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厢小札——李永生

文案:

失去你的时候,我的心已然跌入谷底……伸出手想要挽留,而你伸出的手却是将我拒之千里。还有你无意留在我眼角的弯月疤……我没有了你,可你的印记永远留在我的心上、眼角……

内容标签:破镜重圆 阴差阳错

主角:张琛,环烈(杨烈) ┃ 配角:颜风,杨玥,龙辰,颜凡,陈峰 ┃ 其它:白令,药谷,三年

01.我犹见你

“爹,为什么您要说是环府的人偷了白令您有证据吗!”

“要什么证据?难道为父骗你不成!”

“爹,孩儿不是这个意思,我——”

“好了!老夫派去调查的人说亲眼见到他们拿着白令。还让个半大不小的娃儿当玩物,显然不知那对我张派的重要性!”

“爹,既然他们不知道。那就让孩儿悄悄地去拿回来,您就别杀害无辜的人了!”

什么?!“琛儿,你说老夫滥杀无辜?白令是什么你不是不知道!别拦着我,走开!”

“爹,您只知道对方姓环,可有仔细的调查人家的底细?既然都不知白令为何物,还偷它作什么?您为什么都不能平心静气一点?”

“你——!”唉,张凛风对儿子的无知感到无奈。他哪知道若是今天还找不到白令,那些蠢蠢欲动的人就对他们一家人不客气了!“来人哪!将少主给我绑起来,没我的命令,谁都不许放他!”

“爹!爹——!”

“快抓住少主!别让他出去!”

“夫人,小烈哪儿去了?都傍晚了。”

“老爷,你怎么回事啊?小烈不是早上才跟你说他去找朋友玩儿嘛。”

“哦?是吗。可能是今天太热了,我都忘了。”端起茶杯掩饰脸上的尴尬。

“老爷,我看你是老了吧!”

“夫人!你怎么能这样说我?”

吃着西瓜,解渴!“老爷,我说笑的。别气了,吃西瓜吧,很甜的。”

“真的吗?”拿起一块西瓜,果汁顺着坡势流到手里,冰冰凉凉的感觉就是好!这天都快黑了,还这么热!看来得多吃西瓜降降温了!在咬下的瞬间——

“老爷——老爷!夫人,不好了!有——有——”

“有什么!快说啊!”擦擦嘴边的果汁,真是——

“老爷!不好了!门外有群人带着家伙闯到府里来了!奴才们拦不住,就快到大厅了,您快躲躲吧!”

“躲到哪儿去啊!”

“你们是谁?为什么闯到我家来!”

“环老爷,你们偷了我家主子的东西,识相地就快拿出来,饶你们不死!”

“东西什么东西?我怎么可能偷东西!你们找错人了吧!”

“哼!还不承认,我亲眼看见环公子手中拿着白令。别想抵赖,快交出来!”

“这——”环老爷与夫人两两相望,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只盼小烈别回来!

“这位老爷,想必那是很重要的东西。可是小犬今日一直在外面,还请老爷稍等”转过头,“管家!你去把那逆子找回来,这都什么时候了。这个家不要了?”

听懂主人的暗示。“是,老爷。小的这就去找少爷!”

“等等!”

“这位好汉,什么事啊?”

“呵——没什么,你最好快点儿把人带回来!滚吧!”一把将老管家推向门口,偏头示意后面的人跟上。

无聊地坐在亭子里数着星星。天色已经暗得伸手不见五指,凉风从北方吹来,贯穿着南方的每片树林、草丛,却进不了他环烈的心。“可恶的张琛,竟然让本少爷等了你一天!你等着,下次要是再找本少爷出来,被放鸽子的就是你!!”

被绳子反绑在床上动弹不得。张琛此时便是热锅上的蚂蚁,心里急得团团转!心想小烈肯定恨死了自己,怎么办?

吱呀,“少爷,奴婢是来给您送饭的。”

这绳子还得靠利器才行。对了!“你放着吧,我现在不想吃。”看着婢女离开,用头将碗盘碰倒在地。翻身滚下床,努力用手拿碎片割着绳子。小烈,等等我!

听着回来的下手禀报说,那个管家一跑出府便东走西饶地不见了。嘭!“好你个姓环的,竟敢骗我们!还让我们跟傻子似的等了这么久!”

“不——不会的,管家可能还没找到!您——您别生气——”

“少啰嗦!庄主,他们肯定将白令藏了起来!您看我们是不是该采取行动了?机会是他们自己不把握的,跟您没关系!这种人死不足惜!”

张凛风黑沉的脸不动声色,端起茶杯,“杀。”轻啜着早已冷掉的茶水。

“是!你们都给我上,把这里都给我毁了!”

