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赎+番外——周暖

文案:

因为无路可走,欧阳晏不得已去找了安鲁斯。

“亲爱的,我爱你,如果你愿意,我可以给你安稳舒适的生活。”安鲁斯说。

“‘授之于鱼不如授之于渔’我不要安逸,我要的是拥有保护自己的力量。”欧阳晏说

搜索关键字:主角:欧阳晏,安鲁斯 配角:欧阳华,欧阳攸,安迪等 ┃ 其它:詹姆医生,露丝等

第一章

生命的意义在于什么?财富、美貌、权力。无论你有什么样的欲望,堕落街都会满足你。

光怪陆离的霓虹灯,疯狂杂乱的人群,堕落街的生活才刚刚开始。

兰姨不知道为什么会注意到这个男人,说起兰姨在风尘里已经打滚多年了,从过去的陪酒小姐到如今的妈妈桑,曾经在一起的姐

妹无论漂亮的,高傲的有才能的,皆在岁月的流逝中渐次从她人生的轨道里湮没无痕。不可否定,兰姨做到这样的地位,需要的

不仅仅是一点运气一点才智还有太多的心狠手辣。她们这些人排除异己可以说是使劲浑身手段。她们这些的人的心早已被一场场

不见血的争夺磨练的如钢铁般坚硬。可是当兰姨看到这个男人的时候心里还是忍不住发出一丝不知道是赞叹还是惋惜的声音。不

,确切的说这人应该是孩子,他看起来绝不会超过二十岁,昏黄的灯光为他细嫩的肌肤撒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只是在这里最不

缺的就是俊男美女,在这里美貌即是幸运也是灾难。

男孩一步步的走过来,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所多人都开始注意到他,惊奇的,嫉妒的,残虐的,淫秽的。

男孩的神情却是极其平静,平静中甚至带着几分优雅,如同一位天生的王子,兰姨为自己这个比较笑了,王子,王子应该住在高

高的城堡中,等待自己的公主,而不是行走在这个既是天堂又是地狱的地方。

“我要见God。”最终男孩在兰姨的面前停了下来。

兰姨看着男孩的眼睛,温柔,坚定,忧伤,还有一点点的天真。这样的人有谁能拒绝的了呢?

“你想要什么?”只是兰姨不知道这样的孩子为了怎样的原因来到这里,他应该站在世界的顶端受尽所有的宠爱。

God的意思是上帝,是世人给予一个人的称号,是说他如上帝般无所不能。

“我的所求只告诉能满足我的愿望的人。”男孩一笑,眼中带出几分高傲。

第二章

欧阳宴一步步的走下楼梯,他来之前对God的住所做了无数次的猜测,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人就住在纽约最繁华的华尔街,

更没有想到这人竟寄身于一座官邸。欧阳宴突然想起中国的一句古话:“小隐隐于山,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这个人倒是

深得此中精髓。

心中纵然汹涌澎湃,欧阳宴脸上却不动丝毫,他自小就有敏锐的洞察力,知道在什么时候该做出什么样子,所以才可以平安的活

到二十岁,只是不知道这样的敏感是否能够让他顺利的见到God,继续的平安下去。

在官邸的一间华丽的房间内,一个人正静静地看着这一幕,问道:“他的资料查清楚了吗?”

“是的。”旁边的人躬身答道:“他是欧阳家的私生子,母亲是一个妓女。”

“这样呀?”这人笑了,带着几分嘲弄:“原来是为了争家产呀!”

“那么大人……”旁边的人问道:“要不我去打发他。”

“我亲自去。”这人还是笑着,不过脸上带出了几分淫秽的痕迹:“这样的尤物我可舍不得放过。”

欧阳宴已经走到了楼梯的尽头,面前的门紧闭着,当你不知道怎么做时,就什么也不要做。欧阳宴一直信奉这句话。

门无声的打开了,门后一个人做出了邀请的动作,欧阳宴看看面前的人,一丝不苟的装束,一丝不苟的表情,就连鞠躬的动作都

是一丝不苟的。

里面会是什么样的呢?二十岁的男孩无论是如何的成熟,还是有着凝重的好奇心。

可是欧阳宴在走进来时,还是抑制住了好奇,连偷偷的看一下四周都没有,他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过多的留恋路边的风景反而

会失去许多的先机,其实这样的道理谁都懂,所差的只是如何的做。这需要不仅是毅力,还有坚定的信念。

因为这里已经颠覆了他无数次的猜测,所以见到坐在椅子上的God时,他已经不会再露出惊奇的目光。

他在心里回想过无数次god的模样,想到他可能美艳,可能威武可能睿智,可是从来没有想到面前这个满脸大胡子的面貌平常的

男人就是众人心中如上帝般神奇的人。

欧阳宴知道在他看对方的时候对方也在注意自己,所幸他已经被各色的目光洗礼了无数次,所以在尖锐的注视下才没有任何茫然

不知所措。

“我的样子很让你诧异吗?”对方突然问道。

欧阳晏本来是想要摇头的,可是最终他还是选择了点头。在你对某件事情没有把握的时候,那么就实话实说。纵然是说错了,你

的诚实和坦诚也会为你留下一线生机。

“你知道God的含义吗?” 欧阳晏不知道对方对于自己的回答是否满意,他善于察言观色,可是这个人隐瞒情绪的表情似乎已经

达到天衣无缝的境界。当然,这只是对于他个人来说。

“上帝。”欧阳宴斟酌了一会儿,给出了自认为最妥帖的回答。

“你很谨慎。”对方不知为什么开始发笑:“可惜我认为自己不是上帝,而是审判。”

