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师执位Ⅲ》完整版[卷四:天罚] —— by:樊落

《天师执位Ⅲ》完整版[卷三:  聂行风和张玄专程回聂家替爷爷庆生,却得知聂二少的宝贝儿子出现异常状况,竟和连续杀人案件扯上了关系!?

「师兄,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被无视,张燕桦不高兴地嘟起嘴,用脚尖轻轻踹他。
「喔,」张正回过神,掩饰住对她娇蛮的厌烦,笑笑说:「有听到,但我也不清楚,小师叔不会跟我说这些事。」
「可是看起来小师叔跟狼妖是认识的,好奇怪,天师怎麽能跟妖做朋友?」
「怎麽不能?」谢非用嘴努努坐在素问身旁的人,「那个神棍身边好像是人的不多。」
张正的眼神落在了张玄身上,嘴角翘起,这次他是真的笑了,真是偶然的巧遇,曲星辰让他跟踪素问,但他现在对这个意外出现的人更感兴趣。
还不知道自己正在被人盯梢,张玄帮素问倒好饮料,又夹了生菜沙拉放进儿童用小盘子里,放到娃娃面前,让他自行用小叉子叉菜吃,又把烤鸭包好,蘸了大酱递给他,看到小孩两边脸腮因为塞满食物而夸张地鼓起来,他说:「慢慢吃,不要噎着。」
「你真的很疼娃娃。」
素问在旁边看着,虽然景物模糊,但他可以清楚感觉到那份关心,不由微笑说道。
「不疼有什麽办法呢,小东西整天黏着我。」张玄很苦恼地叹了口气。
借寿事件过後,娃娃就被聂睿庭带回了家,但有了在张家暂住的经历,之後聂睿庭一有事,就把儿子寄放过来,大家都忙,再加上娃娃最缠张玄,所以照顾小孩的重担就义无反顾地压在了他肩上。
就像今天他跟萧兰草约好了吃午餐,却因为娃娃的突然出现被迫把他也带了出来,结果倒好,他按时赴约,萧兰草却没来,还在半小时後给了他一通跟之前爽约时相同内容的电话──有急案插进来,他无法赴会,希望改日再约。
张玄不是第一次被放鸽子,他相信这也不会是最後一次,不过餐厅都预定好了,不去也是浪费,於是他决定带娃娃去享用大餐,谁知半路遇到了素问,听说他还没吃饭,就把他约来一起吃。
「幸好遇到你,否则我跟娃娃吃不了这麽多菜。」张玄边说,边把卷好的烤鸭递给素问。
素问道了谢,接过来慢慢吃起来,看他细嚼慢咽,张玄摇头,「你一点不像肉食动物,这种东西应该大口嚼才有味道,你看看娃娃,他可以把整只烤鸭塞进肚子里。」
「我平时很少吃太油腻的东西,初九说这跟修行有关。」
提到修行,张玄想起了素问当年的模样,他可不信那只凶残暴戾的白狼吃的是素食,按捺不住好奇,他旁敲侧击地问:「你以前是跟谁修行的?」
「以前?」素问说:「就是跟着主人啊,不过他不会教我修炼,都是初九教的。」
「我说的以前是更早以前。」
「更早我就不记得了,那时我还小,不记事的。」
是不记事呢?还是不记得了呢?
看素问的眼睛眯了眯,眼瞳里蒙起茫然的色彩,张玄就知道他的记忆跟修为一样,都从头开始了,其实这样也不错,不快乐的过往忘记也罢,就像人间轮回,过去的一切都在句号里得到了终结。
张玄没再就这个问题纠结下去,问:「那你的主人到底是不是马家传人啊?每次问他他都不说,搞得神神秘秘的。」
「我不知道,不过既然主人说不是,那就不是。」
张玄在心里哼哼哼了三声,他才不信马灵枢的信誉度有那麽高,他说不是,那多半就是了,揶揄:「你倒是很信任他。」
「我想,我没有道理怀疑一个养大我的人,」素问笑笑说:「不过他今天也放我鸽子了。」
「欸?他跟小兰花一样,常干这种事?」
「没有,这是第一次,」素问眉头微皱,「主人是个很重诺的人,虽然他很忙,但约好的事不会更改,我想他可能是遇到了麻烦。」
「如果有问题,让他来找我,看在邻居的分上,我的收费会非常公道合理。」
张玄摆出一副认真的表情,心里的小恶魔却开始快乐地蠢蠢欲动了,很想马上冲去问马灵枢到底遇到了什麽麻烦,然後再考虑自己是要束手旁观呢,还是落井下石呢,还是视酬劳勉为其难帮一把。
「玄玄……」
娃娃吃饱了,开始在座位上扭来扭去,张玄正在拨的小算盘被打断,看娃娃的表情就知道是怎麽回事了,把他抱下儿童专用椅,说:「你真麻烦啊,才吃完就要解决。」
娃娃仰头看看他,突然小手一指对面的走廊,说:「我知道厕所在哪里,我自己去。」
小孩跑得飞快,张玄没来得及拉住他,正要去追,素问站起来,说:「我也要去洗手间,我陪他好了。」
洗手间不远,又有素问跟着,张玄就没特意再跟去,说:「他要是找麻烦,你跟我讲。」
娃娃人小鬼大,跟同龄人相比,他算很懂事,张玄所谓的麻烦是小家伙的过动症,一个不注意就不知他溜去哪里了,要不是现在是在餐厅,他可不放心把娃娃托付给素问。
在外人面前,娃娃一向表现得很乖巧,见素问跟上来,停下脚步等他,跟他一起离开。张玄低头继续吃他的烤鸭,谁知卷好的鸭肉刚咬进嘴里,有道黑影压过来,他抬起头,发现是张正。
「这麽巧。」张正在他对面坐下。
张玄吃着烤鸭,随口说:「如果你们想绑架素问,那最好打消这个念头,马灵枢这个人可不好惹。」
「谢谢提醒,不过我们没那麽笨,是小师叔想请素问做客,让我们来请他。」
小师叔?
