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游记(穿越)第一部---七夜之都


儒游记 I

  一章 开始
  
  和众多的孤儿一样,他是个父母不明的孤儿。
  哦!虽然和那些父母不在的人来说好一些,起码他还有一个叫‘希望’的东西,虽然他对这种幸运没什麽在乎,因为这些‘幸运’都是那些大人常对他唠叨在嘴边。
  父母双亡和父母不明,这之间有什麽差别吗?
  都是同样落得个‘孤儿’称谓,不是吗?
  啊!当然,他也没有在意这称谓,然後变成那种心智必定扭曲、不健康的人种,况且从小到大,他都是别人眼中品学兼优、德智体全面良好发展的三好孤儿。
  这也是那些大人对他说的‘幸运’之一。
  因为记忆很好,就算IQ不怎样,学习也常高居不下,所以资金短缺的孤儿院宁可让别的孤儿辍学也不会让他辍学。
  因为性格温驯,学校里爱欺负人的小霸王惹不到他头上来,因为有老师们对自己的特别关照。
  因为脸长得还好,特别受到隔壁阿姨们的疼爱。
  因为上面的因为,他一路过关不用砍将,顺顺利利从重点小学直奔重点高中。虽然在拿到知名大学入取通知书时,自己还纳闷孤儿院还有资金给自己读时,下一秒那知名大学的校长便跳出来喊‘你是优秀学生辍学太可惜’、‘只要你保证成绩便免你一切费用’、‘还有能勤工俭学’云云。
  看,这不是很幸运吗!
  因为保证成绩不太困难,所以也就这麽拿到了上书‘第一名’的毕业证书。
  之後也有几回深造下去,不过院长老爷子说再读下去对自己没什麽作用,第二天就让自己收拾好东西找工作去了。虽然自己也这麽认为,不过毕竟还是新鲜人一个,初次接触不熟悉的环境还是会胆怯的,可是不过三秒,那所谓的幸运又出来了。
  在某一间算一流企业找到一份朝九晚五、上班等於下班、下班还是下班、工资除了给孤儿院外还足够开销的工作,过著让人豔羡的平凡生活。
  像一杯白开水,让人平淡而无味。
  所谓‘幸运’所伴随而来的,是一片毫无波动的数十年岁月,而这位被幸运所宠爱的男子,则被这捏造成对凡是毫不放在心,不强求任何是的人,因为好与不好、想要或不想要,都会再某日来到这男子面前。
  有人问他这样碌碌无为好吗?
  还好啊。
  问他怎麽像老道一样毫无激情可言?
  什麽程度才叫激情?
  还有问他为什麽白白浪费自己的才能?
  没有啊!
  最後询问这些的那个人离开了自己身边出国去了,自己还是二点一线、一成不变,过著无为而满足的日子持续到三十岁。
  终於,可能是老天爷看不过眼或是物极必反的原理吧,三十岁这年和三十岁以前可谓两极经历。那些人口中对他‘幸运的人’变成‘可怜的人’,不过对他来说也没什麽(只是形容词改变)太大影响,嗯,应该只能说是在那平淡无波的生活终於泛起一丝涟漪,不大那种。
  只不过是失业而已。
  只不过是脸被破而已。
  只不过要面临被一些财大气粗、脸容狰狞的人对自己以前脸容有不轨企图,後被那些夫人们毁容的事情而已。
  看,这不是很特殊的体验?被人一辈子不可能碰到的事情他这三十岁一下子就碰著,比起三十岁以前,他终於做到那些人对自己所说的什麽,啊,有激情的日子了。
  不过,这些日子持续下去他也是会厌烦的,本来他就是一个普通的人。
