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皇帝的江湖之旅+番外——DMK413

文案:

小皇帝离家出走的故事~(这是一篇番外和正文字数一样多的文Orz)【封面图片源于网络,侵删致歉】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江湖恩怨

主角:凌跃,郑尧┃配角:凤栖梧,沈悠扬┃其它:宫廷江湖,多CP,HE

01.离家出走

深夜,月黑无风。

整个皇宫看起来似乎跟往常一样,一路路巡逻队尽职尽责地在自己管辖的地盘巡视。

暗卫甲无奈地看着那个趴在宫墙上奋力向上爬的黑影,忍不住冲暗卫乙打手势。

“他这样等天亮也爬不出去啊!”

暗卫乙没答话,瞅准了黑影奋力向上跳的那一刹那冲了过去将他带到了宫墙外确定他安全落地后迅速消失。看得一旁的暗卫甲默默无语:这样皇上会发现的……吧?!

凌跃呆呆地站在宫墙外,纳闷自己爬了一个时辰都没翻过的宫墙怎么就一下子跑到自己身后去了。回头看看比自己高一倍的宫墙,凌跃觉得,一定是程将军教自己的轻功起作用了!于是,凌跃颠颠身上装着些金银玩意儿的包袱,心满意足大摇大摆地朝远离皇宫的方向走去。

御书房。

一袭华衣的男子有条不紊地处理着桌案上堆积如山的奏折,一旁的劲装男子毫无形象地瘫坐在椅子里。

程战看看窗外的月色,再回头看看“认真”批改奏折的郑尧,忍不住开口道:“你就这么放他出宫,真不担心?”

郑尧眼睛都没抬,回给他两个字:“暗卫。”

程战撇撇嘴,不以为然:“你觉得除了你还有谁能真的保护好他?”

这句话让郑尧批改奏折的动作一顿,却在下一刻恢复如常。

程战没放过他这一瞬间的不自然,坏笑着说:“你到底为什么不肯跟皇上……”

后面的话被郑尧的一个眼神噎回了肚子里。

装作镇定地起身,程战问郑尧:“太傅大人,本将军可以告辞了吗?”

郑尧没说话,程战就迅速溜了。

出了御书房,程战忍不住打个哆嗦抱怨着:“大半夜的被叫来真是够了。”然后摸摸鼻子,“我还是赶紧回家找晗晗安慰一下我冰冻的小心肝吧!”

程战离开了,郑尧才抬头望向窗外。若是凌跃在,他是绝对不会允许在夜里开着窗子的。可如今只剩他自己,还是开着吹些冷风比较好。

月华如练,室内的火烛丝毫遮盖不住窗边的月光。

郑尧眯着双眸看着窗外,隐约看到8年前的那个夜晚,看到皇后决绝地举剑自刎,看到她对自己说“照顾好跃儿”,看到那个在自己怀里流泪的孩子。

“照顾好跃儿……”郑尧呢喃着垂下头,陷在阴影中的眼睛透着悲凉与自嘲,“姐姐,对不起。”

凌跃不是第一次离开皇宫,却是第一次独自离开,而且,他似乎走了很久了。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走到了哪里,反正看起来应该是一片林子,比较可悲的是,他觉得他好像迷路了。皱皱鼻子,摸摸肚子,凌跃有点后悔离家出走了。

不顾形象地一屁股坐在一棵树下,揉着酸疼的双腿,想起在宫里吃的精致的点心和饭菜,想起太傅,凌跃觉得更委屈了——看吧,还说会永远陪着他,他都离开这么久了,太傅也不来找他。

“骗子!大骗子!”凌跃恨恨地咒骂着,用脚踹着地上的小草。

就在凌跃靠着的那棵树上,被打扰了好梦的红衣美人掩藏在枝叶中看着底下的少年。瞥见藏在不远处的两个人,凤眸弯起,凤栖梧的眼中满是笑意:“皇室的暗卫。”

两个暗卫觉得凌跃周围有些奇怪,却看不出什么。突然,两人惊觉有暗器划破空气朝他们袭来,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便瞪着眼看着雕着图腾的暗器没入自己体内,下一刻,便听到有人密语传音说道:“这小子我带走了,你们还是快点回去找你们主子吧。”

