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人+番外——天然呆的某依

文案:

林未曦总是说,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

可是洛洺夏总觉得这后半句绝不是针对自己的呀!

自己这样五讲四美天天向上遵纪守法悉心教育祖国下一代的好人,怎么会是祸害呢?!

还有,我们的人民警察苏沐同志可以作证啊……对吧……哎……苏沐你笑啥……

苏同志笑而不语,大家自己看吧╮(╯_╰)╭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洛洺 夏苏沐┃配角:林未曦 林绾宁 唐晓柯┃其它:耽美

第一章

以前听人家说,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

洛洺夏一直觉得这纯属无稽之谈,像自己这种从小五讲四美天天向上遵纪守法的好公民要是还能遭遇什么不幸,那老天爷绝对是抽空打盹去了。

不过老天爷可能偶尔也是需要打个盹的,就比如今天。

自己老老实实上完这周最后一节大课,拒绝了同事去喝酒的邀约,心情还算愉快的走在回家的路上,看着马路上拥挤的交通,庆幸自己没有挤公车是明智之举,然后就开始盘算着这个周末如何度过。

多么美好普通的一个周五的下午啊,可是……

“站住!别跑!”前方的人群突然一阵骚动,洛洺夏本能的停了下来想要看看发生了什么,却在下一秒钟被结结实实的撞倒在地上。

一个20出头的小伙子怀里抱着一个女式提包气喘吁吁的瞪了他一眼,然后匆匆的朝后看了一眼。

抢劫啊……

大脑自动处理现在的情况,洛洺夏的直觉告诉自己,这种事还是不要掺合为好。

“你站住!”身后却传来一声厉喝,一个看起来比自己小一点的男人冲了过来,眼看就要抓住抢匪了,抢匪怒气冲冲的瞪了刚刚被自己撞到的洛洺夏一眼,拔腿就要跑。

可就是那个眼神,洛洺夏不知到自己是气不过还是脑子被撞的短路了,竟然以最快的速度从地上爬起来一把抓住了那人的胳膊。

“多管闲事!放手!”眼看追自己的人就要来了,抢匪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把水果刀,洛洺夏觉得眼前白光一闪,猛地闭上眼睛准备好迎接随之而来的疼痛。

哎?

不疼?

慢慢睁开眼睛,却发现刚刚那个追抢匪的男人已经站在自己面前,一手反扭着抢匪的胳膊,另只手……竟然抓着刚刚的水果刀?!

“你你你……你没事吧……”洛洺夏担心的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男人,问道。

“额……”松手吧刀子扔在地上,他扭头冲洛洺夏笑了,竟然露出了两颗小虎牙,“不用担心,劳驾给报个警吧。”说完又冲周围聚集的人们说,“我是警察,大家不要慌,罪犯已经被制服了……”

洛洺夏握着电话看着他,一时出了神。

******

“没什么大碍,口子看起来划得比较深,但也只是皮外伤,没有伤到骨头。只是这几天要注意,不要碰水,按时上药换绷带,小心感染。”安静的诊室只有三个人,带着无框眼镜的医生一脸严谨的坐在那里。一边说一边刷刷的在病历上写着什么。

“没伤到骨头么!那就好那就好!”听到没什么大碍,洛洺夏这才松了一口气。罪犯被带走之后,因为人家是为了救自己受到的伤,洛洺夏无论如何也要把他拉来医院好好检查,毕竟自己给他简单包扎止血的手帕都给血染红了,那场面自己活了近30年还真没怎么见过。

“我都说了没什么啦,这点小伤没问题的。”男人还是笑的很温和。

洛洺夏这才能好好看看眼前的人,乌黑的瞳仁眼睛大大的很有神采,薄薄的嘴唇,唇弧柔韧,有一种不可颠覆的定性,笑起来的时候不光有两颗小虎牙,竟然还有两个浅浅的酒窝。

这样的长相,怎么看都不像警察啊……洛洺夏自顾自的摇摇头。

“我说洛洺夏……怎么谁跟你有点瓜葛就倒霉啊?人家一个路人也会因为你受伤啊?”一直写病历的医生突然抬头,盯着洛洺夏说道。

我们的警察同志有点惊讶的看看之前一直低着头的医生,端正优雅的外形,细长却很有魅力的眼睛,美丽沉静的表情,然后又扭头看了看好像有点生气的洛洺夏。

问道:“你们两位……认识?”