  於是乎,他正烦恼要做的时候,那些大老们突然纷纷倒闭,下半辈子进入那个提供吃宿的笼子静养去,嗯,真是羡慕啊!然後那群群龙无首的数群闲散青年不知为何起内讧,进行一场有助健康的武斗、放血行为,再之後,所居住的GZ算是风平浪静好些日子了。
  在那些事情後,背後调查这些大老突然倒位,政府高层派出人调查後甚至楸出蛰伏在自己高层里多年的害群之马,这是後话了。
  压迫在他数座大山消失後,他终於可以慢慢填补资金的短缺,除了工作外不时去捡破难增补一些钱,他讪讪摸摸鼻子:“捡破难也是很有技术含量的,真是不错的经历。”
  “你的东西掉了。”
  正当他脑里运算小算盘所捡破烂公斤数时,身後传来声如清泉叮咚的优雅男声。
  一个君子如兰的精彩男子!乌黑发丝仅用一根青色发带随意绑起,遗留的发丝在颊边飘荡却不见凌乱,反添一丝飘逸,身穿一身白素装点银丝花纹,样式极为简单,却素净无华,衬托他一身笔直纤瘦的身上,就是最好的华袍。眉目如画却不显柔弱,隐隐若有锋刃暗藏其中。嘴角含笑,神态自然,一举一动无不流露高雅气质,相貌也是一等一俊雅不凡,就这一身神态举动,就可想而知此人非富则贵,真正含义上的贵族。
  想不他一身落魄,黑头乌脸,被刘海遮掩不见半张脸的自己,可谓一个天一个地。
  “啊,谢谢!”醒觉这样打量人是不礼貌,他结果後道歉一身便转头离去,不过心里仍在嘀咕,这算豔遇吗?虽然那人是男子,不过也是一名出众的俊美之人,摇头笑笑将脑里糟糕想法仍走,继续捡破难去是也。
  这一次的偶遇,在这个人心里停留不过数秒便烟消云散,不曾留下一点记忆。反观後者,却竟对这样一个落泊男子留下印象。
  “不过十个捡破烂的,何必纳兰先生如此对他!”男子身旁还有一位火辣女郎不满道。
  “那眼睛真是漂亮。”名为纳兰的男子若有所思嗫嚅道,身上毫无一丝人应有气息,就像流魂一样随波逐流的男子,竟还有如此一双有若眼睛纯粹的双眸,那惊鸿一瞥,在这男子心里究竟留下什麽印象?
  淡然一笑,纳兰男子便转身与相伴女子离去,
  …………
  冬眠,自然是某些动物必然的生物本能,可想不到原来像运气这样无形的东西也是需要的,就像被透支了体力的劳动者,修养一段时间好,体力更胜从前一样,所以当他那和乐X卷,看著从街边捡来当日的报纸时,对照七个数字连同一个特码全中时,久经磨练的心脏也不免抽搐一下,“靠!我又要变成‘幸运的人’?难得换了用几十年的形容词,现在又要用……希望老爷子他们那老迈心脏能承受吧。”
  ──我说,你在意的不是这些吧!
  “没有存折,他们能不能让我用这麻袋子装著走?”他若有所思看著平常用来装破烂的大麻袋。
  “一定可以,都是用来装东西,那些人会理解的。”一秒後拍板,幸运的人从容以一身正统不过的乞丐装进入那福利公司。
  真是幸亏这家夥没被人抛出来……
  在工作人员一脸呆滞的表情下抽出彩卷。
  平静的让他们邻进等候室。
  从容的让保安出来盘问。
  淡然的看一张位数有8个零的支票放在手里。
  失望的问一声:“不能换回钱装进袋吗?多一层手续去办理,多麻烦!”
  奇怪的看室内所有人如多米诺骨牌轰倒。
  ……
  吴士孤儿院,抚养这位新运的人成长的地方。刚踏入大门口一步,他似察觉什麽往後左边移进一大步,正好与一只拐杖擦面而过,而後凶器深深插进沥青石路数米深……
  “哎哟,这不是老爷子可爱的幸运嘎子!”
