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与子成冤 下——海苔狂魔大白兔

七十八、在意的那一个(三)

对着电脑的陈粱翰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温度正常,没有什么奇怪的反应。

游戏里的假面公爵,那莫名其妙的问题,实在是让人有点无法直视。

不知道隔壁房间的那个人,又是用什么样的表情,出于什么样的心情,才会在帮派频道问出那么奇怪的问题?

说得就好像奶爸和克哥有什么一样,就好像……就好像他是他的谁一样。

他自己不觉得奇怪吗?

其实这两天,四个字真的有点奇怪。他要出去上班,四个字却一定要跟着,然后在图书馆坐一个上午或者下午,下班的时候就跟着他一起回来。

图书馆那么无聊,没什么好玩,再好奇去一次就够了。

可是跟着他上了一天班,是为什么?

搞得他在上班的时候坐在那里心神不宁,如坐针毡,没十分钟就忍不住站起来去看看坐在那边看书的四个字,忍不住要打断他,低声问他需要不要茶,要不要吃点东西,要出去走走去楼上看看吗?

就算好不容易定下心来,坐在那里让自己集中注意在工作上,却又总觉得有凝视的目光盯在自己身上。偶尔抬头还能撞见四个字的双眸,明亮的眼睛里有着让人难懂的波澜。搞得他心慌意乱,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傻傻的下意识笑一笑。四个字便淡然轻轻颔首,又低下头去看书了。只留下心神不定的自己,又忍不住跑过去,局促不安的,带着点惶恐的,问他是不是无聊,是不是需要什么。

搞得一起上班的小伙子都觉得奇怪了,还跑来跟他咬耳朵,说坐在窗边的那个人是谁,长得不错嘛,气质也好,他好像一直在看你,是不是陈哥你的朋友?

陈粱翰能觉得自己的两颊有些不自然的温度,只能胡乱应两句敷衍过去。还好悄悄溜进卫生间看过了,其实脸色还挺正常,没有什么丢脸的明显表现。

下班后在回去的路上,身边多了一个人,不知道为什么居然会觉得浑身不自在。本来熟悉而乏味的路途也变得奇怪,似乎是突然有人给他换了一双眼睛去看眼前的世界,麻木固定的色调一下子跳动鲜活起来,重复见过无数次的情景也有新鲜的感觉。

忍不住偷偷侧过脸去看身边的那个人,穿着黑色风衣的高个子男人,一只手插在兜里,沉默地站在他身边,眉心微微皱着,不知道在想什么。站台上等车的人有那么多,只有他是那么显目,人群中第一眼就能看见。

然而不看还好,看他一眼,再一眼,就搞得不由自主又担心起来,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觉得惶然,要在心里想过几遍才能开口问他,“是不是觉得不习惯。”

这样拥挤嘈杂的站台,在湿冷的空气里站在,等着一辆注定更为拥挤嘈杂的公交车。他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要不我们打的吧?”

一边问,一边觉得懊恼,现在是下班高峰期,不是晚上或者周末他们去看戏逛街的时候,肯定人很多。他早就该想到,一出图书馆的门该叫车,而不是带着他往站台走还让他在这里等,忍耐这样糟糕的环境。

然而虽然还是微微皱着眉,四个字却拒绝了这个提议。就这么顶着一张好像没什么耐心一般的表情跟着他上了公交,在拥挤不堪的人群中利用长腿优势抓住吊环,然后在他被人挤着东倒西歪的时候把他拉过去,攥住他的肩膀。

虽然知道对方只是为了让自己能够站稳,可是那一瞬间,却忍不住胡思乱想。

多像一个拥抱。

还好人那么多,各种声音气味掺杂在一起,外面再冷里面也觉得有些热。

所以无论是心跳声,还是脸上的温度,都不会太明显,不会让人怀疑。

终于下了公交,天色黑得很快,冷风迎面一吹,只叫人清醒,却不觉得冷。

四个字不说话,他也没了心思特意找话说,两个人就一起慢慢走在华灯初上的街头,走过那些川流不息的脚步匆匆赶着回家的人群。

简直让人忍不住要产生错觉,他们跟那些人一样,也是在回家。光有这么个念头,就叫人觉得温暖。

可是活了这么多年,怎么会分不清什么是错觉呢。

【私聊】缤纷冰乐:沉沉我一定是抽刺激过大产生错觉了我居然觉得还蛮……萌的【私聊】缤纷冰乐:我还有药救吗!!

