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幸福擦肩——独角仙子

文案:

——我怀疑我是不是又与幸福擦肩而过了?

——不,我敢保证你没有。这一次,你是抓住了幸福。

从小到大,我都觉得我有一项本事,几乎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不管是无知无觉的,还是稀里糊涂的,甚至是无可奈何的,抑或是表面上心甘情愿,心里却痛得在滴血的,轻而易举,几乎到手的幸福便会与自己擦肩而过。

内容标签:花季雨季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主角:方亦冉,包磊 ┃ 配角:米小米,程毅,罗遥,安安

01.结缘

好一个艳阳天。

火车站里,月台的柱子后面,我的视线穿过人群落在某一点,我知道他在找我,因为他的大半个身子已经探出了窗外,不顾送行的母亲极力地对他说着危险,让他坐好的话。

但我不能再出现在他的面前,这是我唯一能够为他做的,也是为,对我有养育之恩的,他的父母做的。

我的人生已经很可悲了,所以我不能再害他。

当他的母亲,在心里也是我最爱的母亲,坐在地板上绝望地哭泣,当他的父亲暴跳如雷地大骂着我忘恩负义的时候,我就对自己说过,好吧,我放过你,如果我的爱会害了你的话,那我宁愿不再爱你。

******

我是个孤儿,听院长妈妈说,她是在孤儿院门口捡到的我,她每年能捡好几个孩子,有很多孩子身上都有着这样或那样的缺陷或问题,也就是说,卖也不会有人要,养又养不起的孩子大多会被丢到孤儿院里来。而我算是比较不错的,身体健康,长相也讨喜,所以院里的叔叔阿姨们都比较喜欢我,还给我取了一个很招人疼的名字——宝。

在我五岁的时候我第一次见到他——大我两岁的包子。因为学习游泳的关系,他老是喜欢鼓起嘴巴,活脱脱一只白面包子,所以我爱这么叫他,一开始叫他,他还不乐意呢,一生起气来嘴巴一揪,又下意识地鼓得圆嘟嘟的,别提有多可爱了,于是我笑得直揉肚子,后来被我叫得多了,他也就习惯了,有的时候我叫他大名他还觉得生分呢。

与包子家结缘还得感谢包子的奶奶,因为包子从小体弱,老是生病,所以老人家便请人为包子算了一卦,说包子如果有个弟弟的话,身体就会越来越好,其实我是觉得老人家是想让包子妈再给她生个孙子,但很明显的,包子爸和包子妈都没有领会清楚,当两人欢喜地把我从孤儿院里带出来让老人家过目时,老人家差点儿没气得背过气去。

见老人家生气,包子爸妈都觉得对我很是过意不去,便打算留我在他们家里住上一晚再将我送回孤儿院去。于是我很沮丧,好不容易从那鬼地方出来却又要回去,看来下午包子爸妈来挑孩子的时候,我用的那些个讨巧可爱的小伎俩全白搭了。

而正当我一脸死灰地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包子妈为我削的苹果时,我看到了刚刚放学回来的包子,才一年级就带两道杠,想来学习一定十分不错。

长相嘛,就更是十二分的不错了,白白嫩嫩的,虽然不想承认,但他的皮肤真的很让我嫉妒,还有他的眼神,干净得一尘不染,是在孤儿院里只会拼命保护自己,活的像小狼一样的孩子们身上绝对看不到的。

当然,我的眼神也不行,即便再装也不可能像他一样真真实实的纯净,不含一丝杂质,缺少爱的孩子都这样,对任何人都充满着戒慎,一个也跑不了。

他喜欢我。

当他放下书包,转身看到我,用他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眨也不眨地对我行注目礼的时候我就知道了。

