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心有鬼+番外——天远大

文案:

一只狐狸与一只鬼的爱情故事。

因狐狸精而家破人亡的江梦天发现自己的爱人偏偏是只狐狸。他无法面对,却又放不下,他该何去何从?

命运多桀的小离,想不到因为自己的身世,爱人就要离他而去。痛苦的他,又该如何去挽回自己的爱人。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梦天 胡小离 ┃ 配角:严炎 小桑 汪玉阳 郭岑风 小宝 ┃ 其它:

01.一场人与鬼的战争

阴间发生内战,战火蔓延到阳间,接到地君的消息。在无名山上过种与世隔绝的悠闲日子的江梦天带上自己的爱侣小离赶往A地。

这里正在进行一战生死绝斗。严炎小桑小宝全力以赴,仍无法阻挡鬼兵的进攻,他们命在旦夕。强烈的炮火轰得他们最后的一点蔽身处摇摇欲坠。

江梦天离开无名山,到达长江下游,眼前的一切,令他想起一九五九年的那场大水,曾淹没了这一带,那时死伤无数,并且洪水退后,粮食严重欠缺,又饿死不少了。整整三年,这块地方才慢慢恢复过来。眼前长江水比那时还涨得高,滚滚的洪水奔腾直下,堤岸上成群的军队在不停的加高加固长江堤岸,只是这一切有效吗?暴雨还在不停的下着,好多天了,雨就没停过。

他顾不上停留,直接赶往A市,所到之处一片狼籍,内涝极其严重,很多村庄都被淹没了。半山渡假村位于郊区,这里位置较偏,四周并没有多少人烟,远远的江梦天就停下了脚步,皱着眉头观察,虽然在下大雨,但也不能掩盖住半山渡假村所散发出的强大鬼气。半山渡假村方圆百里之内,全被这强大的鬼气所笼罩着。阴森而恐怖。在这大雨连绵的天气下,四周除了雨声,就再也听不到其他的声音了。安静的让人感觉不到这周围还有活物的存在。

江梦天站在路边,注视着一大队开过的军车,这些军车很显然都是去抗洪救灾的。豆大的雨点,不停的落在他雨衣上,脚下早就湿透了。他凝神片刻,右手食指往虚空中一点,一条原本没有的公路出现在眼前,很快的一辆性格优良的黑色跑车出现在身边。他拉开车门,把怀里的小狐狸放在副驶室位置上,极讨厌大雨天的小离抖了抖全身的毛,在座位上打了一个滚,变成了一个俊美的小青年,他嘟嘟嚷嚷的说:“烦死了,这雨还要下多少天啊。”

“系好安全带。”江梦天简单的吩咐他,快速启动车子,车象离弦的箭,飞速而去。在这大雨茫茫的夜里,车子象幽灵一样,无声无息的奔弛在这条人看不见的高速公路上。

不到半小时,车子停在了路的尽头,阴阳交界的地方,他挥挥手,车消失了。把依旧变回狐狸的小离放入怀里,拉紧雨衣,快步向半山渡假村走去。在离大门两公里处,发现了鬼兵岗哨。这里虽然是阳间,但却已被阴兵占领了,成了他们的基地。荷枪实弹的哨兵虎视担担的注视着自己的位置。江梦天微微冷笑,身影一晃,哨兵只觉得眼前一花,影子就不见。他揉了揉眼睛,问身边的哨兵:“喂,你有没有看见什么?”

“没有。”身边的哨兵不解的问。他根本就没有发现什么东西。

紧接着江梦天跃过大门一公里处的岗哨,顺利到达大门口。这里守卫更加森严了。不仅有哨兵,还有电子侦察器。就算影去了身形。电子报警器还是发出了凄历的报警声。哗啦啦鬼兵涌了过来,子弹象密集的雨点一样狂扫着江梦天所在的地方。“吵死了。还不快走。”他怀里的小离不满的骂着。

江梦天双手一挥,子弹就象打在屏罩上一样,全落在他的脚下。他呵呵低笑几声:“好的。”

众鬼兵只觉头上一顿,有脚步踏了上来。纷纷惊叫起来,江梦天早就借着他们的力量跳进了大院。

听到警报声,院内的指挥中心急切的问:“发生什么事情?”

