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师执位Ⅲ》完整版[终卷五:酆都] —— by:樊落

《天师执位Ⅲ》完整版[卷四:  于是,在之后的日子里,再看了一部又一部颇有口碑的恐怖片后,张玄和娃娃得出一个共同结论--这世上没有任何一部恐怖片在他们看来,可以称得上是恐怖。

「娃娃!」
谢非就在附近,看得最清楚,当看到小孩竟是聂家的娃娃时,他失声叫了出来。
这一声让宋长安更慌乱,眼看着孩子以异常诡异的速度闪到了自己面前,他连反击都忘记了,一转头,看到身后的大落地窗,他慌忙扯过身旁的椅子,抱着它向外冲去。
椅子的强烈撞击下,玻璃窗哗啦啦碎了一大片,宋长安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抱着椅子跳下了楼,好半天,大家才回过神,纷纷跑去窗前,探头去看他的状况。
「这是怎么回事?那个孩子呢?」
何顺海也看到了鬼娃,再看宋长安的反应和张雪山的表情,他心里有底了,故意大声问道。
姬凯跟张雪山等人彼此对望一眼,谁都没说话,反而是今晚的寿星张洛对突然发生的状况莫名其妙,快步赶到窗前。
酒店后窗下方是通往停车场的小巷,宋长安已经爬起来了,二楼的高度对长年锻炼的人造不成伤害,但他的脸色却像死人一样白,飞窜的火光照亮了他极度惊恐的表情,一边扑打着火苗一边着魔似的往前跑,张洛急忙叫道:「快去救人!」
得到掌门的命令,谢非等几名弟子从破裂的窗口跳了下去,其他一些岁数较大又自恃身分的客人则转去楼梯那边,不过大多数的人不明所以,还在原地面面相觑,半晌,张燕桦突然大叫:「鬼孩子呢?那个鬼孩不见了!」
张洛打量四周,果然不见了娃娃的踪影,刚才变故发生得太快,许多人挤在一起,混乱中谁也没注意那个突然出现的孩子去了哪里。
「孩子不会被挤下楼了吧?」有人担心地问。
其他人马上探头去看楼下街道,却什么都看不到,姬凯走过来,阴阳怪气地说:「放心,那是个小鬼,就算掉下去也死不了的……」
「这到底是怎么会事!?」打断他的嘲讽,张洛喝道:「娃娃为什么会来这里?」
掌门发火了,姬凯识相地闭上嘴,看看站在远处的张雪山,张雪山只好走过来打圆场,「这些事以后再说,宋长安好像被鬼缠住了,我们先去救人。」
张洛看看何顺海和附近几个人,大家的神情都出奇的相似,透着紧张,却又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以便置身事外,直觉告诉他这些人知道内情,但现在的确不是多问的时候,危机状况下,他无视自己的寿星身分,攀住窗户跃下了楼。
这举动影响了其他年长的人,也跟随跳下,冲宋长安消失的方向追去。
聂行风驾车来到酒店门前,老远就看到几个人从里面飞快地跑出来,张正也注意到了,「咦?」
「你认识?」
「同道,应该是来参加叔叔寿宴的,他们这是要去哪里?」
张正奇怪地往楼上看去,当看到二楼窗户里笼罩的阴气后,他的神经绷紧了,担心张洛有事,想让聂行风停车,张玄却先开了口。
「董事长,追上他们!」
在张正提出反对意见之前,车已经以极快的速度向前开去。
他们很快就赶上了那几个人,但前面传来的阴气让张玄更在意,让聂行风继续照自己指的方向开,没多久他们就来到停车场附近,停车场一边是国道,夜深了,车辆不多,但每个人都把车速开到了最快,偶尔传来的飙车声严重影响了周围的寂静。
但,影响不了暗夜里隐藏的残忍、怨气和杀意。
强烈充斥的杀机连聂行风都感觉到了,看着前方高耸的酒店大厦,大厦最上方的广告牌不断闪烁着光芒,不知是不是错觉,他觉得那道光芒很像一只眼睛,正居高临下,冷漠注视着下方的一切。
「董事长你看!」
聂行风回过神,就听到不远处传来尖叫声,一个全身发光的男人奔了过来,他跑近后,聂行风才发现光亮是男人身上着火导致的,他本人也处于相当惊恐的状态,边跑边胡乱拍火,但火苗刚灭掉,没多久又自己燃了起来,如此周而复始。
「见鬼了!」
饶是张玄在天师这行混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遇到这样的状况,眼看后面有人追上来,像是要救着火的男人,却被他甩掉了,慌不择路地跑了一会儿,突然看到他们的车,竟然无视道路上来往的车辆,猛地扑了过来。
他的速度快到了诡异的程度,等聂行风反应过来时,他的人已经扑到了挡风玻璃上。
砰!
