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奏迟 下——阿落

第四十四章

“翼儿……”他说,“……那我能反问你么?”

我咽了咽口水:“问,什么?”

“翼儿是喜欢我的么。若不是,我这样日日抱你,你会很讨厌的吧。”他在黑暗之中的眼,带着浓烈的红色。

长久的沉默,我们应该都发觉了,彼此在这里的这些夜晚之中,从未认真去想过这个问题。我们若彼此之间不存在分毫的感情,

那么,也只是肉体上的欢愉罢了,那对于我来说,是多么可悲的事情。

没有比发觉,哥哥对我其实没有感情,更加残酷的事情了。我当时如此想着。

却听见他的声音:“原来从始至终,都是我一个人自作多情么?”

悉悉索索的声响,仿佛他要抽离这个杯子。我一慌,只顾着一把捉住他的臂膀,然后说道:“哥,自作多情的是我好吧!”

他的手臂微微一颤。

转眼的瞬间,外面淡色的月光映照在他的脸上,恍如白玉发出柔和的光芒。他的表情有些惊讶,口中喃喃说道:“你……你刚才

说的意思……”

难得魔界大皇子,也有表情呆愣的时刻。

但比他更加呆的是我。

我从被子中跳了出来,一把勾住他的脖子。压到他的唇上。

我们这些夜晚不知道吻过多少次了,但是惟独这一次,比任何时候都要生涩。我们贴着彼此的唇,仿佛不知道如何继续下一步一

般。

他的手忽然扶住我的腰,然后舌头撬开我的嘴。

深吻。

他手从腰滑到臀,我吊住他脖子的手紧了一紧。他轻轻揉着,吻得急促而激烈。

然后,他放开我的嘴,两眼死死盯着我。我说:“哥,我在做梦吧。”

“……没有。”

“……哥……”我咽了咽口水,“我如果说,一直喜欢着哥哥,对于前些日子的那些事情……我也……我也不介意,哥会怎么看

我……”

他的手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发:“你只要知道,我现在也好喜欢你,就够了。”

我就是在做梦!

那些梦中的话,一遍一遍在刹璎的口中说出,幸福来得快而突然,我甚至没有做好任何的准备。

脑子泛晕,他说什么都答应着。

直到我感觉到一个湿润的东西在舔着我的……

“啊!”

我大叫一声,连忙捂住嘴。看见自己以羞人的姿态仰躺在床上,刹璎的头在我的下方。他微微颤动的头,我全身都颤抖起来,嘴

里不知道在发出什么声音。努力拼凑了字句,才说道:“你……哥你在……哥你做什么!”

他不管我,继续干他的事情,我开始蹬脚。酥麻。难受。欣喜,我要得是这些么?前一秒钟确认彼此的心情,那还未在我心中消

散的幸福,此刻却变成了不同的快感。

他忽然压到我身上,手撑在我的脑袋旁边。胸口的郁闷难以忍受,他俯下身来,在我的耳边轻声说:“这样是润滑……”

我还未理解什么意思,就忽然一阵疼痛。

猝不及防的硬物。刹璎的。

“唔!!!”我没叫出声来,他就吻上我的唇。贴着,轻轻的声音:“这就是翼儿期望的更加深的一步。”

我只知道疼,疼得我最后哭了出来。

我小时后被娘打也没哭过。

他还没等我说话,继续说:“我从未曾想过竟然会有这样的一天,我以为,我能碰到你,能吻你,已经是最大的幸运了。”

“翼儿,你说喜欢我,我好高兴。”

“我真的好高兴。”

“哥……啊……哥……”我想告诉刹璎,我也好高兴,尽管理智早就已经消失殆尽。疼痛,却能让我心中安心。因为任我再不懂

事,我也知道,我们真正是彼此的了。

如何结束的,我已经记不大清楚了。

清晨我醒得很晚。起来的时候,刹璎在我身边。他一动不动注视着我,见我醒了,俯身下来亲吻我。

“哥……”

“疼么?”他没来由问了一句。

当我反应过来他在问什么的时候,我一下子羞红了脸,把被子往头上一拉,却被他抢先拽住,“翼儿,告诉我……”

“哥你好烦……”

当然疼!!现在都觉得疼!

但是我才不会说,我在醒来之后,比任何人都期待再来一次,我一定,不会这样哭着晕过去的。

“对不起……”他俯身下来,抱住我的肩膀。我轻轻靠着他的怀里,觉得局促但又不安心地问他:“哥,你昨天说的都是真的,

对吧。”

“嗯。”他说。

“那为何,会喜欢我啊。”我抬头看他。

他看向窗外:“第一次在洞穴中看见你的时候,就觉得你不一样。”

“……我也是,那时候。”我蹭了蹭他的胸口,“哥,那时候是你带我出去的哦。”

我永远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刹璎拿出装满血香的小琉璃瓶。带着我走出那蜿蜒的洞穴。

……

之后的日子过得不错。

斐儒白去了城中箫府做厨子,我们为他高兴了一阵子,他说,等攒够了钱就去造大点的房子,让养父母都搬进来住。

时隔数日,斐儒白回到家中的时候,我们几个正好从河塘回来。吊了一筐的鱼。斐儒白进了家门,看看我们说:“瞧瞧谁来了?

