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师执位Ⅲ》完整版[终卷五:酆都] —— by:樊落

《天师执位Ⅲ》完整版[卷四:  于是,在之后的日子里,再看了一部又一部颇有口碑的恐怖片后,张玄和娃娃得出一个共同结论--这世上没有任何一部恐怖片在他们看来,可以称得上是恐怖。

这家伙是来砸美容界的场子的吧?
聂行风手抚额头,以免自己的笑容被镜头录下来,汉堡却在旁边小声嘀咕:「张神棍在说什么,每个字我都听得懂,但加在一起怎么就变成符咒了?」
「是符咒,」坐在另一边的银白微笑说:「张天师独创的信口开河精神胜利法咒。」
「会有效吗?」银墨问。
「张天师的宗旨是——就是总有人上当,才有人要当神棍。这世上许多人对自己没信心,意志力不够,所以必须借助外力,才能让自己感觉活得踏实,其实不止主人,任何一位灵学大师他们用的都是同一种手法,简而言之,他做的任何事情,都只是给大家增加信心而已。」
不得不说,在许多问题上,银白有自己独特的见解,聂行风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钟魁也听得津津有味,指指荧幕,小声问:「那人生的开关是指什么?」
这个银白回答不出,信口说:「有钱赚ON,没钱赚OFF的意思吧?」
接下来张玄做了个动作,证明银白的见解是错误的。
看到他从脚下拿起一个手提式小吸尘器放到桌上,主持人打趣地问:「大师,这是清洁脏东西的法器吗?」
「美女你真聪明,一眼就看出它是打扫脏东西的,」张玄微笑称赞她,「通常我们会称它为充电式吸尘器。」
场下传来笑声,主持人也笑了,说:「那一定是大师看我们现场不够干净,所以要帮忙打扫一下了。」
「如果你希望我打扫的话,等节目录制完后,我很乐意为可爱的小姐效劳,不过呢,这个吸尘器现在的作用是讲解我们今天的主题人生。」
张玄指指身后大荧幕,说:「其实这世上任何一件事物都有它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关键是我们有没有去注意到,越是身边触手可及的东西,我们越容易忽略它的真正意义,就比如这个充电式吸尘器的原理。」
张玄按开吸尘器开关,由于充电不足,吸尘器电力很小,没多久就停下了,他把开关关掉再打开,吸尘器运转了一会儿后再度停下,这样反复几次后,机器终于完全停住,再怎么按开关,它都一点反应也没有了。
现场一片寂静,在场所有人,包括聂行风都不知道张玄在捣鼓什么。大家都盯着他手里的吸尘器,还在思考这个机器跟普通吸尘器有什么不同时,他开始讲述。
「大家不觉得,人的生命就像一个充电式吸尘器吗?」
「吸尘器跟赚钱好像没关系吧?」聂行风忍不住吐槽了。
「不赶在还有吸力时多吸点东西,等到没电时想吸也吸不动了。」
像是在回答聂行风的疑问似的,张玄说:「因为它的电力很短,一开始看似强力,但实际上它能维持的时间是有限的,所以在它吸力强时要好好把握,不要打开开关拿着它乱晃无所事事,找目标必须快狠准才行。」
「这就像人生,不趁年轻有活力时多吸取东西,那生命一眨眼就过去了,还不如吸尘器可以充了电后再用,而人生只有一次,电用光就没了,要想充电,那只能等轮回重来,那可是一个很长的充电期,还不知道下回什么时候才能再开始,所以大家在人生的开关打开后,一定要把握现今可以抓到的时间、金钱、爱情、友情和机遇,不要等到快没电了才后悔。」
张玄边说边指指排在眼前的行运吉祥摆设,观众们成功地被他的主题吸引住了,不断发出认同的赞叹声,聂行风只好也跟着点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很佩服张玄的想像力和口才,他很会用一些浅显的比喻让大家接受他想阐述的道理,虽然他的大道理通常都建立在信口开河的基础上。
人生课题探讨完,接下来的时间留给现场观众来提问,于是聂行风被迫一直听着在他看来算不上什么大问题的问题,比如要不要跟暗恋的对方告白;担心常年在外经商的老公有外遇;今晚的六合彩要不要买;甚至还有怎样青春永驻和床事和谐这种很隐私的问题。
亏他们有胆量在大庭广众下问这样的问题,而张玄还很有耐心地一一解答,不过聂行风有注意到他自始至终没有给任何人确切的答案,而只是引导对方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并加以分析,让他们自己去判断利害得失,这属于心理学的范畴,看来为了提高自己的人气和信誉度,张玄有认真地做功课。
如果小神棍的法术跟他赚钱的动力成正比就好了[书香门第]。
