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印Online 下—— 萝依

    星印Online by 萝依
    第十二章
    登入游戏中之后,慕暗发现其它人都不在,线上名单的显示全为灰色,这虽然让他松了口气,却也有种莫名的失落感。
    这两三天来的闹哄哄,此时却这么样的安静,反而让他有种不适应的感觉。
    他去买了一些用来补充体力值的美味零食之后,又继续的回到森林之中,准备再次的寻找知雾鸟。
    这次他很小心的注意脚底下,以防自己又踩到不该踩的东西,毕竟他没有运气好到每一次都有人来救他。
    在西荒森林里打了几只小怪后,体力和疲倦度下降,让他不得不找块大石头坐下来休息,顺便吃点东西。
    看着森林里的一景一物发呆,慕暗突然觉得,他很想念在他耳边唠叨岁念的那个声音,虽然自己总是表现的一副不是很在意对方,甚至露出感到厌烦的表情,但是当那个缠人的人不在自己身边,他却又忍不住的怀念起来。
    怀念那低低的笑声,还有抱着自己的温暖体温。
    忍不住的一声轻叹,幕暗觉得自己当真矛盾的可笑,婆婆妈妈的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
    「算了,打起精神来找知雾鸟吧!」喊了一句给自己加油打气的话之后,幕暗从石头上跳下来,然后拍了拍自己的脸颊。
    在不知道自己打到第几号怪物时,慕暗正弯下腰准备捡取那些怪物身上掉出来的东西时,意外的在地面上看见很奇怪的图案隐隐约约的藏在地面的泥土和草皮之下。
    好奇的他,忍不住的伸出手,拨开了覆在那图样上的泥土和小草,赫然的发现那是一个图样神秘的石版,而且范围看来并不小。
    抬起头张望四周,他突然的发现自己目前所站的位置四周,有一块圆型的草皮,上面都没有树木,除了小花小草之外,其它树木全都绕过这块土地,围成一个圆圈生长。
    好奇心因此而更加的滋长,他去砍了一个手臂粗的木干下来,捾起自己的衣袖,然后开始将圆型区域上的泥土和花草清掉,顺便将可采取的植物给丢到自己的包包中,看回去时能不能将这些东西拿去卖。
    当他差不多清理掉一半的面积时,耳边突然响起了系统通知他有好友上线的声音,还来不及细想与打开版面看看是谁上线,熟悉的声音就透过了密频传来。
    『棉花糖,你现在在哪?』低醇的声音,好听的让人着迷,明明不久前才听过,却莫名的给他一种非常怀念的感觉。
    自己果然无药可救了,这是慕暗脑袋里瞬间浮起的一个念头。
    「我在......」慕暗顿了一顿,然后打开自己的地图确定自己还是在西荒森林当中。「西荒森林的西北边。」
    『我去找你。』非常干脆的声音说完之后,就没了消息,慕暗知道这是因为他正在赶来的路途当中。
    看看那大半尚未清完的面积,慕暗搔搔脑袋,决定还是继续清理这块神秘的土地。
    才刚清理不到一小块的时候,上空突然传来了一声龙吟,让他愣了一下,下意识的就抬起头看着没有大树遮蔽的天空,然后看见那条显眼的五爪金龙盘旋,然后往他的方向下降,在踏上泥土时化为人形。
    才刚踏上地面,来人抬起头,看见的就是那张愣纳的小脸,呆愣可爱的看着自己的模样。
    「棉花糖,怎么看我看到呆啦?我很帅是吧?」笑嘻嘻的说着,寒宵很满意的摸摸他软嫩的脸蛋,顺手将他脸上的脏污给擦掉。
    不知道为什么,被慕暗这样子看呆,让他觉得心情异常的好。
    听见他那自恋的话,猛然回神的慕暗,才惊觉自己的失态,忍不住的涨红了粉颊,结巴的回答。
    「谁看你看到呆啊!你少臭美了。」明知道自己连耳根都红透的模样说这句话极无说服力,但他还是不想就这样承认自己确实看寒宵看到呆住。
    看见慕暗那红透脸的可爱模样,寒宵的心情不自觉的就好了起来。
    「这没什么好否认的啊!」寒宵开心的说道。
    「自恋狂,与其在那边说一堆没营养的话,倒不如快点帮我把这个清一清。」把木棍塞进了寒宵手中,慕暗跑到一边再去削了根木棍。
    「这是要做什么?」低头看着慕暗塞给他的木棍,寒宵露出了一脸不知所以然的表情。
    「这个。」慕暗用棍子敲了敲地面上因为他的清理而裸露出来的石版。
    寒宵只消这么低头一看,就明白了他的用意与意思,同时他脸上也露出了讶异的表情。
    好大的图腾,没想到游戏里有这种东西,但就如同漫画和小说里的定则,当冒险过程中出现这种特殊的场景与图样时,就代表着有可能会触发什么隐藏任务。
    虽然隐藏任务总是非常麻烦,但相对的经验值与报酬也会特别优渥,想要升等快又有一堆意外的奖品,解隐藏任务是最好的办法。
