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东和房客——徐徐图之

文案:

两对CP

年下攻,唠叨受;痞子攻,腹黑受

四人之间千丝万缕的关系是其中一条主线

争名夺利豪门恩怨是另一条主线

温馨风+洒狗血

完结之后作者自己回头看,好吧写崩了

但是,请相信我,正文不会比文案更崩坏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杜航,乔子涵,鲍离,章晋

配角:杜远,冯慧仪,章显政,张文达┃其它:1v1

1、租房了(上)

晚上十点多,乔子涵在某经贸大学校园里晃荡,最后停在一处宣传栏前左右瞄了瞄,除了右侧五六米远的树下有一对男女正热吻

的难分难解,没有出现保安或疑似保安,于是迅速掏出浆糊和小广告,一抹一贴,然后继续向前晃悠。

只见小广告上书:

日租

学校附近有房长期提供出租,24小时热水,空调暖气,被褥干净,有意者请联系13xxxxxxxxx。

好吧,我们男猪脚乔子涵先生的职业就是每所大学附近都有的专为学生情侣提供方便的价格便宜的被所有校方领导深恶痛绝但又

无可奈何的日租房的小房东。

在校园里跟保安一边打游击一边贴广告的折腾了近一个钟头,乔子涵终于完成了今天的工作量——200张小广告。然后心满意足

的回到了日租房里。

乔子涵生活的这个单元房是老式的三室一厅一厨一卫,两间大的卧室用来出租,小的那间自己居住。

日租也分淡旺季,今天是周四,算是淡季,但是还算不错,一对常来的情侣租了其中一间,起码今天有收入。

乔子涵回到小卧室,房间没开灯,出门前没有关电脑,电脑下角有QQ的头像在闪动,坐下点开。

暴雨梨花22:21:33:乔子,我今天在街上见你妈了

暴雨梨花22:22:46:没在?

暴雨梨花22:23:02:你妈一个人去买菜,问我跟你有联系没,怕你自己一个人在外边过得不好,说着说着就掉眼泪了

暴雨梨花22:23:44:乔子,要不你给家里打个电话吧,这么长时间了都

暴雨梨花22:25:12:唉算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回头有空了给我打电话,混小子换电话也不告诉我一声

暴雨梨花的头像已经灰了,乔子涵在对话框里敲了一行字,又删了,重新敲了一行,想了想,还是直接把对话框关掉了。

电脑右下角的时间显示已经是23:26,这个时间一般也没生意好做了,乔子涵关掉电脑,在黑暗中躺在床上,点了根烟,烟草的

味道充斥着口腔和嗅觉,烟头的火光一明一暗间映照着长长的睫毛和挺立的鼻梁。

隔壁租房的情侣似乎开始办正事,乔子涵侧耳听了听,轻笑一声,扯开被子准备在交响乐中睡觉。

手机响了。那头是个男声:“有房子租是不是?”

这个时间,居然生意来了。

不多时租客就按乔子涵电话里交代的地址寻了过来,敲门声响起的时候乔子涵手里的烟刚刚燃尽。

小区统一的就是防盗门,隔着铁栅栏,门外一个高个子男生,头发刺棱着,表情肃穆,借着楼道里的声控灯光,右边眉梢依稀有

道疤痕。

乔子涵愣了几秒。

高个子男生:“不让进?”

乔子涵回神:“你一个人?”

高个子男生:“一个人不让租?”

乔子涵:“你有身份证吗?”

高个子男生不耐烦的从上衣内兜里掏出一个钱夹,摸了身份证出来给乔子涵看,照片上明显比本尊小几岁的黑发人像,脸上也是

同样不耐烦的表情。

把高个子男生领进另一间空着的卧室,乔子涵站在门口尽责的说:“空调遥控和电视遥控都在桌上,衣柜里还有一床被子和一个

枕头,”往右边一指:“卫生间在这边,24小时热水。”

男生点了点头,喉咙里发出近似“嗯”的单音节,然后坐下准备脱鞋,抬头问还在门口的房东:“我要睡觉了,你还有别的服务

可以提供?”

乔子涵嘴角抽搐了一下,说:“我是想告诉你,一天50块,先付钱再睡觉。”说完乔子涵一囧,为什么听上去还是有歧义?

高个子男生完全没注意乔子涵的囧脸,掏出钱夹从里面抽出来一沓整钞,数了五张:“先住十天。”

十天?一个人自己到日租房里住十天?而且是“先”住十天?

