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神无之月 下——雅纪

      61
      周律的睡眠向来不是特别沉,很容易被一些响动和梦惊醒。
      然而这天夜里,他睡得很安稳。或许是因为最近实在太累,或许是因为心中惦记的事终于放下了。总之,一夜无梦。
      很温暖很安心的感觉一直包围着他,从未觉得床铺如此柔软如此舒服过。当第二天早上被人唤醒,他才恋恋不舍地睁开了眼睛。
      “律,该起床了。”
      低沉温柔的声音令人心动。
      “律。”
      “嗯…”
      轻轻地应了一声,周律撑着身体坐起来。青夜已经收拾完毕,神清气爽地站在床边。
      “我昨天晚上…”
      周律努力回想了一下,发觉昨晚的记忆不太完整。
      青夜去洗澡之后,自己似乎想靠在床头休息一下,然后就…
      “你太累了,所以倒在床上睡着了。”
      青夜微微地笑,伸手在他脸上轻轻捏了一下。
      “快起床吧,早饭已经弄好了。”
      “好…我去冲澡。”
      早饭的香味从房门外飘进来,带着让人欲泪的感动。
      已经有多久没觉得这里像个家了?可是只要青夜在这里,就会不由地觉得…这里果然还是个家,而不仅仅是几间屋子。
      “律,别发呆。小心上班迟到。”
      见他一直没动作,青夜又温柔地催促道。
      先前没见面,想念是种必然。然而一旦见面,心中的空白被填满之后,却又愈发地不想再分开。
      刚和青夜认识时,无论如何也想像不到后来会有的种种发展吧…然而现在,感情的强烈,始料未及。
      周律闭上眼睛,任热水从头顶冲刷着全身。
      不想再分开,一天也不想,这真是种任性的想法。周律很清楚,以这两个月的繁忙程度来看,昨晚悠闲的相处应该很难再出现了。
      经过昨夜,更加清楚地认识到…自己对青夜,其实是相当依赖的。
      感情上的依赖,表现得不怎么明显,但事实上,却十分强烈。
      走出浴室,看见青夜在外面笑吟吟地等待着他。
      “我得回家一趟,所以先走了。”
      “现在就走?”
      “怎么?”青夜拿过毛巾,帮他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舍不得我走?”
      “嗯…”
      “好坦白。”青夜笑道,“律真是可爱。”
      周律默而不语。
      青夜停下了手边的动作,温和地道:
      “虽然不能经常来找你,但我会时刻监督你的状况。如果你把身子弄坏了,到时候无论对方是狐狸还是其他的什么人,我都不准你再上游戏帮忙。”
      微笑着说出的话,却一点也不像玩笑。
      “我知道了。”周律轻轻点头。
      “很好。”青夜满意地道,“那我走了。”
      “嗯。”
      周律望着对方深邃的眼眸,然后,主动送上了自己的唇。
      青夜微微一愣,欣然接受。
      这是一个极度缠绵的吻。
      “谢谢你,青夜。”
      青夜笑:“谢我做什么?”
      “谢谢你昨晚陪着我。”
      “噢…”青夜拉长了声音,故作委屈地道,“可是律,你知道我昨晚是怎么过的吗?”
      “…”
      “我一夜无眠。”
      “…”
      周律不想装傻。同是男人,他明白青夜的意思。
      “…很抱歉。”
      “如果你真觉得抱歉的话…”青夜在他耳边坏坏地笑,“下次一并补偿给我吧?”
      “…”
      “好了,真的该走了。否则我会舍不得离开。”
      青夜又在他的唇上烙下一吻。
      “道别吻。”他笑道,“再见,亲爱的。”
      “再见…路上小心。”
      身体,在微微地发热。
      下班之后,周律准时上线。
      “哟,小律来了。”
      玛丽还是那副很妖孽的打扮,十分愉快地向他打招呼。
      “昨晚没来,到底是做什么去了呢?”
      “有一点事。”
      “会情人?”
      “…”
      “啊啊…该不会是被我说中了吧?”
      “玛丽!”狐狸吼道,“做你的药,少管小律的闲事!”
      “哎呀,人家很累了,想聊个天放松一下嘛~~”
      “什么放松?你也不过是才上线吧?”
      “真是的…小狐,你跟水管工那么较真干嘛?”
      “…”
      玛丽邪恶地道:“难道我关心小律,你吃醋了?没关系的小狐,其实人家还是很重视你的啦…”
      “放屁!”狐狸怒道。
      “啊呀…”玛丽大惊失色,“小狐你真粗鲁…”
      “好了…你们两个别闹。”周律头痛地道,“快点做正事吧。另外,后援部以外的人都来我这儿集合,有重要的事情要和大家商量。”
      “嘿嘿…律哥哥。”果果不怀好意地问,“你昨晚真的和青老大在一起?”
      周律没理她,而是用会频说道:
      “明天是预选开始之前的最后一次攻城战。全员参加,检验这段日子的训练成果。”