「这位先生,看你一直闷闷不乐,是不是有什么烦恼的事呢?如果有的话,欢迎跟我们大师探讨,相信大师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
聂行风回过神,发现自己竟成了焦点,随着主持人的询问,摄影镜头和其他观众的目光都一齐转向自己,张玄一本正经地坐在访谈现场中间,但微翘的嘴唇不难看出主持人会主动询问自己是出于他的暗示,聂行风没好气地想——跟神棍再探讨一次吸尘器的原理吗?
「谢谢大师的厚爱,」看着镜头,聂行风针锋相对地说:「那请告诉我,如果你的爱人很贪财的话,该怎么解决?」
「我的爱人不会贪财,他只喜欢惹麻烦,」张玄对他微笑说:「不过我会把他惹的麻烦当成乐趣来对待,如果你的爱人贪财的话,那你不妨也换个方式,把他的贪财当乐趣来看怎么样?」
「任由他把我帐户的存款偷偷转去自己的户头吗?」聂行风冷笑。
两边传来鄙夷的窃窃私语,甚至有人小声建议聂行风分手,面对大家一边倒的情绪,张玄毫不慌乱,说:「听起来这种行为挺糟糕的,那你还爱他吗?」
「不爱他的话,我还需要在这里烦恼吗?」
「那我就不明白你在烦恼什么了,你爱他的人,他爱你的钱,你们多么天造地设的一对啊,先生,你一定没有仔细听我刚才说的话——当人生开关打开后,一定要认准你想要的目标,快狠准。」
「懂了,所以钓董事长也要快狠准。」
钟魁看看聂行风的脸色,压住乱说话的鹦鹉的脑袋,把它压回自己的口袋里。
「所以,做人不要太贪心,要了十全又想要十美,虽然众多选择摆在我们眼前,但通常我们需要的只是其中一、两个,想全部抓住的结果是最终失去所有,我想,你并不希望失去他吧?」
这家伙还可以再无耻一点吗?
聂行风没话说了,咬牙从齿缝里挤字,「我要的不多,有他就行了!」
「那这道符送给你,我以天师的名义向你保证,只要你有心去包容对方的缺点,那你们一定会很美满的,天荒地老,一直都在一起。」
现场工作人员从张玄手里接过一道符,跑过来交给聂行风,道符上写的那些奇怪符箓聂行风看不懂,但外沿那个大大的桃心却再明显不过了,这是爱情符。
现场做广告,还拿他当道具用,聂行风无奈地问:「请问多少钱?」
「这是我诚心赠送的,」张玄双手搭在膝上,笔直的坐姿给他带出优雅又自信的风范,温和地说:「爱情无价,先生,我现在明白你的烦恼了,因为你把钱看得太重了,直接一点说,就是守财奴,不过别担心,你的情人他会包容你的缺点的,要知道,这世上有许多比钱更珍贵的东西。」
张玄无限怜悯地看着他,当发现其他人现在也一边倒地倾向于张玄,用同样异样的眼神注视自己时,聂行风有种冲动——他要断了这家伙的财路,看他今后还敢不敢再这么信口雌黄!
节目录制完毕后,张玄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避开粉丝们的热情围攻,从后门匆匆跑出去,一口气跑到约好的地点,属于聂行风的车停在车位上,在黑暗中等待他的到来。
「嗨,帅哥,让你久等了!」
下了节目,张玄一身清雅的仙风道骨瞬间消失无踪,一上车就欢快地跟他打招呼,「现场直播的感觉怎么样?节目有没有很成功?我有没有很师?」
「直播不错,节目很成功,你很师。」聂行风平常地回道,等张玄坐好,他把车开了出去。
「咦咦,你看上去好像不是很高兴?」
「请大师告诉我,守财奴除了对钱外,还有什么事是值得高兴的?」
「别这样嘛,节目组让做噱头,说为了增加收视率,我也没办法……」瞅瞅聂行风脸色,张玄眼睛一转,从随身的包包里掏出一个道具,很兴奋地问:「帅哥来看,这个中不中意?」
聂行风本来懒得理他,不过禁不起好奇心作祟,憋了一眼,然后,下一秒他成功地被呛到了。
「所以张大师,你接下来要跟我讨论按摩棒跟人生开关的奥秘吗?」
「是啊是啊,用身体讨论好不好?」张玄继续兴致勃勃地问:「董事长,我们今晚也来充充电吧?好久没充,我都要回光返照了。」
聂行风的表情崩不住了,忍着笑说:「去北海喝两口海水就行了。」
「充电又不是冲浪。」张玄继续往他身上靠,笑嘻嘻地说:「这可是我刚刚网购的,第一次便宜你了帅哥,有没有兴趣来帮我充。」
清幽的CK香水袭来,脑海里想像了一下身着唐装的张玄任自己摆弄的画面,聂行风心里一荡,故意问:「是我满足不了你了?还是你喜欢被玩?」
「喜欢被你玩。」
见聂行风不气了,张玄把手伸过来,放肆地在他的敏感地带抚摸着,发出盛情邀请。
「今晚不要回家了,给你玩个够,作为我玩你的代价好不好?」
《完》
 

《恋爱基因缺陷》连载[百合:  有很多话想说,打出来之后又一一删掉了。 真的是太开心了,写出了自己喜欢的故事,还认识了这么多好心又可爱的小宝贝,没有比这更美好的事情了! 这个故事在落笔之前完全属于我,现在变成了你们的小玫瑰花。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