见乔子涵没动,男生站起来趿拉着鞋走到门边,把钱往他手里一塞:“退后。”

乔子涵下意识的退后了半步,然后,面前的门被关上了。

把那个看上去呆呆的房东关在门外之后,杜航侧躺在床上,觉得浑身酸痛,用手替自己捏了捏肩膀,觉得舒服了些,甩掉了身上

的外套,合上眼睛,不一会就进入了梦乡。

在梦里自己回到了那天,还是在别墅里,还是自己和大哥大嫂坐在一起吃午饭,大哥问自己最近忙什么,大嫂一边含笑听着哥俩

的谈话一边往两人碗里夹菜。

梦里的一切和那天发生的一起完全重合,一模一样,甚至连枪声响起的时刻都严丝合缝。

大嫂夹了翠绿的西兰花给大哥,还笑着对自己说你大哥跟蔬菜像是有仇一样你不喂他他就只靠肉活着。

西兰花还没放进大哥碗里,大嫂还保持着举筷子的姿势,异变突起。

餐厅旁边的落地窗碎了一地,大哥倒在餐桌上,太阳穴处汩汩流出鲜血,好像流不完一样。

在一片血红中,杜航醒了。

摸摸额头,满是冷汗。

他靠坐在床头,单手撑着额头。脑子里嗡嗡嗡的响。是了,大哥死了。

翌日清晨。

乔子涵在卫生间刷牙刷到一半,租房的那对情侣中的女孩站在客厅喊:“小房东。”

乔子涵把牙膏沫吐掉,应了一声。

那女孩接着说:“我们今儿还住一天,是现在给你钱还是明儿走的时候给?”

乔子涵说:“走时再给吧,都是熟人了。”

女孩娇笑道:“那成,我们出去了,小房东晚上见。”

然后是两个人的脚步声,防盗门被锁上。

洗漱完之后,乔子涵准备出门去上班,租房子是他的主要职业,他的副业是白天去小公司做个小白领。

换鞋出门之际,看了眼仍然紧闭的另一间卧室门,心里一动:在这住十天,别是在逃犯通缉犯什么的吧。

上前敲了敲门,里边问:“干什么?”

乔子涵想了想说:“你真准备住十天的话,把你身份证复印一份给我,这样咱们都方便。”

里边静了一下,回道:“嗯。”

乔子涵略微放了心,上班走了。

杜航夜里醒了几次,天蒙蒙亮时才睡踏实,没睡多大会就又被小房东吵醒了,出奇的是居然很清醒。

大哥杜远死了。

后来呢?

后来大哥的尸体被蒙着白单子抬了出去,大嫂哭的晕了过去,有个四方脸的帽子上有国徽的中年男人很严肃的对自己说一定会尽

快破案请家属放心云云。

几天后的葬礼,叔叔伯伯们都来了,下葬,献花,念悼词,然后他们就吵起来了。吵架的内容无非就是公司,远航,资产,发展

,分配。呵,分配。

这一吵,就是半个月。

直到昨天下午,大嫂打电话让杜航到公司去出席董事会,从来没参加过公司事务的杜航一头雾水的去了。

先是握有股份的元老们叽叽喳喳你方唱罢我登场,然后是本家的叔叔伯伯拈须微笑做和事佬超然物外的样子。

正当杜航听得头疼的时候,大嫂拿出一份遗嘱,说是大哥生前所立,遗嘱里交代,一旦自己遭遇不测,自己名下所有股份转移到

杜航名下,远航集团一应事务由冯慧仪全权代理。

冯慧仪就是大嫂的名字。

遗嘱一出,全场哗然。质疑声不绝,质疑遗嘱真伪,是冯慧仪和杜航联手伪造遗嘱,否则杜远正值壮年怎么会立下这等遗嘱。

此时大哥生前私人法律顾问出场,证明这份遗嘱真实有效并且符合法律程序,董事会一众才讪讪住了嘴,但表情与眼神仍是充满

不信,不过将怀疑的对象从两人变成了三人,加上了律师。

无论如何,杜远遗孀冯慧仪在丈夫身死半个月后将暂时掌管远航一事,已成定局。

会议结束众人散去后,杜航看着仍然端坐在会议桌首位的大嫂冯慧仪:“这遗嘱……是大哥什么时候……立的?”

2、租房了(中)

冯慧仪沉默了一会,才答道:“两个多月前,我一直不知道,是文哥,”她抬手指了指还没有离去的私人律师张文达:“遗嘱一

直是文哥收着的,你大哥出事……之后他才告诉我这件事……”

说到后面,冯慧仪已是泪水涟涟。

张文达颔首说道:“是这样……”

杜航打断他:“为什么两个多月前就已经知道会有这种事发生?”

张文达扶了扶眼镜:“小航,这件事牵扯太多,就算你知道了对你也无益,等事情告一段落,或者……等完全解决了,我们再告

诉你内情……这也是为了你好,我们……”

杜航猛的站了起来,大声说:“你们?你们!谁是你们!我竟不知道我们杜家的事情是我不能知道的,还要等“你们”来告诉我

!”