张玄想了一下才想到曲星辰,噢了一声,继续吃他的烤鸭。
没得到回应,张正忍不住说:「小师叔认为素问就是夜凌,我也有同感,可是当年你亲手杀了牠,牠不可能复活的。」
「既然知道牠不可能复活,那你们还有什麽不死心的?」
「是小师叔,」张正犹豫了一下,说:「这些年小师叔因为白狼的事一直郁郁寡欢,甚至有点走火入魔,所以我想如果素问跟白狼有点联系的话,可能会开导小师叔解开心结,张玄,我希望看在同门情谊上,你能帮我。」
「可以呀,你出多少钱?」
市侩的回覆,张正的眉头情不自禁地皱起,「张玄,我们除魔卫道不是为钱!」
「对不起,除了钱,我想不出还有什麽理由可以让我帮你们,」烤鸭吃完,张玄抽了张纸巾擦着手,淡淡说:「我不认识什麽师叔伯、师兄弟,我只认师父。」
对於已经过去了的事,他不会再计较,但也不想跟天师门派的人有过多来往,张玄说完,正要找个藉口请张正离开,耳边突然传来银铃响声,担心娃娃出事,他站起来往洗手间跑去,张正见他神色有异,也急忙跟上。

第二章

来到走廊尽头的洗手间,素问在门口停下了,让娃娃一个人进去,说:「哥哥有点事,在外面等你。」
娃娃进去后,素问带上门,转回头,温和表情一转,露出野兽的凶悍和戒备,问偷偷跟在后面的两人,「你们跟了我一路,到底想干什么?」
「没想到瞎子眼睛还挺好使的嘛。」
被发现了,谢非没再躲藏,从装饰树后闪出来,走过去,下巴扬起,一脸的挑衅。
素问没看他,淡淡说:「我也可以让你尝尝看不见东西的滋味,要不要试一试?」
挑衅被反击回来,谢非气得伸手握住了插在腰间的匕首,谁知后面有人飞快跑过来,把他撞开,冲进了洗手间。
谢非很没面子的被撞了个趔趄,张口想骂人,被张燕桦拦住了,对素问说:「是小师叔让我们来的,他想请你去作客。」
「我不认识你们师叔。」
素问说完就要进洗手间,谢非抢上前把门顶住,「就是叫你夜凌的那个,师叔要见你是给你面子,否则以你妖类的身分,到时是请还是抓,那就很难说了。」
「我不叫夜凌,也没兴趣见他。」
门被挡住,素问进不去,又不见娃娃出来,他脸色沉下,喝道:「让开!」
谢非见过素问发狂的样子,对他有几分忌惮,再加上曲星辰再三叮嘱他们对素问态度要客气,所以他不敢真动粗,退到一边,嘴上却说:「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一个小小狼妖,我们随时都可以收了你。」
你们当然可以,因为你们是替天行道的天师,而他只是一只妖,在除魔卫道的天师眼里,妖的命一钱不值,甚至他身为妖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错误。
素问自嘲地想,不知为什么,心头感到了触痛,悲伤的感觉,似乎很久之前他也曾经历过,却想不起那是为了什么。
他放弃了多想,推门要进去,可是门竟然推不开,他愣了一下,手上加大力道,一掌拍在门上,门板却依然纹丝不动,想到娃娃被关在里面,他冲谢非怒道:「你动了什么手脚?」
「动手脚?」
谢非一脸迷惑,张燕桦见状,也上前推门,发现门像是被人在里面钉上了,石柱一样杵在面前,别说推,就连轻微晃动都不可能,见素问脸色不善,她怕吃亏,抢先说:「不是我们做的。」
「说不定是你的仇家找你的麻烦,那小鬼在里面,会不会被捉走啊?」
发现出了状况,谢非出言嘲讽,素问的心思放在开门上,没跟他计较,在外面大叫娃娃的名字,却得不到半点回应,他又试着推门,送出的法力被连续荡回,里面仿佛形成了一道结界,以他的功力根本无法撼动。
想到谢非的讥讽也许会成为事实,素问更焦急,正要变身,以原形冲击门墙,张玄飞快跑了过来,问:「出了什么事?」
「门被封住了,打不开。」
张玄的蓝眸瞥向张燕桦和谢非,戾光之下,两人同时摇头,素问说:「不是他们,他们没这么强的法力。」ぉ香
