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皇子(FZ)——我家喵咪不吃铜锣烧

文案:

皇子冷漠

皇后和两位皇兄想要陷害他,却反被杀

皇子遂被贬为庶民

没了皇子的身份,皇帝只把他当自己的孩子看

喜欢上了与他聊天,喜欢他的一切

不知不觉。喜欢成了爱

一是忘年之交,二是同性之恋,三是乱伦之爱

你们的爱简直就是这世上最恶毒的诅咒

内容标签:天之骄子 不伦之恋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子旭,皇帝

第一章

身在皇家,看惯了各式各样下人奴才被处死的场面。

生命在他眼里轻如片羽。

已经记不清小时候的事情,可能,那时看起来比其他人荣华又高贵的生活真的很开心。

可自从去了课堂,开始习武以后,那份单纯的开心也随之消散。

每天重复着练功、读书,时间久了,喜怒哀乐也渐渐淡薄了。

只是理所当然的接受皇子的教育,理所当然的把皇位作为人生的目标。

他的灵魂已经被冰封起来,剩下的只有身为皇子的躯壳。

他是皇帝的第四个皇子,名字叫子旭。

至少在十几个兄弟中,是个普通又不起眼的皇子。

习剑回宫,碰巧经过皇帝与最喜爱的公主在庭院聊天。

“皇子,要去请安吗?”身后的侍卫问。

他淡淡看了一眼花园的人影,脚步依旧,径自穿过花园前的亭廊。

一身白色的习武装,带着两名侍卫,快而静的离去,仿佛落叶随风扫过。

“皇帝该不高兴了。”匆匆跟着皇子,侍卫担忧的提醒。

可惜皇子不在意,下人也没什么好多说的。

好在皇帝跟公主聊得正欢,远远的也只看到一抹白色的背影,懒得去追究。

碰到皇帝查功课,他就混在皇子堆里,偶尔回几句。

正式宴请,也不会做什么抢风的事。

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皇子,皇帝本身也并没怎么将他放在心上。

直到他被指控暗地里勾结外贼,皇帝才找上了他。

他安静的跪在殿堂,低头。

“你可知错?”皇帝坐在龙椅上,遣退了下人,边上是皇后和几个皇子,还有一些皇帝的心腹。

“不知儿臣错在何处?”

“子旭!”皇帝闻言,怒气冲冲将手中的茶盏拍到桌上,陶瓷质地的茶盏清脆的一裂为二。

皇帝细细数落他的罪名:“你暗中勾结外贼,企图暗杀太子,夺取皇位,可有此事!?”

“没有。”他淡然的答。

“证据确凿还不承认?”皇帝威严十足,确实被这个皇子气的不轻,一挥手,“来人呐,带下去。”

门口的侍卫闻言进来,皇子却道:“儿臣没做过,不会认。可否让儿臣看看所谓的证据,也好死得心服口服。”

皇帝还没让他死呢。

瞪了他一眼,皇帝让太子和三皇子对质,“太子和三皇子可是亲眼见四皇子半夜密会乱贼,可是亲耳闻四皇子把宫中的暗道告知外人?”

太子一脸惋惜的看四皇子,道:“是。”

皇帝又问皇后:“那乱贼可是被皇后撞上,企图行刺皇后,才被侍卫拿下,供出四皇子的?”

皇后端庄而优雅,道:“是。”

皇帝终才看向子旭,“你两个皇兄和皇后都能作证,那刺客还被关在天牢,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保持沉默。他是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皇兄和皇后都要污蔑他,他还能说什么?

