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为撑死的战役+番外——疯子阿晴

文案:

如果说那隐藏在黑暗之中,却被众人皆知的吸血鬼,有一个与之完全相反的种族存在,那会是什么?

那是一个活在蓝天白云,阳光璀璨之下的,就连吸血鬼本身也完全没有人知道的种族——增血鬼。

而生为增血鬼的使命是什么?

那就是——撑死吸血鬼。

季以豪从小就被训练着厨艺,为了就是他将来会遇上的那个人。

「怎么样?这苹果布丁?」

「好吃,太好吃了,这怎么可能?」

「当然,那是我的血做的。」

属性分类:现代/灵异鬼怪/强攻强受/轻松

关键字:季以豪 希法 其他

契子

古老的钟声在黄昏中回响,广场上的白鸽失去了踪迹,映在古式建筑上的血色阳光,慢慢的被吞噬。

黑色蝙蝠垄罩了天空,转眼间,月光高照城市,毫无人迹的红砖街道,只剩人类留下的影子,在风中沙沙作响。

一声刺耳的尖叫,画破了凝止的黑夜。小巷内昏暗的街灯下,一双毫无生气的蓝眼少女卧坐路边。血如玫瑰绽放,衬出了女人娇

美的白色肌肤,白的异常冰冷。

一双黑靴的主人,在女子身边放下了一朵白玫瑰。沉默中好似什么也没发生过,脚步声回荡在空旷的街道,随后消失在昏暗的街

道另一头。

谁也不晓得这夜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剩下一只黑猫眼中映着的红瞳。那是一双,冰冷与热情,优雅与残酷,矛盾间交织而成的血

眸。

第一章:入学01

「今日晨间,在拉格达大道边的巷子内,发现了一具女性尸体。女性年纪约十六岁,发现时已经没有气息,死亡原因是失血过多

,但却没有发现任何重大伤口……」

电视里的主播冷言冷语的描述着这离奇的死亡案件,随后拨出警员热热闹闹的围绕在小巷附近的片段。

「老爹,那是吸血鬼做的吧?」餐桌前,配着混乱与恐慌的新闻,季以豪大口咀嚼面包夹番茄与蛋,喝着自家煮的热豆浆。

东方的面孔有些西方的影子,五官深邃的他有着一双宛如星夜的黑眸,活泼的黑色短发,以及长期在阳光下活动的麦芽色肌肤。

他的相貌与其说英俊,更接近美型,绝对能吸引不少的桃花。

季以豪的父亲做在旁边看报纸,听到季以豪的问题,抬头看了电视一眼,说:「应该是,你到学校时多留意一些。」

「你行李都整理好了没啊?宿舍那边如果少了什么,那种荒郊野外的也买不太到,你多带一些以防万一吧。」季以豪的妈妈从厨

房中走了出来,一边说一边将桌上碗盘收拾起来。

「都准备好了,没事。」季以豪起身背起了单肩大提包,与爸妈打了个招呼后,就往车站赶去。

这一次的搬家,是一整族规划的。在这科技越来越进步的时代,继续封闭在自己的小城镇中已经不能满足新生代了,因此他们这

些学龄层的孩子就被踢出了小城,往外面的世界探索而去。

而他们一家,则被指派来到这偏远的城市,然后季以豪才发现自己的住宿学校是在一个鸟不拉屎狗不生蛋的深山山谷之中,独立

而遗世,孤傲的很。

光是从最近的城镇到这个学校的校门口,就花了整整两个小时的时间,穿山越岭,过河拆桥。看着那车子经过的桥梁慢慢升了起

来,季以豪嘴角抽蓄,什么样的学校会封闭成这样?

校门口是庞大的黑色铁门,拥有古英国式的纹路与装饰,整个气氛显得庄严,不难想像里面会有多么的森严。季以豪欲哭无泪,

怎么自己运气那么不好抽重了这上上签呢?