他是就事论事,听在谢非耳里,却变了味道,哼了一声,想怂恿张燕桦离开,张燕桦却对这个怪异状况很好奇,跟随张正来到门前,手拈指诀,跃跃欲试地想抢先开门。
张正把她拦住了,目光转向张玄,他从来不认为张玄是神棍,在这种急迫状况下,他相信张玄一定会有超常的爆发力,而这个正是他想看到的。
可惜事情的发展让他很失望,张玄在门板上捶了两下没捶开,从口袋里掏出道符,正准备拍到门上,门吱呀一声自动开了,浓烈烟雾随房门的打开猛地涌出来,他被呛得咳了起来。
「怎么回事?是着火了吗?」
闻讯赶来的餐厅主管看到这个情况,连声问道,张玄没理他,抬脚踹开门,洗手间里的烟雾没有他想像的弥漫到整个空间,所有浓雾几乎都是从厕所隔间里面冒出来的,张玄一冲进去,就看到娃娃站在某个隔间门前,仰着头,目不转睛地看着隔间上方不断腾起的黑烟。
洗手间里除了烟气外,还弥漫着某种奇怪的气息,张玄没心思理会,跑过去先蹲下来前后查看娃娃,问:「有没有受伤?」
娃娃想说话,一张嘴,先吸进去一口烟,咳得胀红了脸,张玄忙把他抱出去,刚走两步,身后轰的一声,紧接着众人齐声发出惊呼,却是张正踹开了厕所门,出于好奇,他转头看了一眼,勿忙间只看到一个黑乎乎的东西。
张玄抱着孩子走出洗手间,与餐厅里的警卫擦肩而过,警卫后面还跟了一些跑来看热闹的客人,他避开人群,走到靠窗的地方,打开窗户,见娃娃一直呆呆的不说话,不由担心地摸摸他的头,问:「哪里不舒服?是不是吓到了?」
「唔……」娃娃瘪了瘪嘴,「以后都不想再吃烧烤了……董事长……」
有人疑惑地看过来,张玄急忙按住娃娃的头,把他按到自己怀里,以免他再说出什么惊悚的话,见洗手间门前的人越来越多,他正犹豫要不要先离开,素问从里面出来,走到他面前。
「是怎么回事?」
对于好奇心旺盛的张玄来说,事件就在近前却看不到,是最心痒痒的事了,素问感觉出来了,把娃娃抱过去,说:「我看不太清楚,好像是有人被烧死在里面,你要不要去看一下?」
这话正合张玄心意,对娃娃说:「我去看看就回来,不许乱跑!」
娃娃用力摇头,「不乱跑不乱跑!」
尽管对孩子的保证不抱信任,但在强烈好奇心的驱使下,张玄还是把娃娃留给了素问,自己跑去洗手间。
这时洗手间已经在主管的命令下禁止进出了,张燕桦站在门外,一脸的不适,这让张玄更好奇了,一边喊着我是员警一边挤进去,张正师兄弟还在里面,看到他,张正退开两步,把可观隔间全貌的位置让给他。
张玄只看了一眼,就皱起了眉头,里面烧得太彻底了,四壁几乎都被熏黑,不过最黑的当属正中站着的黑乎乎的人形,他像是被泼了汽油烧灼的,除了一块黑炭外,没有其他辞汇可以形容他现在的状态。
但奇怪的是,空气中没有助燃物的气味,连天花板都没被火苗波及到,不过这没影响到死尸的惨状,焦尸极度扭曲着,双手蜷起举在胸前,从现场状况和他的姿势来看,像是当时他要拼命推门出来却不得其果。
张玄又往前靠了靠,发现被熏黑的墙壁上有些地方可以隐约看到字,不过字大部分都被黑灰盖住了,看不出是什么文字,他想伸手触摸,被张正拦住了,小声说:「这好像是杀戮禁咒,碰到看到都会遭致不祥。」
「你很厉害啊。」
张玄看向他,蓝瞳里写满了讶异,张正笑了笑,突然觉得这些年自己的努力没白费,一别多年,也许张玄还是张玄,但他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懵懂不知的幼童了。
《天师执位Ⅲ》完整版[终卷:酆都就是天师执位第三部的完结卷了,大家想看一二卷的可以自行搜索我们网站哦,网址是danmeiwenku.大家都知道的。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