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之你的未来,我知道(生子)下——可乐步步

第四十章

“你为什么那么说?让刘少东以为郑可生他们是刚刚跑的,明明郑可生肯本就没来,那个人是个冒牌货。”陈奇坐在刚刚买到的游轮上,喝着果汁问道,“不是已经摊牌了吗?难道他们还能联系上大陆不成?”

末世来临之后,由于地球上到处都充斥着各种能量生物,所以以前的远距离联络方式,全都失灵了,只有一些人通过上古传承到得一些设计图,可以制作一些联络器,但是拿东西不能批量生产,只有少数人有。

“那个啊,是我和郑可生约好的,这样他们就会怀疑是最近有人叛变,或是最近有间谍侵入,而不会怀疑那些老人了。”徐正峰坐在陈奇的对面,喝着一杯清水,实在是最近吃的东西,味道有些怪,所以最近徐正峰喜欢上了清水。

“郑可生派了间谍到北方吗?难道说他其实也对北方动手了,那他还让咱们的人探什么消息啊?”陈奇对徐正峰的话里透露出的事情感到不满,觉着郑可生实在是个无法让人喜欢的家伙。

陈奇是个简单的人,一直都希望自己能够简单的活着,陈奇知道那不可能,所以总是尽量和,能够愿意和他简单的相处的人做朋友,而郑可生却是越来越不简单了,这然陈奇感到暴躁,他不喜欢这种感觉。

“那个,其实也不是让咱们的人探消息,而是让咱们的人接应一下,郑可生的情报组织出了问题,北方的人中出了叛徒。如果不是因为混在北方同盟会的那个放消息的,是郑可生以前的战友,后来因为郑可生亲自去北方,劝服了他,人家也不会帮着咱们这边,所以他的身份是保密的,不然绝对会出事。”徐正峰说的很简单,而实际上工会为此差点损失三名三级能力者,不过这个陈奇不需要知道。

陈奇知道徐正峰应该有些事情,事瞒着他的,这让他心里很不好受,虽然自己知道这是一种保护,但是自己并不需要,他不是小孩子,他见识过死亡的残酷。但是徐正峰的举动也让陈奇感到温暖,只从母亲死后,这是第一次有人如此的关心他,就像家人一样。

当陈奇和徐正峰抵达大陆的时候,远远地就看到刘沁带着一堆的人,站在码头上,穿着统一的深蓝色镶银边的风衣,脚上穿着皮质的长靴,看起来很是帅气。看样子他们已经等了一会了,这让陈奇很是乱感动了一把。

“怎么样,这身衣服帅吧,是咱们工会的就、一个学服装设计的美女做的,我看着不错,就举行了一个会议,将这身衣服定为制服了。”刘沁看到陈奇和徐正峰下船之后,冲上来问道,尤其是在‘美女’这个词上下了重音。

“很好,不错,下次把人家带回来,让我们帮你看看,省得你为了美色耽误了正事儿。”徐正峰认真的上下打量了一下这身制服,然后对刘沁说道。看着对方那一副思春的样子,徐正峰不得不提醒一下,对方可能是个美人计。

“放心吧,都仔仔细细的查过了,绝对可以放心,人还是阿奇就回来的呢。”刘沁一听徐正峰的话,马上报备,生怕给徐正峰留下不好的印象。

“我就回来的,是和小小一起的那些人之一吗?我可真没印象,要知道,那时候挺乱的。”对于刘沁的求助目光,陈奇实在是爱莫能助,“呃,不过既然是老人了,而且是在那个时候来的,应该是没问题吧。”

“行啦,别打眼色了,再打眼睛就抽筋了。回去我看看就成,放心,要是没问题,我是不会把人怎么样的。”对于刘沁的小动作,徐正峰感到自己的皱纹变得多了起来,看来自己真的是老了。

“那我们先回去吧,我可是非常想念大家的,而且我还带了礼物回来。对了船上的人有很多,你们安排好了吗?那些人虽然带着铁考,但是可都是身上有人命的。”陈奇看着这里气氛有些不对,于是连忙问道。