只是没想到……到后来,会是那么喜欢。

那天晚上我们俩睡在他的小床上,他觉得他是哥哥,我是弟弟,所以他认为他理所当然地应该要照顾我。

然后我差点被他不成调的催眠儿歌吵到失眠,又被他的嫩爪拍到背痛。

后来在知道了我原本可以和他们一起生活,但是由于奶奶不同意,所以不得不让我再回到孤儿院去的时候,他就不干了。

我第一次看到有人为了挽留我而哭泣。

当他那双白嫩的小手死拽着我,晶莹的、热热的液体滴在我的手背上的时候,我竟有种被烫到的感觉。

但我还是被送回孤儿院去了,孩子永远拗不过大人。

如果我被人扔掉是第一次与幸福擦肩的话,那么这一次便是第二次与幸福擦肩而过了。

不过还好,一个星期后,也不知包子是如何坚持的,总之他们一家三口又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但不是领养,而是助养,包子家愿意每月给院长妈妈一笔钱作为我的生活费,并希望我每到寒暑假可以去包子家呆上一段时间,院长妈妈当然欣然同意了。

后来我改口叫包子的爸妈为爸妈,算是他们的一个比较特殊的儿子吧。所以我想,这次幸福并不是完全不理我就走了,至少可以说,它又回身拍了我的肩,并给了我一个不冷不热地拥抱。

02.家

在我上初三的时候,由于包子爸的工作关系,包子家搬到了另外一座城市,但是生活费还是会每月按时寄来,包子爸妈待我真的很好,所以我很感激他们。

于是,整整一个学期,我和包子都没有见面。

于是,那年暑假,当我摇着可比济公大师手里拿着的破扇子,有一下没一下地在孤儿院里一棵海棠树下乘凉时,我看到了一身风尘仆仆的包子。

他冲过来,一下子把我从躺椅里提了起来,然后长胳膊一伸,整个儿地将我抱在了怀里。

也不知包子奶奶算的卦是不是真的很准,自从他们家助养了我,我算是成了他的弟弟之后,这家伙的身体不只是好多了,而是好了太多了,虽然还是瘦瘦的,全身没几两肉儿,但这力气……

哦,我的背好痛,大哥,别拍了,中不?还有我的引以为傲的挺鼻,再窝在你胸前,我怕它随时有塌陷的可能。

“宝,我想你。”他的声音闷闷的,害得我的鼻头也跟着一阵泛酸。呃,可能是被压酸的,我才不承认我想哭。

“你都不给我写信。”果然,他开始控诉。

“邮局很远的。”其实是不知道要写什么,写我想你,你是不是就会不顾一切地来看我?写我想和你们在一起,你们是不是就愿意把我也接到那个城市去?如果注定得不到,就不要让自己显得太卑微。

“你也不给我打电话。”他继续。

“院长妈妈不让煲电话粥,电话费很贵的。”每次你打来,我接时都要打扰到院长妈妈办公,因为全院只有一部电话机,在院长妈妈的办公桌上。

“所以我特地买了部手机给你。”这家伙终于肯放开我了,我还以为他要抱我到地老天荒呢。地老天荒?多么令人心动的词儿。

“和我用的是同一款哦,喜欢吗?”包子从随身斜挎的包包里取出手机塞进我的手里。

“卡里已经充好了费用,你打就是了,不够时我再充。”

“你哪来的钱?”其实包子家也并不富裕,近几年来奶奶经常生病,妈妈也下了岗,只靠爸爸一人在支撑着,所以他们搬家的时候,我已经向他们提出来不用再寄生活费给我了,可是他们不肯,说那点儿钱还不至于拿不出。

“我……”包子的沉吟让我紧张,我抓住他,力气可能还不小,我看到包子疼得吸了一口气,但心急之下已管不了那么多。

“你作女干犯科了是不是?你去堵学弟,你去抢劫了?”

“喂,”包子瞪大眼,一脸不敢置信和受冤的表情,“怎么可能?我是那种人吗?这是我帮人打零工赚的钱,绝对是干干净净的。”

我松开手,稍稍放下心来,可是转念又想到——

“这才放假几天啊?你做什么工作会赚这么多钱?”

