,你可以拥有新的生命、新的世界、新的奇迹。
  如果你害怕面对现实生活的残酷,那么不妨在「境界」里先学会什么是勇敢。
  这是百分之百拟真游戏推出时的广告词,画面中可以看见现实生活里有残缺的人们,在另一个世界里获得完整,原本胆小的孩子在面对无尽的困难后如何成为英雄,还可以看到自己在里面,拥有一个完整的家,有同伴、有邻居,还有最心爱的人。
  也许缺乏过去线上游戏花招华丽的攻城镜头,但看过这一个广告的人,却同样被那种温柔、充满着勇气的感觉所吸引。况且,光是想到可以拥有另一个崭新的世界,就已经让人热血澎湃......
  第一章
  在一片雪白的林子里,夏之石长剑一砍,红色的血液在空中喷洒,落在原本就已经染血的雪地里一下子就结成了红色的冰晶,只有在夏之石的耳里,才能听见系统的提示。
  『杀死双头雪狼王,获得经验3079。』
  3079?
  还算是不错了,要是能够再来几只的话,那今天升上四十五级就容易了。
  捡起地上掉落的物品,刚刚一下子被雪狼群给围攻,打了半天什么东西都来不及捡,幸好系统订的捡拾时间够长,附近又只有他一个玩家,这一堆的银币跟装备才没消失。
  不过除了双头雪狼王的一件蓝色中级装备(注)还可以入眼之外,其他的东西几乎等于是垃圾,要不是他的可装备空间够大,「境界」的钱也难赚,他实在懒得把这些东西一再反覆地扔到背包里去。
  当他把所有的东西都捡完时,地上的尸体也渐渐消失,要是身为猎人的阿凯在这里的话,一定会被他浪费的行为气得跳脚,要知道,双头雪狼王可不是容易刷得出来的怪物,身上的皮毛、牙齿都是难得的制器材料。
  想到要伸手剥皮......夏之石的双眼微眯。
  想都别想,基本上在这里捡破烂已经是他的极限,要他去剥皮,绝对不可能。
  「这里到底是啥鬼地方?」
  勉强找了一块大石头坐下,大石头后方有一棵大树,不但可以倚靠,还遮去不少落下的雪片,可以说是一个休息的好地方......这是以这种鸡不生蛋、鸟不拉屎的来说,要是在平常的领地里,他会找个村庄好好躺下休息,不然找个饭馆喝酒也好,否则像是在这种野地里休息,什么时候会被突然刷新的怪物给打回重生之地都不知道。
  说起来,会到这个地方是个意外......或者该说,他会玩这个游戏就是最大的意外。
  这个游戏,是由他父亲夏玉成连同近百位工程师一手创造,不但地图大得惊人,就连里面的种族、物品跟剧情更是多到令人无法想像的地步。
  为了这个游戏,他父亲从他五岁的时候开始便几乎不曾出现在他眼前过,十九年来,父亲完全投入在这个游戏的开发上,对外面的任何事物完全不关心。
  爷爷要他不要怪自己的父亲,因为父亲只是太爱母亲了,以致在母亲去世之后,就完全变了一个人。
  在游戏完成后,心力交瘁的父亲也去世了,只留下这个游戏的管理方式给爷爷,还有一个给他的帐号。
  本来他一点都不想启用这个帐号,对他来说父亲有跟没有实在没什么两样,甚至他是恨父亲的,没有任何一个孩子喜欢没有父母关怀,孤孤单单的记忆,虽然他还有爷爷,但爷爷身为企业的最高管理者,本身又不是喜欢说话的人,对他的照顾能多到哪里去?
  他根本就是独自一人活下来,活得有些愤世嫉俗。
  所以当他拿到这个帐号的时候,他几乎是马上就丢到了垃圾桶里,若不是爷爷的几句话,他现在还在分公司的办公室里学习经营之道。
  「这是玉成他为文雪创造的世界,虽然我对玉成他这样抛弃一切的感情并不苟同,但是他们是你的父母,我不敢奢望你可以从其中找到原谅,但或许可以去了解答案......」
  他不认为自己会了解父亲那种不顾一切的感情,事实上他一直认为自己在感情上,和爷爷是一样的理智与冷淡,但是......
   看着那张抄着帐号的纸张,他迟疑了......不但迟疑而已,甚至在不知不觉中用了夏之石这个奇怪的名字进到这个漂亮到不可思议的丰富世界里,更令自己难以置信的是,他不但是进来了,还在里面交了朋友并开始热衷于游戏里的寻宝、战斗与创造。
  尽管他不认同自己父亲在现实生活中的生存方式,可他必须承认,他的确是创造了一个美好的地方,用抛弃他十九年的时间里,去创造了一个美好得令人难以置信的世界。
  看着满天在阳光下闪烁的雪花片片,他闭上双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感觉这种在现实中已经难以体会的美好,柔和而略微寒冷的风在没有丝毫防护的脸上吹抚而过,这样真实的体验,怪不得「境界」才刚开放一个月,几乎全世界的人都已经知道这样的一个虚拟实境游戏,甚至是平均每一户人家就有一台连线头盔。
  正当心里想着这些杂事,考虑是不是已经休息充足,该继续升级打怪时,一阵带着清淡香气的微风吹来,接着很轻很轻的脚步声来到他的身边。
  他该张开眼睛的。
  毕竟那可能是什么刚刚刷新的怪物也不一定。
  但是奇异的,他竟然继续闭着双眼等待,直到不属于自己细细的发丝,从自己的脸颊上抚过,才睁开双眼......