“都安排好了,我们新改了刚栋楼,专门安置他们,而且可以和他们钦定契约,这样就不用看着他们了。”刘沁很是感激的看了陈奇一眼,然后很是认真的想徐正峰报告最近几天,给你工会的情况,以及与北方同盟会的战斗情况。

“等等,契约?什东西,你讲明白一些。咱们工会有契约师吗我怎么不知道。”徐正峰听到刘沁的话,诧异的问道。

“有啊,就是夏雪啊,哦对了你们走的时候,夏雪还没有掌握那个。事情是这样的,前一段日子,就是你们走的第二天,夏雪的精神力就到达三级了。然后就开启了一个传承珠,就是她戴在脖子上的那个,于是就成为了一名契约师。虽然是个初级的,但是也可以定一些简单的契约了。”刘沁看到徐正峰很感兴趣,于是赶忙介绍到,其表情之狗腿,实在是和平时判若两人

“刘沁啊,不就是个女人嘛,你至于嘛,为了转移大叔的注意力,竟然讲这么重要的事情瞒下来,看来那个女人并不简单啊。”陈奇这样想着,站着刘沁带着一丝怜悯。陈奇知道,这一点大叔也一定是想到了,不过是为着刘沁的脸面,没有戳破而以。

回到基地之后,陈奇和徐正峰很是好奇的围着夏雪,看着她拿出一张写着奇怪符号的兽皮,和每一个买回来的奴隶,一对一的签订契约。夏雪的契约分为两种,一种是平等契约,类似于现代的劳工合同,只不过前十年的工资折算为卖身价,不发了;另一种则是带有剥削性质的主仆契约,他们要为徐正峰无保留的卖命二十年,之后可以赎身,换的自由。

之后就是邹言带着自己的手下来这里挑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不过邹言主要还是要走了,那些签订主仆契约的,因为邹言认真的研究过夏雪的契约,认为这样的奴隶是根本没有反抗的权利的,如果不听话,等待着他们的,将是直入骨髓的痛楚惩罚。而邹言,不喜欢自己的地盘上出现太多的非专业人士。

剩下的那些普通契约中,有几个人也是学生化、医学的,被邹言带走,当了他的助手。这些人成了剩下的那些签订普通契约人眼中的幸运儿,毕竟那些人知道,无论在哪里,实验室之类的地方,待遇往往都是最好的。

这些人原本也都是天之骄子,但是由于无法得到新任掌权者们的信任,而无法得到好的工作,没办法才远赴他乡,刚开始的迷茫终于在这里得到了驱散,他们相信,凭借自己的学识和能力,一定可以在这片陌生的土地,得到新的生活。

处理完奴隶的事情之后,徐正峰就来到了郑可生的海军基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个未来世界建筑的缩影,巨大的船厂,里面停放着一艘艘奇异的船只,他们犹如一个个被金属包裹的茧蛹一样,停泊在地下船厂。此时郑可生正带着手下视察船厂,听到徐正峰来了,就让人将他接到自己的会客室。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没多玩一会儿,听说第三场拍卖会上,出现了一副五级异兽的骸骨,你不是很喜欢收集那些东西嘛?”郑可生一进门,就看到徐正峰坐在沙发上,喝着自己的珍藏葡萄酒,很是惬意。

“我要是不回来,我手下的那帮小白羊,还不得被这个老狐狸给生吞了。”徐正峰看到赶来的郑可生,很没好气的说道,要不是他,自己又怎么会错失那服骸骨。

“西南的那两个人,怎么样了。别和我说你没下手,不然就太假了。我那个喇嘛身上的那串手珠,你开个价吧。”

“哎呀,以徐大会长的眼界,竟然会看上别人身上的东西,这可真是难得啊,怎么,想拿回去融合啊?”郑可生做到徐正峰的对面,拿起酒杯为自己倒了一杯酒,抿了一口,说道。

“被兜圈子,我是帮阿奇弄的,怎么,不给吗?”徐正峰从兜里拿出一包烟,点了一颗,很是享受的吸了一口,然后说道。

“怎么不给,”郑可生又喝了一口酒,“他还好吗?听说他的精神力又提高了,那他的药剂师等级也上去了吧?”

