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错----kkc


谁的错1
「徐老师,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黄校长一脸可惜地看著对面端坐的人。
「对不起,校长。我已经决定了。」徐天佑抱歉地说。虽然他也舍不得离开学校,但他真的没办法。
「那好吧。」无可否认,失去这样一个优秀的老师,是学生也是学校的损失。但人各有志,见他坚持,黄校长也不再说什麽。
@             @              @
收拾好自己的物品,徐天佑深深地看了一眼工作了将近三年的地方便离开。
走出校门口,拿出电话。
「David, 是我。嗯,我明天会去那里。」
合上电话,心里却有点沈重。那种自己从来都不屑的地方,想不到有一
天为了钱,他竟加入其中。深呼吸一下,徐天佑又打了另外一个电话。
「喂,小慧。」徐天佑尽量若无其事轻松地说著。
「放心吧,钱那方面不用担心,我会有办法的。」
「那就这样,我迟点再找你,小慧。」
说完电话,如果说徐天佑之前还有犹豫,现在是义无反顾了。他真的很需要钱!
@             @              @
站在熙来攘往的街头,徐天佑若有所思地望著眼前的大厦。然後,走进大堂。
走出电梯,便是他以後工作的地方。现代时尚的装潢,有点出乎徐天佑的意料。
看到墙上贴著的照片,他感到厌恶。有必要做到像街市的肉档展示猪肉那样吗?一想到将来上面会有他的照片,徐天佑立即将视线移开。
「徐先生,你可以进去见老板了。」一个长相讨好的女孩子把他带到一间办公室前。
@             @              @
徐天佑(Ken),男,25岁。中文大学数学系一级荣誉毕业,随後在九龙塘一间传统名校任教差不多三年。
履历表上贴著一张照片。上面的人没有笑容,只是平淡地看著镜头。
长相不俗,有种斯文淡定的气质。不难想像在学生时代是属於校园王子的类型,在学校当老师是可惜了。
想到这,唐逸朗不禁一笑。他有预感,徐天佑将会成为他公司的其中一张皇牌。所以,即使还没有见过他本人,当David说他要求预支50万薪水时,唐逸朗也爽快答应。
谁的错2
听见敲门声,唐逸朗收起笑容。
「进来。」
随即,穿著一身整齐西装的徐天佑走进来。在看到里面的人时,他明显感到意外,想不到老板竟然这麽年轻。
「随便坐。」对他的反应不以为然,唐逸朗指示他坐下。显然,他不是第一个对他的身份感到惊讶的人。
徐天佑也很快调整过来,在他面前坐下。
「Ken,欢迎加入我们。」唐逸朗微笑对著他,「现在有什麽想问吗?」
相对於唐逸朗的轻松随意,徐天佑则较拘谨。辞去学校的工作来这里是逼於无奈,但还是惊讶於对方这麽轻易便请了他。当然在商言商,没有人会做亏本生意。他只是不解凭什麽会对一个素未谋面的人如此有信心。
徐天佑摇了摇头。现在他对这行真的不了解,真的不知道问什麽,问题大概要做了後才会出现。
「那很好。」唐逸朗也很爽快,从抽屉里拿出一张支票放到他面前。
徐天佑看了一眼支票,毫不惺惺作态便收下。
还以前他会表现得像被逼良为娼。唐逸朗为自己的想像力感到好笑。
又打量了他一下,突然想到什麽。
「Ken,你以前教书时都穿成这样?」
顺著他的目光,徐天佑看了看自己的衣著。
「上课时通常穿西裤衬衫。」他不觉得有什麽问题。
「嗯。」唐逸朗还是看著他。这身打扮,还有那整齐的短发。虽然是普通老师会有的造型,但在这里就显得太平凡了。
「你上班後,我们会有造型师帮你塑造一个新形象。」
新形象?有这个必要吗?徐天佑忍不住皱眉。
「老板...」