走进这古老的学校却是出乎他意料之外,非常的漂亮。每一处都是以英式建筑为蓝本所建造的,那花园种满了艳丽的花朵,还有

大大小小数个喷水池,以及数不清的雕像。不论走到哪里,都有一股古典的诗意与优雅气氛。

在领导人的带领之下,进入了这校园之中,随的对方对学院的介绍,季以豪东张西望,对每一样东西都充满了热衷的兴趣。忽然

,看见远远的隐藏在郁郁葱葱的森林之后,竖立着一个黑色的建筑。

「请问一下,那里是哪里?」季以豪指向那森林,森林门口处还有高耸的铁栏杆与保安,将那里护的滴水不漏。他很难不在意,

那里的气氛处处表现出了异常。

「那里是禁区,记住绝对不可以靠近,知道了吗?」领导人慎重的这么说,季以豪被他严厉的口气给吓了一跳,赶紧点点头。

领导人带着自己到校区的北面,一栋栋白色的公寓式大楼竖立在这里,在这充满异国风情的学校之中显得那么格格不入。季以豪

却是放心了,最少这些公寓还能提醒他他还没有穿越,不论哪里都显得诡异的校区,唯有这边比较亲切了。

「今天先到宿舍报到,明天开始上课。」领导人拿了钥匙开门,开门后,季以豪深深的被这豪华的大厅给震撼了。

这真的是学生宿舍吗?五星级饭店还差不多!大厅极为宽敞,第一个入眼的那座墙还嵌着老式的壁炉,木柴燃烧时的霹啪作响,

更是带来一股暖意。壁炉前面铺着一大张波斯地毯,地毯上面座落五个大沙发,形成一个半圆。

更夸张的是那墙上的超大液晶电视,以及大厅两侧的大音响,几乎就是个家庭剧院了!左侧甚至还有一个吧台,玻璃杯摆满橱窗

,还有不少的酒类正大光明的放在桌面上,让他看的不禁咋舌。

「你是新来的转学生吧,你好。」从一旁的门走进来的,是一个清秀的男子,看起来年纪要比自己再大上一点。季以豪握住他伸

出的手,以宏亮的声音自我介绍:「你好,我是季以豪,高中二年级,请多多指教。」

「何明清,你叫我阿清就可以了,我是这里的宿舍长,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来找我。我先带你去你的房间,你还有另外三个室友,