“不认识谁会在下班了还做在这里给你看伤呢先生?”医生一边说一边起身将一些单子递给洛洺夏,“所以说认识这小子就不会有好事。喏,给人家照着方子去开药,然后赶紧让我下班吧。”

“林未曦,你这家伙就是最毒。”洛洺夏没好气的接过单子,然后对一脸茫然的小警察说,“那个,警察同志我们先走吧,再和这家伙多说一句话我都得给膈应死。”

“哦,哦哦……”我们可怜的伤员连忙起身,对林未曦说,“那个,麻烦医生了。”

“客气。”淡淡的回应,林未曦不再多话。

“走吧走吧。”洛洺夏小心的抓着他的胳膊,朝门口走去,头也不回的说,“回见。”

“不送。”依旧是淡淡的回答。

急匆匆的取了药,两人才能一边离开医院一边聊天。洛洺夏这才知道,眼前这位警察同志叫苏沐,名字倒是和长相挺配的,就是……和他的职业不太配啊。

洛洺夏再一次感叹道。

“那么……您是刑警?”洛洺夏好奇的问。

“不是……”苏沐笑了笑,抓了抓头,“我……我是交警。”

“交警你学人家抓抢劫犯你不要命了啊!”心里的话脱口而出,洛洺夏忙说,“我……我的意思是。”

“嗨,你说的没啥错啊。”苏沐不在意的笑道,“就因为这事啊,我们队长说我好几回了,可是……唉……这天性使然没办法啊。”

“呵呵,照你这么说,你倒是挺适合做警察的。”洛洺夏也笑了,看样子这个苏沐倒是个很有正义感又很直爽的好人。

“哈哈,算是吧。对了,你是做什么的?”苏沐好奇的问道,“当时那么多人,也就你敢出手截住那个小子啊。”

“我……我是F大的老师……”洛洺夏不好意思的笑笑,难道要自己告诉他自己是大脑短路了根本不知道自己当时为啥要那么做么?!

“哎呀!原来你是F大的老师啊,知识分子就是不一样哈哈~”苏沐这话在别人嘴里说出来的时候,洛洺夏总觉得不舒服,可是从他嘴里说出来,自己只能感觉到他是真心的称赞。

“呵呵,过奖了。”洛洺夏笑道,然后问他,“哎你住哪儿啊,我送你回去。”

“嗨不远不远不用送了,又不是小姑娘还怕我路上出事啊。”苏沐摆摆手说。

“话不是这么说,你手受伤了拿东西也不方便啊。”洛洺夏抖了抖手里装药的袋子,“我也不急着回家,你说吧。”

“回家晚了嫂子不生气啊?”苏沐问。

“哈哈哈……我哪有那个配置啊~”洛洺夏笑着,我家只有一条拉布拉多等着我回去遛呢。“洛洺夏被他这一问给逗乐了,”怎么,我就像个已婚老男人?“

“不是不是,就感觉你这种工作稳定的成家立业早一点也没什么啊,不像我们这些警察,人家小姑娘都懒得搭理呢。”苏沐忙说。

“好了别贫了,你家跟哪儿呢?”洛洺夏问。

“嗯,嘉德小区17栋2单元502。”苏沐说。

“啥?嘉德小区?”洛洺夏惊讶的看着他,然后笑了,“敢情你和我住一个小区啊!”

“真的假的?”苏沐也觉得挺惊讶。

“真的!走走走,咱们边走边说……”拉着他的手臂笑着往前走去。

“哎我说我每天看到小区跑的那条拉布拉多是你家的啊……”

“可不是么,你看到了啊……”

……

那天,洛洺夏把苏沐送回家,然后顺手给伤员下厨好好做了一顿饭,把苏沐这个基本没用过自己家厨房的人感动了半天。然后给苏沐放好要喝的和用的药,叮嘱他定时换药然后互留了联系方式,要他有事情给自己打电话,苏沐这才回到自己家中。

晚上躺在床上,苏沐静静的回忆今天发生的一切。

本来是个普通的周五的下午,就因为路上发生的短短几分钟的事情给改变了。

不过……

想起那个有点呆呆傻傻的但是让人舒服的苏沐,洛洺夏突然觉得……

也还不错么~

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

现在想起来这个话……好像是那个林未曦说的……

该死的林未曦,你才是祸害呢!

愤愤的在心里默念,然后洛洺夏满意的翻了个身,沉沉的睡去了。

第二章

第二天一睁眼已经十点多了,洛洺夏很少睡到这么迟的,即使是周六。

昨晚上那乱七八糟的都梦的什么梦啊?

他抓了抓平时梳的整整齐齐的头发,一定是昨天太累了。

没错!是太累了。想到这里,他还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

“呜呜呜——”漂亮的拉布拉多将头放在床边,奇怪的看着自己的主人。

急急忙忙起床给那只叫小宝的拉布拉多喂了些狗粮,洛洺夏就开始打扫屋子了。

其实从小吧,洛洺夏就是一个老实听话做什么事都井井有条的孩子,长大后如父母所愿考上了这边的F大,然后就是考研、读博、留校任教,这一步一步都算是如了父母的意。虽然自己并不是十分喜欢但也谈不上讨厌,可能是性格关系吧,洛洺夏觉得就这样也不错。

后来,父母和大哥一家一起移民去了加拿大,自己也算是脱离了父母的管制,可是洛洺夏并没有太大的感觉,依旧是按部就班过着自己的小日子。每天下班遛遛狗,周末在家看看书,打扫房子,陪女朋友出去吃吃饭看电影啥的,日子还算是安逸。

不过这几个月吧,父母倒是开始催自己结婚了。

“你现在也稳定了,也该考虑一下自己的事了吧,你大哥家姑娘眼瞅着就要学会走路了哎……”每次打电话,母亲都要叨叨这么几句。

结婚?

