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之“义”----飞花雪

  君子之“义”
  作者:飞花雪
文案
豪门公子韩笑傲偏偏喜欢浪荡在江湖上的师兄君无澜,只为怄气却没想到身中巨毒。四处求医无门,却让韩笑傲误会君无澜有意害他。
情为何,只想长相斯守,可误会重重,再加上个爱捣乱的神医,和为老不尊的师父,情路难。
这是一个系列文的其中之一的中短篇,简介写的不好,但是飞雪还是很喜欢这篇文的,韩笑傲敢爱敢恨,为获得幸福不惜毁坏自己的身体,又非常相信君无澜不会抛弃他的信念,怎么也不可能是悲剧,呵呵/

内容标签:江湖恩怨 天之骄子 虐恋情深

主角:韩笑傲,君无澜


  第 1 章

  君子不绝人之欢,不尽人之礼,来者不豫,往者不慎也。去者不谤,就之不赂,亦可谓之忠矣。君子恭而不难,安而不舒,逊而不谄,宽而不纵,惠而不俭,直而不往,亦可谓知矣。
  被称为谦谦君子的君无澜,向来是各门派师尊教导弟子时用来用的典范,也是众多小一辈所景仰的顶端,师姐师妹们倾慕的心仪之人。武功且不说是同辈中的佼佼者,为人品德始终让人赞口不绝,温文懂礼,风度翩翩,从未见过他于旁人动过气,对任何都礼待三分,无论贵贱。
  只是,性子太过温和没有一点武林豪侠该有的霸气,不懂得拒绝人,始终是有求必应。当然并非毫无选择的,在能力范围内,尚不失基本为人准则的。
  哼,那当初他要求君无澜同他欢爱,而君无澜并无反抗也是不丧失基本准则内的吗!他送上门让人品尝,自然是没有不吃的道理,不是说君子坐怀不乱吗!!君无澜为什么就没那份定力!!!
  韩笑傲死抓着没有知觉的双腿,一年前君无澜说要成亲,他认了,没再说什么。毕竟两个男人无法天长地久,有两年的肌肤相亲对他来说足以,可为什么他说要成亲就完全翻个了!
  他喜欢君无澜,所以才会在三年前趁回家时经过君无澜的居所小住时勾引君无澜。君无澜不拒绝也不说接受他,从头到尾两人的情事都是他在主动,主动扒下他们俩个人的衣服,主动润滑好自己的身下,主动挑拨起君无澜的欲望放入自己体内,主动起伏身体来讨得君无澜欢悦!还主动找各种花样来玩弄自己!!
  君无澜次次都会动情,但是就跟死人一样不动!次次都是他累的筋疲力尽,做完还要自己去清洗身体,他是被吃的,自己送去让人吃的,还是硬让人上他的主儿!!!!
  这些他都认了,谁让他喜欢君无澜。君无澜能够接受让他做下去已经很不错了,他不挑剔太多。为什么他会喜欢上无趣的君无澜,还能够坚持两年,两年中做了无数次这样无味的床事,可他依旧是食髓知味,不舍得丢弃。
  现在到好,情事不用他动,君无澜会做全套,□过后更不用他来做后期处理,因为,他被君无澜废了双腿!
  他说要和君无澜两散,也要成亲立业,却在一阵昏迷过后发现□完全没有知觉。就听见君无澜假惺惺的对他的老父,当朝丞相韩啸说“伯父,小笑身上的毒我一定会访遍名医治好的,就算无法医治,我也会照顾他的,毕竟是因为我没照顾好他……”
  韩笑傲的爹爹是感动的痛哭流涕,虽然他们家不缺人来照顾韩笑傲,但是这更能显示出君无澜君大侠的仁义风度!!!
  韩笑傲当时无法明白原委,可没两天他定亲准备迎娶的那家直接退婚,说是不能把女儿许给个残废。他不是中毒吗?而且他到底怎么中的毒???他明明是在自己家中跟君无澜摊牌两散的,还有,他从来没听说过有什么毒可以只毒双腿的!!