欧阳宴没有说话,他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如何接话。他知道有些人你奉承他他是会高兴的,但是有些人却是将这些手段当作虚伪

的表示。

“说出你的目的吧!”所幸对方并没有就这个问题继续纠缠下去。

“我要有自己的力量。”欧阳宴说道。

“我以为你会要欧阳家的财产。”对方的表情有些惊诧:“不再考虑吗?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欧阳宴摇摇头,他从来都没有想从欧阳家得到什么。他所要的就是让这个家族在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用自己的手。

“好吧!”对方靠在了椅背上:“你要是要财产的话我会收你20%的佣金,可是现在你有什么来交换呢?我可不白替人干活。”

对方说完这话后将欧阳晏扫视了一遍说道:“我想你不是个有钱人。”

“我现在是没有,可是我可以慢慢的还给你,我相信自己有这样的能力。”欧阳晏在来之前早就想好了如何应对,他眼睛眨都不

眨的看着面前这个大胡子男人。这个时候他应该表示出自信,况且他是真的对自己充满信心、

God看着面前的男孩,哈哈的笑了起来说道:“你说过我是上帝,但是你听说过有人向上帝赊账的吗?”

欧阳晏呆愣了会儿,才反应过来这人说的是什么意思,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你的身体,怎么样?”面前的大胡子突然开口说道。

“好。”欧阳宴在片刻犹豫之后,立刻就答应了。要想得到就必然要先学会付出,这个道理是他早已明白的。至于羞耻,他从来

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不过我也有一个要求。”欧阳宴说道。

“什么要求?”对方饶有兴致,这个男孩一直在给予自己新的惊奇。

“我不喜欢大胡子。”欧阳宴说道:“我想自己能够和一个看着稍微顺眼的人上床。”

“如你所愿。”God一笑儿,说道:“你下去吧!安迪会告诉你怎么办。”

欧阳宴转身出去,这个时候他可以随便的打量了四周的景致,墙上最突兀的是一幅达芬奇的《最后的晚餐》,基督的宁静,犹太

的恐慌,刻画的惟妙惟肖。

“欧阳少爷。”身后有人说话。

欧阳宴转过身去,门口那个鞠躬的男人正站在面前。

“这幅图才是真迹吧!”欧阳宴说道:“你们是从哪得到的,大英博物馆。”

“请跟我来。”男人并不回答他的问题:“大人让我带你出去。”

两人一路沉默着穿过复杂的建筑,安迪在一间房门前停了下来。

“不要乱走,大人说今晚会过来。”安迪开了门,才说道。

“知道了。”欧阳宴点头。

“还有,大人脾气不好你小心点。”安迪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迟疑了片刻说道。

说完他似乎次啊感觉到自己的多嘴,于是不待欧阳宴回答,就已经离开了。

“看来也不是像表面一样冷酷呀!”欧阳宴看着安迪离开的身影,思忖道。

推开面前古色古香的门,欧阳宴笑了,房间里触目之处里面尽是金色,金色的墙壁,金色的地板,金色的家具,金色的大床,还

有金色床上用品。

欧阳宴突然想到了中国古代的一个成语:“金屋藏娇。” 这个地方怕就是这个god风流的地方了,还真的是恶劣的嗜好。

时间缓慢而又迅速的流逝,欧阳宴想了许多,但又似乎什么也没有想,God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情景,面前的少年就如同是

迷茫的孩子,不知道是为着什么困惑着,额头微微的皱起,这样的表情任何人见了都会心动。

God在自己还未反应过来时,已经将手轻轻地放在了少年的额头上,动作虽轻,少年似乎还是被吓了一跳,扭过头来看到是God不

由的笑了。

“你笑什么?”God的心情为了这一笑而欢快起来,平时他是不会在意床伴这样微小的表情,但是面前这个孩子,不知为什么他

想要多了解些。

“我笑你的样子也不是见不得人,为什么要留着大胡子遮掩呢?”确实God的容貌不仅不丑而且还算的上英俊。

“只是一种习惯罢了。”God似乎不想谈这个问题,问道:“洗过澡了吗?”

