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爱 上——狂枭

文案:

属性分类:现代 都市生活 总受 正剧

关键字:父子,兄弟 强爱

此文四P,强迫爱。激动。结局HE。

他,吴桐,是孟浩的弟弟,同时拥有三重身份。学生会长时,他文武全才,十佳无敌。帮派堂主时,他沉稳干练,狠辣无情。身

为孟浩“情人”时,他霸道温情,强势无比。

他,吴子雄,是孟浩的爸爸,亦正亦邪,正时,是警界精英,邪时,是黑道头领。他神秘莫测,身份非凡。却卑微祈望着孟浩的

爱,哪怕要用强烈的手段,也在所不惜。

他,展晨飞,是孟浩的朋友,与孟浩青梅竹马,一个帮派的老大。曾经为了保护孟浩,与孟浩断了四年联系,再见面时……依然

情有独钟……

他们生活的意义,就是孟浩。生存的目的,也是孟浩。

孟浩,只是一个平凡的高中学生,如果不是四年前随着母亲一起嫁进吴家,也许一生都不会与这些优秀人种有所交集。只是,他

不明白,明明很简单的问题,为什么这些人要弄得那么复杂?明明很简单的爱情,为什么这些人要用这么激烈的手段?

一个又一个,都想在他的世界里留下浓重的印迹……

他,何德何能?

他以为那只是没有爱的性,于是,他逃了。结果发现事情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可也因为自己的自卑与自私,造成了太多的悲

剧……

事到如今,这样残酷又残破的爱情,还能永恒吗?

面对自己造成的这一切,他该何去何从?

看清了大家的心,也明白了自己的心……为何非得在伤害之后?

上天如此安排,又有什么目的和意义?

第一章:误会

“哎?老大,前面那个人不是你哥吗?怎么和于月在一起?”一个穿着整齐制服,却痞里痞气的男生,勾着吴桐的脖子说,然后

又加一句,“你哥,可真帅。”

“嗤,有我帅吗?”吴桐不屑的看着前方与自己女友走在一起的孟浩,眼里闪着旁人无法理解的危险光芒。除了勾着吴桐的这个

男生以外,估计都没人会往危险的方向去想。

吴桐,逸扬高中的学生会会长,人人眼中的优秀学生的典型,却有着双重人格和身份。别人看到的只是表相,而真识的他,只有

他的小弟们才了解。

那是可怕的,那是无情的,那是残忍的,是只要得罪了,就得付出千百倍代价的。

“嗯,真的很帅啊,不过你也很帅就是了。”

“呵呵”吴桐眯了眯眼睛,和刚刚的男生一起往相反的方向而去。

同在一个屋檐下,孟浩,你最好祈祷我的心情好些,不然,我要你死得很难看。

从父亲再婚的时候开始吴桐就与新妈妈带过来的孟浩成了兄弟,天知道他有多么不喜欢那个人,古板,爱说教,性格就像个老头

子,其实也就比自己大上几个月而已。上回就是偶尔在外面打架,不小心被他看到,回家之后,竟然告状?那次的事情吴桐都还

没有跟他算帐,这次竟然明目张胆的翘自己的女朋友!当他吴桐是白混的吗?他现在可是一个很大帮派里的分堂副堂主。孟浩,

你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你!

没有察觉到危险已经悄然降临,孟浩与于月肩并肩的走着,“于月,虽然我和吴桐是兄弟,又同住一个屋檐下,可那小子什么时

候听过我的啊?我是真的帮不了你。你们的事情,你们自己解决吧。”

“孟浩,你帮帮我吧,就算你告诉我一下他平时都有什么爱好,平时都做些什么也好啊。我总觉得,无论我怎么努力,都走不进

吴桐的心啊。所以才会来找他的哥哥你。”

看着于月那期待的目光,孟浩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可他真的不知道自己的那个“弟弟”都在想什么啊。他们几乎也没有什

么机会见面的说。虽然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可吴桐跟本就不甩自己。那天看到吴桐打架时的那股子狠劲儿,真的吓了他一大跳,

现在回想起那被他打的人头破血流的样子,还心有余悸。那么,吴桐的这一面,要告诉于月吗?