    没有多问一句话,寒宵就开始帮慕暗清理起这一片奇怪的石版图腾。
    两人花了虚拟线上一个小时的时间将这片覆盖在石板上的泥土清干净,然后才仔细的看着这幅石版图腾。
    石版上刻着一只张翅的鸟儿,脚下踩着云雾,圆形石板周围还刻着许多的古篆字,只是有些模糊不清。
    为了看清石板上写了些什么,慕暗蹲下身子用手去拨开残留的泥石,没想到,一个没注意不小心,就被石板上的碎石的割破出一个伤口。
    「啊!」慕暗小声的痛呼了一声,然后看着自己的血滴落在石板上,下意识的就要将伤口送往嘴边含住伤口。
    但他的手才伸到一半,就非常突然的被另一只伸出的手给拦截住,在他还没能反应过来时,细嫩的手指已经被送入另一个湿暖的唇舌之中吸舔,然后从那指上传来一阵的酥麻。
    鲜嫩的红彩染上粉白的小脸,慕暗不敢相信的瞪着那个做出这种惊人之举的男人,看着他那专心沉注的吸吮自己伤口,他就无法克制的心跳加快。
    「放...放开!你在做什么啊!」又羞又急的抽回自己的手,慕暗可以感觉到残存在指尖上的些许唾液和湿热温度,烫入了他的心中。
    果然是那样棉软的口感,而且,似乎还隐约的带有着甜甜的糖果味哪!就不知道他是否浑身上下都这么样的可口?那一瞬间,寒宵的心中浮现了这个念头。
    「棉花糖,你还真是名符其实的棉花糖,整个人都弥漫着一股甜甜的味道。」寒宵笑着搂住他,也不管他反抗的动作。
    「什么甜甜的味道...我又不是糖果和食物!」慕暗这么抗议,引来了寒宵的一阵大笑。
    就在两人斗嘴的时候,谁也没注意到,慕暗方才滴落在石板上的几滴血,以非常理的方式沿着鸟纹图腾的凹槽开始流动,而不是在原地晕开。
    快速流动的几颗小血珠,将全部的图腾凹槽都绕行过之后,流向了终点的鸟纹图腾双眼中的凹槽,然后那双眼处顿时发出一阵亮光,拉回了两人的注意力。
    「什...什么?」慕暗愕然的看向发光处从鸟目然后扩散至整个图腾,包住了站在图阵中的两人。
    这道突如其来的光芒,让寒宵不自觉的更加搂紧了慕暗的腰,将他牢牢的锁在自己怀中。
    光芒持续的闪动着七彩的光芒,当光芒消失之后,站在石板阵中的两人,也失去了踪影。
    ※    ※    ※
    先清醒过来的是寒宵,当他一睁开眼,就愕然的迎接一片奇特的美景。
    他们在一个四周不见任何天日与信道的密闭山洞之中,但是地面上有一种散发着银白色光芒的花朵,柔柔亮亮的温和光芒,给人一种温暖而不炙热的感觉。
    而在他们对面的不远处,有一个看似人造的平台,上面卧着一只沉睡中的银白色大鸟,周身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雾气。
    那个是......想起了慕暗先前告诉他龙族转职需要在西荒森林中找到知雾鸟,不知道是否就是眼前的那只大鸟?
    他低下头,看着在自己怀中昏迷不醒着的人儿,原本想要直接的摇醒他,但手边的动作却在碰上他的那一刻停住。
    他不晓得自己那时候是否着了魔,但他非常清楚的是他没有立刻叫醒慕暗,而是停顿了一下之后,缓缓的低下头,吻住那两瓣一直在引诱他品尝的柔软嫩唇,然后细细的品尝。
    果然如他所想的一样甜美柔软哪!软嫩的根本不像是一个男孩子该有的触感和味道,有如最甜美的禁果一般。
    但也因为自己下意识的这个举动,让寒宵发现了自己不寻常的感情。
    他...喜欢慕暗吗?这种心情......可以称之为喜欢吗?
    思绪有些茫然的寒宵,第一次的正面意识到这种感觉究竟为何,从小到大,自己虽然有着许多爱慕者在他身边打转,但他对于感情这种事情依然懵懂,他现在这种心情,除了慕暗之外......还有逐光......
    终于想通了自己心情的寒宵,却一点也快乐不起来,反而陷入了复杂而焦困之中,露出沉重而自责不已的苦笑。
    自己对于逐光的执着与想守护的心情,那是无庸置疑的,他不想再看见逐光淌泪的悲伤模样,他想找到那个让自己心疼又爱怜的人儿,但是,可爱的慕暗,软软暖暖的像是夏日里温暖的云朵,却也同样的让他有着喜悦与怜爱的心情,无论是哪一方,他都无法割舍。
    到底他该怎么做,才不会伤害到他们呢?只要一想到不管是谁对自己露出怨恨的眼神,寒宵就有种承受不了的感觉。
    含泪怨泣的逐光,和惊愕难过的慕暗......那一瞬间,在寒宵的脑海中竟然融合重叠在一起。
    他错愕的甩甩头,不明白自己怎么会有如此荒谬的念头,将两人的影子重叠,是因为......那一记的眼神吗?