【私聊】缤纷冰乐:这么严肃的场合我这个伪腐居然还在不知死活的萌萌萌!

【私聊】沉渊:……

【私聊】沉渊:你到底去跟人交涉出了什么结果?

为了避免帮里的糙汉子们跟人判官一言不合大打出手乱上添乱,缤纷冰乐揽下去找判官交涉的任务,虽然两个人都是帮派的人,看上去也像是狗都不理的兄(hai)弟(zi)打(hu)架(nao),但作为帮里亲友团们也该去问一问,比如说你们闹什么矛盾大家好兄弟就一定要打架开仇杀不死不休?问题能不能解决啊要不我们都坐下来喝杯茶好好谈一谈?最关键的是,你们之间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别好不意思大家都很关心就赶紧说出来吧我们才不是因为八卦呢!

不过一开始,因为当事人判官那高冷到一种境界的属性,大家也对缤纷冰乐的打探也没报什么期望。但是后来因为某些人突然一秒钟换了画风让大家有了奇怪的联想,就比较顺利了。

【私聊】缤纷冰乐:我就开门见山问了,狼哥否?

对方回了一个高冷的微笑:)。

【私聊】缤纷冰乐:我再问他为什么要对艾博大杀特杀,狼哥居然反问我!你知道他问我什么吗?

【私聊】沉渊:o(` ? ~ ? ′。)o【私聊】缤纷冰乐:他居然要知道艾博现在在玩的那个游戏名字和区服和ID!

【私聊】缤纷冰乐:沉沉你说我为了几块石头几件装备什么的卖了艾博厚道吗?

【私聊】沉渊:(“▔□▔)缤纷你!

【私聊】缤纷冰乐:是吧?我也觉得还蛮厚道的,所以我去套话了,等着我的好消息哦!

【私聊】沉渊:艾博

【私聊】沉渊:看见了回我一句

【私聊】艾博:沉沉!

【私聊】沉渊:你还在跟他打?

【私聊】艾博:等下说哈!

【私聊】沉渊:别打了,去地府回城吧

【私聊】艾博:我不!

【私聊】沉渊:你又死了……

【私聊】沉渊:别打了,别复活起来了

【私聊】艾博:我要是逃了,就像是我怕他了!

【私聊】沉渊:那你暂时别起来,听我说两句?

【私聊】艾博:我是分了心,不然这把就会把他打死了!

【私聊】沉渊:他那么多号,一个一个跟你对杀,你杀了一个,还有几个呢,难道还要一直打下去?

【私聊】艾博:他有病!

【私聊】沉渊:乖,别生气了,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私聊】沉渊:今天是我和帮主结婚,你忘了?

【私聊】艾博:我没忘啊沉沉!

【私聊】沉渊:等下还要你护送仪仗队,你跑去打架了,我们怎么办?

【私聊】艾博:啊啊冰乐大妈是跟我说过的!

【私聊】艾博:可是等下我怕这个神经病又来打我,扰乱你们婚礼怎么办?

【私聊】沉渊:……

【私聊】沉渊:婚礼的时候应该不会来吧?

【私聊】艾博:哼搞不好他就又来了!

【私聊】沉渊:……回城了没?

【私聊】艾博:嗯。

【私聊】沉渊:乖,婚礼他要是来捣乱我们会砍他的,放心吧【私聊】沉渊:你在玩如仙哪个服?

【私聊】艾博:嘿嘿你也要来吗?你来我罩你啊我现在是盟主,全区前十,本门派战力最高!

【私聊】沉渊:^_^

【私聊】假面公爵:你在做什么?

【私聊】假面公爵:你都不说话了。

切回帮派频道,因为艾博这孩子一定不愿意大家插手,说“私人恩怨自己解决”,话题已经成功地从艾博和“盼盼”换到了婚礼,一群闲的蛋疼的家伙说要看新娘子,要奶爸把新娘子放出来。

【私聊】沉渊:我刚没看见。

【私聊】假面公爵:哦。

【私聊】假面公爵:你刚才在做什么?