「Calvin!以後这样叫我。」唐逸朗打断他的话,同时也是提醒他反对无效。
徐天佑一向懂得察言观色,所以即使觉得没需要,他也没再说什麽。
「那就这样。」唐逸朗说了算。
@        @        @       @
走出大厦,徐天佑叹了口气。
原本他以为只要有经验就很容易,现在看来这工作还有很多东西是自己不知道的。
@        @        @       @
徐天佑才走,唐逸朗的电话便响起。
「Calvin,有没有想我?」娇滴滴的声音,想必是个迷人的女人。
「当然有,May。」虽然情人多,但唐逸朗从未试过认错人。
「那就饶你。」May大发娇嗔,「你今晚是不是陪我?」
「嗯,老地方见。」工作之馀,跟不同的美女周旋一向是唐逸朗的休閒活动。
谁的错3
「对,就这样望著镜头。」
摄影师边指导著,边快速按动快门。
唐逸朗来到studio,便看到徐天佑在拍摄不同的造型照。不想影响进度,他只是双手插袋靠站在墙角。
趁著徐天佑转换造型的时间,唐逸朗走到摄影师旁边。
「mike,还顺利吧?」
mike回他一个苦笑。
「他好像不怎麽喜欢拍照。」
唐逸朗明白这其实已经是婉转的说法。他刚才站在那里这麽久,也知道
徐天佑拍照时表现得很不自然。
「有你这位著名的摄影师坐阵,再不喜欢拍照的人拍出来的效果也一定会好。」唐逸朗笑著说。
「这麽看得起我?」mike 没好气的回应。「倒是你,今年的盈利肯定又会创新高了吧。」
唐逸朗笑而不答。
「还要拍几个造型?」
「刚才已经拍了要放在杂志上的,只剩最後一个用在户外宣传广告而已。」说到工作,mike绝对专业。
「辛苦了。」
「我有收你钱的。」虽然有利於自己,但mike还是不明白:「话说回来,现在的补习社老师为什麽都需要像明星那样包装?」
「市场经济的产物,有需求便有供应嘛。怎样?有兴趣转行吗?」唐逸朗半开玩笑的语气。
「不用客气了!」mike敬谢不敏。先不要说自己是否有能力去教人,一想到被一群人当猎物那样盯著看,他就已经受不了。
他的反应令唐逸朗想大笑。
「mike,可以了。」助理走过来叫他。
@           @         @        
「ok!」mike按下最後一次快门。
忙了差不多一整天,终於完成拍摄。大家都放下紧绷的面孔,放松起来。
「大家辛苦了,今天happy hour算我的!」
唐逸朗的话立即引来大家的欢呼,开始商量待会去哪里消遣。
与周围的气氛格格不入的徐天佑,走到唐逸朗面前。
「不好意思,我有事不去了。」
唐逸朗挑眉,退试说服他。
「哦?偶尔去轻松一下挺好的。」
「我真的还有事,很抱歉。」
徐天佑认真的对他点头示意,便离开。
「看不出来他还挺有性格的!」
跟唐逸朗一同望著他离去,mike颇意外的说。
「哈!这倒是。」
唐逸朗笑了笑。
@           @         @        
的士开到医院门口,徐天佑付过钱便快步走进去。
来到手术室前,只见一个脸色苍白的女子坐在那里。
徐天佑在她旁边坐下。
「小慧,怎样了?」     
小慧看了看他,便又望向亮著红灯的手术室。
「已经进去一个多小时了。」
「放心吧,会没事的。」
徐天佑拍拍她的肩膀,也望著手术室紧闭的门。
谁的错4
久招话柄的填鸭式应试教育,加上父母望子成龙的心态, 使得补习行业的规模越来越大。未计上门的私人补习,全港有大大小小千多间补习社。由於利润可观,吸引越来越多人加入战团,补习社的竞争越趋激烈。
现时,全港有两间最大型的补习社,分别是「时代教育」及「英王教育」,它们合共占了约四成市场。它们之所以能在竞争剧烈的情况下突围而出,除了本身资金雄厚外,出色的市场策略亦是它们致胜的原因。