    将唇缓缓的移离那片柔软之上,寒宵的眼神复杂的看着怀中未醒的人儿,手指轻轻的抚摸过他脸庞上一寸寸的柔软肌肤。
    虽然,自己是那么样无法克制,无法克制自己对于怀中人儿那种一见到他,就不想对他放手的感觉,但是,他终究是得在逐光和慕暗之间做出一个抉择。
    而不管他如何取舍,一定也会有份感情那样毫不完整的残缺一块。
    对他来说,这也是一个非常困难的抉择。
    怀中的人儿轻轻的动了动,让寒宵缩回了手,然后情绪复杂的看着慕暗,眼中有着不舍的味道。
    「呜......」由于游戏中的设定的关系,这段失去意识的时间,虽然以现实时间来算只有短短一两分钟的时间,但是在游戏中,那也是一种真正的昏迷。
    当他睁开眼的时候,对上的就是寒宵那带有着丝缕情意却又压抑的眼神。
    「寒......宵?」慕暗迟疑的唤着他,有那么一瞬间,他几乎就要脱口而出的叫出他以前的名字,但最后还是发现此时非彼时而赶紧改口。
    但他还是因为寒宵的眼神而大受震撼,紧张的怀疑是不是自己在昏迷的时候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要不然,寒宵为何会露出那样的眼神?
    眨巴着温润美眸不解的看着寒宵,慕暗不知道自己这样的表情,虽然胖嘟嘟的,却还是有一种引诱人的媚感。
    寒宵是花了极大的自制力,才能强迫自己转移注意,不要失控的对慕暗做出什么更危险的举动。
    「棉花糖,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会想把你吃掉的。」笑嘻嘻的隐去了自己眸中的情绪,寒宵又那样半调戏的边说边抚摸着慕暗的脸庞。
    闻言,胖胖的小可爱瞪了瞪他,然后从他怀中起身离开,那种顿时间的空虚,让寒宵有种被强迫割舍什么的不安定感。
    当他从寒宵怀中起身之后,才开始仔细的观察四周围。
    然后当他看见那只沉眠中的银白色巨鸟时,忍不住的楞了一愣。
    好漂亮......慕暗忍不住的惊叹,但却没有靠上前去好奇的乱摸,因为他知道这是一种冒失的行为,万一把对方给激怒导致什么不堪设想的后果出现,那可就欲哭无泪了。
    「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够不打扰他又知道它是不是知雾鸟......」慕暗站在一边苦恼的说着。
    「直接开口叫醒他吧!至少总比去刺激到它什么要来得好。」看看那知雾鸟的身体下还隐隐约约的露出几颗有着银白色珠光蛋壳的蛋,动到它或它的蛋都不是一种明智的选择,就像慕暗上次不小心去踩到千足的卵一样。
    「可是......要怎么叫它...才不会让它受惊扰?」慕暗看看他,再看看那只鸟,还是显得非常犹豫。
    听见他的问题,寒宵轻轻的笑了笑。
    「你忘了我们是什么族类的吗?对于大地万物来说,我们可是一种令他们敬畏的生物。」寒宵摸摸他的头提醒他,而他也在此时想起了寒宵不久之前那令人难忘的龙形,要是寒宵不说他还真一时忘了自己可是隐藏种族中的龙族。
    「有用吗?」不知道寒宵说的是否真的有用,但还是抱持着姑且一试的心态,站在那圈银白色光芒花朵的外围,轻轻的吸了口气,集中力道但不粗暴的朝那只鸟儿的方向呼喊。
    也许当真如寒宵所说的,龙吟对于大地万物们都有一定的影响,在他的呼喊之下,那只银白色的鸟儿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您终于来了,万物之灵的新生儿,在下已经等待您许久。』知雾鸟没有起身,只是扬起它的颈项朝两人微微的点头示敬,依然用它的躯体与羽翼护着身下的鸟蛋,保持那些蛋的温度,避免蛋中的新生命因为失温而死亡。
    「那个......城中的转职师说我必须找到你才能够转职......」慕暗呐呐的说着,然后搔搔脑袋。
    他怎么看也不觉得一只正在孵蛋的鸟儿能够帮他转职,不是歧视动物,而是知雾鸟正在忙碌,这是非常浅显易懂的画面不是?
    『是的,帮助龙族幼年期的新生儿通过转成仪式,进入成长期的阶段乃是敝族的天命,请您上前取走在下身下的一颗蛋吧!』虽然是不同的陌生名词,但慕暗还是大概懂得知雾鸟口中说的幼年期就是初心者,而成长期大概就是第一次转职的意思,但是......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