两人一惊,看向树下,哪儿还有凌跃的影子。

凌跃本来在树底下恶狠狠地踹着小草,突然觉得眼前一花,然后出现了熟悉的感觉——他在飞。说是很熟悉的感觉,是因为程将军教他轻功的时候没少像这样把他夹在胳膊底下带着他飞。

凌跃还没来得及抬头看看是谁把他“绑架”了,就觉得脚下一顿再次站在了地面上。

夹着他的人松开胳膊,凌跃几个踉跄终于稳住身子,揉着晕乎乎的脑袋慢慢转过劲儿来——他晕飞啊!

然后抬起头,看着眼前一袭红衣笑的倾国倾城的凤栖梧,凌跃咧开嘴傻笑:“美人~”

凤栖梧脸一黑,然后开口:“你是谁?”

凌跃显然看出了美人很不喜欢他这称呼,摸摸鼻子,说道:“我叫凌跃!”

凤栖梧挑眉:“凌跃?”

凌跃使劲儿点头:“是啊!美……你是谁啊?”

凤栖梧勾唇,捏着凌跃水嫩嫩的小脸说:“你猜啊~”

凌跃捂着被他捏疼的脸大叫:“痛痛痛!”凌跃揉着脸打量着自己所处的这个院落。

两个侍卫模样的人出现在凌跃身后,对凤栖梧说道:“教主。”

凌跃瞪大了眼睛,指着凤栖梧哆嗦道:“教主?你你你……你是魔教的!”

凤栖梧笑得妖孽:“是又如何?”

凌跃上下瞅了瞅他那一袭红衣,然后在凤栖梧镇定自若的眼光中“嗷呜”嚎了一嗓子朝他扑了过去:“你竟然是魔教的!你一定是凤栖梧!收我为徒吧!”

凤栖梧嘴角抽搐着看着挂在自己身上闪着星星眼的少年,一巴掌把他拍下去然后对那两个人说道:“把他收拾收拾,这是本座新收的小厮。”

凤佑眼睛一亮:哟,小厮?真稀奇啊!

凤佐低头答是,然后拽起凌跃拖走了。

听着凌跃不绝于耳的“师父你一定要收了我”,凤栖梧有些头疼地扶额。

凤佑转转眼珠,笑眯眯地对凤栖梧说道:“主子,这孩子是谁啊?”暗自腹诽着自家主子啥时候换口味了,这孩子跟沈悠扬可完全不是一个类型啊。

凤栖梧瞥他一眼径自走向凤冥宫内。凤佑自讨没趣地摸摸鼻子,赶紧追了上去。

凤栖梧冷飘飘地送他一句:“让凤佐来见我。”

凤佑:“……”

郑尧看着暗卫呈上的暗器,眼中闪烁着意味不明的色彩,对跪在一边的两个暗卫说道:“下去领罚。”

两人低头称是然后立刻消失在郑尧面前。

郑尧捏起一枚暗器,用拇指摩挲着上面的凤凰栖梧的图腾。

一边的程战瞥见上面的图腾开口道:“凤栖梧?他抓走皇上干什么?”

“我得去看看。”

程战挑眉:“这就沉不住气了?”

郑尧抿着唇没有说话,程战叹了口气:“不用太担心,凤栖梧这个人行事一向怪异却并不是真的恶人,他抓走皇上可能只是为了好玩儿而已。你要真不放心,我跟你一块去。”

郑尧摇摇头,指着桌上的一堆奏折说:“你留下,把赵子辰找来处理这些东西。”

程战嘴角抽搐:“为什么又是我!赵子辰那只笑面狐狸我根本请不动他好吗?!”

郑尧瞥他一眼,程战发誓他看到那眼神里有着赤裸裸的鄙视:“把肖越调到这来当侍卫……当然,如果你愿意,可以自己处理。”

程战语噎——他才不要看那堆奏折,他是个将军!大将军!不是太傅也不是丞相!所以,批改奏折这活儿还是找丞相大人赵子辰来做吧。只是可怜了肖越哎,又被拿来当诱饵。唉~瞧瞧这世道,皇上罢工,太傅也罢工,要是赵子辰那家伙再罢工……我朝危矣……呸!他是将军!怎么能说这么大逆不道的话,罪过罪过!