“这事儿我可不会告诉你,你过段时间就知道了。北方那边怎么样了,有什么计划吗?”徐正峰这次主要是来谈论北方同盟会的事情的,要东西只是顺带。

“放心,北方同盟会现在和西南的协议算是彻底掰了,现在所有的证据都表明,姓金的两人是被刘少东派人劫了去,生死未卜。”对于自己手下办的这件事,郑可生非常满意,“听说你们工会的刘沁秘书长,恋爱了,对方可是个气质型美女啊,真是有福气。”

“这就不用你费心了,我们的内部问题,可以自己解决。”徐正峰养着后槽牙将这句话说了出来,听得郑可生很是解气。要知道之前为了安抚徐正峰,让他帮着带着那几个人去太平洋,自己可是下了血本啊。

“反正老规矩,我们大地盘,你们负责善后和后勤。之后我会将具体的行动方案的草案派人给你送过去,明天我要开个作战会议,欢迎参加。对了那个刘沁就不要来了,年轻人嘛,还是谈谈恋爱吧,有意于身心健康。”

“明天,我会准时参加的,告辞。”说着,徐正峰就大步的向门走去,心里暗骂着刘沁连个女人都搞不定,连累自己这个做人老大的被人嘲笑。

第四十一章

之后,随着战略计划的制作完成,全南方商业联盟,都进入了一种紧张的作战准备之中。尤其是两个组织的基地里,更是弥漫着一种紧张的氛围。

三天后,徐正峰就带着工会的30000精锐,奔赴了郑可生的军队所在地,加入战场。同一时间,夏斌接管了基地的所有日常事务,刘沁则被徐正峰带走,美其名曰熟悉战场,以便于制定更好的作战方案。其实不过是把他和他的女友分隔开而已。

刘沁的女友徐心宁,是个长相非常甜美的女孩,笑起来脸上有着两个小小的酒窝,非常的可爱。不过只要在末世里生活过的人都知道,在末世这么漂亮的女孩,如果没有自保能力,很容就会被那些道德感败坏的人看上。

所以在末世,长得漂亮的女孩,要么会变得心理扭曲,要么就是一个能力很强的战士。而徐心宁,就是一个没有什么能力,但是很漂亮的女孩。显然徐心宁是幸运的,能够在末世之初遇到重生的陈奇,至少从那之后她是幸运的。

现在,甜美的女孩躺在冰凉的医院病床上,双眼无神的呆呆的看着天花板。床边,两个医护人员,细心地观察着机器里的生物数据,并不是观察着徐心宁的身体变化。

“她怎么样了,不会有事了吧?”陈奇站在玻璃隔离窗之外,担心的问着身边的,挂着金丝眼镜的年轻的女医生。要知道,徐心宁这个样子已经三天了。刘沁走之前,可是千叮咛万嘱咐的,让他照顾好徐心宁,结果现在徐心宁这个样子,他实在是无法和朋友交代啊。

“暂时没有事情了,不过她受到长时间的深度催眠控制,精神力受到重创,身体各项机能透支,需要修养上很长一段时间。”女医生,也就是徐心宁的主治大夫林心怡,一边看着病例,一边解释道。林心怡是邹言的得意弟子,在生物医学,和临床上,有着很高的造诣。林心怡长得很漂亮,但是整天都板着个冰块脸,医院里的人,都叫她‘冰山来客’。

“那好吧,我来给她配置一些营养药剂,和精神力恢复药剂,但愿她能早点好起来,不然我可要切腹谢罪了。”说完,陈奇就和林心怡道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配制药剂。

陈奇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配制药剂,虽说徐心宁需要的药剂都并不难弄,但是由于徐心宁的身体状况,陈奇只能为她特别调制一些药剂。完成后,便来到空间的储藏室,打算找些能用的东西,拿给夏妈妈,好请她帮自己融合空间。然后,陈奇很自然的就看到了展示台上的,那两个平排放着的空间灵物。