守卫室答:“报告长官,发现有闯入者,身份不明,身手了得。”

江梦天早就跑到了院子里面,巧妙的躲过众多的鬼兵,直奔散发着微弱阳气的最东边跑去。那边正在发生激战。炮火中隐约可见符阵的光茫,只可惜光茫越来越弱了,几乎就快要消失了。江梦天抽出长剑,身体高高跃起。一道强烈的蓝光一闪,正在发射炮弹的众鬼兵还保持着刚才的动作,却已颓然倒地了。所有的大炮一齐哑了。幸免于难的鬼兵只觉眼前白光一闪,一条毛绒绒的动物尾巴扫过头顶,快速闪入屋内。他们来不及惊鄂,紧接着的一道强大的力量让他们彻底完蛋了。

屋子内严炎郭岑风,汪玉阳小桑小宝,正紧紧的拥抱在一起,享受着临死之前的最后一秒温存。屋子里电灯亮了,外面的炮火停了,所有的压力消失了。他们听到一个声音:“嘿嘿,你们倒是很逍遥的嘛。”一只雪白的狐狸冲着他们嘿嘿笑了几声。

几人目瞪口中呆的看着它就地一滚,一个俊美的小青年出现在眼着,紧接着一个白衣黑裤的男人拍着身上的炮火施施然进来了。

“你,你们……”大眼眼的小桑瞪着自己本来就很大的眼睛,不敢相信的指着他们。

“你们好。我叫江梦天,这是小离。我们是来帮助你们的。”江梦天微微一笑,大大方方的向他们介绍自己。

对方共有五个男人,四大一小。其中叫严炎的是一代天师严天开的后人。与他抱在一起的高大男人是他的伴侣郭岑风。而大眼睛的小桑是他弟弟,挨着他的汪玉阳则是他的伴侣,还有一个小不点叫小宝。这四个男人各有千秋,长相不俗。

小离高兴的大叫起来:“两个美人啊。”他围着严炎和汪玉阳转了几个圈,流着口水大声惊叹着。这家伙又犯花痴了。见到美人就要调戏一翻。

江梦天伸手捞住他,轻笑着拍了他一下:“少胡说八道了。”

“嘿嘿,他们比你好看。”小离笑嘻嘻,根本就不在意。

“你最好看。”小不点小宝突然冲出来,圆溜溜的大眼睛死死的盯着小离。江梦天一拍手,小离又变成了狐狸,落入了他的怀里。

小宝兴冲冲的抱着又变回狐狸的小离,把自己的零食全掏出来,两只小动物滚在一起,喀嚓喀嚓的嚼着大堆的零食。

“少吃点甜食。”江梦天边和严炎他们谈话,边瞄着小离,见他捧着大块的巧克力咬的正欢,急忙提醒他。这家伙吃多了甜食,就会牙痛的。

“哈哈,小离很可爱啊。”汪玉阳漂亮的凤眼转了几下,心里盘算着他们的关系。

“嗯。”江梦天不可置否的点点头,脸上柔情一闪而过,继续与他们谈着目前的事情。

阴间传染病暴发,导致内战,短短一个多月来,整个地府已经乱成一锅粥了。也正是因为这样,江梦天才来到这里。在了解到阴间传染病可能来源于阳间之后,江梦天不禁紧锁了眉头,这事太可怕了。阳间的传染病竟能感染到阴间来,这可是闻所未闻的啊。

眼下不仅阴间大乱,阳间也在传染病与洪水的双重肆虐之下,到处一片凄凉。

虽然暂时击退了鬼兵的进攻,严炎担心的问:“就你们俩,不会把这里所有的鬼兵都消灭了吧。他们会不会发动更强的攻势来消灭我们?”

