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二次婚姻(包子)下——西凉

第三十八章:冲突升级

瑞士棠厌憎地看了一眼刘二搁在她家凳子上的那只脏脏的鞋子,拉了拉她妈的衣服。

唐音摆弄着碗筷看都不看一眼刘二等人,淡淡地说道,“不管你们来几次,我都是不同意。”

刘二被她这副样子弄得火起,一脚踢翻了凳子嗤笑道,“嘿你个老娘们儿,要相应党的号召知道不?别他妈不识好歹,现在还给你钱呢,别回头钱地两空!”

刘二的一个小弟也跟着刘二踹翻了一张凳子,喝道,“就是,别他妈给脸不要脸!也不是我们兄弟要为难你,那镇里的文件你们也收到了。”

布朗突然唰地站起,看了刘二他们一眼板着脸说道,“这么喜欢踢凳子回家踢自己家的去。”

瑞钦赞许地看了一眼儿子直视着刘二说,“别废话了,我们是不会签字的,趁早死了心吧。”

一个小喽喽指着瑞钦他们对刘二哈哈笑道,“嘿,毛都没长齐的几个小子,还真以为自己是硬茬子了?”

刘二也哈哈哈一副瑞钦他们没见识极了地笑道,“可不是么,这是上头下来的文件,你以为是你们不同意就可以的?天真!”

这回一个人都懒得回应他了,布町吐了吐舌头冲他们做了个鬼脸,其他人淡定地继续吃起了早点。

刘二额角青筋一跳,脸唰的黑了,他又说了一遍,“领导的号召你们都不签?不签就给我砸!”

混子们手里的棍子都竖了起来,不怀好意地看着唐音他们家里的摆设,蓄势待发。

……

与此同时,陆权东的车子已经开进了兰溪村,他打着重新认识瑞钦然后再循序渐进的主意,知道这个礼拜瑞钦回家的,就追到他家农庄里来了。

在瑞钦家的农庄游玩,让瑞钦这个主人陪同游览一番,可不是比偷偷在学校看看他美多了么!

陆权东一路心里美滋滋地顺利地找到唐家小筑,然而他老远就看到一群人堵在小筑门口,其中不乏有许多游客打扮的人进不了农庄都在往回走呢。

他把车停在路边,摇下车窗问向一个大婶,“大姐,前面怎么回事儿呢?今天农庄不营业啊?”

这个大婶被这样一个年轻小伙子叫大姐心里乐开了花,她指着农庄门口那四个混子好意提醒陆权东,“喏,你看到门口那六个拿着棍子的人没?一帮坏胚子存心捣乱不让农庄做生意呢!你今天算白来了,也回去吧!”

“怎么捣乱?还能这样呢!我来报警。”说着陆权东就掏出手机。

“诶!”大婶挥手制止他,然后左右看了看靠近他小声说道,“你可别瞎报警,没用的,就是咱村里那个书记干的,要低价霸占人家这农庄呢,人家不同意,他们才干出这样的事情的。”

“那我更要报警了,还无法无天了!”

“哎呀,人市里镇里都批下的事情,他们上面有人呢,你报警,派出所敢管么?好了好了,别多管闲事,回去吧。”大婶本是好意提醒,却不想眼前的年轻人听了发动了车子不仅没掉头,反而笔直开向农庄了!

“真他娘的反了天了!敢欺负我丈母娘家!”陆权东一踩油门,手边滴滴滴狂按喇叭往农庄直冲进去。

前面拥堵看热闹的人看见一辆车直冲过来纷纷避让,那四个拦着的混混本想喝令车子停下来的,结果他们狂骂几声把棍子砸向车子,那车子不仅没停反而视若无睹地朝他们撞了过来,吓得他们立马朝两边逃开,等到他们反应过来时,那辆汽车早已扬长而去。

陆权东长驱直入,直到车子开不进去了,他才把车停到空旷的地方,眼睛扫了扫拎起边上草坪上一根闲置的水管,然后朝着声音最嘈杂的地方跑了过去。

跑着的时候陆权东的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接了起来,“是是是,楼秘书,答应副市长的事儿我一定给办妥了!虽然我公司是在南瓜市,但我也是蜜桃人哪,肯定响应咱市长的号召,积极给咱市里搞建设!价格也绝对是我这绝没有出过的价!本来我正要给您联系好那几台进口机的事儿呢,这不我阿姨家出大事了么!”