【私聊】沉渊:在跟缤纷艾博他们说话

【私聊】假面公爵:哦。

【私聊】假面公爵:你们在说什么?

【私聊】沉渊:还是艾博的事情,有点担心他【私聊】假面公爵:你跟艾博关系一直很好。

【私聊】沉渊:嗯?

【私聊】假面公爵:艾博的事情明天再说吧。

【私聊】沉渊:嗯,对,也不是一下子就能解决的【私聊】假面公爵:嗯。

【私聊】假面公爵:我过来?

【私聊】沉渊:……

看见最后一句陈粱翰有点囧了,这个问题之前他们就讨论过,四个字大概觉得现在大家都知道对方是谁难得在游戏里还是好伙伴,所以就在一起面对面玩游戏吧,这样有什么事情好沟通。

可是就你那个嗓子,就算大家在一个房间里玩游戏也是没办法现实沟通,要靠打字的好吗?!

而且在游戏里因为隔着屏幕和网线,还能淡定点,这样面对面一抬眼就能看见活生生的人在自己眼前,同时游戏里又是在一起下本又是结婚什么的,会让人觉得很奇怪的浑身不自在的好不好!

现实中已经有点无法直视了,游戏里球放过啊四个字大人_(:з)∠)_

所以陈粱翰很严肃地拒绝了这个提议,说房间里的网线只有一根如果开无线的话游戏里会卡的。还好四个字也没坚持,乖乖回自己房间玩电脑去了。

现在居然又提起来,大晚上的两个大男人在一起玩游戏结婚什么的难道你不会觉得囧吗?

【私聊】沉渊:……我去换号了

【帮派】神之圣徒:【敲木鱼】

【帮派】食盐说眼泪太咸:嗷嗷嗷嗷嗷帮主夫人!

【帮派】安柳:哎哟哎哟帮主夫人~

【帮派】缤纷冰乐:23333333

【帮派】繁椛梦:是帮主夫人!

【帮派】虎虎虎:这号属性不错

【帮派】嗜血行凶:嗯,够推宇文了。

【帮派】黑夜老板凳:我去看着外表还好,点进去才知道有多凶残!

【帮派】冥王尊上:帮主夫人球罩球奶!

【帮派】岸芷汀兰:这什么品味花了钱还要人看不出花钱的样子太低调内涵了2333

【帮派】神之圣徒:【微笑】

【帮派】安柳:摸下巴我怎么觉得帮主夫人现在的形象有点淡淡的不对劲?

【帮派】涂多了:老婆你发现了什么?

【帮派】岸芷汀兰:我觉得也有点不对,夫人这个样子好像男版奶爸啊【帮派】食盐说眼泪太咸:哈哈哈哈哈我也看出来了【帮派】缤纷冰乐:幽幽地说,你们就没发现帮主的号换了样子吗?

【帮派】食盐说眼泪太咸:嗷嗷嗷嗷这战甲!!

【帮派】安柳:银色好美!

【帮派】岸芷汀兰:恭喜帮主终于摆脱金闪闪的画风了2333

【帮派】假面公爵:嗯。

【帮派】克罗地亚:啧啧

【帮派】缤纷冰乐:!!!!

【帮派】繁椛梦:克罗哥哥!

【帮派】安柳:副帮?

【帮派】缤纷冰乐:你是谁?本人?

【帮派】克罗地亚:孩儿们,想不想知道帮主这个战甲颜色的典故?

【帮派】神之圣徒:……

【帮派】克罗地亚:我看看这个熟悉的六个点,沉奶爸?

【帮派】安柳:是副帮没跑了!

【帮派】缤纷冰乐:啊啊啊啊啊啊副帮傻妈你终于来了!!

【帮派】嗜血行凶:克罗你回来了。

【帮派】黑夜老板凳:副帮归来今晚会有福利发吗?

【帮派】食盐说眼泪太咸:克哥你再不来都快赶不上点了!

【帮派】艾博:克哥好!