当然不能了,上次他好心去告诉爸爸吴桐在外面的所作所为,爸爸一点儿也不相信的样子,而再面对吴桐时,吴桐那帅气的脸拉

得更长了,每次目光相对,都是狠狠的瞪视,看来还是不要多管嫌事的好吧。既然他们已经是男女朋友了,那么就让他们自己去

处理吧。他是真的不想再单独面对吴桐,也是真的一点也不了解那个相处了四年的弟弟。

“对不起,我真的帮不了你。”孟浩抱歉的看了眼于月,就大步的离开。

不再理会身后于月的呼喊。

他真的是无能为力啊。

晚饭结束,孟浩向父母道了声晚安,就回房看书了。

正在孟浩刚刚打开电脑之际,“哆哆哆,我进来罗。”门外是吴桐那个魔鬼的声音,孟浩打了个哆嗦,每次单独面对吴桐,孟浩

都非常的紧张。不知道此时到自己的房间来是为了什么,难道是算那天他告状的帐吗?他真的是为吴桐好的。那是那么优秀的一

个人,怎么会突然变得那么暴力?

孟浩不想见他,至少不是在这里,他想阻止吴桐的进入,然后有什么话出去谈。可是当他想开口的时候已经晚了,吴桐已经不请

而入,自行推门进来了。在吴桐看来,敲门就已经是很给孟浩面子了。要是还准备给自己吃闭门羹的话,那他肯定打得孟浩连他

妈都认不出来。

只穿着短裤的吴桐环胸靠在墙上,竟也显得玉树临风,“我想和你谈谈。”

“呃,”孟浩吞了吞口水,“我们,我们有什么好谈的?那,你想说什么?”

孟浩一边问,一边不自觉的向后退了退,吴桐看到孟浩这样的反应,倒是还挺满意,说实在的,在家里,吴桐无论怎么样都不会

对孟浩动手的,他还得维持着自己乖宝宝的形象呢。

吴桐坐上孟浩的床,拉着孟浩也坐上去,“我们兄弟间还从没好好聊过天呢,得培养培养感情。”

什么??孟浩一个激灵。这小子葫芦里卖得什么药啊?两个180以上的男生就这么近距离的坐在床上对望,让孟浩觉得很不自在

,明明自己是他的哥哥,明明自己与他身高体力都差不多,为什么,为什么每次在吴桐的面前,自己都觉得矮了一大截儿?从心

里往外的怕这个在自己面前阴晴不定的弟弟。

这种无力的紧张,简直是一种折磨。

不过,反过来想,如果是自己多想了,吴桐只是真的想和自己好好聊聊,那自己这个做哥哥的,怎么可以把他拒之门外呢?还是

听完他想说什么吧。不要以小人之心度了君子之腹。

“好吧,你想聊什么?”四年的相处,都没有好好的交谈过,以至于他们之间想要找出共同话题,还真的不太容易。

“聊聊于月,怎么样?”吴桐平静的说着。

“于月?”孟浩不明所以。

“对,就是于月。”

“于月怎么了?”

“呵呵,哥哥,跟我装傻是吗?”发出的声音是笑,可脸上却一点笑意也没有。

孟浩的心不自禁的猛跳了一下,吴桐越是这样,越是可怕,代表他正在生很大很大的气。可孟浩真的不知道除了那次告状之外,

哪里得罪了他。

“吴桐,请你不要无理取闹好不好,我不明白你怎么了,也不明白你想说什么。你是想找茬吗?请你出去。”真是莫名其妙!不

行,不能和此时这样的他待在一起,太危险了!