皇帝见他死心,才喊:“拖下去,压入死牢。”

死牢,恐怕他是再也没有出来的机会了。

“我自己会走。”他站起来。

不知是碍于他的威严,还是顾忌他皇子的身份,侍卫并没有强行压下他。

只消短短一瞬,他抽出侍卫的佩剑,皇后、太子、三皇子三人身首异处。

浴血的四皇子却冷漠得让人发指。

众人可是眼睁睁看着他冲向那三人,取下他们的首级,一时间竟连反抗都忘了。

待终于有人清醒过来,喊道“护驾、护驾”时,他已经丢下宝剑。

除了顺着脸颊滴落的血,他看起来完全不像刚砍了三个至亲的人,声音平静、又冷冽,“没做的事我不会承认,也不甘受罚,现在父皇可以凭儿臣杀人的罪名,立刻处死儿臣。”

刚才还在说话的皇后仿佛幻觉,那三个人,一个是他的母后、还有两个是他的手足,他怎么能下得了手?

从震惊中回复的皇帝暴怒,“拖下去,压入死牢,明日问斩,若谁敢求情陪他一起去死!!”

“是!”

侍卫得令,死死压下皇子,生怕这次他将剑指向皇椅上的人。

而且,皇子的武功可是皇帝亲自请高人传授,他们更是不敢轻心。

待皇子被压走,殿堂的人才面面相觑,“这……”

所谓家丑不可外扬,皇后三人的死最后决定对外宣称是刺客所为。

“在座的要是敢把今天的事传出去,捉九族之罪!”皇帝气得连声音都快打颤,新换上的茶盏更是被捏成了粉末。

第二天,朝堂。

“陛下,何必呢,他毕竟是您的皇子,不管犯了什么错,也不至于立刻处死啊。”

“是啊,陛下,陛下处死皇子的事情若传出去,皇家的颜面可……”

“陛下,请三思啊。”

“陛下……”

“陛下……”

子旭弑亲的事虽没传开,但众人也隐隐约约闻到了些风声,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可这处死皇子,开朝以来还没有过先例。

况且,连处死皇子的罪名都只是含糊的“勾结外贼”,四皇子才16岁,还从没出过深宫,哪来什么外贼给他勾结?

朝廷上下议论纷纷,都认为这是有人栽赃陷害。可真知道四皇子干了什么的人,却又不能说出来。

看着满朝不明所以的臣下,皇帝是有苦说不出。

偏偏这时,炎炎夏日里飘下了点点雪花。

“陛下!这是有天大的冤屈啊!您可不能就这样处死四皇子!!”

“陛下——!!”

朝堂上臣子纷纷下跪。

一时间,分明坐在最高处的皇帝,却连一个死刑都判不下。

“陛下……”臣相开口,那日他是看着四皇子铸下弑亲大罪的,可后来没了皇后皇子撑腰,被抓到天牢的“刺客”才供出其实一切都是太子的阴谋,这说到底,也算皇后他们看错了好欺负的对象,咎由自取。

可是四皇子弑亲也是事实。

“陛下,不如将四皇子送到麒麟山。他毕竟是皇子,而且错本不在……”

“臣相!”皇帝打断臣相,要是不小心道出那天的事,他真会捉臣相九族。

身为皇帝,他要顾及的事情实在太多。

堂下众臣见皇帝有所松动,伺机纷纷请命。

皇帝无奈。

“……将四皇子贬为庶民送去麒麟山,立刻启程,且永不得再踏入皇城一步!”皇帝说完,气势浩荡的回了后宫。

麒麟山,据说是这尘世里距离天宫最近的地方。

皇室祭祀、或是有什么隆重的仪式时,皇帝必定会到这里来祭天。

打理这里的是一些道士,最德高望重的道长传言能招风唤雨,连皇帝都要敬他三分。

既然七月飘雪,皇帝也想,把子旭送到麒麟山或许是最适合不过的选择。

第二章

麒麟山,子旭曾经跟着父皇来这里祭过天,所以也不算陌生。

有过一面之缘的道士出来迎接,身后还跟着许多小道士,最小的看起来才七八岁的样子。

虽然已经不再是皇子,可道士们对他的态度还有些顾忌。

他生来是皇子,即使被贬为庶民,有些根深蒂固的东西也是无法轻易改变的。

事实上,普通的庶民是无法到这麒麟山来的。

过去的一切都是不可磨灭的事实。

那个把皇位作为人生目标的皇子还活着,只是,那个人生目标是绝对不可能实现了。

“贫道心空……”道士磨蹭了半天,才道。

发现他好像不知道该如何称呼自己,子旭才报上自己的名:“吾名子旭。”