郑尧看着程战变来变去的脸色,许了个甜头给他:“等我回来,给你和秦晗放几天假。”

“那怎么好意思,”程战立刻原地满血复活,“就这么定了!”

02.喜欢男人

凌跃被收拾一番换上了身干净的衣服跟着凤佑来到了凤栖梧面前。在这之前,他跟凤佑要吃的,凤佑扔给他一个包子。

两人来到凤栖梧面前的时候,凤佐刚刚离开,凤栖梧慵懒地半躺在……一棵树上,半眯着眼。

凌跃费劲儿地仰着脑袋,边啃包子边看着树上风情万种的凤栖梧,眨了眨眼:“师父你为什么要跑树上面去睡觉啊?”

凤栖梧没睁眼,也没计较凌跃那声“师父”,只是吐了两个字:“凤佑”

靠着树站着的凤佑笑眯眯地帮凌跃把脑袋到正常的位置:“今儿起呢,你就是教主的小厮了。作为教主的小厮……呃,”凤佑也仰头看向树上的凤栖梧,“主子,作为您的小厮,他该干点什么啊?”这真不能怪他,教主大人以前根本没有收过小厮好么!

凤栖梧没回答,他睡着了。

凤佑冲凌跃无奈地笑笑,低声说:“走吧,我带你去歇会儿先,你做什么等教主醒了再说。”

凌跃被凤佑带到凤栖梧的住处,指着房间里唯一一张床对他说:“你就在这休息吧。”

凌跃咽下最后一口包子,看着眼前豪华的大床,暗暗咋舌这床比自己宫里的都要好,看着真舒服!然后拽着凤佑的衣角擦了擦手,满脸幸福地扑到床上滚来滚去。

凤佑看着自己占了一片油渍的衣角,嘴角跟眼角同时抽搐——他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滚来滚去的凌跃突然停止了滚动,眨巴着眼睛问凤佑:“我睡这了,那师父睡哪儿啊?”

“是教主,不是师父!”凤佑警告自己不要跟这孩子一般见识,“教主从来都不睡床,你既然是他小厮就住在这好了。”

“他为什么不睡床?”凌跃摸摸手下的褥子,真舒服啊。

“这个……”凤佑抓抓下巴,想着凤栖梧不爱睡床的原因怎么想都觉得自家教主真是弱爆了,考虑了下还是没告诉凌跃实话,“就是不喜欢呗~”

凌跃也没纠结这个,又提出了一个重要问题:“这儿是魔教吗?”

凤佑抚额:“怎么可能,这还是在京城好么!”

凌跃不解:“那这是什么地方?”

凤佑笑的贼兮兮的:“你猜啊~”

凌跃纠结了:魔教的人都这么喜欢说“你猜啊”吗?

凤佑不再戏弄他,主动解释道:“这儿是我们在京城暂住的地方而已。”

凌跃揉了揉眼睛,认真点点头:虽然不太懂,不过没关系。

凤佑看出他的困意,就告诉他他的包袱在柜子里,让他好好休息然后就出去了。

凌跃在大床上翻个身,望着雕刻着精美花样的床顶突然就想起了很久以前和太傅一起睡一张床的情景。

那时候他还只是太子,父皇和母后先后离世,是太傅抱着只有6岁的他陪他熬过那段日子的每个夜晚。他在睡梦中哭泣的时候,总能感觉到有个人在身边为他擦拭眼泪。

后来……后来啊,他即位当了皇帝,就再也没有和太傅同榻而眠了。

搂紧了被子,凌跃皱皱鼻子,陷入了梦乡。

凤佐回到凤栖梧睡觉的那棵树下的时候,仰头看着树上睡的正香的教主美人,看着他眼下隐现的青色,一向面无表情的脸上划过些不忍。

“你怎么了?”凤佑看到凤佐难得的发呆,连自己靠近都没反应,就把手搭在他肩上,靠在他耳边轻声问了一句。

凤佐被耳边的气息刺激的身体一僵,然后立刻恢复如常,侧头看着凤佑带着疑惑和关心的表情,唇角几不可见的勾了勾:“没事。”

“你刚刚的表情很奇怪啊,”凤佑歪头看着他,然后突然想到什么似的一个没忍住叫了出来,“你该不会喜欢教主吧!”