“别担心,现在暂时安全,大军应该很快就到达了。他们现在已是自顾不瑕,哪里还腾得出手脚来对付我们。”江梦天的话音刚落,就传来了震天响的炮火声,几个人跑到外面一看,外面已经完全变成了战场,唯有他们栖生的屋子还保留着最后一点安宁,在强大的符阵保护下并未受到战火的影响。

几个人站在门前,注视着不远处那惊心动魄的战场,惨叫声混着枪声爆炸声在雨声中显得格外恐怖。幸好阳间普通人听不到看不到这一切。

“这场战争,正规军取姓的把握应该很大吧。”郭岑风和汪玉阳小声商讨着,照他看来,叛军虽然历害,可政府军能这么快速的打到他们的基地来,应该战争很快就要结束了。

“嗯。照这样打下去,不快点结束,只会越来越乱。”江梦天一直居住在无人区。虽然也偶尔下山在世间游玩。但这么激烈的战争,无论是在阳间还是阴间近百年来都是很少见。他反对战争,无论在阳间还是阴间,战争的受害者都是平民百姓。而饱受战火轰击的地方,更是连草都难生长,更何况这次阴间的战场竟打到了阳间的地盘,半山这块地方,不知要做多少处理,才能消除留在这里的鬼气和怨气。

“战事过后,鬼兵全退走后。地府应该会派专人来这里打扫战场吧。”严炎问,他最关心的是半山这块地方,人还能不能呆,这里现在鬼气太盛,完全不适合人居住了。

“你们看。”江梦天忽然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顺着他手指的西边,大家发现那在战火中依然保持完好的两栋楼。那里是医院,住着很多传染病患者,虽然是在打战,但双方军队都离那里有段距离,很显然他们都不想让传染病毒四下扩散。

“哦,那边是最重要的地方,全是传染病毒,谁也不想得这种世纪绝症啊。”严炎简单的告诉江梦天,在他来之前,阴间借了半山这块地方,安置新鬼与传染病患。

江梦天点点头:“那现在仍然没找到对付传染病的药物吗?”

“好象是的。不过我们有几天没和阳间联系了。”严炎急忙掏出手机联系A市里的同伴章平,章平是个医生,他所在的医院目前也是A市最大的传染病人聚集地,很多的医学专家也都在这里。

“喂,我是严炎,你那边现在怎么样了?”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我们找到比较有效的对付传染病的治疗方案,目前也有患者康复。坏消息是,找不到预防的药物,大家还是要小心怕被感染。另外因发洪水,灾情严重,怕会有新的疫情发生。”这果然是忧喜参半的消息。

严炎又与章平谈论了一些,才回头告诉江梦天,他所得到的消息。

02.战争结束

激烈的战况,慢慢出现了一边倒的情况,正规军显然占了优势,他们不仅兵力强,武器也先进和多一些,现在压制着反判军,渐渐把他们包围了。

“你们已经被包围了,限你们三分钟内放下手中的武器,否则格杀勿论。”响亮的喊话声传来。这句话回荡在空气中,整个半山显得格外的压抑,严炎他们也跟着紧张了起来,希望不要再打下去了。快点结束战争吧,这雨还不见停,一般来说,天灾与人祸总是相关连的,如果战争继续,这雨只怕还要多下几天。

叛军中的将领环顾了一下自己的周边,失望的举枪自尽,他周围的鬼兵,有的哭叫着跟他去了,也有的放下手中的武器,举手投降了。

政府军很快就将剩下的鬼兵收押起来,有条不紊的开始搜索战场,寻找漏网之鱼。一部分则与医院里的医护人员对话。里面的医护人员加病患也夹杂了一些反叛军的人,很快也被揪了出来。医院还是要正常运转,一会儿来了一队穿着特种防护服的鬼兵与医护人员,他们接手管理医院。而整个半山也很快来了一队专门鬼兵开始清扫战场,动作迅速的处理这里的鬼气也怨气,很快的这个地方,露出了阳间的味道,雨点也小了,空气中阴森的感觉消退了。大量的鬼兵撤退了,只留下一部分留守着医院附近。

这里的最高负责鬼正是严炎认识的刘上校,当初就是他带着医护人员来这里建立医院的。他处理好自己这边的事情,开始联系严炎,知道他们安然无恙,对他们表示了最真诚的感谢,同时也对他们表达了歉意。

江梦天冲严炎打了个手式,意思不要告诉对方,他在这里。他不想与对方打交道,也不想地府的人知道他的消息。他这五百年来,已经跳出了人鬼二界,现在属于阳间阴间都管不到的范围,他不知有多自在。如果不是欠地君的情,他才不想与严炎他们过多的接触。