都是跟你同一个年级的学生。」

他领着季以豪到宿舍的三楼,季以豪盯着那个可以装下五六人的电梯,忍不住问:「这里的宿舍这么豪华,真的是免费的吗?」

何明清笑了几声,回答:「是免费的没错,至于为什么会这么豪华,是因为这里曾经是某个大户的别墅,后来将这个别墅捐给了

我们学校当做学生宿舍,才会变成你现再看到的这样。」

「原来如此啊。」季以豪恍然大悟,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不奇怪了。

到了标示着306号房的门前,何明清说:「这里就是你的房间了,这个时间你的室友应该都还在上课,晚一点就回来了,你可以

先在附近走走。」他话到这里一顿,忽然加重了语气,说:「记得一定要再太阳下山以前回到这个宿舍里面,宿舍六点准时会锁

门,所以请小心注意时间。」

「这么早?没有留校的学生吗?」季以豪疑惑的问。

何明清神秘的一笑,回答:「超过六点没有回来的学生,极大多数都会就这样消失。」他虽然笑着,但是那股似有若无的阴森,

还是让季以豪深深的打了个冷颤。

这感觉一转而逝,何明清拍了季以豪的肩膀,说:「其他的还有什么问题,到701号房就可以找到我了。加油吧,新生。」

第一章:入学02

季以豪怎么想都觉得很奇怪,不过最后还是把疑惑抛到脑后去,推开了门,发现他们的宿舍房还挺宽敞的。走进去是一个摆着一

套沙发的客厅,小茶几上放了一大堆外带食品的盒子,客厅旁边是个小型的厨房,左边就是通往浴室的门。

房间有两个,每一个都有两张单人床以及书桌,分别靠在左右墙边。季以豪找了那张没人用过的床跟书桌,扔下了自己的行李,

躺在床上小歇一会儿。

不知道过了多久,吵杂的声音让他没办法继续睡下去,起床时就听见客厅那里传来了说话的声音。一看,另一边的床铺上扔着一

个斜背书包,大叠的课本散在床上,还有制服被扔在一角,看来是室友们回来了。

睡眼惺忪的坐起来,发愣了一阵子,才拨了拨自己乱翘的头发。醒了。

走到客厅时,三个男生正围着小茶几吃点心打牌。看到了季以豪走出来,一个带着眼镜的高瘦男生抬头看向他一眼,露出了个友

好的笑容。「呦,新生,睡的不错吧?」

「还不错。」季以豪露出了个爽朗的笑容,大方的坐了下来,自我介绍:「我是季以豪,叫我阿豪就可以了。一年级插班生,今

天刚到学院,请大家多多指教了啊!」

「东方人?那跟我们宿舍长一样啊。」那位金发碧眼的同学朝季以豪扔去了一杯冰啤酒,说:「我叫凯文,也是一年级的,我们

同班的可能性很高。」

「罗列,东西混血儿,也是一年级,请多指教。」那位带着眼镜的男生这么说完,最后一位看起来比较娇小的同学抬起了眼,说

:「拉洛,跟罗列同班。」

拉洛一抬头,季以豪第一见注意到的是他那血色般的眼睛,红的宛如宝石,非常的漂亮。这样颜色的眼睛,实在不常见。

一群同龄的男生聚在一会儿,没多久就混熟了,称兄道弟的,啤酒是一瓶一瓶的灌,这群人压根就忘了隔天还要上课的这件事情

早上七点半,季以豪准时从床上爬起来,充满了精神活力的拉开了窗帘。阳光一照射进来,同寝室的凯文就一声痛苦的呻吟,窸

窸窣窣了好一阵,才把头从被子中探出来,眼圈黑得跟国宝似的。

「早安……」极度沙哑的声音是熬到凌晨的证明,头痛欲裂是灌酒灌到早上的后果。

「早安,我帮你请个假吧?」季以豪关心的问,凯文挥挥手,说:「不用,我下午就会去上课了。倒是你,都不会宿醉吗?」

说到这个就是季以豪最自嗷之处了,「不好意思,小弟我千杯不醉!」

「呿,真好。」说着,又缩回棉被里面去了。

季以豪就着小厨房做了些早餐,不说他的厨艺在他妈的训练之下可强大了,跟那些五星级餐厅大厨有得比。一桌的早餐中,可颂

面包夹蔬菜与蛋,牛奶麦片,再加上一壶新鲜的柳橙汁,看起来简单美味。

好不容易挣扎着起床的罗列与拉诺,一看到桌上的丰盛早餐都呆了。罗列慎重的抓着季以豪的肩膀,认真的说:「阿豪,请嫁给

我吧。」

「说什么鬼话,先吃吧,凯文他起不来。」季以豪笑着拍开他。一坐了下来,罗列欢呼一声,抓了热腾腾刚考好的可颂面包就往

嘴里塞,一边呼着烫一边叫好吃,一张嘴都忙不过来了。

「喔,真的好吃。」拉洛咬了一口,眼睛都亮了起来。

一顿早餐很快的就消灭干净,在罗列跟拉洛的强烈要求中,季以豪顺带帮他们做了午餐。看了看冰箱所剩无几的食材,说:「今

天下课后去买些食材吧,盛这样明天不够煮。」

罗列听了抬头说:「今天有新生庆祝会喔。」