冯慧仪哽咽着起身去拉杜航的袖子,杜航看着她红肿的眼睛及连日来不得安睡眼下的一抹青紫,长吸了一口气,抿嘴不说话。

冯慧仪声音嘶哑的说:“小航,这事暂时不让你知道真是为了你好,你哥是想把这家业留给你的,如果不是你还小,也不会让我

暂代你管一段时间。这里边的事情现在告诉你也是于事无补,”她顿了顿:“我现在只能跟你说,你现在安心上学去,旁的事先

别操心,以后……等这事过去了……”

从公司出来已经是晚上了,杜航直接打车回了学校。

从大哥出事到现在半个多月的时间里杜航没有回过学校,宿舍里的舍友们也没有预料到杜航会突然回来,一面急急忙忙的把各自

堆在杜航床上的东西拿开,一面用眼角瞟向沉默不语但明显黑着一张脸的杜航。

杜航在宿舍站了一会回头推开门又大步走了出去。

三个男生听着杜航远去的脚步,嘀咕开:“听说他家里出了什么事请了长假的。”

“他又不爱跟咱们打交道,有个有钱的哥,哪儿能看得上咱们这种小老百姓。”

“就是,他不在宿舍咱们还得个清净呢……”

和舍友们两看两相厌的杜航在校园里走了一圈,鬼使神差的看到了宣传栏上乔子航贴的小广告,就这样成了乔老板的短期房客。

乔子涵提溜着在楼下买的煎饼果子挤上了公交,车上人还不太多,他顺利的在后排找到了位置坐下。

上来一个抱着一个三四岁大小女孩的女人,做到了乔子涵的旁边。

初时孩子还安安稳稳的靠在妈妈怀里,车开了一会就开始叽叽喳喳的说着说那。

过了两站,车上的人渐渐多起来,小女孩不知哪里不舒服开始哭闹着要下车,她妈妈手忙脚乱的哄着劝着,前排坐着一个穿校服

的中学生,突然回头冲着小女孩大吼:“闭嘴,烦死了你!”

小女孩顿时噤声,大眼睛里含着泪滴流滴流着转,女孩的妈妈不干了:“你吼谁呢你,吓着我们妞妞了!”

“要哭回你们家哭去,大早晨起来就号丧,烦死人了!”

“怎么说话呢你,小孩哭还碍着你事儿了……”

叽叽喳喳的吵了一站路,车靠站,女人抱着还在抽抽搭搭的小女孩起身要下车。

乔子涵看着她抱着孩子在人群中费力的挤下车,然后长出一口气,把孩子放在地下,蹲下身不知道说了什么,小女孩带着泪花笑

了起来,使劲的冲着妈妈点了点头。

使劲咬了一大口煎饼果子,乔子涵决定晚上给家里打个电话。

刚进办公室就看到几个女同事凑在一起说着什么。

“好帅的啊,这么年轻就死了真是太可惜了啊……”

“就是啊,你看他老婆长的也不怎么样嘛。”

“听说是政治联姻啦,这个冯慧仪的老爹是咱们市政厅的XX处主任。”

“偶哟,真是,皇帝女儿不愁嫁啊……”

“羡慕她什么,现在不是守寡了?”

“经理来了经理来了……”

随着三十而谢顶的经理有节奏的踏踏脚步声,一群女同事作鸟兽散。

乔子涵拿起被她们刚巧扔在自己桌上的杂志,封面是个长相温和但眼神凌厉的男人,旁边血红大字写着“首席CEO遇刺真相成迷

,遗孀今日入主执掌远航”。

冯慧仪端坐在董事长室宽大的沙发式旋转椅上,桌上堆积了如山的资料文件。

张文达站在一旁温言道:“这些文件是各部门挑选过的比较紧急的,先处理这些,你刚接手公司,不用着急,慢慢来。

冯慧仪点点头说:“文哥,这段时间谢谢你一直帮着我们,要不我和小航……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张文达摆手说:“你别跟我客气了,我和杜远从高中就是同学,多少年的朋友交情,杜远在世时也帮了我不少的忙。”

冯慧仪沉吟道:“我跟我爸通过气了,虽然现在没有证据,但是这次杜远的死……跟汇丰那老不死的跑不了关系,这次的竞标案

……”

张文达抢着截住她的话头:“这次的竞标我们如期参加,但是其他的,慧仪,现在敌在明我在暗,能不管的就先别管,天理昭昭

,总有一天我们能报这个仇。”

冯慧仪点了点头,指节攥得发白。

下午五点半,乔子涵下班。

提着新买的蔬菜进到厨房,系上围裙准备做饭。

昨晚深夜来租房的男生从大卧室里出来,乔子涵冲他打了个招呼,客气的问道:“吃了吗?”

杜航摇头:“没有。你在做什么?”

乔子涵应道:“给自己做晚饭。”

杜航“哦”了一声,说:“多做一人份。”

乔子涵手上一顿,扭头看着丝毫不客气的房客,房客说完就直接进了卫生间。

杜航住的那间手机音乐响起来,响了一会,乔子涵大声说:“喂,你有电话。”

卫生间里水声哗哗,杜航走了出来,回去接电话。

“大嫂……”“不回去了,在学校……”“嗯,没事,别担心我……”“有时间了就回去,课挺紧……”“好,再见。”

乔子涵听着这年轻房客睁着眼说瞎话,嘴角不屑的撇了撇。

以前也有过来租房子连住几天,家就住在本市,但是不想回家又没打算在外面长住的。乔子涵把这类租客归结为闲的蛋疼。

他扭头对闲的蛋疼的房客说:“我这只提供住宿,50只包住可不包吃,小区门口就有饭馆,这离学校餐厅也没有多远。“

房客打量了打量小房东:“我加钱。”

房东囧了:“这是日租房不是酒店啊大哥,还提供餐饮服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