   韩雨从来没有在村子附近瞧见过除了NPC之外的人。
  他进来「境界」已经有一个月的时间,本来以他的能力根本就买不起连线用的头盔,但是没想到化天集团的公告里,竟然有一条为了服务特殊身分的人民所提供的服务,上面清楚地写着凡是拥有特殊身分证件卡的人,可以免费获得连线头盔一个。
  对于这件事他并不知晓,在他的生命里除了能上网学习一些知识之外,就是看看书而已,根本没机会去接触这一类消费玩乐的事物。这件事是隔壁的小乐冲进他的房里头跟他说的,并且还帮他亲自跑了一趟化天集团分公司去领取头盔,还为他安装上整个系统。
  「韩韩,有了这个,你就可以跟大家一样了,在『境界』里头,你可以有新的身分,新的身体,可以跟大家一样到处去看,到处去玩。」小乐抱着那银色的头盔,模样看起来比他还要高兴,而他自己则根本只能傻傻地看着那头盔,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泣。
  就像小乐所说的,他和一般人不一样,所谓的特殊身分,指的就是无法正常生活的人,像是重度残障人士,或是重大伤病患者等等。
  而他,既算是重度残障人士,也算是重大伤病患者。
  他是罹患这百年来最新发现的病症,一般人都称呼它为「过度进化症」,但那是好听的说法,有另一种称呼就叫做「机能萎缩症」。
  由于随着科技越来越进步,人们越来越少去使用自己的手脚做事,很多事情都是利用机器人来帮忙,因此在身体功能上,尽管人们的寿命越来越长,可身体机能开始出现一代不如一代的状况。
  最早有医生发现这种机能衰退的状况,但因为情况不是很严重,所以并不受重视,一直到连续有四肢完全无法自主的婴儿出生,人们才正视这种在病症史上出现的遗传类疾病。
  这一类的疾病被列为遗传其实曾经受到争议,但争议的原因并不是在于它会不会遗传这一点上,而是在于它不透过遗传,一样会发生在其他婴孩身上这一点。
  他自己属于前一类,他的父母虽然可以正常生活,但是在动作反应上却不容易控制,脑子里想要跑,然而脚踏出去的那一步永远是比别人慢。这样的身体条件,政府卫生单位有提醒过尽量不要生育孩子,这一类的「过度进化症」即使不是百分之百,但是机率却有二分之一以上。
  然而他的父母很喜欢孩子,但在没有金钱做「体外基因选择生育」的状况下,只好赌了这二分之一的机会。
  他的存在就是结果。
  他是属于「过度进化症」里重度的患者,四肢完全无法自主,平常生活必须依靠机器保母的帮忙。
  不过算是幸运的是,在三十一年前,终于有科学家研究出治疗的药方,尽管主药方的价格昂贵惊人,但是他们这一些只能依靠政府补助的一般人,还是能拥有副方的治疗药剂。
  主药方药剂连续使用可以完全恢复一个「过度进化症」患者的身体机能,不过由于药方所使用的配方十分稀少,因此只有极少数人可以用高昂的金钱来换得,有鉴于此种病症的患者身体机能衰败的时间异常快速,绝大部分活不过二十岁,因此又研发出了可以抑制机能衰败的药剂,不但可以延长患者的寿命,而且在药剂注射后能拥有大约三个小时的正常活动时间。
  这一类患者的人数并不多,所以对于这一种抑制机能衰败的药剂,政府能给予医疗上的补助,每一个礼拜,韩雨都可以领到三支免费的副方药剂,药剂本身并没有施打的规定时间,一般建议是一天一剂最好,但若是想出去看看走走,可以一天内施打两剂,最多三剂,若是超过三剂会有严重的副作用,这些使用方式,对于已经用了十八年的他来说,再熟悉不过。
  再加上他的父母亲在十年前因为公务去世,有机会领到一笔不算多的保险金额跟政府配给,平常没有机会花到钱的他,将这笔钱平均分配,吃穿的简单一些的话,他可以多出一点钱买药剂,一个礼拜他可以有五支药剂的分配,让他的生命可以维持更长久的时间。
  今年他已经十八岁就快要十九了,依照一般的「过度进化症」患者来说,可以说已经准备步入人生最后的三分之一,但是之前医生说他的状况一直维持得很好,只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话,也许可以活到三十多岁也不一定。
  本来,罹患此症可以活到三十岁他就已经很满足,没想到这样一个不大的头盔,竟然还可以实现他的其他愿望,心里的激动,让他久久无法说出半句话来。
  「呵呵!你高兴得傻了啊?」