陈奇看着这两个灵物,自然而然的就想起了为他找来这些灵物的徐正峰,“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陈奇想着,大叔应该已经到了R市了吧,那里是通往BJ的必经之路,也不知道大叔怎么样了,和郑可生那样的老狐狸在一起,可别被人卖了。

徐正峰站在R市的广场上,他的对面是一个年近五十的中年人,穿着一丝不苟的军装,站得笔直而刚毅,犹如松柏,亦如峻峰。这个男人叫吴天明,几年前,他是一名忠诚的华夏军人,特种兵大队的总指挥,也是徐正峰的老首长。现如今,一个坚持着自己的理想,一个为了追寻自己的理想,两个人走上了两个方向。

“几年不见,你小子长进了。听说你弄得那个冒险者工会很好,可惜了,你小子怎么就跑到那么远的地方转业了,不然的话,咱们也不会像现在这样了。”吴天明是个老派的军人,他为此奉献了一辈子,同时也是个好领导,他对自己手下的兵,一个个比亲儿子还好。

“大队长,几年不见,你还是这样硬朗。其实南方挺好的,至少我可以做我想做的事情,我不需要违背本心,也不需要为一些派系斗争之类的事情,殚尽竭虑的。”徐正峰看着对面的老首长,心里百味交杂。这场战斗,如此的让人心痛,可却又不得不进行,老首长有他的坚持,自己亦有要守护的东西。

“我也知道你在那边混的不错,还帮着老百姓找工作,不过我坚持,这边才是正统,我为国家卖了一辈子命了,你小子可别让我晚节不保啊。”吴天明笑着说道,其实他的心里也不想打,但是不打不行,他有自己的职责,不战而降,不是他的作风。如果他那样做了,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

“小山,咱们来打一架吧,我赢了,你就让我这些兵战后自行离开,不要为难他们,你赢了,也请你不要伤害这里的老百姓。末世一来,就没有一个新生儿降生,现如今人是越来越少了,能活下来的,都是有生力量。我想你能善待这些人,可别弄什么奴隶市场什么的。听说国外的已经有人开始贩卖人口了,俺们可不能干那事儿。”

听到吴天明的那声小山,让徐正峰有一种回到了过去的错觉,那时的他是个活在大队长的羽翼下的刺头中队,几乎天天都需要大队长去为他擦屁股。

“我都要去国外买人回来了,那里还会把人卖出去。再说了大队,我可是你带出来的兵,那种事儿我能干的出来吗?”徐正峰带着一种自己都没发觉的依赖的语气说。

“行了,我知道你敢不出来,我是为了让别人放心。废话少说,来吧。”说着一个起手式摆出,并用右手,向徐正峰勾了沟,“让我看看,你这两年有没有荒废。我可是还天天都打两套拳的。”

“那么,大队长,得罪了。”说着,徐正峰运起很久没用的青峰,随着清风犹如一道青光飞出徐正峰的体外,二人的决斗正式开始。

吴天明是个五级的风系能力者,并且是个二级精神力者,有着一个灵物武器,幻影大刀。吴天明作为一名参加过自卫反击战的老兵,战斗经验丰富,行动间自有一种无人可及的凌烈与老辣。

徐正峰当年经常和他过招,所以二人对对方的招式套路都是娴熟的。一开始两人只是试探性的缠斗着,以此耗损对方的能量,然后一击得胜。但是二人都太熟悉对方了,直到对方打的是什么注意,因此一直保留着自己的能力。

吴天明的青风长刀是以唐刀为样式的,每一刀都带有着一种吴天明本身的凌烈。吴天明的刀有一种肃杀气息,是你站在他的刀前,会感到死亡的召唤。

徐正峰控制着青峰,一边抵挡着吴天明的刀,一边对他发起一些试探性的攻击。徐正峰无法向对方挥刀,因为他对吴天明有着发自内心的爱戴,他无法像这个老首长挥刀。

“小山,你是个战士,你的胆子呢?被狗吃了吗?竟然不敢和你的对手过招。”吴天明感觉到了徐正峰的犹豫,于是痛骂道,“这么犹犹豫豫,谁教你的,别跟人说你是我带出来的,我丢不起这个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