车刹住了,车里三个人都随着惯性同时向前猛晃,还好短期内连撞几次,张玄已经有经验了,早在刹车之前就用脚顶住前方,及时避开了相同惨剧的发生,他抬起头,正想自赞一下,却跟扑在车上的男人打了个照面。
隔着一层玻璃,张玄看到对方赤红的眼眸,也许他自己还没发现,他已经入魔了,身上的火焰可以拍灭,但眼中闪烁的火光却无法熄掉,一只类似人手的焦黑物体从男人颈后穿过,将他紧紧扣住,火光从黑色指尖陆续延伸到男人胸前,导致他身上的火永远无法灭掉。
「退开!」
在发现男人是被鬼缠住的后,张玄发出清喝,仿佛听到了他的呵斥,一颗灰白头骨从男人身后探出来,张玄本来已经掏出了道符,准备弹出,陡然看到头颅,不由一愣,火光腾跃的瞬间,那颗头颅顶门嵌着的某个物体在他眼前一闪而过。
这怨灵不会就是马言澈吧?
张玄的踌躇让他失去了先机,只听到车外的男人发出凄厉惨叫,眼前火光骤起,竟是从他口中喷出的,随后啪嗒声音传来,轿车的门窗竟然自动锁上了,他们被锁在车里,眼看着男人在外面拼命击打车窗却无法相救。
「靠,这是什么鬼现象!」
由于前不久才动用过法力,张玄身体还没恢复过来,在几次用灵力开门却失败后,他气得爆了句脏话,坐在后面的张正状况跟他差不多,就在三人在车里着急的时候,男人已经放弃了向他们求救,转身踉跄着向道路正中跑去。
这时谢非等人已经追了过来,上前拦住男人,却被他视为仇敌似的动了手,有些法力不济的被他踢了出去,谢非看到不妙,想往后退,却发现他竟然诡异地瞬间闪到了自己面前,伸手将自己抱住,妄图将鬼火传到自己身上,不由吓得大叫救命。
张玄看到了,却因为被困在车里而帮不上忙,他们越施法,状况越糟糕,极盛阴气跟阳气相冲,两下夹击,轰的一声,阴火燃起,将整辆车罩在了当中。
火光冲得太快,张玄眼睛被晃到,不由自主地眯起,透过熊熊大火,他隐约看到谢非在同道救助下挣脱了男人的控制,连滚带爬地跑到一边拍打身上的火苗,而男人也最终被火完全吞噬,任凭他怎么挣扎,附在他身后的鬼魂都死死不松手,空洞眼眶在火光映照下,宛如天眼,漠视着惨剧的发生。
「啊!」
混乱成一团的空地上突然响起一声大叫,声音细小,却清脆响亮,听到叫声,张玄和聂行风同时一惊,这声音他们再熟悉不过了,却不是娃娃是谁!
他们往外看去,可是车外被团团浓烟围裹,只能隐约看到一道小身影飞快地向着火的男人冲去,怨灵发现了,在娃娃靠近同时从宋长安身上抽离出来,瞬间消失在夜空中。

第二章

「小祖宗,你杀了我吧!」
怎么也没想到连常运那种灵气之地也困不住娃娃,竟让他跑到了这里,张玄气得大叫一声,顾不得强行施法的后果,索魂丝化作利刃,就要向车门劈去,被聂行风及时拦住,扬起犀刃,凝起心念,双手握住刃柄劈下。
轰隆声响中,车门被劈开,外面围住他们的火光也被法器罡气影响,齐齐向两旁闪去,聂行风让张玄先下车,等他救出张正,两人刚从火中跑出来,就看到娃娃迈开小腿,不顾眼前还在燃烧的大火,冲到了他们面前,眼睛里闪烁着委屈和惊慌,大叫:「玄玄,董事长,不要死不要死!」
张玄对孩子这招最没抵抗力,见他还穿着常运的小制服,瘪着嘴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腾起的火气马上消掉了一半,抱起他走到安全的地方,哄道:「乖,没事没事。」
「可是……」
娃娃眼睛眨眨,过了一会儿,像是反应了过来,哇的一声哭出来,抽抽泣泣地说:「你们都不要娃娃了,你们是要死了吗?娃娃不想你们死。」
聂行风本来要劝娃娃别哭,听了他的话,神情若有所思,见人越集越多,张洛及其他同道都陆续赶到了,他给张玄使了个眼色,让他先带娃娃离开——怨灵无视众位道者,在张洛的寿宴上恣意杀人,聂行风想他或许有他横行无忌的理由,现在有人在大家面前被活活烧死,先让娃娃避开是非是最重要的,否则一定有有心人在这上面大做文章。
张玄也想到了,抱着孩子便要走,却被人拦住了,姬凯吩咐弟子将他围住,阴阳怪气地说:「大家都看到了,这又是鬼娃带来的灾祸,居然敢在修道者聚会时杀人,他可真够狠的啊,今晚不解决这个问题,谁都不许走,你们说是不是?」
