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留言+番外——星期如十

文案:

韩律回去母校探望老师时,

被学妹叫着,

然后他收到一部型号老旧的MP3,

结果,一段被收录在MP3里超过十年的留言,

终于传到他的耳里,顿时让他不知所措?

三十岁的韩律唯有仰天怒吼:

「老子,我是男的!情书般的电影少女情节,怎么会发生在我身上啊~~?」

PS:假如想看肉的亲们,

本文偏向清水,

但是我没有说过不会有肉,谢啦!

PART1 相亲

「人生有多少个十年?你这不肖子!三十岁还不给老妈我成家立室讨个可爱的媳妇儿回家?」

韩律继续低头吃着早饭,不理会坐到自己左侧的老妈对他还没结婚的怒骂怨声!

「我吃完啦!」韩律放下碗筷,快速地站起来,拿起桌上的黑色公文袋后,他便转身走人。

不过,他老妈好歹是N年前高中联校田径比赛总冠军,当然身手敏捷的跑到大门前阻拦韩律前进!

「小律,妈妈也不想要每天的对你发牢骚,但是,今天七点你爸打电话给我,他说你堂弟下个月要娶老婆啦!他还激动地问我们

家的小律,是否能够在这个月底前快速找到女朋友,而后闪婚也可以,最重要是为你爸在他家族面前争点面子……小律,老爸老

妈真的老啦,你也不年轻了,快!快从今天开始出去找个女朋友给我们啊!!!!」

******

早上九点,高速公路上出现了严重塞车的情况,韩律坐在公交车上犯困起来,最初梦里出现的全是今早老妈对他的抱怨内容,而

后,当梦再进去更深一层时,他梦见了高中时的自己,当年他只有十七岁。

『喂!先生!醒醒啊!』

突如其来的女声,让韩律惊醒过来,他好不容易梦到高中时候的往事,他多么的想继续睡下去直到完成高中还有大学的历史梦。

「先生……你睡到我身上来啦!」

这时候,韩律终于发现自己睡到身边身穿黑色套装的女性肩膀上,而车中不管是站的还是坐的乘客,他们都将视线放在自己身上

后,他尴尬的将身从那位女性肩上移开,马上对她道歉。

「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希望你不会把我当成色狼吧!」

「哈哈……你真有趣!我没有把你当成是色魔的意思,我只是希望你睡觉的时候,尽量不要睡到别人肩膀上吧!」

以上在公交车里发生的「色狼」小插曲,竟然速成韩律人生里第一场相亲会。

******

时间:十月三十一日,日子:万圣节,地点:某主题乐园的大饭店

进行事件:韩家与余家的相亲会(?)

「哎呀!我们家的韩律,三十岁就事业有成,他是乐平市电视台的广告部总经理,年薪七十几万,虽然还没有买楼,但是,以他

稳定的收入,将来一定可以让老婆生活幸福美满,加上出入有名贵七人房车代步,他绝对是称职的柴可夫斯基(司机)呢!」

大饭店里头,韩律的妈妈,只见她连珠爆发的推荐自己的儿子,多么优秀,多么的极品男!

不过,余妈妈也不是省油的灯,她瞪眼的望住饭桌对面坐的韩律,开始对自己女儿相亲对象的他评头品足,说:「假如不是我们

嘉蔚要求跟你相亲,我一定不会同意今天的相亲会面,韩律先生你虽然是优质极品男,怎么连相亲最基本的礼貌都不懂?看你从

开始到现在都在看时间,你很赶时间吗? 」

PART2 忆年

『你从开始到现在都在看时间,你很赶时间吗?』

韩律面对余伯母突如其来的责问,他心情顿时紧张起来!