「那就结束后再去买,这边校内商店开到几点?」季以豪一问,拉洛便顿了一下,罗列赶紧说:「商店五点就关了,大不了明天

就吃食堂就好了。阿豪,太阳下山以后绝对不能够留在宿舍已外的地方。」

看着罗列如此慎重的态度,季以豪才记起宿舍长的话。虽然说还是很奇怪,但看拉洛他们的反应,还是别多问的好,已后就会知

道了吧。

尽管学院的外表看起来非常的神秘,所幸班级还是很正常。不意外的,季以豪、凯文、与罗列同班,而拉洛则是在成绩最为优秀

的A斑。

一天下来季以豪顺利与班上的同学混熟,他爽朗的笑容跟活跃的个性,很快就引来班上女孩子们的注意,纷纷围在他的桌旁叽叽

喳喳的说话。

「阿豪阿豪,你喜欢什么?」这里女孩们穿的制服十分可爱,深蓝色的澎澎裙配上了白色的紧身衬衫,领口是深蓝色大大的蝴蝶

结,裙摆与袖口、领口都是蕾丝边。

季以豪很努力的把视线从女孩子胸口处拉开,这制服实在要命,那胸部大一点的都快要把扣子给崩开了,真不知道这里设计制服

的是怎么想的。更不要说夏天薄薄的衬衫,里面内衣穿深一点的都看清楚了。

「阿豪!」眼前的俊俏帅哥不知道神游到哪里去了,发问的女孩喊了一声,把季以豪的神志给叫回来。

「胸……咳,煮饭吧,做料理是我的兴趣。」季以豪灿笑的这么说,少女们纷纷发出了兴奋的尖叫。长的帅又会煮饭,对女孩子

又很温柔又风趣,季以豪瞬间就变成了少女们泛花痴的对象。

男生就看不顺眼了,第三堂体育课,集体决定给这新来的一点教训。只不过……

「三分球!」哨子响起,比赛结束,季以豪最后的那长投扭转了比赛胜负。一边的女孩子们连连尖叫,厨艺好运动神经也强,还

有比他更优秀的男朋友人选吗?

「帅爆了!阿豪!漂亮啊!」同队的队友激动的大喊,要知道另一对可是有学校里称霸的球王,这下子他们总算是可以吐一口恶

气了。

晚上的新生欢迎会,季以豪更是展现了自己那千杯不醉的能力,啤酒一杯一杯的下肚,也不见脸红。斗酒连趴了好几位学长后,

季以豪被称为「男人中的男人。」得到了全宿舍上下的尊敬。

如此,在这封闭的学院中,季以豪的人气瞬间飙涨,不出一个礼拜,他的粉丝团就出现了。一时之间本来有些拘谨的学院,在季

以豪的带头之下,出现了不一样的色彩。

第一章:入学03

这日放学后,本来散的极快的人群聚集到了篮球场,欢呼声不断。场中聚集的是学院里运动神经最强的几个学生,只见季以豪也

在其中,以灵活的闪过了几个防守员,单手扣住了运行中的球,一跳,啪!球以进篮!

欢呼爆起,热血与汗水洒在球场上,带起了无尽的,属于年轻人的强烈生命力。

阳光逐渐西沉,下午四点,平时在这个时间都会回到宿舍去的学生们沉浸在球赛之中,为了激烈的战役兴奋叫喊。

隐藏在层层树林后面的那栋古式黑色欧洲建筑,陈旧的灰砖上爬满了攀藤,被象征鲜血与爱情的带刺红色玫瑰花环绕着,连蝴蝶

也显得妖异。

苍白的手指拨开了厚重的暗红色的窗帘,紧闭的窗子蒙上黑色的面纱,却挡不住远处传来的嘻笑叫闹的声音,在这安静甚至无声

的地方,格格不入。

放开了窗帘,断绝了外界的声音,男人慵懒的坐在高贵的椅子上,手边是从昨夜放到现在的红酒,散发着淡淡的腥味。「真是热

闹。」男人这么说着,那宛如血液般的红色眼睛却没有神情,如同陶瓷娃娃一般的漂亮,一般死寂。

「希法大人。」坐在男子怀中的少女轻轻喊。一身漂亮的蕾丝裙,散着一头灿烂的金发,一双红宝石般的眼睛迷恋的这俊美且强

大的男人。小巧漂亮的手指勾着男人那长长的银发,带有挑逗性质的在男人胸前画着圈。

男人低头看向少女,那双冷漠的眼里没有感情,甚至连情欲也没有。少女大了胆子退去了衣服上的带子,露出自己白皙剔透的香

肩,牵着男人的手钻进衣服里,抚上了小巧的胸。

男人这才有了反应,木偶般的抚上了少女的身体,摸着爱猫一般的动作,没两三下,就无趣的停下,任着少女自己主动。一室的

情欲在男人那冰冷的眼中没有热度,少女咬牙,为了家族,为了地位,她必须要怀上这个男人的孩子。

尽管明白这个男人没有感情,也明白他的视线永远不会停留在她们身上,但,为了更加纯正的血统,为了在这严厉的阶级制度中

往上攀升,女人们仍然争先恐后的爬上这个男人的床,为了成为吸血鬼王子妃。

他们都是纯正的吸血鬼,而眼前的银发红眼男子,是最尊贵的吸血鬼王室,银古兰家族的第四王子。如果能与帝王家族生出后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