见吴桐没有出去的意思,孟浩站起身,“我不想跟你吵架,你不走,我走。”孟浩转身就走。

可转身时胳膊被猛的抓住,后方一个大力,孟浩没有站住,就向后方床铺倒去。孟浩没有想到吴桐会这么做,也有些生气,他做

错什么了?吴桐也太过份了吧,问他原因又不说。孟浩奋力想站起来,却被吴桐用身体整个压住动弹不得。

“你!你想干什么?”孟浩想要挣扎,却因此时的体位而失了先机。

“干什么?哼!”吴桐一个使力便把孟浩的双手制住,按在头顶。

“喂,你,你,放开手,你干什么?!”吴桐竟然在绑自己的双手。

眼见情况失去控制,孟浩只好开口求救,“妈!救,唔!!吴,桐,唔,救,命!”不知道吴桐为什么突然发彪,也不知道他绑

自己想要干什么,莫非,不会吧,就为这么点事情,就想杀了自己吗?

可是张口求救时,却被手上无空闲的吴桐以唇舌堵住了自己想喊叫的嘴,孟浩愣了一瞬间,也就只是一瞬间,马上就开始挣扎。

可是,不知道吴桐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力气,孟浩根本动不了他一丝一毫,急得孟浩更加想喊,却让吴桐的舌趁机溜了进来。那唇

舌交缠的感觉,让孟浩想吐!吴桐他怎么可以这样。

可就在这时,吴桐已经先行绑住了孟浩的双手,固定在了床柱上。

吴桐离开孟浩的唇,用手抹了抹嘴,妈的,老子牺牲可大了。

“你吵什么!我就是想问你几句话。”

孟浩不可思议的看着一脸嫌恶的吴桐,“你问就问,你绑我做什么。”

“你不是不想听嘛,还想一走了之。”

孟浩舔了舔唇,突然想起那是刚刚被吴桐用嘴堵过的,还有吴桐的口水。

“你说吧,你先放开我。”

“问完了,我再放开。”

孟浩没有办法,只好先妥协了,“好,那你问。”

“你和于月什么关系?”

孟浩皱眉,于月是你的女朋友,跟我什么关系??

“没什么关系啊。”

“你说什么?!”吴桐怒了。“那你今天怎么和她那么亲密?”

“亲密?我哪里有亲密。吴桐,你可能误会什么了。”

“误会?!”吴桐的声音拔高了几度。“误会个屁,我都看见了,妈的,我的女朋友你抢了也就抢了,还说什么没关系?妈的,

你当我死了啊!我他妈废了你!”

说着吴桐再次俯身,想要给孟浩一点教训。

“吴桐,吴桐,你听我说,你放开!真的是误会,你听我解释!吴,唔。唔唔。”

吴桐怕孟浩声音太大,会把爸妈引来,于是,一边儿阻止着孟浩的反抗,一边随手拿起枕巾,就往孟浩的嘴里塞。

“唔,唔,嗯嗯,嗯嗯!”(吴桐,放开!)孟浩摇着头,用力的蹬腿,激烈的磨擦,让吴桐的呼吸变了频率,口干舌燥的看着

此时被压在自己身下不断扑腾的孟浩。

眼神渐渐幽暗了起来。

第二章:意外的交集

被孟浩那么死命的挣扎弄得心烦的吴桐,使劲儿掰开孟浩的双腿,挤进孟浩的双腿之间,以便更容易的制着他,可是,这样的动

作,直接导制了两人的男性部位紧紧挤在了一起。孟浩被这样的感觉弄得很不自在,进而更加奋力的挣扎,腿间被吴桐侵占,孟

浩只好曲腿往吴桐的腰上顶,希望他可以被顶开。可是孟浩这样的动作,那扭腰挣扎,嘴里被塞了东西,想说话又不能,只好摇

晃着头想甩掉那塞入的枕巾,并发出“唔唔”的声音的样子,让吴桐有种错觉,自己是想要强暴眼前这个人似的。

靠!他吴桐可没有那个兴趣,只是那胸口的起伏,却不受控制的渐渐强烈,呼吸也越来越急促!两人之间此时此刻的状态非常的

微妙。吴桐死死的制着孟浩,眼里喷着不明的火焰。可孟浩却没有发现。

“妈的,你老实点儿!蹭屁啊蹭!都他妈把老子蹭出火来了!我说孟浩啊,你不是故意的吧。我倒还真没看出来你长了这么一张

勾人的脸呢,勾了我女朋友,你还不承认!怎么?现在还想把我蹭出火来,勾引我吗?嗯?”吴桐恶作剧似的用自己那个地方顶

了顶孟浩的,引得孟浩倒吸一口气,“唔唔!”(吴桐!)