“我……”他又沉吟,见我一脸狐疑地盯着他的脸,便只好实话道:“我瞒着爸妈去工地帮忙背水泥……”

“什么?”我叫,他怎么可以去做这么重的体力活?他不知道,在我的心里,他永远是一尘不染的,我无法想象他背着水泥袋子步履蹒跚、满身是灰的样子。

然后,我毫不留情地扒了他的衣服,大热天的穿什么外套,也不怕捂出痱子?

当我扯着他的领子,看到他的肩膀上有一大片被重物压过的青青紫紫的痕迹时,我怔愣了很久。

“没什么的,真的,我身体强壮着呢,这点儿力气活不在话下,痕迹很快就会消失的……其实我是想锻炼一下身体,你知道吗?现在流行六块儿腹肌……”这家伙永远不会说谎,也永远学不来怎么安慰人。

我蹲下来,抱住自己,将脸埋在臂腕里,他急了,也蹲下来,想扳起我的脸,我却怎么也不肯。

“宝,你怎么了?抬头看看我啊,宝?”他不敢用力,怕弄疼我,但是他不知道我现在最疼的是哪里。

许久之后,我才抬头看他,泪已经浸到了袖子的布料里,所以他看到的依然是我干净如故的脸,且眼中一片纯粹,是从没有过的纯粹,不沾丝毫尘俗与世故,以前的我装不来,现在的我不需装。

******

包子暂住在孤儿院里,和我痛痛快快地玩了几天,我们一起去小河边捉鱼,一起爬到屋顶上看星星,一起去了包子曾就读过的学校,一起徜徉了包子在这个城市里走过的童年与少年时光。

后来我送包子去车站,包子拉住我的手,说:“宝,我们可能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见面了,因为我要向高考冲刺了,爸妈答应我,如果我能考上D大,就达成我一个愿望,而我的愿望就是,你以后都能够跟我们住在一起。”

我低着头不说话,我知道包子的心意,但是像我这样的孩子想要得到幸福就这么难么?

包子知道我心里不好受,连忙补充道:“其实爸妈老早就想接你来家里一起住的,只是奶奶不同意,不过这次奶奶也点头了,只要我能考上D大,她就什么都依我。”

我吸了吸鼻子,挤掉心里面的自怨自艾,抬头,嘟着嘴巴,故意摆出一副不信任状地问包子:“你真的有把握考上D大么?”

包子笑开来,伸手刮了下我的鼻尖儿,“就凭你哥我的本事,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

看着火车开动,看着靠在窗口拼命挥舞着手臂的包子越来越远,我问自己,包子会成为全国闻名的D大高材生,会有一份美好的前途,那么你呢?又会成为什么?

于是,从那天起,我开始发奋学习,争取追上包子的脚步。

一年后,包子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D大,而我的期末考成绩也在全学年名列前茅。

然后,包子欢天喜地地来接我,我则收拾了两包小行李,和院长妈妈及院里的其他孩子们告了别。

包子爸妈对于我的到来十分高兴,就连奶奶都是乐呵呵的。

包子爸请了木匠在包子房间里打了上下铺,包子妈特地买了一只大布熊玩偶放在我的床头,因为她知道我最喜欢这个,奶奶则是做了我最爱吃,也是她最拿手的水煮鱼。

我看着这一切,愣愣的,好久,整个人像傻了一样。

包子妈见我这样,眼眶有些泛红,上前给了我一个大大地拥抱,说:“好孩子,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

家,我第一次对这个词有了明确的认识。

而幸福,也终于为我敞开了大门。

03.意外

由于包子属于高考结束的解放期,而我的学习有了包子的辅导后更是突飞猛进,所以都没有什么课业压力,又终于可以朝夕相处了,于是整个假期我们玩的很疯。

不过玩归玩,我们为减轻爸妈的负担,还是有打短工补贴家用,早起送报纸,中午、晚上帮小吃店送餐,所以一个假期下来也赚了不少钱,而当我们将钱如数交到妈妈的手里时,妈妈很是欣慰。