不过虽然接触时间不长,对这几个的印象还不错,毕竟这五百多年,他的朋友很少。小离又是个耐不住寂寞的家伙,动不动就嚷着要下山玩,虽然也带他到阳间游玩过,但却无法接识到可以真正放心交往的好朋友。这让小离非常不满,总试图去找朋友,就连无名山上附近的所有动物都被他骚扰了个遍,江梦天生怕他找一群妖精当朋友,他可受不了。好在这无名山,不知是不是因为他的原因,这么多年来,妖精相当少,既使有也对他们退避三舍的,若大的无名山山脉,连绵数百里,就被江梦天和小离这两个独占着。

江梦天在这五百年里修炼成了强大的法力,他顺手或者偶尔也救下了不少鬼,人,甚至妖精,他所到之处,还是相当受尊敬的。只是他不愿意惊动他人,每次总是带小离去事先就选好的地方玩玩,吃吃当地的美味,享受一下热闹的现代生活。其实完全是小离在享受,他还乐意生活在无名山上。

搞惦这里的事情,江梦天不想多做停留,一来剩下的事不需要他帮什么忙了。二来严炎他们也忙,很多事情得处理。三来因为传染病,他可不想惹上什么麻烦。谁知道这种病会不会连妖精也传染上。他和小离也不一定能逃脱传染病的浸袭。

“看样子雨会停了。说不定这两天就会出太阳了。”江梦天看了看天色,肆虐了多日的暴雨总算停了,天空中密布的乌云慢慢在散开。外面很安静,偶尔有雨滴落在水中发出清脆的滴搭声。

小桑打开电视,天气预报果然说,明天阴转晴,后天晴天,大部分的地方暴雨都开始停了,这样的消息让大家都高兴。不再下雨,长江就不会再涨水了,而且出太阳也会很快晒干一些水份,并且也利于人们抗洪抢险和救灾。

听到电视声音,小离蹦了过来,一把抢过摇控器,连着换台。终于找到一个放动画片的台,他高兴的叫了一声,拖过椅子坐下来边吃东西边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小宝跟着他,两个不停的叽叽喳喳的讨论下剧情,并不时发出大笑声。

江梦天扶额,真是丢脸啊,这家伙不管自己有三百岁了,还看这么幼稚的节目,不过看了看他身边的小宝,算了,人家还五百多岁了。只是人家是个小孩样子,小离比起小宝来总算是看上去大多了。不过他现在是狐狸样子,倒也看不出来。

小宝的暂时家长汪玉阳,笑眯眯的说:“这两人还很快就玩到一起了。”

“小宝,这五百年来都保持着这个样子吗?”江梦天有些不解的问。

“不,我们发现他也不过两三年,他一直在沉睡。无意中被人惊醒了,我们只好带他出来了。”严炎简单的介绍了下发现他的经过。

江梦天点点头,不难怪的,五百多岁的鬼,能力却与他相差甚远,但他仔细观察过,发现这小朋友的灵力被封锁了。开始他还以为是严炎的祖先所为,想不到竟是这样的。他不禁又多看了几下小宝,却见小宝正笑眯眯的喂了一块牛肉干给小离,小离笑哈哈的坐在他怀里,看得乐哈哈。完全不在乎小宝揉弄着自己雪白的皮毛。

真是无法啊,狐狸天生会勾人,就连小孩子也不能幸免,真想把他关起来,不让任何人见到呢。江梦天闷闷不乐的,走过去,拍了拍小离的头,小离不满的抬头问:“做什么啊?”

“难不成,你想长住在这里?”江梦天似笑非笑的微眯起了眼。他这个动作,小离可是相当熟悉,这表示他对自己的行为有所不满。他环顾了一下自己,并没有发现有何不妥之处,手上吃的也不是甜食,电视上放的也不是儿童不宜的画面。身边也并没有任何他不允许自己接近的东西。

“我去下厨,好好弄点吃的。”汪玉阳眼见着小桑那双眼睛不停的瞄着小宝和小离那堆零食,明白这家伙也饿了,只不过实在不好意思当作外人的面,和小朋友抢食。其实小桑和小宝抢食的事,也不是一次二次了。可现在有小离,还有江梦天,他还是没有这么厚的脸皮,一听汪玉阳去弄吃的,马上高兴起来,跟着他去厨房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