说到这里,陆权东的眼珠一转,语气微微不耐烦道,“不过话说回来,楼秘书啊,我们做优秀市民积极响应咱市里领导给蜜桃市搞建设,那市里咋想的,给咱老百姓下这种通知!我听说我阿姨家那唐家小筑被政府强行征用的通知就是市里给通过的?”

楼秘书在那一边一头雾水,“强行征用,唐家小筑?”

陆权东不悦地说,“是啊,不同意这村里领导带头在唐家小筑里生事呢!我这焦头烂额的不好意思了您那事情还是先等等吧。”陆权东边打电话脚步也没停,说到这里的时候前头屋子里已经传来一阵阵打砸东西的声音,声声传进手机里也被楼秘书听个一清二楚。

陆权东刚刚靠近瑞钦家门槛,刘二正大声放话,“你报警啊,报警有个屁用!天高皇帝远,我姨父还是乡长呢!我哥还是书记!我们家说的话那就是市里领导的话!今儿你这字不签也得签!”

刘二的话一个字不落地全落进了电话对面的楼秘书耳里,电话里接着又传来一片嘈杂打骂声,楼秘书面色铁青地挂了电话,冷冷道,“什么时候咱蜜桃市也出来一个土大王了?唐家小筑?不就是电视台报道过的蜜桃市仅此一家的那个月季园么?市里要征用是什么时候的事?”

他打了几个相关部门的电话了解了事情的始末,然后把陆权东那边唐家小筑刚发生的事情以及刘二说的话原样汇报给了副市长。

楼秘书乃是副市长的亲信,他口中说的事情还有掺假?

一听这件事情的原委,副市长就勃然大怒!

如今全国几个市都在大搞建设,大家都在争相做出政绩来,偏偏上头拨下来的资金一年到头就那么些,还要经过各个领导层层剥削,那想要过得舒服成绩还要做好自然还得精打细算,偏偏质量优秀的挖掘机价格都是不便宜的!

这种关头陆权东有意出给蜜桃市那么多台低价的进口机固然有向自己示好的意思,但是说到底人家公司是在南瓜市发展的,如今他手底下的人做出这种事情来不是给他扯后腿么!万一陆权东一个不高兴又不乐意了怎么办!那可是相差老大一笔钱呢!

再说了,本市市民开办这样的月季园那是给市里的发展和文化起到带头作用的,他们不支持不说还以这样的低价收购,给别人知道他们蜜桃市的领导还要脸不要?

副市长面色铁青地拿着手里的相关文件,就要给唐家小筑所在的镇上乡政府亲自去个打电话,谁知刚准备拿起电话呢,电话就响了起来,他接起电话,那头市长就是一阵噼里啪啦的数落!

“京都文化局的人怎么会知道唐家小筑那件事的?我都不知道!”市长暴怒地把京都那边的人的话原封不动地数落到了副市长头上,“咱市里要搞文化建设也不是这么搞的!这种低价征用人家农庄的事情也干得出来?!都这么干的话我们还搞什么搞,我这市长也不要做了!这件事情是谁整出来的,你给我严惩了!”

副市长手里的电话传来滴滴滴挂断的声音时,他的脸已经全黑了!

……

而当时把电话塞进兜里的陆权东刚刚迈进瑞钦家门的时候,入目一片被打砸过的狼藉就不提了,首当其冲就是他丈母娘唐音被两个男人按着掰住手腕强行要签字的一幕!

陆权东冲进去就是一人一棍子敲在那两人背上,然后一把把人掀翻在地,把唐音扶了起来。

他进来的动作太快,刘二他们根本没意识到严加看守的农庄里还会冲进来这样一个人!