凤佐额头爆出个井字,刚刚有的一点温馨感被这个二货搞的完全消失。凤佐突然意识到,其实自己跟教主一样苦逼。

凤佐沉默了,凤佑还处于自己脑补的震惊之中,于是拽着凤佐担心地说:“你可千万别让教主发现了,你知道教主喜欢沈悠扬的!”

凤佐还没说话,树上传来一个幸灾乐祸的声音:“凤佑你说谁喜欢本座?”

凤佑一僵,然后满脸讨好地仰头看着树上眉眼含笑看着他的凤栖梧,顺便不着痕迹地把凤佐往自己身后挡了挡:“主子,我只是在跟凤佐开玩笑,呵呵,开玩笑。”

凤栖梧看了看凤佐,凤佐被他那满眼的同情给看的嘴角一抽,决定转移话题:“教主,沈盟主已经出发了。”

凤栖梧立刻双眼一亮,一个闪身就不见了踪影。

凤佑戳戳凤佐的胳膊,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哎,你说,教主不会跟我算秋后账吧?”

凤佐盯着凤佑不说话,凤佑被他看的浑身发毛又觉得有点……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了。

好一会儿,凤佐才伸出手,却在快要碰到凤佑脸颊的时候顿住,收回手叹了口气:“没事。”然后就走了。

于是,被凤佐盯得脑袋浆糊的凤佑这才突然清醒过来,然后意识到自己刚刚被凤佐那么看着……他害羞了。这个认知让凤佑脸上充起一片红热,再然后……魔教的右护法迷茫了。

“难道我喜欢凤佐?我喜欢男人?不不不,看看可怜的教主,喜欢男人可不好。这样不好,不好……我得想办法!”

******

沈悠扬是武林盟主的儿子,也是如今的武林盟主。

子承父业当上武林盟主的这几年来,沈悠扬尽职尽责,将江湖中大大小小的事处理地井井有条,可平静了快20年的江湖却在最近变得没那么太平了。武林中突然有些人死于非命,尸体都残缺不全,不是缺了胳膊就是少了腿。而每个现场,都留有一枚刻着凤凰图腾的令牌。

一时之间,江湖中盛传隐匿了很久的魔教又回来了,作为武林盟主的沈悠扬一下子变得更忙了。

沈家山庄。

沈阔站在书房门口,看着坐在桌案前翻看情报的青年,恍惚间似乎看到十几年前那个伸手握住剑刃的小少年。

沈悠扬很小的时候他娘亲就去世了,他从小时候起便像如今一般,不哭不笑,从不表露出任何情绪,可是当那个魔教的小孩快要死在他的剑下时,沈悠扬却伸手握住了剑刃,差点废了左手。

沈悠扬一直很孝顺,沈阔很欣慰,除了当年沈悠扬对那个魔教小孩的态度让他至今无法释怀。他总觉得沈悠扬瞒着他些什么,可是沈悠扬是从来不会跟他“谈心”的。如今魔教卷土重来……

沈悠扬知道沈阔在他门前站了很久了,他也能猜到父亲在想些什么,可是他并不想做什么解释。

“父亲”,沈悠扬放下手中的情报,起身走向沈阔,“我要去铸剑山庄了。”

沈阔回过神来,看着沈悠扬俊逸的面容,拍了拍他的肩膀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去吧,注意休息别太累了。”

沈悠扬点头,绕过沈阔大步走了出去。

当沈悠扬抵达铸剑山庄的时候,在场的人已经个个激愤无比,叫着嚷着让他主持公道,共同对付魔教。

铸剑山庄的庄主陈梁更是声泪俱下:“沈盟主,我儿才17岁啊,被那魔教的畜生挑断了手筋,砍去了双脚,尸体被丢在我铸剑山庄门前!这实在是让老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