余嘉蔚连亡抢先一步说:「妈!你不要突然让气氛变尴尬!小律,他贵为电视台广告部经理也一定今天有事在身,但是,他为了

今天都放下工作而来,可想而知,他对于我们的相亲有多么重视!」

余嘉蔚的母亲明白女儿真的是喜欢上这小子,不过,她还是怒目相向韩律,无声中卑视他的无礼。

不过,余嘉蔚此话一出,当场HOLD住了韩律母亲的注意,她马上拍了拍儿子的背脊,感动道:「儿子,你真的是上辈子积来的福

!你看!余千金,她多么善解人意,贤良淑德啊!她比她妈妈还要体谅你不停看时间这不礼貌的行为,原来是为了工作呢!」

韩律额边流下了一滴冷汗,他眉头皱起纳闷心想『老妈,我每次交到女朋友,你总会说出这句万年对白「儿子!你真的是上辈子

积来的福!」真的毫无新意,唉!』

******

相亲进行到大家完成丰富的午膳后,余嘉蔚急不及待的开口问韩律,他可否陪她去一趟主题乐园的纪念馆去买纪念品。

「可以啊!」韩律爽快答应。

当余嘉蔚准备离开座位时,她母亲轻拉她的右手在自己女儿的耳边说起悄悄话:「嘉蔚,你怎么一点矜持也没有?真失礼!」

余嘉蔚只是甜美的笑一下,而后,她站起来伸手就挽起已经站在她左侧的韩律的右手臂,她心情愉快并且亲密地和韩律走出饭店

大门。

沿路上,韩律终于跟余嘉蔚说了「谢谢!」

她没有接话只是继续挽着他的手,亲密的把头靠在他肩上一直走,一直走,直到他们俩来到纪念馆的门口。

这时候,她终于开口对他说:「韩律,我堂堂印刷大王的女儿竟然会答应曾经被我当成色狼的男人的相亲,我想我真的是疯了!

你要怎样报答我的大恩大德?」

他苦笑道:「喂!余嘉蔚,十多年友情价好昂贵的!我怎么能还得起?」

「我不管!上天要我们十几年后在公交车上重遇的本意就正好说明了我永远会是你的讨债主!不过你放心,我既然答应当你的临

时女朋友,我一定会做好女朋友的本分直到你堂弟婚宴当天……啊哈,我想到两件事一定要你现在马上报答我的!」

「什么事?」

「第一,纪念品的钱就入你帐啦!OK?」,她在他眼前做了个『OK』手势。

「OK!不要吞吞吐吐啦,快说第二件事!」他没耐性说。

她的表情突然认真无比,但是她又脸颊微红急速说:「第二是你当年高中三年同班的『男朋友』兼『竞争对手』程俊仁的联络电

话给我!」

他听到第二件要求后,双眼反白,脑海回忆起好多囧人的高中片段好像都是离不开他和程俊仁的绯闻(?)

******

光荣高中位于乐平市,属于市内数一数二的重点学校。

十四年前,韩律的妈妈为了儿子能够考入这所名校,她竟然到庙宇里向道士求了一道据说能够加强学业运的符后,她听从道士吩

咐把符烧掉并将灰烬放到一碗水里让韩律喝上。

结果她差点害他因为肚子痛而去不了国中升高中试的最后一场!

幸好韩律用他超强的意志力克服了这场为期一星期痛苦的全国公开升中试,

最后他也如愿的被光荣高中录取并成为第三十五届的高中一年级新生代表之一。

另一位和他同样拥有聪明头脑的新生代表是比他少两岁的天才程俊仁。

开学天当日,他们俩凭自身帅气的外表,高雅的气质,同样是1米70的身高,马上被女生们封为「双胞胎校草」。

渐渐地,他们各自拥有自己的亲卫队,两派女生为了她们的白马王子而每天上演争风吃醋的戏码,除了以李思如为主的「腐女派

」对他们来说比较和平。

不过事后,韩律为自己少看了腐女的威力而极之后悔,因为托她的鸿福,韩律爱程俊仁的耽美校园故事才能够发光发热的炒作起

来尽管这根本不是事实!