我们忙碌地在收拾着渔具,把鱼给弄好的时候,从门后钻进来个小家伙。个头瘦小,却灵活的跟个猴子一样。他钻到门里,然后

睁着他的眼睛瞧着我们。

枯茧放了手中的鱼,说道:“这不是那日的孩子么。”

“哥哥!”他忽然手指着我,向我扑过来。

我满身的鱼腥味,刹璎刚才靠近我一点点我就赶紧避开。被这孩子一抱,吓得我连连后退。他站在原地,看着我问:“哥哥?”

那叫哥哥的样子跟我叫刹璎的样子一个样。我不由一阵怜爱,说道:“我身上都是鱼腥味,洗干净了再来抱你。”

他高高兴兴点点头,露出白白的牙。

我赶紧去院里洗手,反反复复来洗,枯茧捧着装着鱼的筐子出来,看着我说:“那孩子真喜欢你,看见你就扑。”

我得意地笑笑:“那是。”

进屋之后,那孩子在屋子里安安静静坐着。两腿还触不到地板上,在空中晃荡着。刹璎坐在他旁边擦手,雪茹拿着盘子里的糯米

糕给他吃。他望着雪茹,再望望刹璎,然后拿起来。

我进去之后,他刚放在嘴边的糕又拿了下来,跑到我旁边举着手对我说:“哥哥,你吃。”

我蹲下去摸摸他的头,把他抱起来。刚抱起来就看见刹璎在看我,眼神温柔。而且我知道他是在看我,不是在看我怀中的小杆子

没来由一阵脸红,赶忙低下头,一屁股坐到他旁边的椅子上。

怀中的孩子抬头看我:“哥哥!吃这个。”

“嗯。”我咬了一口。

“好吃么?”

“嗯……!”我摸摸他,“上次都忘记叫问你名字了。”

“我叫箫叙!”他环住我的脖子,转头看旁边的刹璎,“这个哥哥好美啊。”

小色狼!敢看我哥!我把他脖子一扭:“他我是哥哥。”

刹璎在旁边笑出声来,我看了他一眼。斐儒白在旁边说:“小叙是箫家的公子。上次是因为不好好念书,被夫人责骂了。我去做

厨子的时候,他一直就问我能不能见你,今日我下午闲着了,就征得夫人的同意给带来了。”

“真可爱。”雪茹在一旁刮刮他的鼻子,“就是太瘦。”她转头对斐儒白说,“你啊,应该给他多补补,他也是你的小主子。”

斐儒白充满宠溺地一笑:“那是自然的。”

这两人……

我还没多想,斐儒白便道:“晚上我还得去,小叙,我们走了,和哥哥们再见。”

小叙吊着我脖子的手紧了紧:“哥哥我们还能再见么?”

“当然能。”我在他脸上亲了亲,“去吧,别让娘亲等急了。”

斐儒白说要晚些回来,嘱咐了雪茹做饭的事情之后便带着小杆子走了。

枯茧从屋外回来,带着颇有郁闷的口吻道:“在宫中的时候主子还说得好,带我去人界玩一遭,谁知道是让我在这里晒鱼。”他

用力甩甩在水中洗过的手,我在一旁笑起来,雪茹也跟着笑笑:“我那时候当枯茧大人是个儒雅的男人呢,原来私下也是那么可

爱的。”

我摇摇手:“非也,这是他真面目,简直就是双重人格。”

雪茹说:“没什么不好啊。主子你别这么说。”

枯茧狠狠瞪了我一眼,刹璎说:“枯茧,委屈你了啊。”

“我就发发牢骚,其实也挺好玩。”他说。

其实我也是这般想的,来人界,终究无法再过饭来张口的生活,很多事情就要习惯自己来。雪茹说:“我去弄晚饭了。”

“那我去洗个澡。”枯茧挥挥手。

屋内就我和刹璎两个人。我正想着要不要去帮帮雪茹,刹璎就一把抓起我的手,把我拖过来。我一愣,他把我按到他的腿上。

“!干什么!”我低叫一声。

他在我耳边轻轻笑起来:“刚才那孩子怎么叫你哥的,我也要你这样做。”

我愣住,呆呆叫了一声:“哥……就这么叫。”

他摇摇头。

把我的手搭到他的脖子上,我脑中轰鸣一声,脸一下就烫起来。

“来,再叫……”

“……喂,会被看见的。”

“翼儿……”他凑到我耳边,“我喜欢听你叫。”