一瞬间包括许多潜水窥屏的人都冒出来打招呼。

【帮派】克罗地亚:几天不见,大家还是这么活力充沛,不过私聊我的都停下,这边卡得快死机了【帮派】克罗地亚:等等我看看,帮派动态里刷屏刷成这个样子?

【帮派】克罗地亚:判官,欺负小孩子几个意思?

【帮派】判官:ㄟ( ▔, ▔ )ㄏ

【帮派】艾博:克哥他有病!

【帮派】判官:( ̄ c ̄)y▂ξ…

【帮派】克罗地亚:艾博,你这样不好,说话太伤人了【帮派】克罗地亚:不能因为别人真的有病就当着人说有病【帮派】艾博:啊?

【帮派】艾博:真的啊?!

【帮派】判官: ((≧(≧▽(≧▽≦(≧▽≦)≧▽≦)▽≦)≦)))

【帮派】克罗地亚:对,真的,病得还不轻

【帮派】艾博:啊!!!!

【帮派】艾博:那,那你怎么样了

【帮派】艾博:医生怎么说的?

【帮派】克罗地亚:医生说了很棘手,病人不能受刺激,一受刺激就会情绪不稳定【帮派】克罗地亚:所以艾博,你做什么了?

【私聊】缤纷冰乐:妈蛋我克哥这么丧心病狂我都不忍直视了!

【私聊】安柳:我都说不出话来了……艾博不会真的信了吧?

【私聊】缤纷冰乐:鬼晓得!!!!

七十九、在意的那一个(四)

虽然默默围观的大家都很抓心挠肺地想要知道这鬼扯淡的话是不是真的能成功忽悠到小艾博,但是很可惜接下来克罗地亚副帮就把人给组进了队伍了,后面的话就看不到了╮(╯_╰)╭于是人民群众只要把精力和热情发泄在了今晚的新人身上。

【帮派】缤纷冰乐:新人准备了啊!网卡网速、电费电线,全部确认一遍!别等到婚礼进行一半新郎或者新娘掉线了!

【帮派】缤纷冰乐:筒子们!长安城走起!

【系统】玩家“假面公爵”邀请您参加队伍“婚礼”

【系统】玩家“假面公爵”邀请您乘坐“麟头豸尾西龙翼兽”,是否接受?

【队伍】神之圣徒:这坐骑是什么?

一只像是加强版的双翼老虎?说实在话,其实有点丑……

【队伍】假面公爵:双人坐骑,我们一起过去。

【队伍】神之圣徒:我有坐骑啊

习惯性按下快捷键准备召唤出那匹红颜祸水的“汗血宝马”的奶爸,突然僵了。

额他给忘了这号上是没有汗血宝马的。

但是没想到是,虽然不是汗血宝马,他居然也召唤出了一匹坐骑。

一只铜眼铁眉的像是加强版的狮子……

【队伍】神之圣徒:我的坐骑……

【队伍】假面公爵:嗯?

【队伍】假面公爵:不喜欢?

【队伍】神之圣徒:这什么鬼东西_(:з)∠)_

【队伍】假面公爵:换汗血宝马?

【队伍】神之圣徒:不!

【队伍】神之圣徒:千万别!这个就很好了!

【队伍】假面公爵:嗯。

【系统】玩家“假面公爵”邀请您乘坐“麟头豸尾西龙翼兽”,是否接受?

【队伍】神之圣徒:好吧咱们去长安吧

再不去长安他真信这个傻缺壕会去满世界弄匹汗血宝马来啊!

双人坐骑算是现在出的新东西,整个服务器都很少见,属于珍稀品种。不得不说,新双人坐骑效果还是很好的,数人高的神兽身上,白衣奶妈号歪头侧坐,银甲男金戈号则是跨坐的姿势,双臂紧紧抱着身前的奶妈。神兽脚下火云缭绕,双翼一展,行走间便如飞行在云海之间一般。

特效做得这么好,果然是吸引小女生的利器。

到了长安城门便不能飞,只能让神兽驮着两人步行,一路上引来侧目无数。

【附近】夜夜夜:咦这长得蠢萌霸气的玩意是什么玩意?

【附近】倒转宿命:传说中的双人坐骑?

【附近】一米二三百:是圣殿的帮主?

【附近】天使零零真:笨蛋不是早说他们今天晚上要结婚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