******

晚上,余嘉蔚在书房里,她站在电话旁心情紧张的按下今天下午韩律亲手给她程俊仁的电话号码。

「喂,喂?」她握住话筒,语气不确定的说。

过了几秒,电话里头传来一把冷漠的声音问:「谁?」

她听到回复后,心跳声跳得更快,她强迫自己尽量保持自然的语调,笑了一声后道:「程俊仁,好久没有听到你的声音,怎么你

出国留学后回到乐平的消息只告诉了韩律?我们虽然分手啦,难道就连朋友都不是了吗?」

「余嘉蔚?真的是你吗?你现在过得好吗?」

「不要转移题目,告诉我,你为什么回来了没有联络我?」

「因为我们已经分手……我没有联络你,是我……我不想影响你和你现在的男朋友。」

「程俊仁,你听好!我现在的男朋友是你当年最喜欢的人。」

「韩律?你们……为甚么?」

「他现在喜欢我啊!妒忌吧!」

「你说谎!他最喜欢的永远是李思如……怎么会变成你啦?」

「他没有跟你说吗?思如跟他离婚了,六年的婚姻没了。」

「离婚?怎么会这样,这些年,他们发生什么事了?」

「我不知道……好啦!程俊仁,我打来是警告你不要破坏我跟韩律的感情!BYE!」

挂上电话后,程俊仁点了口烟,而后坐到沙发椅上双眼盯住桌面上高中毕业的照片。

那时候,他已经和余嘉蔚暗地里交往了半年而韩律继续暗恋李思如。

PART3 休假

话说三星期前,公交车上的事除了让他重遇了高中好友余嘉蔚外还让他梦回高中那个只有十七岁青春年华的自己,于是乎从那天

起他产生想回去母校光荣高中探访的念头。

现在,难得一连两天的休假,韩律决定先去完成这件非常有意义的事!

正午十二时太阳高挂,虽然现在是十一月初但气温达到二十二度,他像十四年前满头大汗的踏上学校的「地狱斜坡」。

十分钟后,纯白色外墙的建筑物出现在气喘如牛的韩律眼前,那是他花了人生最美好的三年时间去暗恋李思如的场所,光荣高中

每当韩律想念李思如时,他一定会在放学后到空无一人的班房里,他会脸红红的坐到李思如的位置上闭上眼睛回想起他和李思如

在学校里的点点滴滴。

他承认当年的自己比较纯情小子,根本不会什么把妹绝学,所以韩律非常享受暗恋李思如的过程。

尤其是他为了那个一见钟情的她更去当了三年的图书馆管理员,因为她非常喜欢看书,几乎每天只有一小时的午饭时间,她都会

坚持花半小时来看书。

不知不觉,他会坐在图书馆里的登记柜台上假装整理图书卡,但双眼永远投放在李思如身上,他对四周的事物都忽视了。

幸好,图书馆除了他这个总管理员外,他左侧还坐了另外一位副管理员,程俊仁,他总会在他发花痴的时候帮忙完成图书馆里其

他杂活。

韩律因为这高中三年和程俊仁同样是图书馆管理员的关系,于是,他们俩毕业后还能保持是好兄弟!