  强劲轰击过後出场的,是弯著腰脚步蹒跚,每走一步都有可能绊倒的吴姓老爷子。光亮的秃头,白花花的长须,幼时他常胰想这老爷子绝对是隐世高手,颤巍巍的外表是老爷子隐瞒世人的伪装,开孤儿院是为了寻找心仪的弟子传承一身功夫。实施上,他猜中了开头却猜不中结尾,老爷子那招插地术依旧这麽厉害,而孤儿院里却依然没出现怎麽的大虾。
  “啊……啊……俺的娃子啊。”老爷子向他伸出干枯的手,握住手腕,一阵天旋地转,一个不算壮实但还是有份量的大男人被老人摔翻倒地,泛起烟尘滚滚……
  “啊呀!儒子回来啦,老爷子又和你玩,感情你们真是好!”副院长吴奶奶笑呵呵走出,“不过老爷子别太欺负儒子喔!”
  “年轻人,摔多几下有什麽关系!”老爷子激动的用拐杖猛戳地面,细小的碎石从相触面一粒一粒飞起。
  “呵呵,也是啦!”吴奶奶‘对了’的神态,与老爷子气氛可那个融洽啊!
  习之为常爬起来,拍拍一身的灰尘,对正相对笑欢的两位老人硬插入一句:“我中了乐X卷。”
  “啊?你说什麽?”两位老人觉得自己一定是重听了。
  “我中了乐X卷。”重复一遍。
  “……”两位老人敛下笑容。
  “是头奖。”二度重击
  “……”两位老人眼瞳扩大。
  “有1E。”最後丢下炸弹。
  “啊!老爷子,奶奶!你们灵魂出窍啦!”他连忙上出摇晃两位老人家,他可不想这喜庆的日子来个白事。
  等两位老人回魂後,被突然利索起来的老爷子拉著人疾步奔回院长室,硬生生被老爷子丢在座椅上,吃疼的扭扭脖子看向红光满脸气喘吁吁的老爷子,“我明白,等一下车运到我会全给孤儿院的。”
  “啊……”老爷子莫名看著他,而後又恢复迟滞的老态,“不,儒子你自己拿回一半。”
  “为什麽?”
  “你是时候出去走一走乐,祖国大好河山不要再屈居一处,以前因为没钱,现在有条件你就出去看一看这个世界吧。”老爷子突然变得慈祥无比,像个米勒佛似的。
  “好吧。”既然老爷子这麽,他答应就是。
  爽快的应允反而让老爷子叹气,“你这孩子,从小对任何是都温温吞吞不上心,愣是人家说什麽就什麽,不用自己脑袋想想,真不知道你那福气是好事还是坏事。老爷子也老了,也看不了你多久,总应该给你一个人出去走走……唉,天作孽咯,怎麽你出来工作有十多年还是没有改改性子?”
  但是很明显,老爷子这一苦口婆心,那受训的人心思早就飞到窗外的天空去,发起呆来。
  老爷子当即把拐杖往他头上一砸,“你这孩子真不能让人安心一会!”
  他摸摸额头,“老爷子,我不笨。”
  “如果不是还有一个优点,老爷子我早就掐死你算了!”老爷子气的大吼,“总之,这次出去後给我改改性子後你才好回来!”
  “还有,不要给我常常呆著一张嘴脸,给我点正常笑容好不好!SMAIL!笑容!认识多点人开阔眼界,你的圈子太小了,那个家夥也不吭一声走了,难怪你这麽多年没有改性子。”老爷子猛一拍脑门,恍然大悟。
  他笑笑的看著老爷子的自作戏,那个人的提起,让心里不由回忆起曾在一起的日子,他现在不知道怎样?
  “哟,老爷子还在训话啊?”吴奶奶推门进来,笑呵呵还在撒口水的老头,“老头啊,送钱的人来了,让儒子下去签收吧。”
  老爷子这才收起口,皱著眉喝口水後才放人,“下去吧,记得我说的话,又不是呆瓜,干嘛笑得这麽傻气!”