唐音被人救了不明所以,瑞钦已经惊呆了,来不及多想他趁按着他的两个人分神的空隙一胳膊肘顶在了身后那人的胃上脱身出来,来到他妈身边。

对方人多势众,刚才这帮混子在他们家打砸的时候,瑞钦在和他们打斗中浑身都有挂彩,左肩上更是被刘二一板凳砸在上面,现在还有血迹沁出来,血红一片触目惊心,与之相反的是他的脸色惨白惨白。

唐音看到已经惊呼出来,手足无措地拉着瑞钦的手满眼都是疼惜。

而陆权东看了一眼瑞钦后眼睛死死盯在他血红的左肩上急道,“这样不行,得赶快去医院看看!”说着他把铁管‘duang’竖在地上,抬起头朝眼前的混子们爆喝一声,“来啊!有种冲老子来!”

瑞钦也没顾得上这时候陆权东怎么会来,只能先对他妈摇摇头示意他没大问题。

而此时混子们看着手持铁棍的陆权东纷纷朝刘二示意问怎么处理,刘二心头火正大呢!本来他都要成事儿了,都这个不知道哪里跑出来的小子坏了他好事!

他摸了摸被瑞钦打伤的脸阴狠地笑了笑,示意大家围攻上去。本来他也没打算伤人的,只要目的达成就好,这几个人偏偏不识好歹,尤其是这个刚冒出来的臭小子,还充当英雄呢,还敢伤他的人!

他们几人使眼色的时候,陆权东已经盯上刘二了,打算杀鸡儆猴认准刘二先把他打趴下!他偏头对瑞钦说道,“你们往我身后躲着点,能跑出去就先出去。”

第三十九章:意外

陆权东抓着铁管的胳膊肌肉结实,他怒视着对面的人大喝一声,“来啊?”

刘二带着的这些混子原本拎着棍子来不过也就是想吓唬吓唬唐音一家的,现在看陆权东这阵仗其实心里都在打鼓,尽管老大下指令了可是一时间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没谁真敢一马当先冲上去和他的铁管干一架。

“妈的都耸货!你们拖着他老子来!”

刘二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陆权东已经一脚勾起脚边的一个筐子朝刘二脸上砸去,人也挥着棍子紧随而上。

筐子里的豆子出其不意把刘二砸了个兜脸,他还迷糊着呢,肩上已经挨了一闷棍,疼得他脸上一阵扭曲呲牙吼道,“卧槽来真的!你们还不上!”

周围的混混们一哄而上纷纷提起棍子往陆权东背上招呼上去,然而陆权东眉都不皱一下,死死揪住刘二挥着铁管把他往死里揍,别人想拉都拉不出去。

他前世混了那么好几年,深知棍子往哪里挥刘二可以疼得刺骨却也不会伤及人命。

他们眨眼间混战成一团,刘二在陆权东的铁管下哀嚎不断嘴里却还不断放狠话,然而陆权东也没落到好,肩背上也挨了很多棍了!

瑞钦在一边急得红了眼,抄起一条长凳‘啊’地就也冲了上去把围殴陆权东的那帮人推开了点距离,然后大吼道,“别打了!刘二我告诉你,你刘家这么无法无天,我马上就去找律师告你们!”

陆权东见状重新拎起铁管和瑞钦站在了一起,眼神狠厉地射向刘二说道,“我们也不是吃素的,今天你们是讨不了好了,识相点的就赶快走!怎么滴,还想真出点人命?”

刘二在旁边人的搀扶下站了起来,捂着疼得厉害的肚子嘶嘶地抽气,却还不甘示弱地冷笑道,“敢动手还想告我?你们不服从上面的安排,和村里作对,和镇里作对,和市里作对,以为不签字就好了?往后有你们好果子吃!”

他们两方胶着的时候,布町不顾太姥姥的阻止悄悄打开了房门,朝外看了一眼后眼睛马上亮了起来,回头冲布朗确定道,“弟弟,我就说听到了老豆的声音,真的是老豆!”

布朗嚯得跳下床,瑞士棠‘诶!’的一声欲要抓住他却被他挣脱,布町和布朗一前一后从房里冲了出来,两人直直就往陆权东那边奔去。

刘二此时眼睛瞥到两个小的身上,本来就窝火的他心里马上起了一股邪火,被陆权东和瑞钦惹出来的怒气一股脑发作到了布町布朗身上,当时他也没怎么思考就把手边桌上裂开的半个盘子朝两兄弟扔了过去!