“你们——!”环老爷被一剑割喉,睁大眼看着那些人疯狂地冲向有人的地方。妻子被一剑刺穿心脏,倒在自己的血泊里。下人们被横七竖八地砍死在大厅的周围,还有外面的院子里也是尸横遍野。浓重的血味弥漫整个环府,耳边时刻传来临死前的惨叫声。眼睛渐渐地痛得看不见任何东西,却闭不了。喉咙的痛麻痹了整个身体,使尽最后的力气握住妻子的手。‘小烈,不要回来!不要回——’眼珠破裂,血泪布满脸。

走在回家的路上,环烈不争气地流泪,心里一阵难受。今天还是走后门好了,免得让爹娘看见。为什么家里火红一片!慌忙地打开后门,管家的尸体血淋淋地倒下来。“啊!管家!管家!发生什么事了?我爹娘呢?!”尸体早已冰冷,跑向大厅。一路都是惨死的人,努力摇着死去的爹娘,大火就快将这里包围。“爹!娘!你们快起来啊!”

张琛以最快的速度到达环府,下马后冲向府里。“小烈!小烈你在哪儿?小烈!咳咳——”烟雾挡着一切,什么也看不见。“小烈!小烈?”

是张琛!“我在这里!”跑出大厅到院子,“你怎么来了?”

“我——”

“少主,我们正愁找不到这个余孽,您在哪儿找到的?”

不可置信地看着张琛,“什么?难道这一切都是你们做的?是你们杀了我爹娘!”

“少主,别跟他废话。快杀了他!”

一把拉着环烈,“快走!”不顾环烈的强烈反抗,快马加鞭到了一个树林。“小烈,这里应该安全了。下来吧——”对上环烈的泪眼,张琛不知所措。将他抱下马,搂在怀里,“小烈,你别伤心,这一切——”

推开张琛,“这一切都是你做的!你为什么这样对我?我的爹娘哪里招惹到张少主,让他们招来杀身之祸!”

“我——小烈,我阻止过他们,可是——”

“可是什么!你杀了我爹娘,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你滚,我不想看到你!”难过地转身跑走。

“小烈,你听我解释!真的不是我做的!小烈!”

“我不要听,你滚!”

“小烈,别跑了,前面是河!”

停在河边的脚踌躇着,“你别过来!我不要看见你!你走开!”

“小烈,相信我!真的不是我,你先过来好不好?”

“我叫你别过来!”

“好,小烈。我不过来,你先听我解释!我弄丢了白令,这是很重要的东西。有人看见环府的人拿在手里,所以我爹才带人来要。可是——”

“可是!就因为没有给就杀人灭口吗?”白令?难道是自己捡到的这块玉?“这是你自己不小心丢在了船里,我好心捡到。本来打算今天还你,结果你是如此心狠手辣的人!算我瞎了眼!这个还你,快滚!”

“小烈,我——”

“张琛,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我恨你!!”巨大的水浪瞬间将环烈吞噬,没有余地。

“小烈!”害怕地从梦中惊醒,坐起身。

梳洗过,打开房门去饭厅。吃着营养的早饭,却食不知味。在杨玥的新房看到那个穿喜服的人后,每日都会梦到三年前小烈与自己决裂跳河的情景。这究竟是为什么?难道那个人和当初有什么联系吗?为什么会看到他会感觉揪心的痛?小烈——小烈——你在那边过得还好吗?我很想你!每天都非常想你!小烈…

02.失忆过去

天空蓝得透明,渲染着朵朵白云,让人仿佛置身于另外一个世界。可见织女的手是多么的巧,使得晨曦的模样每日都如此美貌,仿若天仙在作清舞,引人遐想。

药谷的植物比起其它地方,颜色青出于蓝。树木棵棵壮硕,像巨人的手臂撑天托地。在阳光下泛着和谐的绿光,加之走在其中的绿衣少年,美不胜收!

‘扑通’石头进入小溪前的抗议声,你生气干嘛扔我!

嘴巴嘟起来的弧度都可以挂十个油壶了,杨烈用石头泄着愤。这里离药谷里的居所还有一段距离,杨玥每次来药谷都会在这里把石头扔进水里。虽然不知道原因,不过他的表情很难过。

“小烈,小烈,小烈!”

“啊?!怎么了?”惊掉书中的筷子,整个饭厅的人都看着自己,是自己把饭都吃光了吗?

杨夫人摇摇头,“小烈,你什么时候改吃盘子的?府里的饭不好吃吗?”

“我——不是吧!我怎么会吃盘子呢?您看错了吧——”重新拿过筷子扒饭。

“你发什么呆呢你看你自己,一身的饭粒儿!”

“哦,是哦!义父、干娘,你们慢慢用,我先回房了。”

“嗯。”这孩子…

“少主!少主——少主别走——”

看着说梦话的杨烈,杨玥忍不住笑出声,这傻小子是有多想自己。

“少主!”梦见少主不要自己了,吓——少主怎么在自己面前?看来少主没有不要自己,感动地抱过去。怎么是活的?这不是梦吗?“啊!好痛!”