不知是谁起的头,补习老师开始需要像明星那样包装。不但有形象顾问,还在年轻人出没的地区和杂志大卖广告。此举虽然招来诟病,批评教育变得商业化。但一批批的补习天王、天后依然备受年轻人追捧,最红的那位年薪竟达千万。
除了「时代」和「英王」,「信·心」是近来急速冒起的补习社。其日渐扩大的规模备受行内人士的注目,有人甚至断言「信·心」可於两、三年内挑战「时代」及「英王」的地位。归根究底,它的成功除了依赖强劲的宣传攻势外,一班深受学生欢迎的补习老师亦是主因。虽然有其他补习社尝试以高薪挖角,但不知道为什麽他们都不为所动,他们是「信·心」重要的资产。
@           @            @
铜锣湾街头,商铺林立,人流不绝。正因为此处人气旺盛,又是年轻人喜爱流连的地区,这里是补习社广告的其中一个战场。
一块今天才挂上的大型广告牌成功吸引了不少途人的目光,特别是一些身穿校服的少女。
「他好帅!」
「是新加入『信·心』的补习老师。」
「他教什麽的?」
「那里不是写了是数学吗?」
「哦,我光顾著看他的脸了...」
「你就只会发花痴!」
「还好意思说我,你敢说看得这麽认真不是为了去报读他的班?」
「那是因为我数学不太好嘛。」
「嗯,我也有这个需要。」
「那还等什麽,快去『信·心』报名!」
「好!」
目送著两个女生匆匆离去,唐逸朗再次将目光投向眼前的广告牌。
Mike的摄影技术确实不错,虽然广告主角表情不多,但整体给人的感觉却很吸引。再配上「名校靓仔阿sir强势加盟」这几个大字,要引人注目一点也不难。
唐逸朗一向对自己的眼光很有自信,看来这一次的投资又是稳赚不赔。
@           @            @
这是徐天佑第二次坐在唐逸朗的办公室内,相比第一次,这次他应该没那麽拘谨了。但自坐下後,唐逸朗就莫名其妙地盯著他看,令他不知所以。
「Calvin...」徐天佑记得他喜欢别人这样叫。
「Ken」唐逸朗打断他的说话,「为什麽你还是这样的打扮?」依旧是西裤衬衫,柔软的头发自然而顺服。
「不好意思,我还是习惯这样的打扮。而且,这绝对不会影响我的工作表现。」徐天佑这次绝不妥协。想起以前在学校任教时,便很不屑补习社的宣传手法,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参与其中。自从看了自己的宣传广告後,徐天佑便觉得浑身不自在。坚持做回自己,这是他最基本的底线。
看著一脸坚决跟他对视的徐天佑,不知道为什麽唐逸朗忽然很想笑。每次请的老师,无论男女一听到有形象顾问都很开心的照著做。他还是头一次看到有人这麽抗拒,的确有趣。
再一次打量徐天佑,还好他这样的打扮,只是闷,但至少给人一种干净、舒服的感觉。Mike上次就跟他说过,徐天佑斯文的气质是自然而不需要刻意修饰的,看来Mike说得没错。
唐逸朗在思考的同时,徐天佑也在看著他。别的不说,光他那用发蜡弄得乱七八糟的发型,徐天佑便替他的头发难过,同时也更加坚定自己的想法。
「既然你不喜欢,那随便你。」见他坚持,唐逸朗也不想强人所难。
「谢谢。」徐天佑没想到他会这麽快妥协。
「好了,言归正传。」唐逸朗没忘记今天叫他来的目的。「我们补习社将会参与青年社举办的一个会考讲座,数学科由你主讲。」
这是唐逸朗的策略。先是铺天盖地的宣传,然後制造一个机会把徐天佑介绍给学生认识,而举办讲座无疑是最好的方法。青年社的会考讲座一向深受学生欢迎,各大补习社都争相与它合作。唐逸朗费了很多心血才争取到这个机会,他肯定徐天佑这次会一鸣惊人。
「我?」徐天佑不免感到惊讶。自己刚加入这行,可以说是全无知名度。不是该找一些受学生欢迎的「天王、天后」来帮补习社争取更多客源吗?