******

「你是访客,请填上你的名字和到达学校的时间在这张表格上,还有离开时别忘了填时间。」

学校的正门口一定会有一位校工坐镇,今天韩律难得毕业后第二次探访母校,他多么想遇上当年高中三年级时跟他分享无数「追

女经」的林校工。

韩律一边拿起原子笔在表格上填写资料,一边用像聊家常的口吻问起那位当值的校工关于一位姓林的校工近况。

「小伙子!你问的那位林校工,他经已在四年前辞职了!因为家里移民关系。」

「是吗……也对,都已经十几年了,世界上不会有一件事,他的当初会跟现在一样不变……」

说罢,韩律身后传来几下「哈哈」笑声。

「啊!刘老师,你好吗?好久不见了!」,韩律转身抱了抱当年教他英文的刘老师。

「唉?你老婆李思如同学呢?」刘老师看了看韩律的身后问。

韩律面露尴尬表情,他挥挥手说:「思如今天有事,她不会跟来的。」

「是吗?上一次,你们回来是派喜糖,我还以为今天你们又回来宣布什么喜事,例如,你们有小宝宝啦!呵呵!」

「哈哈……刘老师,你还是和十四年前一样喜欢跟学生们开玩笑!」

之后,刘老师简单地为韩律讲解了光荣高中这些年来的改变,最值得韩律高兴是学校在四年前重建旧校舍,这样一来,他便能够

补回上一次未能和思如重游图书馆的遗憾。

当韩律想到这里时,他脑子产生一股强烈的失落感,因为他和思如已经在四年前离婚了,这个事实除了家人和好朋友知道外,其

他人还不知道。

他跟着刘老师,从光荣高中新校舍的门口,穿过中央的篮球场来到为左侧的旧校舍。

旧校舍的外墙已经从十四年前的红墙重建成纯白色的水泥墙外,其他的一切包括五层楼层都没有太大的改变,而后,刘老师满心

欢喜的将韩律带去二楼,那里是他献出了三年高中时间为全校师生服务的图书馆。

「唉?怎么图书馆的门口被打开啦?」韩律不期然的问。

「啊!星期六早上九点到十一点是图书馆学会的聚会,不过现在已经快十二点半了,到底是谁还留在图书馆?」,刘老师说完后

,他比韩律快一步的踏进图书馆里,而后,他看见四位穿着冬季校服的女生在为图书馆打扫。

「各位!停一停!」刘老师大声说。

四位女同学马上停下手里的工作,她们急步的来到图书馆门口,齐声说:「刘SIR,中午好!我们打扫完图书馆后就会回家啦!

「是为了圣诞联欢会而做的准备吗?」刘老师问。

「是的,老师真聪明!」她们当中头发唯一是短的女生说。

「刘SIR……你身后这位帅哥是谁?」长头发带眼镜的女生表情好奇问。

韩律知道她们对自己的好奇,他踏入了图书馆,站在门边低头望向这四位可爱的高中女生作自我介绍,说:「大家好!我是韩律

,第三十五届的毕业生,当了三年图书馆管理员,算是你们的帅兄吧!」

四位女生听到名字后,忽然间,她们拥到韩律面前,兴奋说:「韩律?你真的是韩律学长吗?啊!你知道吗?你们那一届,你和

程学长可是传说中的图书馆王子呢!」

「哈哈!女生们就是爱童话故事!」,刘老师站在韩律身边傻笑却被眼前的四位女学生狠狠瞪眼。

之后,韩律,刘老师,还有刚才四位女生,他们一起到了学校外面的快餐店吃午饭,他们一边吃一边谈天说地直到二点到来,韩

律心里想自己还没有好好的在图书馆里缅怀过去,于是乎,他和刘老师在车站送走了四位女学生回家后,他继续跟随刘老师回校

「三年A班二十七号的韩律同学,你还有事吗?」,刘老师在学校门口问。

当韩律把自己今天到访母校的目的说给刘老师后,他决定让韩律用半小时的时间到旧校舍的图书馆怀念过去。

******

「旧校舍二楼的图书馆,由两个大课室组合而成,里面藏书量不多也不少,不过,现在新校舍的三层图书馆的藏书量绝对比旧校

舍多出N倍。」

韩律在图书馆里一边走一边喃喃自语,他现在看的听到的甚至于每踏出一步也像穿越到十四年前的高中岁月。

「高中一年级为爱而当管理员,其实我也喜欢看书,但为什么偏偏整整三年,我和思如都从来没有在图书馆里交流?害我要用眼

睛偷偷摸摸的看她……」

他现在来到图书馆登记柜台前,他坐了右边的座位上,他看了看四周的景物,没有太大改变,唯一变的是原本浅绿色的窗帘布,

现在被换上白色,他看着它随风而飘,朦胧中窗外的景色彷佛由红叶换成樱花之色,背景还是依旧蓝天白云,那天是毕业典礼,

他终于在最后时间鼓起勇气在班房伸手拉起李思如的手,而后,他们来到图书馆,他在里面跟她表白了还硬将自己大衣上第二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