“……子旭”扫去了心空的尴尬,他开心的重复了一遍第一次听到的名字,“请跟贫道来。”

子旭跟上心空,身后又跟来许许多多的小道士。

心空带着他参观道官,介绍这里的一切。

他今后将要在这里生活,作为一个道士。

山上的生活跟宫中差不多。

每天习剑、看书,硬要说有什么不同,就是看的书里没了治国之道,反而多了些炼丹、修道的内容。

一直以来的目标没了,他倒是有些迷惑,自己到底为了什么而活?

转眼到了年末。

每年的惯例,皇帝为了祈愿来年太平盛世,会到麒麟山祭天。

祭天时,护驾的人只能送到山脚,皇帝必须亲自步行至山上的祭坛。

山路崎岖,虽然山下没有住户,不过传言凡是进了此山的人,大多就再也没有回去过。

当然,真命天子是不用担心这些的。

除非有什么特别的盛典,否则皇帝都是独自一人上山祭天。

这次也是如此。

当初子旭同行好像还是为了庆祝太子成人。

再说道观里,道长除了皇帝来祭祀的时候,几乎一直在后山修仙,滴水不进。

这观里的事情道长也没管多少。

所以这次皇帝祭天,初来的子旭就被扣上了接待皇帝的任务。

穿着一身纯白的道袍,一大早就必须站在道观门口,迎接直到下午才姗姗来迟的皇帝。

皇帝来的时候,跟在子旭身后的几个小道士都快睡着了。

“吾皇万岁。”子旭毕恭毕敬的跪下。

其实皇帝从老远就认出了子旭,毕竟是自己的皇子,小时候抱着他玩耍的记忆还没忘却。

“平身,带路。”皇帝开口,语气有点冷硬。

其实他对其他道士要客气得多。

子旭按照皇帝的吩咐,带他去客房休息。

祭天要在清晨太阳初升的时候,到祭坛烧三炷香,再静坐祈福至日落。

所以今天按照原先的预定,是要在这里休息一晚的。

送皇帝进了客房,子旭立刻告退,“陛下慢坐,贫道去请道长过来。”

子旭转身,一袭宽松的白衣飘过。

皇帝脑里突然闪过似曾相识的画面。

好似,曾经也有过这样的画面。

偶尔几次碰巧发现他的时候,子旭总是静静的从不远处走过,像一片随风飘过的白羽。

仔细一想,皇帝每次见子旭的时候,他都是一身白衣。

就连那天也是,只见一身的雪白上开满了鲜红的血花,三条生命随之逝去。

后宫里的明争暗斗皇帝不是不知道,皇子间争权夺位更是历来屡屡上演的戏码,不过像子旭这么直来直去的,还真是前所未闻。

“陛下。”

皇帝神游的功夫,道长已经来到他的面前。

皇帝收心,与道长攀谈起来。

祭天顺利结束。

期间与子旭见了几面,但他除了淡漠还是淡漠。

皇帝回宫,很快把子旭忘在了脑后。

朝廷是个多事的地方。

一日,丞相向皇帝告密,说了几个贪赃枉法的人。这其中也包括黄将军。

黄将军家三代武将,忠心耿耿,皇帝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可是证据却摆在眼前,不得不信。

“先压下去,这件事交给刑部彻查。”皇帝命令。

“陛下,您就这样轻信丞相捏造的证据吗?”黄将军挣脱侍卫的束缚,原地下跪,道:“现在丞相一手遮天,臣进了刑部恐怕再也出不来……”