「没错。」唐逸朗肯定的回答他。「至於内容方面...」
有人在这时敲门。
「进来。」
唐逸朗看著走进来的人,「Marco,你来得正好。」接著便转向徐天佑,「至於内容方面便由我们Maths Team的Leader — Marco 向你讲解。」
「你好,Ken」虽然知道有新人加入,但这还是初次再面。Marco向徐天佑伸出手。
「你好,以後请多多指教。」徐天佑握住他的手。
「OK,互相认识过了。Marco,你向Ken说一下要注意的问题。」
虽然唐逸朗是老板,但除了他有任教的物理科外,其他科目的实际运作包括课程内容与进度等都是由Team Leader 负责的,他很少管。
「Ken,关於这次的讲座,由於时间不是很长,所以你只需要......」Marco 滔滔不绝。
徐天佑认真地听著。
唐逸朗看著他们,一切都很顺利。他有信心,讲座过後,徐天佑的班必定爆满。
谁的错5
会考讲座在沙田大会堂举行,下午两点开始,还不到一点,心急的学生便在场外排起队来,人龙在行人天桥上不断伸延。这是每年都会出现的情景,却教首次亲历其中的徐天佑惊讶不已。究竟为什麽现在的学生对补习如此趋之若鹜?
负责物理科的唐逸朗打头阵出场,这种场面,他早就驾轻就熟。面对全场观众,他仍然从容地侃侃而谈。将物理的知识融入生活,原本枯燥的学科,在他口中变得有趣。即使身在後台,徐天佑仍可不时听到来自全场的掌声。
徐天佑翻著手上精致的场刊,硬卡纸的封面,彩色的印刷,内页有补习社每位老师的个人资料,以及一些辉煌的「战绩」,竟然还有一些漫画插图。连同印有「信·心」标志的文具,今天每个入场的人都有一份。这些成本都不轻,不过「羊毛出在羊身上」,难怪补习社的收费这麽贵,徐天佑轻叹。
站在台上,望著满场的观众,徐天佑毫不怯场。毕竟当了几年老师,早就习惯面对人了。他不徐不疾地讲著准备好的内容,台下的观众亦留心地听著。如果说刚才唐逸朗是「talk show」,那现在绝对是「讲座」。
观众鱼贯走出场馆,从他们的表情来看,这个讲座应该是成功的。门外,人们都排著队向工作人员索取补习社的课程资料。
@           @          @
徐天佑收拾好自己的物品,正打算离开。
「Ken,现在有空吗?」唐逸朗叫住他。
「有。」不知道他的用意,徐天佑如实答。
「那我请你吃饭,你去街口等,我去取车。」
徐天佑来不及说什麽,唐逸朗便消失在停车场的方向。
自坐上车後,他们没有交谈。徐天佑是性格使然,唐逸朗则少有的安静,貌似在专心驾驶。
「要不要听音乐?」在一个红灯位,唐逸朗打破沉默。
「我无所谓。」
唐逸朗扭开了收音机。
「你想去哪里吃?」唐逸朗再次问他。
「你决定就好。」对於吃,徐天佑一向没有什麽要求。
唐逸朗望了他一眼,不禁怀疑他是否被迫跟自己吃饭。
「每次有新人加入,我都会请他们吃饭,这次因为有讲座,所以耽误到今天才请你。」唐逸朗状似不经意地说。
「嗯。」徐天佑轻声回应。
话真少,幸好他是教数学的!唐逸朗在心里庆幸。
@           @          @
停好车後,唐逸朗带徐天佑到一大排档坐下。
「不介意来这里吃吧?」唐逸朗随口问。
「不会。」徐天佑没意见,他只是意外唐逸朗也会来大排档。
「来到沙田一定要吃乳鸽和鸡粥,而大排档绝对最原汁原味。」彷佛知道他的疑问,唐逸朗解释。「我每次来沙田都会到这里吃东西。」
看著放满一桌子的食物,徐天佑觉得有点夸张,他们两个人能吃得下这麽多吗?
「趁热吃。」唐逸朗招呼著他,「你试试这乳鸽,绝对是外脆内嫩。」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