他不敢一个人叫阵,便把同伴都扯过来壮势,可惜现场被火光和浓烟笼罩,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宋长安和谢非身上,没人回应他的提议,只有曲星辰跑过来,紧张地问张玄,「夜凌在不在?他有没有事?」
周围被一大群人围住,除了姬凯的弟子外,还有许多不熟悉的脸孔,张玄看到站在远处的张雪山和何顺海,心想多半是他们的手下,被众人虎视眈眈地盯着,根本走不了,他索性退了回来,拍着娃娃的后背安抚他的惊慌,又看看在旁边神经质的不断拍打衣服的谢非,对曲星辰微笑说:「素问没事,我们都没事,有事的我想应该是别人。」
曲星辰不知道他们在外庄的经历,听说素问没事,就放心了,谢非却被鬼火吓得神智混乱,指着他们大叫:「是你们做的,你们在故意报复我!」
娃娃刚被张玄哄睡了,又被谢非的叫声吵醒,揉揉眼睛想转头去看,被张玄按进怀里,他正准备反唇相讥,前面传来叫喊声,却是宋长安的同门和朋友看到了他被烧死的惨状,围在他身边失声痛哭,有几个人被姬凯的弟子怂恿,认为宋长安的死是娃娃遭致的灾祸,义愤填膺地冲过来向张玄质问罪责。
娃娃在一连串的变故下,气场变得阴而狠厉,在众人看来,这种鬼魅早已是诛杀范围内的,更何况刚刚有人在他们面前烧死,群起激愤,已经有人拿出了法器,要不是震慑于聂行风的气势,他们早一拥而上了。
面对处于激愤状态中的人们,任何理性的解释都会被认为是搪塞,这一点聂行风再清楚不过,所以他并未把时间花在解释上,而是问最先跑来救人的谢非。
「你带人追过来,都看到了什么,可以给大家讲一下吗?」
「我……」
谢非眼神木然,像是还没从刚遭遇的凶险中脱离出来,以往的张狂消失得干干净净,被问到,他愣了半天,才恍惚说:「宋长安身上着火后突然发狂,我们赶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他趴在那辆车上……」
他指指不远处聂行风停放的车辆,怨灵消失后,火焰也灭了,但车体被烧得变了颜色,好好的一辆车就这样成了废铁。
「后来他看到小鬼,疯得更厉害,把我们当敌人,害得我们都受了伤,他全身着火时小鬼一直在场,大家都看到了。」
听了谢非的话,立刻有数人附和,只有一个迟疑地说:「宋长安好像是被火鬼附身的,我刚才看到有只鬼一直压在他后背上……」
「鬼是什么样子的……?」
发问的是姬凯,他知道在这个微妙时候自己不该说话,但实在忍不住,因为之前的经历,他对那个骷髅头和马言澈回来的传说一直惴惴不安,一听到这类消息,就迫不及待地问了出来。
看到灵体的男人道行不高,迟疑说:「是烧成焦炭的鬼类,颈部以上好像是骷髅……」
「马言澈!」
人群中有人大叫,夜色黑暗,无法辨认是谁喊出来的,聂行风看到张雪山和何顺海等人脸色马上变了,他趁机问:「马言澈是谁?」
「我知道!」张玄跟他配合默契,抢先答:「是川南驱魔马家的后人,二十年前,在一次跟同道联手杀魔后失去了行踪,有传说他死于非命,他再次出现一定是回来报仇的。」
「张玄,你不要乱说!」
面对张雪山的指责,张玄冷笑:「是不是乱说,当年参与那件事的人心里有数,现在金大山死了,林纯磬死了,秦峰死了,这个叫宋什么的人也死了,是不是直到死亡临近自己,你们才肯承认马言澈的存在?」
「什么马言澈,都没听说过这个人,快把小鬼交出来,否则你们就是邪道!」
人群中有人焦躁地叫道,但他话音刚落,头发就起了火,在他附近的人惊叫着向两旁闪避,仿佛他是瘟疫,一个不留神,也会跟宋长安那样死于非命。
「看,这可不是我们做的,是他自己乱说话遭到了天罚,」张玄抓到机会,虚张声势,「连川南马家都不知道,也敢自称是道中人,真好笑。」
聂行风忍不住看了张玄一眼,很想说,好像某人也是前不久才知道马家的吧。
近期死亡事件连连,但凡有点头脑的人都知道内情不简单,现在听张玄这么一说,马上做出了旁观的态度,张洛扫视了身边的众人,问张玄,「你的意思是他们的死都跟马言澈有关?」
《恋爱基因缺陷》连载[百合:  有很多话想说,打出来之后又一一删掉了。 真的是太开心了,写出了自己喜欢的故事,还认识了这么多好心又可爱的小宝贝,没有比这更美好的事情了! 这个故事在落笔之前完全属于我,现在变成了你们的小玫瑰花。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