盘子好巧不巧正正砸在了布町脖颈上,瞬间在布町稚嫩的皮肤上开了个大口子,一时间血流如注!

布町‘啊’惨叫一声跌坐在地,眼睛还从始到终注视着陆权东,嘴里委屈地哭出来,“老豆!”

布朗抱住布町马上拿手捂住布町那血都跟不要钱似得一股一股涌出来的伤口上,急得眨眼间满头是汗。

陆权东看到布町和布朗两兄弟的时候已经愣神,此刻听到布丁喊出来的那声‘老豆’,已然呆立当场!他手里握着的铁管‘当啷’掉在了地上,他大步上前抱住两兄弟,手都微微发抖,一时居然没意识到布町伤口的厉害。

“啊!我跟你拼了你这个畜生!”唐音疯了一般冲上前拼命往刘二脸上身上捶打!

说实话边上的小弟们也被老大惊住了,然而此刻也只能先拖住唐音发疯。

地上四散开沾着血的瓷片,看到这一幕瑞钦脑海里一片空白,他眨了眨酸涩的眼睛马上疾奔去取了一块干净的毛巾死死捂住布町的伤口,然而那原本雪白的毛巾却眨眼间就红成了一片!

布町哼哼唧唧只知道喊疼。

袁雅兰和瑞士棠看到事情不对也已经从房里跑了出来,着急地围着布町团团转不知如何是好。

瑞钦沉着脸对妹妹吼道,“棠棠!快去联系阿毛叔叔借个汽车,我们马上送布町去医院!”

“哦!”瑞士棠马上转身朝外飞奔。

这下周围的混混们一个也没敢拦。

此时刘二也意识到事情的厉害了,他微微有点后怕地吞咽了一口口水,喉结动了动,但面对唐音充满恨意的眼神他还是色厉内荏道,“我告诉你们,这件事情本来也是你们不好,是你们不配合镇里的安排!你们就算去派出所也没用的,我姨父是乡长……”

“你姨父是乡长,那我是什么?”随着一声如洪钟般的声音响起,兰溪村所属的梧桐镇镇长带着派出所所长和一队民警从外面走了进来。

等他看到瑞钦家里一地的狼藉和受伤躺在地上的布町,还有跪在布町身边的瑞钦那血淋淋的肩膀,再看以刘二领头的那一帮手拎棍子的混子,顿时手指着刘二气得胸口不断起伏。

镇长边上的副镇长一脸讨好地不断给镇长顺气,被镇长一把挥开!

副镇长此刻心里的肠子都要悔青了,悔不该参和进这件事来!现在市长亲自下了指令,眼看着他这副镇长都要干不成了,顿时气得上前就在刘二脸上狠狠甩了两巴掌,骂道,“你个不成器的东西!是我叫你来打砸来打人的么?啊?”

刘二被他姨父蒙头打了两巴掌,这下是真正地腿软了,顿时膝盖一软跪在了地上,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别废话了,把他,把这些人都带走!带走!”镇长抖着手指着眼前的这帮混子对派出所所长吼道。

“你们不能带走我!我是秉公办事!”刘二被几个警察铐住了双手,意识到不对了,他犹自挣扎嘶喊道,“我哥是书记,我舅老爷还在市里当着大官呢你们敢抓我!”

副镇长又是一巴掌重重扇在刘二脸上,火冒三丈地骂道,“他妈的你舅老爷都要自身难保了还管的上你!给我们省省心闭嘴吧!”

事后布町被警车亲自火速送到了梧桐镇附近更好的一个县医院,他在车上的时候已经晕迷过去,然而全程陆权东和瑞钦一直死死握着布町的手不放,眼眶俱都赤红赤红。

唐音脑子里还是一片混乱的,一时倒也没想到太多不对劲的地方,他们全家不少人都硬是挤上警车陪同布町来到了医院。

布町果然是伤到了大动脉才这样大出血,甚至因为失血过多在车上的时候就已经昏迷,一来到医院自然是要紧急输血。

然而祸不单行,偏偏医院里刚刚有个和布町同个血型的产妇生孩子大出血,医院库存的血都被用的差不多,给布町急救根本不够!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