欧阳宴身体颤了颤,轻轻地点了点头。

“不用害怕的,我会很温柔的,相处久了,你会发现我并不是粗鲁的人。”God看到面前少年羸弱的样子,语气不知怎么和缓下

来。

其实欧阳宴不是害怕,只是担忧不知道自己的付出是不是值得。

虽说是不害怕,可是当真正的被面前的人压在厚厚的床垫上时,欧阳宴还是禁不住的挣扎,他听到后面的God一次次的安慰,可

这样的安慰对自己的恐惧起不到丝毫的作用,疼痛如藤萝般一点点的在身体中蔓延开来。

欧阳宴起先忍着,可是并没有忍多久,他听到自己的求饶声,God轻笑的声音还有两人喘息的声音,这样的酷刑怎么还没有完,

欧阳宴在昏昏沉沉间想到。

再醒来时,欧阳宴看到房中昏黄的灯光,他想坐起来,可是刚一动,又狠狠的摔在了被褥上,欧阳宴觉得全身如同被车碾过了一

样,使不出一点的力气,还有那个地方,火辣辣的疼。

“欧阳少爷醒了,要不要吃些东西。”安迪打开门进来了。

“现在几点了。”欧阳宴问道。

“下午五点,您睡了一天了。”安迪答道。

“我想要先洗个澡,可以吗?”欧阳宴微微一笑,问道。

“你的身体已经被清洗过了,身上的伤已经上过药了。”安迪说道

这样的对话然欧阳晏想到昨晚上自己的癫狂,还好安迪的表情一直都很平静,省去了欧阳宴的尴尬,他也不想问谁替他清洗和上

药的,这样的事情最好的办法就是当作不知道。

“我有些饿了。”欧阳宴说道。

“我马上去准备。”安迪躬身答道。

饭菜很快被送了上来,安迪将枕头放好,帮助欧阳宴坐了起来。

餐盘中除了一碗粥什么都没有。

想到其中的目的,欧阳宴用上了最大的自制力,才没有让自己将手中的粥扔出去。

粥虽然清淡可是很美味。喝完粥,欧阳宴觉得身体舒服了不少。

安迪将碗收起,犹豫了一会儿才说道:“你那里受伤了,喝粥比较好,还有这粥里面放了许多名贵的中药,价值绝对超过一桌最

好的山珍海味。”

欧阳宴知道安迪是在向自己解释今天的晚餐,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安迪帮助欧阳宴躺好,也悄无声息的走了出去。

“他怎么样了。”正在晚餐的God问着旁边站立的安迪。

他所在的客厅极大,客厅的布置给人一种处于文艺复兴时期的错觉。

“很好,只是……”安迪想了想还是说道:“他可能需要休息几天。”

“安迪——”god突然站起来看向自己的仆人,问道:“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了。”

安迪被老板尖锐的目光吓得一退,脸上一丝不苟的表情出现了裂痕。

“你是我最信任的人,一直以来我也很满意你,不要让我失望。”God突然笑了,说道:“他确实很迷人。”

“大人,我一直效忠你。”安迪的表情已经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记住你今天的话。”God说道:“我要去看看他了,昨晚他可累的不轻。”

God还是自负自己的自制力的,可是昨晚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一直都是凭着本能做事,至于原因,只能说欧阳宴有着迷人的身体

God进去的时候,欧阳宴正在睡觉,God没有叫醒他,因为看这个人睡觉也是一种享受,欧阳宴睡觉的时候很像小孩子,两手半举

着,身子稍微的拱起,这是缺乏安全感的意思,想起自己从纸张上看到的东西,这个少年确实一直的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少年翻了身,露出一小块光滑的肌肤,昨晚上自己太鲁莽了,只是觉得身下的少年是个尤物,但是并没有怎样仔细的观察,现在

看到他这样的姿态,才知道他的美妙,很少人能将纯真与性感如此完美的融合在一起,也很少人能用高贵来演示这种风情。美丽

不是罪恶,但是爱他却可以触发人心中的欲念。

God将手慢慢地摩擦着肌肤,感受着他的稚嫩,少年的肌肤不仅仅是光滑还有一种锻炼过的紧致与弹性。

God忍不住向着被子里面摸去,欧阳宴突然睁开了眼睛。

“醒了?”God问道:“感觉怎么样?”

说着话,God的手并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在欧阳晏胸口上爬行着,做着最原始的动作。

欧阳晏在醒来的起初眼神是迷茫的,他先是不适般的动了动身体,想要甩掉在身上胡乱动作的手,然后才好奇的打量者四周的景

致,好像在迷惑自己为什么会呆在这样的地方。

过了会儿,当昨天的一切都在脑海里回忆起来的时候,欧阳晏的眼中闪过一丝哀伤。

只是这哀伤闪的太快,给god一种从未出现的错觉。

God觉得自己身体的某一部分已经产生了特殊的变化,他坐直的身体慢慢的俯低了向着面前柔嫩的亲了下去。他从来都不是会压

抑自己欲望的人,他有足够的资本去随心所欲的做恣意妄为。

欧阳晏看着面前的人慢慢的靠近自己,湿热的气息吹拂在脸上,给人一种异样的感受。

在god亲上来的瞬间,欧阳晏还是避开了脸。

God的吻印在他的侧脸上,欧阳晏感觉到那人的唇在脸上细细的吸吮着,不由的伸出手来想要推开他。可是他刚伸出手就被什么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