自己还真没怎么想过……

晚上坐在经常吃饭的餐厅,洛洺夏不知怎么就想到了这事。

“洺夏。”好听的女声响起,洛洺夏抬眼看去,来人正是他交往了四年的女朋友林绾宁,她今天穿了一身紫色露肩洋装,一进如餐厅就引来不少人的侧目。

林绾宁是林未曦的妹妹,自己的大学同学,目前是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她不仅人长得漂亮,还温柔、善良、善解人意,学校里的同事总是说洛洺夏你小子上辈子积了什么德了才有这么完美的女朋友。洛洺夏也觉得自己好福气,当然啦,忽略她那个尖酸刻薄的毒舌哥哥林未曦就好。

“你没有等很久吧?”林绾宁乖巧地弯起眼睛微笑,然后在他对面坐下。

“没有。”洛洺夏笑笑,冲身旁的服务生说,“上菜吧。”

其实呢,和林绾宁交往这四年,自己到底为什么没有想过结婚的问题,洛洺夏自己也不太清楚。

虽然从前陪林绾宁一同参加同学或者同事婚礼时,看着自己粉雕玉琢的女朋友羡慕的说着“结婚真好啊~”之类的话的时候,自己都没有动过“也给她这样一个婚礼的念头”。有时候自己都会怀疑自己是不是不够爱眼前这个女人,但是两人在一起这些年的确像是少了些什么。

就比如今天,林绾宁明显情绪不高,这顿饭也吃的心不在焉的,但是洛洺夏就是自顾自的低头吃饭然后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林绾宁聊着最近两人的近况。

平时不也是这样么……洛洺夏还真没怎么在意。

那天晚上从餐厅出来,洛洺夏正要招手叫出租车送林绾宁回家,却被她一把拉住了。

“洺夏——”她看着一脸疑惑看着他的洛洺夏柔声道,“时候还早,我们走走吧。”

“嗯……哦……”洛洺夏不知道她怎么了,但是还是点头答应了。

两人就那样一前一后的在以前常经过的林荫路上走着,洛洺夏记得冬天的时候天很冷,但是林绾宁总是缠着自己来这条路上买烤地瓜,然后她就捧着热乎乎的烤地瓜缩在自己怀里一边走一边吃。

现在,天气渐渐暖和了,烤地瓜的老人家似乎也看不到了呢。

林绾宁默默的走在自己的前面,一语不发。

“绾宁……”正要开口叫她,前面的人却停了一下。

“洺夏……”伸出手拢了拢被风吹乱的长发,林绾宁轻声说,“洺夏……我们……我们分手吧。”

“什……绾宁……你说什么?”有点难以置信的盯着她,洛洺夏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对不起洺夏……我知道你很好……你对我很好……可是……你从来都不知道我要的是什么……”林绾宁转过身看着他,洛洺夏才发现她哭了。

“绾宁……绾宁你别哭啊……我知道我不对……我……”手忙脚乱的拿出纸巾给她擦眼泪,可是洛洺夏现在脑子里是一团乱麻,感觉自己做什么说什么都不对。

“洺夏你是个好男人……真的……可是……我想要的你给不了我……”轻轻推开他为自己擦泪的手臂,林绾宁看了他好一会儿,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看着她走到路边拦住一辆的士,看着她迅速钻进车里,看着车子绝尘而去。

洛洺夏就那么看着,却什么都没有做。

******

苏沐觉得每次受伤最不方便的就是,交警队的哥几个喊着去喝酒的时候,自己只有巴巴地看着然后乖乖的回家抱着电视机发呆了。

“真是有够无聊的。”拎着从便利店买来的一大袋泡面,苏沐自言自语道。

泡面这东西吧,你吃第一口的时候,想吃一大碗;可真给了你一大碗,你就一口也吃不下了。其实苏沐一点都不爱吃泡面,可是自己那个厨房,除了那天洛洺夏来的时候发挥过它应有的作用以外,基本就是个摆设。

说起洛洺夏,那个老师倒看起来是个不错的人啊。听他说是教历史的,倒是和他性格蛮符合的。苏沐以前一直不喜欢那种文文弱弱的书生样子的男人,觉得和他们打交道也格外麻烦,但是洛洺夏给人的感觉倒是意外的舒服。

就在他一心想着那个有点可爱的洛洺夏老师的时候,迎面走来一人直冲冲的就撞在了自己身上。

“哎……哥们你走路看着点路啊!”用没有受伤的那只手扶起来人,苏沐说道。

“对……对不起……”像是喝醉了,那人摇摇晃晃的和他道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