“相信这不是梦了吗?”拍拍杨烈的头。

“少主!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都没人告诉我?”

兴奋过头的杨烈根本就是个孩童。“当然有人告诉你了,只是某人睡得跟死猪一样,怎么叫都叫不醒。”

“这——这是因为白天太累了——”

“累?发呆也会累吗?我可听别人说你现在可是每日无事一身轻啊!吃饱了就发呆。”

“谁说的!我——”

“你怎么样?收拾人吗?我交给你的那些书,里面的东西都掌握了吗?告诉我清心丸怎么配制!”

“少主——别这样,我们许久不见,说这些多伤心呐——”不动声色地躺下。

“有多久?我和龙辰不过离开了五日,你是想逃避我的问题。”

“呵呵,怎么会——我只是觉得少主该休息休息了。”

“那好,明日去炼药房。”转身恢复笑意,小孩子…

一大早就被带去炼药房,少主这回该不是来真的吧!惨了——推开门,首先看到的就是自己最不想见到的人——龙辰!

真不明白,这个小家伙为什么这么讨厌自己。就像是积了几世的怨今世终于爆发,对自己从来都视而不见。

“少主,这房里的药这么多,你能分清楚吗?”

“你说的是你自己。”放下筛子,“就像昨晚说好的,你现在就配制清心丸,瓶子给你。”

接过瓷瓶,心里慌得紧。自己根本就不会!咬紧嘴唇,怎么办?

“小烈,给你半天的时间。龙辰,你帮我拿着药箱,我去给府里的人看看。”

看着他们离开,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不满的情绪爬上脸。上哪儿找清心丸呢?上哪儿?上哪儿!对啊,上次受了风寒,少主给自己留了一瓶不是吗!哈哈,有救了!

接过瓶子看里面的药丸,“小烈,你确定这是今天配制的?”颜色不对,今天配制的应该是褐色。

“当然了!”

看他因为撒谎而习惯性地眼神闪躲,算了,还是让他慢慢学。“好了,小烈,你去和龙辰一起帮我把那几堆药材搬到架子上。”

走廊里的药材,足以引发熊熊大火。无心地说:“少主,你不怕火烧炼药房吗?”

顿住碾药的器具,杨玥不知所措。

龙辰知道杨玥的害怕,拉着杨烈到门外。“杨烈,你怎么这样说。你什么都不知道,不要乱讲!”

甩开龙辰的手,“关你什么事!我乱讲了什么,用不着你管!”

“你站住!杨烈,能不能不这么孩子气!”

“我孩子气?龙辰,之前你将我绑在床上的事我都没找你算账,是谁孩子气?告诉你,我也不是那么好惹的!”

被杨烈推得踉跄了几步,摇摇头。转身看向杨玥,将他搂在怀里,能够感受到泪水渗透衣服到皮肤。

溪水清澈见底,潺潺的声音让杨烈觉得,这下轮到自己难过了。继续向药谷进发,背着一个竹篓,是整个场景最不足的地方。

如果可以,自己也希望少主能够天天开心没烦恼,可是偏偏就看不惯那个龙辰。以前少主最喜欢来药谷,自从遇到他,就很少来这里。

木屋建造在药谷深处,四周被群山峻岭所包围,屋前一池天然的清水袅袅雾气。杨烈踩着石阶到门口的屋檐,天空正下着毛毛雨,放下竹篓。其实自己也不尽然是与龙辰赌气才到这里,现在是雨季,是吃蘑菇的时候,少主喜欢吃蘑菇。之前都是两个一起来,用晚景凄凉形容现在的自己也不为过——都怪那个讨厌的人!

一个巴掌拍不响,谁让少主爱他呢!爱?——没来由的一阵思绪。咕——双手捂着肚子,好饿!今天都气过头了,先去厨房犒劳犒劳自己的胃肚子才是正事。

前一秒怀着希望打开厨房的门,下一秒带着失望走出门。什么吃的都没有。对了,看看菜地去!

爆炒兔肉的香气四溢,看者的口水也流了一地。这个小兔子太可爱了!小心翼翼地靠近,双手呈鸡爪形,朝着肉乎乎的家伙过去。“嘿!”远去的兔子蹦蹦跳跳。

“该死的!给我站住!”好久都没吃兔子了,今天非把你吃了不可!越来越远的距离让杨烈抱怨,早知道就该向少主学学轻功了。

兔子早就没了影儿,杨烈跑得气喘吁吁,一身绿衫子也溅满了泥,“啊!”被树藤绊倒在地,眼泪莫名地流出来滴下融入湿土中。“少主,少主——”远远看着,他的背影透显出孤独无奈。

雨渐渐大了起来,雨水与湖面相交发出的声音拉回杨烈的视线。就是在这里,少主在这里救了自己——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