我特别喜欢妈妈看我的眼神,和她看包子的目光是一样的,让我打心底里觉得温暖。

我曾对自己说过,为了妈妈看我的目光,我一定要做一个和包子一样,令她骄傲的儿子。

******

但是,就在我觉得我随时可以在梦中乐醒时,却不料,在我和包子之间,竟然发生了一场意外。

我敢保证,那绝对是个意外。

却不敢保证,我的内心深处从没有期待过这个意外。

事情的起因,缘于包子的一场同学聚会。

那天绝对是整个夏日里最热的一天,到了晚上热度也丝毫不见缓解,于是,小区门口的路灯下,我甩着悠悠球,边乘着凉边等着包子,包子九点钟有打过电话说马上会回来,但是现在已经快十一点了,却依然没有看到他的身影。

本想再打个电话问问的,但转念一想,打扰人家同学聚会不太好,便作罢了。

但是,每抛出一个花式,看着手中的悠悠球闪着五彩的光芒,心里就会慌上几分。

那个名叫夏琴的女孩子也会出现在同学聚会上吧?她和包子是同学,不可能不到的。

如果她再对包子表白,包子会怎么说?

好烦!!!

收回悠悠球,放进口袋里,头靠向灯柱,眼睛下意识地注视着前方的路口,想着下午因为无聊,便打算在包子的抽屉里找一本高二的语文课本来读一读,后来却无意间从课本里掉出一张粉色信纸,一看就是女孩子会喜欢的那种,禁不住好奇心的驱使,我打开来看,居然是女孩子写给包子的情书。

信不长,寥寥几行字,倾诉着写信的女孩子是从什么时候就对包子芳心暗许的,如果包子也对她有意,希望两人可以交往等等……署名是:夏琴。

然后我就开始不安,我不知道我的不安来自哪,总之,从那时开始,我做什么事都不对劲儿了。

帮奶奶择菜时,我扔了不该扔的,留了不该留的。

帮妈妈收衣服时,将晾干的衣服又放进洗衣机里重绞了一遍。

然后,奶奶和妈妈严令我不准再碰任何家务。

然后,我就处于更加地慌乱之中,我在房间里如一只小狼被关进了笼子般地走来走去。

想着,包子一定是对那个夏琴有意思,否则不会留着那封信。

想着,也不知那夏琴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子,配不配得上包子。

想着,包子心眼儿实,别被女孩子给耍了。

想着,包子就算没看上人家,也不懂得如何拒绝。

想着,如果女孩子对他来个梨花带雨,他一准儿手足无措,乖乖就范,人家说什么,他都点头如捣蒜。

想着……

想着……

后来想不下去了,我就冲出屋子,站在这根路灯下等包子。

咦?

那不就是包子吗?我心里一阵欢喜,他回来了!

刚想迎上去,却不料看到包子的自行车后座上还载着一个人。

夏琴?!

我的第六感一向很准,我知道那女孩子一定是夏琴。

由于光线的原因,我没有看清那女孩子的脸,但我知道她一定很美,单看那头飘逸的长发和少女特有的娇好身材我就知道,她会是许多男生心目中理想的女朋友。

那包子……是不是……也这么觉得?

******

包子没有看到我,他甚至没有向我站的方向扫上一眼,自行车便如一支离弦箭般从我面前驶过。

我又傻傻地在路灯下站了好久,仿佛整个身体都被掏空了。

时间也变得越来越缓慢,一秒好似一分,一分又好似一个钟头……

等待,总是这样难熬。

我模糊地想着,包子什么时候回来?

他回来时,我该对他说些什么?

是不是应该笑着说,恭喜你啊,包子,我就要有个好嫂子了。呵呵!

我该为他开心的,所以我尽量地裂开嘴巴,想笑,却不知怎么地,眼泪就那么毫无预兆地掉落下来。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