环住他的脖子,把下巴贴在他的肩膀之上。他身上好闻的气味,他乌黑的头发。从这个角度,可以看见背后窗外的天空。

若一直如此便好,若一直如此生活下去。没有纷争,没有烦恼。没有兄弟纷争,亦不会担心外族的侵略。人界这地方真好,可以

看见天空的颜色,蔚蓝色,连心也澄净的颜色。

如此便好。

“哥。”我环住他的脖子,轻轻咬他的后颈。

一年这样的日子啊,不要结束就好。

第四十五章

“……下雪了。”

我刚从床上起来,就听见旁边刹璎喃喃道。

睁开眼,看见窗外的一片银白色。银白的颜色,是我第一次看见。

我知道冬天很冷,冷到我受不了,还病了一场。刹璎在我身边一直照顾着我。只要他的手一握上我的手,就有温暖。

他告诉我,冬天会下雪。雪很白,是无法形容的白。它空灵,寂静,还带着寂寞的色彩,我说,那不是很让人舒服么

所以我从冬天开始之时,我便期待着一场雪。

当雪纷然而至这个城镇之时,我还在床上睡着大觉。刹璎坐在床头,随意披着一件黑色的外衣。雪白的胸袒露在外,丝毫不逊雪

的颜色。

见我醒了,把我抱起来,靠在他的身上。

“看,雪。”

他在我耳边说:“喜欢吗?”

“当然喜欢!”我高高兴兴地从他怀中钻出来,跑到床边往外看。他从后面给我披上衣服:“冷的。”

“嗯,哥,真的跟你说的一样!”

连树也是白色,草也被覆盖。白得扎眼,却纯净得仿佛可以净化心灵,我终于有些明白人界和魔界的区别了。

依稀记得我来时是春天,漫山遍野的花朵盛放。夏日之时,池中莲花淡而宁静,蝉鸣聒噪。秋日落叶满地,璀璨金黄。冬日初雪

,就是此时。

四季轮回,我都经历而来,现在是最后一个季节。记得刹璎曾说一年之期,我被莫名其妙带到人界之后,这一个季节过去,我们

似乎就要回去了。

“翼儿?”刹璎在我耳边轻轻说,“怎么了?”

“没。”我摇摇头,“景致太美了,有些惊讶。”

“人界是个神奇的地方吧。”他低笑起来,“若让我选择,我情愿选择在这里生活。你呢?”

“你喜欢的我都喜欢!”我转头,抱住他的脖子吻他。他的舌头轻轻舔舐着我,一如既往的温柔。

“主子!”

刹璎放开我,看着身后呆愣的枯茧。枯茧咳一声:“来得不是时候。”

枯茧和雪茹都已经知道我们的事情。斐儒白也知道。

三个人知道的时候,并没有表现得特别惊讶,仿佛就是等着我们把事情说出一般。枯茧后来说,你们觉得你们平时亲亲密密的,

我们真没看出什么来么?

那种被人发现的甜蜜,让我觉得自己特别娘。像情窦初开的少女一般天天捧着思春的心。不过在刹璎的面前,我就是个情窦初开

的人。

刹璎大我两百岁。他却说他从未对一个人心动过,除了我。

天下最美情话,不过如此。又有何求。

“什么事?”刹璎向前走了两步,枯茧说:“我当只有主子一个人,就闯进来了。”

刹璎看了我一眼,然后走到枯茧身边:“去那边说吧。”

两人一前一后走了出去。我站在原地发呆。看着窗外的雪。

死枯茧。坏老子好事。看我下次不逮住你。

只是到了下午,两人也没有出现,我百无聊赖。雪茹说:“主子,出去玩雪么?叫上箫家的小少爷。”

箫叙那小子,自从第一次来了之后,现在同我们熟得不得了。下雪的好日子,他不请自来,裹着厚厚的棉袄,两只细手臂套着鹿

皮手套。他眼睛特别大,笑起来露出白牙。

“哥哥!”他跑过来扑到我的怀中,我稳稳接住他。

“打雪仗!”他高兴提议着,我侧头看他:“什么?打仗?”

“就是这样!”

忽然一团雪往我头上砸,我大叫一声,转头看见雪茹手中沾着雪,笑嘻嘻地对着我。我说:“雪!茹!欺负到主子头上来了!”

“嘻嘻,主子。”她跑到箫叙的身边,在他耳边道,“我们一起打他。”

“好!”箫叙往地上抓了一把雪就朝我扔。

我当然不认输,也抓着雪回敬他。这样一来而去,身上沾着雪水,湿乎乎的一大片。

我们却玩得忘了形。

眼看天暗下来了,斐儒白说,不送小少爷回去又得暗骂。

一场雪仗结束,小叙不舍地同我道别。我帮他擦掉脸上的水,告诉他回去记得洗澡。他高高兴兴同我道了别。

天变成昏暗的颜色,看来又是一场大雪降至。雪茹说她去收拾东西,叫我自己去洗澡。我应了两声,最后留恋了一眼大雪前的天

空。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