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师执位Ⅲ》完整版[卷四:天罚] —— by:樊落

《天师执位Ⅲ》完整版[卷三:  聂行风和张玄专程回聂家替爷爷庆生,却得知聂二少的宝贝儿子出现异常状况,竟和连续杀人案件扯上了关系!?

「我跟董事长不会说,你也不会,谢非就更不会了,他是瞒着张雪山做的,出了事,他再蠢也不会把自己供出来,所以如果真出事,就当它是悬案吧哈哈。」
爽朗笑声传来,却无法感染到张正,车飙得太快,恍惚了他的理智,只觉得自己的心绪随车极度摇晃着,今天发生了很多事,他得感谢老天爷,提供机会让他见识到张玄的另一面,但同时又感觉恐怖,不是怕聂行风和张玄,也不是怕那个身份不明的男人,而是他自己。
他怕隐藏在他心底深处的那个鬼……
如果真有天罚,会不会也有面对的那一天?
《完》

育婴专辑二 鬼片不宜
某天,张玄从老板左天那拿到两张新上映的恐怖片电影票,本着好物不浪费的原则,他决定约人一起看,可是……
聂行风要开董事会,很忙:钟魁要做他的助理工作,很忙;银墨每天登台走秀,很忙;其他人如初九、素问、萧兰草,甚至汉堡大人都很忙,家里唯一不忙的只有一个--
张玄捏着电影票,转头看趴在地板上玩电动车的娃娃,笑眯眯地问:「帅哥,要不要一起看电影啊?」
「好。」娃娃很爽快地答应了,噔噔噔跑过来,问:「是卡通片吗?」
「不,是你最喜欢的搞笑片耶!」张玄扬扬手里的电影票,用提高音量来活跃气:「怎么样?有没有很开心?」
娃娃仰头奇怪地看他,看表情就是不明白,张玄也不管他明白不明白,直接把他抱进卧室,换上父子装,再挂上他的零用钱小布袋,说:「聂先生你要表现的高兴一点,这可是你人生中的一次大飞跃,见识一下搞笑片里的鬼是怎么唬人的。」
「跟钟钟学长有什么不同吗?」
「嗯……」张玄背着娃娃下楼,想了想,说:「学长是假的真鬼,鬼片的鬼是真的假鬼。」
「……」
电影院的检票小姐对于一个大帅哥带小小小孩来看恐怖片很困扰,基于职业道德,她指指隔壁的C场,提醒:「先生,那边是卡通片专场。」
帅哥的蓝眸不解地看过来,女生脸红了,又解释说:「今年寒假档强打的最新卡通片马上就要开演了。」
「免费吗?」
「不……」
「那它上映跟我有什么关系?」
检票小姐呆滞了,等她回过神,想说恐怖片少儿不宜呀,帅哥已经背着他儿子走进了剧场。
恐怖片开始了,是个剧情很夸张电脑特效还算OK中西结合的鬼片,为了让娃娃看懂,张玄抱着爆米花桶一边吃一边低声耐心解释。
「你看那个飞来飞去的驱魔人好像很帅,其实是演员身上吊了钢丝,钢丝很细很细,所以拍的时候你看不出来。」
「这个鬼演得一定很辛苦,你看她的状化得那么厚;这个小孩应该是直接从面缸里拎出来的,所以脸才会这么白,面粉又便宜,又不刺激皮肤,是很棒的节省资源的鬼怪化妆法。」
「这群僵尸个数这么多,其实他们都是临时演员,一个人一天才发几百块工钱的,不过演鬼很好玩,有时间我也想去片场客串一下,娃娃你有没有兴趣?」
「主配挂彩了?哇唔,全身满满的番茄酱啊,这应该是业务用大瓶装的那种,量多实惠价格又公道,OK,他的戏份结束,可以放饭了,放饭娃娃你懂吗?就是演员把自己今天的戏份演完,导演卡一下,他就可以下场领便当吃饭了。」
……
一部鬼片经张玄一解说,恐怖气氛全无,娃娃从头笑到尾,等最后荧幕打上END时,他转头问张玄。
「主角哥哥和坏人都掉山崖了,他们会死吗?」
「不会,要不怎么拍续集?」张玄吃完了自己的爆米花,又去抓娃娃的那份,说:「票房这么好的片子,导演不会放着白捡的钞票不赚的。」
电影结束了,张玄背着娃娃走出影剧院,很遗憾地说:「我觉得对我们来说鬼片不宜,这片子噱头搞得那么大,实际上一点都不可怕,娃娃你说呢?」
「可是很搞笑欸,玄玄我们下次再来看吧!」
「那我去查查有没有更出色的恐怖片。」
于是,在之后的日子里,再看了一部又一部颇有口碑的恐怖片后,张玄和娃娃得出一个共同结论--这世上没有任何一部恐怖片在他们看来,可以称得上是恐怖。
《完》
 

《天师执位Ⅲ》完整版[终卷:酆都就是天师执位第三部的完结卷了,大家想看一二卷的可以自行搜索我们网站哦,网址是danmeiwenku.大家都知道的。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