      62
      “明天吗…?”
      听见周律的决定,大家都有点吃惊。
      虽然这几天会里的所有人都很积极地参加训练,但是时间对他们来说,毕竟还是太短了些。
      “离预选月不是还有几天吗?”飘零问,“为何不再多练一阵子?”
      “不论离预选还有几天,我们都必须抓紧时间。”周律解释道,“现在的练习,仅限于对怪、对BOSS和我们内部人员。意思是说,就算私下里练得再好再完美,到了战场,也依然可能会出差错。所以,为了即将到来的重要预选,我们必须进行实战演练。”

      他停顿了一会儿,继续道:
      “表面,我们这次攻城的目标是夺回法蒂城,实际上却是为了找出自己的缺点。大家不用畏惧银翼的实力,也不必担心失败,只要在过程中尽全力就好。”
      “对,不用紧张不用紧张。即使对手是银翼,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在一旁做药的玛丽,忽然用会频插嘴道,“拿起你们的武器,冲向敌人保卫家园吧~我可爱的子民们…”

      “玛丽,你闭嘴好不好!?”
      周围人一致发难。
      “呜…小狐…”玛丽委屈地嚷道,“他们都欺负我,你可要给我做主啊…”
      “我才不认识你!”
      “玛丽。”友人之一的神之名义完全无视他的表演,十分正经地问,“明晚你也会来吗?”
      “你我…我吗??”玛丽夸张地叫道,“你忍心让如此温和柔弱手无缚鸡之力的我…和那群野蛮人冲冲撞撞吗??”
      “…”神之名义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算了,当我没问。”
      “哎呀呀…小神生气啦?”
      玛丽嘿嘿地笑了起来。末了,他对周律说:
      “小律,明晚我也和他们一起吧。”
      “你要去?”
      玛丽的主号是药师型炼金,基本不具有攻击能力。虽然不清楚他还有什么号,但是一个长期以做药做生意为业的人,还能熟悉攻城时的操作吗?
      “安啦,小律,就让我去见识见识吧。他们完全可以不用管我,我也保证不会给他们添麻烦。”
      玛丽头顶上的红蝴蝶结,以及楚楚可怜的蹲姿…看起来,呃,还真是纯洁啊…
      “你开什么号去?”
      “就这个好了。”
      “就这个…?”周律困惑地问,“为什么不换?”
      “啊啊…”玛丽十分陶醉地回答。“因为这个号长得太可爱了,所以敌人一定会舍不得打我哈哈哈…”
      “我现在就想打你。”狐狸毫不客气地接话。
      这晚的训练结束后,周律表扬了几位法师的进步。
      “奶嘴,佳言,之前指出的缺点,你们都已经纠正过来了,非常好。此外…”
      他看了一眼满含期待的妹妹。
      “果果,你也终于有点法师的样子了,做的不错。”
      “耶!!”果果立刻欢呼起来,“律哥哥夸我了!他夸我了诶…太好了!”
      “有那么值得高兴么?”周律笑,“如果你平时乖一点,我不会少夸你的。”
      “哇哈哈哈哈…律哥哥的表扬,好难得噢…”
      相较于果果的开心,另外几个人倒显得相当沉默。
      “果果…”宝贝奶嘴开口道,“那件事…能不能就算了?”
      “不行!”果果断然否决,“你们都赌输了诶!”
      “没想到这个小笨蛋还真被夸奖了…好吧,算我们失策。”纯爱叹气道,“佳言,帮我一起付了。”
      “嘿嘿,每人十万,不得拖欠。”
      刚才还一头雾水的周律,此刻终于看懂了他们的对话。果果这个丫头…又在做无聊的事了。
      “妹…”
      一次收获五十万,兴高采烈的果果,完全没注意到周律还在身边的事实。
      “呃…?”
      “下个月的零用钱,扣除。”
      “不要啊啊啊哥…”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非常时刻非常娱乐?
      看样子,会里的大家都还挺放松的,周律想。放松究竟是不是好事,或者说今后的他们还能不能继续放松,就只能看今晚的结果了。
      希望,一切安好。
      攻城战开始前一刻钟,人大约已经集合完毕。这次攻城以训练新人为主,所以老会员一组只分配一名,负责监督。
      “今天的总指挥是云中。”周律宣布道,“我和狐狸都不参与行动,各位请加油。”
      “是!”
      五分钟后,玛丽爬上线来,非常愉快地跟他们打招呼。
      摘掉了大眼镜,换了满头的小花,完全纯情少女式打扮的玛丽…怎么看怎么像妖怪。
      “玛丽…你真的打算这样去吗?”
      “啊…果然还是太可爱了一点吗?”
      “…”
      “出发吧。”周律有些无力地吩咐道。
      “你说…今天结果会怎样?”
      “会输吧。”
      “嗯…我想也是。他们毕竟还太嫩了。”狐狸点头道,“至于预选…”
      “老实说,赢得预选的把握也不大。”周律平静地道,“只有寄望于经过磨练,这些孩子在最后能带来意外的惊喜吧。”
      “我很开心,小律。虽然总是被玛丽气得半死,但是我依然觉得每天都过得很开心。现在的会,比以前有人情味多了,我也终于可以理解,你为何会如此执着于光耀了。小律,我是真心的…不希望他们走。”

      “我理解你的心情。”周律微笑道,“狐狸,不希望他们离开的话,预选结束后就跟他们直说吧。”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