  “是~~”他这才收拢所有飞到天际的神绪,一步三摇晃的走下楼。
  “你这老头就是喜欢对儒子唠叨,他不蠢,虽然呆了一点,不过不会给人骗了,有时他心里想得东西比我们还多,只是不表白出来。”吴奶奶轻轻敲老爷子一下。
  “哪有什麽分别!”老爷子啧一声,蹒跚的走向窗边,看著楼下情景,儒子正给保安出示身份证名。
  “你啊,就是爱操心,担心他又经常给他去作危险的事。”上次那些大老们的事,幸好最後给收拾掉,不然老爷子不知道该麻怨自己还是嘲笑自己,虽然现在就对儒子的脸在意的很,半夜三更经常起床叹气摇头。
  “就是要磨练磨练一下他!要不等我们真的走了,谁来保护他!”老爷子说起就气,幸亏那些大老们对儒子伤害不深,不然,哼哼。
  “舍得放开他了?”吴奶奶疑惑。
  “……再说吧。”老爷子突然像孩子笑得开怀。
  吴奶奶好奇凑近一看,呵一声笑出来。
  午後阳光洒进孤儿院里,恬静而宁静。
  树荫下,儒子温温的笑起,虽然看不到他的长相,那个保安却红的像熟透的虾子,急急忙掉头就走,身下儒子一个人在那呆呆傻站。
  老爷子推开窗户,对这楼下吼道:“吴靖儒,上来啦!”
  他──吴靖儒,接到老爷子的喊声,转过头上望,看著那两位老人,温煦的笑了。
  

儒游记 II

  吴氏孤儿院
  
  
  在GZ的其中一个老城区,在众多横街杂巷中竖立著一栋不大不小的老式古物,而且难得的是在那种街巷中还拥有一块小花园,满满有千里花香飘荡,与外界的吵杂来看倒自成一个宁静别致的独立空间;而在这外围大门那,则挂著一块老旧的匾牌,刻著‘吴氏孤儿院’宋体五字。
  周围的老街坊们也忘记这孤儿院是什麽时候开始存在,只记得留意到时它就已经存在。不过,这阻碍不到街坊们对这孤儿院的友好和好奇。
  为什麽这麽说?原因有几点:
  其一,那位院长吴老爷子。明明是七、八十岁的老大爷了,动作也是这样迟缓,偏偏力气精力好的出奇,常常粗声粗气叫嚷,脸红得像猴子屁股,这麽激动让老街坊们不得不为老爷子得心肌抹一把冷汗。上次呢,某某街坊还目睹老爷子一下子搁倒四、五个青壮年呢!真让人想知道他的养生之道。
  其二,那些被收养的孤儿。不是说他们是坏或什麽,而是特异、另类!比如叫姗姗的小女孩经常拿著一些很漂亮的花四处移栽,说什麽‘根据地域之间的差异性实验’,啊,听说王太太家玩花的儿子有天见到,吐著白沫惊喊什麽天堂鸟什麽的;又或者见到叫大勇的少年拿著画啊、陶瓷啊什麽的去弄坏,坏了之後第二天又拿出一摸一样的东西出来再弄坏,真是浪费的小孩!话说回来有一幅画看著就眼熟,好像什麽瓷器用来做个广告,叫什麽什麽的微笑。奇怪,这孤儿院不是资金短缺吗?怎麽有这麽多东西给这帮小鬼头去瞎弄。
  其三,每到一段日子总有衣著光鲜的人进进出出孤儿院,呆了好些时间又匆匆离开,这样真让人误会都是些不好的家夥,毕竟这孤儿院在这附近可是出名的穷啊!上次还有好些人一副不是善类的站在大门口叫嚣,拿著棍子猛敲铁闸呢,幸好最近又不常见了。
  综合上面的,这吴氏孤儿院在街坊们眼里奇怪的很,但也不妨碍邻里之间良好的交往,就撇开吴老爷子经常收养孤儿的大善心,那里的孩子啊,一个比一个都出息优秀得很,总让那些妈妈们摇头叹息自家小孩为什麽不学学人家!
  再者,这一带治安都很不错,老街坊们都经常拿凳子出来乘凉,一坐就能坐下聊一整个下午,交流多了,感情就深,自然就不存在歧视什麽的,像大家子一样和和乐乐!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