不是,不是那样,“唔唔唔唔!”孟浩使劲儿往外顶那个枕巾,想把他弄出去,可是吴桐刚刚塞的太用力,几乎整个枕巾都塞了

进来,顶上咽喉,让他的舌头想动都很困难,更别提是用力了。他想让吴桐拿下这个东西,告诉他不是他想的那样,可是他的摇

头跟本达不到目的。

“呵呵,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好呢?是掐死你呢?还是针刺呢?我看还是针刺吧,掐死你的话,你妈会很麻烦。针刺就不同了,

外面看不出来。”其实吴桐就是想吓唬吓唬他,也没有真想把他怎么样,虽然一直以来,吴桐就不怎么喜欢眼前这个人,但这个

对自己是真的很不错,他如果连这也分辨不出来的话,那他吴桐就白活了十七年了。可是这个人真的很烦!婆婆妈妈,就比自己

大几个月,总一副,我是你哥的表情管东管西的,鸡婆的要命。如果那女人想跟眼前这个人在一起的话,他也无所谓,能轻易变

心的,他也不屑要。只是眼前这个人十分欠教训。

想吓吓他,让他以后离自己远点儿。

可孟浩哪里知道吴桐的这些心理话啊。孟浩是见识过吴桐真正发彪时的狠劲儿的,于是当然就把吴桐的这些话当真了。吓得他又

奋力的挣扎了起来,一个寸劲儿,舌头把枕巾顶了出来,发现能说话了,孟浩马上大喊了起:“救命!唔唔,”吴桐也吓了一跳

,连忙用手捂住了孟浩的嘴。

就在这些,房门处传来敲门声,“当,当,浩浩,发生什么事了?”

是孟浩的妈妈。

孟浩一听是妈妈的声音,连忙想向妈妈求救,可是吴桐的的手捂着自己的嘴,即使是发声,也只是微弱的闷哼,“唔唔”根本不

足以让隔了门的妈妈听到。孟浩急疯了,曲腿狠顶了一下吴桐的下体,吴桐闷哼一声,堪堪躲开了些,但还是被顶到了。

吴桐吃了痛,可手上却丝毫没有移动的迹象。

他狠狠的盯着孟浩,那眼中的狠劲儿,让孟浩疯狂的挣扎起来,吴桐一边用力制着孟浩,一边却以平静的声音对门外说:“妈妈

,是我,我和哥哥闹着玩呢。”

“哦,这样啊,真是太好了,妈妈就希望你们可以好好的相处呢。那不要玩得太晚,早些休息哦。今晚就住在哥哥这里吧。”说

完孟浩的妈妈就离开了。

孟浩颤抖着摇头,“唔唔,唔唔唔。”(妈妈,不要走。)

听着那脚步声从楼上向楼下消失,吴桐才再次正视起孟浩。

这一次吴桐不顾孟浩的挣扎,狠狠的把枕巾塞进了孟浩的嘴里,抽出孟浩回家后还没有换下的制服的领带,按在塞了东西的嘴上

,绕过耳朵,紧紧系在了脑后,这一次,无论孟浩怎么用力也不能把东西顶出来了。

“妈的,敢踢我小弟弟!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我让你踢,让你踢!我看你是等不及了吧。我就成全你!你看你这个样子,妈

的,真是个勾人的妖精,勾完了女人,勾男人是不是?本来没想对你怎么样的,妈的,你还来劲了!那今儿可是你自找的,我就

不客气了,我废了你做男人的尊严,看你还敢不敢勾引别人的女朋友,我让你成为我的女人!”

说完吴桐就疯了般的撕扯起孟浩的裤子,吓得孟浩更用力的踢动扭摆起来,“唔唔。”

挣动中,孟浩的腰带被扯掉,裤子被撕碎……用力捞起孟浩的双腿,就将自己的欲望刺了进去。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