“你们在干什么?拖下去!”丞相打断黄将军的话。

黄将军是武将,区区两个侍卫又怎能真有本事把他硬拖下去,万念俱灰,黄将军推开侍卫,继续道:“为证明臣的清白,臣今日愿死在这里,只恳请陛下亲自彻查此事,不要听信小人的蛊惑,否则,您身边将不再有忠臣。”

黄将军说完便咬舌自尽。

原本还有些微骚动的朝堂顿时鸦雀无声。

被指名道姓,丞相更是沉下了脸,说不出一句话。

“拖下去。”皇帝的声音依然威严。

侍卫得命立刻把黄将军的尸首拖了出去。

其实皇帝早有耳闻黄将军与丞相不合。

皇帝冷眼看臣相,只是此时若是说出半句怀疑丞相的话,那皇帝就真的跟黄将军所言一样,是个只听片面之词的昏君了。

“这件事待寡人彻查之后再做定夺,名簿上的人先压入大牢,如有丝毫拷问的痕迹,整个刑部一起陪葬。”

皇帝交代完便匆匆退朝。

皇帝身边,真真假假,没有读心术别想搞明白。

现在正是天下一统后重在内政的时期,本来就忙碌,皇帝为了黄将军和丞相的事,硬是两天没合眼。

两天后,丞相被处死。

早就有了心理准备的丞相没有做任何抵抗。

突然想起很久以前也有过同样的一幕,只是被冤枉的皇子把冤枉他的人先送去垫了底,最后那个皇子还没死成。

子旭……

突然想见子旭。

也不管现在已经是大半夜,皇帝风行雷厉。

麒麟山距离皇城也不算太远,快马加鞭只消几个时辰。

几乎出了城门就能远远的看到山上的道观。

皇帝身边没带侍卫,只有几个永不离身的暗卫跟着保护。

即使是祭祀时,这些暗卫也从没离开过皇帝。

到了山脚,皇帝拴好马,依然步行上山。

只是夜里的山不似白天那样,一片黑漆漆的,连月光都照不进。

虽然提着火烛,可是不管走到哪里都是一片黑暗。

再走一段,皇帝的意识好像也快被这黑暗吞灭,恍恍惚惚,陷进了黑暗。

第三章

“陛下,为何在此?”

远处,子旭拿着烛走过来。

仿佛如梦初醒,皇帝等不及子旭过来,先跑了过去,“你又为何在此?”

“睡不着,出来散步。”子旭简单的回答。

“到这乌漆抹黑的地方来散步?”皇帝好笑。

“我……贫道的房间就在前方不远,听到树林里有动静,过来看看。”子旭说到这里才发现这里确实不是个说话的地方,“陛下,先随贫道山上。”

皇帝跟着子旭走出了林子。

月光清明,子旭一身白袍被月光照得像在发光。

背着月,皇帝看不清子旭的脸,只听他淡淡的声音,“陛下可是来找道长的?请稍侯。”

子旭说罢转身。

不料,皇帝上前拉住他的衣袖。可能是月光惨淡的关系,那声音听起来有些冷清,“坐下,陪寡人聊聊。”

子旭遵命,坐在庭院的石椅上。

另一边,皇帝也就坐。

风吹树枝,发出“沙沙”的声响,一时间,竟无人开口。

“今日,黄将军在朝上自尽了。”良久,皇帝才缓缓道。

子旭听着,没有回应。

皇帝看着子旭,感慨,“寡人身边又少了不少人。”不管是忠诚的,还是只有表面忠心的,都离开了。

“后宫的娘娘都侯着您呢。”子旭说。

可惜对皇帝来说,后宫跟朝堂没有两样,特别是有了子旭和皇后的先例。

有些事,皇帝不好对身边的任何人说。可也不想跟毫无瓜葛的外人道。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