  小乐摸摸他柔细的头发,他们在一起当邻居是在韩雨的父母去世之后,因为他们住的地方属于公家配给的公寓,本来韩雨父母微薄的薪水连房子都买不起,职位也没办法高到进驻这样面积不大,但朴素且安全干净的公寓里,但他们是因为公务而丧生,于是政府就给了韩雨这么一个居住的地方,由隔壁小乐的父亲当监护人照顾。
  这一栋楼的人都是公务人员家属,而且是职位普通,薪水略低于一般标准的公务人员配给公寓,可别看他们钱不多,每一个人的个性却十分的和善客气,对于像韩雨这样一个孩子住进这个大家庭里,每个人只有欢迎,三不五时还会过来帮忙照顾,因此韩雨的心里一直都是快乐且充满感激的。
  「我好高兴,小乐。」韩雨的声音很好听,小乐常说就像风吹过风铃一样,不尖锐不沙哑,柔柔清清的,感觉很干净。
  「你高兴就好,如果我寄去的抽奖函有抽到的话,下个礼拜我就陪你一起玩!」这东西她爸爸的薪水还买不起,所以早在知道的时候,她就喝了不少瓶饮料,还跟已经有头盔的同学拗到一堆的抽奖函,前前后后寄了不晓得多少张的抽奖函,本来是想如果抽到可以给韩韩的,没想到倒是韩韩先有。
  「嗯!要下礼拜才能进去吗?」
  「是啊!下礼拜才开始,到时候我再来帮你用,顺便重新设定你的机器保母程式。」韩韩的生活作息都是机器保母按照时间帮忙的,等开始进入「境界」时间就不一样了,不重新设定的话,恐怕会让韩韩的生活有什么不方便,甚至是危险。
  「谢谢你,小乐。」
  「不客气,都多久的老朋友了,还讲这个。」小乐翻了一下白眼,一副很不屑的样子,可脸上的笑容却是十分开心。
  看着她的笑,韩雨也笑了,很开心很满足地笑着。
  所以当时间一到,他就在小乐的帮助下进入「境界」。
  奇怪的是,他进入「境界」的方式跟游戏说明上的好像不太一样,在体能身分扫描过后他不能选择种族也不能选择职业,甚至连名字都是系统帮他决定,直接就进入了雪晶洞天这一块地图里的雪色村,里面的村民看到他,都像是老朋友一样跟他打招呼,叫他寒寒。
  虽然很奇怪,但是一来他以前从来不曾玩过游戏,二来他被自己可以用身体自由活动的感觉吸引住全部心神,因此根本就不在乎这些奇怪的地方,一降落在雪色村不久,赤裸的脚踏在冰冷的地面,那种冷到心里头的感觉,让他感动得好想在村子里快快地奔跑。
  实际上,他也这么做了......然后头一次知道什么叫做跑到气喘吁吁,要不是小乐爸爸常跟他说男孩子不可以随便哭泣的话,他真的好想好想大声哭喊,原来,他也可以有像这样自由奔跑的一刻。
  为了这样的一份感动,现实生活时间一个月,游戏内时间半年的时间,他可以只在雪晶洞天这一块不大的地图上四处玩乐,也忘了按照小乐的吩咐杀怪升级,所有的经验跟装备都是从帮村民完成任务得到的,所以只有少少的十六级。这样的级数对玩家来说可以用一个字形容,那就是「菜」,但以不曾打怪而是接任务升到十六级这一点,却除了「强」之外,恐怕也没有其他的形容。
  要知道「境界」的等级超级难升,光是从等级零到等级一,竟然也要杀五十只鸡才有办法,光完成任务可以做到十六级,这种程度在「境界」里绝对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他不是不想出去雪晶洞天到外面的世界去看一看,而是他无法出去,想出去这一个地方,必须做完村长交代的最后一个任务,就是取到冰雪晶冠,偏偏这一个任务的规定却是必须由两个人以上团体完成。
  关于这一点他跟小乐说了,但小乐找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也找不到雪晶洞天的位置,「境界」的地图实在是太大,加上只能由玩家自己发现开启,所以他才会等到现在依然无法出去。
  幸好在现实生活中,他是个能走出房门就很开心的人,才有办法一直待在这样一块地图里而不厌烦。
  本来他还在想也许是自己所在的位置太偏僻,所以到现在才会没人发现,没想到今天他才想到村外不远的地方摘些雪果食用,就看到一个像是玩家的人闭着双眼半躺在他平常休息的大树下。
  很高兴地上前,想叫醒他又怕他在休息会吵到他,然后接着注意到这个人的模样,忍不住弯身想伸手摸摸那一张好看到让他连心跳都慢了几拍的脸,没想到手还没碰触到那张有棱有角的刚毅脸庞,一双像黑耀石一样晶亮的眼瞳就这么睁开,深深的注视着自己,夺走他所有的呼吸。
  被夺走呼吸的不只是韩雨一个,当夏磊睁开双眼的那一瞬间,他真的以为自己看到了精灵。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