  唯一的解释就是君无澜搞的鬼,他也是学武之人,还是和君无澜同一师门,君无澜懂的又有什么他没学过的,除非他们的师父偏心,没教他。医药和毒是一家,他学的不精,但是多少也知道些。他身上身下经脉被封内力全消,根本就是被人废了武功。
  从他家出来,君无澜名义上说是要带他寻访名医,却是到处逛荡,游山玩水?韩笑傲不得不佩服君无澜的见识广博,跑的地方也够多,什么犄角旮旯都能找到,还美其名曰此处乃景色极致之地。
  君无澜也不嫌他沉!抱着跑到山上再抱下来,沿途人无一不夸赞君无澜,竟然不嫌弃他这个残废,照顾的无微不至!
  果然是无微不至,小到连他上茅房都管!!虽然说他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君无澜没看过,可是这是上茅房,君无澜也不觉得气味不好吗!就算君无澜嗅觉出问题,但是他脸皮还薄着类,没可能在别人的注视下完成这项人生无法避免的任务之一。
  “滚出去!”韩笑傲已经被君无澜把衬裤扒下来,放在马桶上坐好,双手扶着君无澜搬过来当依撑的椅子开始吼君无澜。君无澜皱下眉,身子连都也不动,好似非常好心的问韩笑傲“小笑,你自己可以吗?不会掉到马桶里面吗?”
  这是马桶不是茅坑好不好,他能掉的进去吗!韩笑傲怒视着君无澜,突然想起自己这副鬼样子完全是拜君无澜所赐。于是又吼起来“把穴给我解开,废了我的武功还不够,封着我的腿做什么,怕我跑了?”
  “你中了毒,我没办法才把毒逼至你双腿以下的,如果结开被封的大穴的话,毒会攻心,不消几日怕你就没命了。”君无澜有些无奈,自韩笑傲清醒后就没给过他好脸色,始终认为他是故意将腿弄残的。
  “就算我中毒也不需要你来照顾!而且照顾我需要天天……天天连那种事都做吗!”韩笑傲脸色微红,从他跟着君无澜到处跑开始,君无澜只要有空就会□他,只要是有时间没人的时候都会借机拿他的身体玩弄,直到他求饶归顺。
  韩笑傲也不是不愿意了,这种日子是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看似无欲无求的君无澜竟然会象一头怎么都吃不饱的野兽,无时不刻的用他的身体来满足欲望。
  “呵呵,小笑在埋怨我吗?小笑不喜欢?记得之前每次小笑都是不知足的,怨我跟木头一样,现在我主动了,小笑到不乐意了。”君无澜依旧含笑,放在韩笑傲腰间的手微微使下力,弄的韩笑傲立即心猿意马。
  天,这可是茅房,他还有人生问题未解决,居然敢调情。伸出一只手打过去,嘴里还不依不饶的骂着“你是猪呀,什么地方都能发情,滚出……”
  去字没说出来人已经向地面倒去,那姿势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四脚失空,脸跟地面亲热,褪掉一半的裤子露着白生生的臀部,就这么摔下去。
  君无澜急忙用没收回的手把韩笑傲搂抱至怀里,固定好之后轻拍着韩笑傲的后背,如同安慰受惊吓的孩童一样对韩笑傲说“你这个样子让我怎么放心,你什么地方我没见过,连那里都是多次进入,还害羞做什么。”
  找堵墙让他撞死吧,让房子塌下来砸死他吧,赶快地震埋了他吧,君无澜怎么连如此无耻的话都能说出口。
  以前,以前的君无澜在哪!那个看似老实温文的任他欺压的师兄在哪!不对,他喜欢君无澜难道就是因为君无澜对他所做从无反抗随他调遣指派吗?那现在讨厌君无澜就因为君无澜跟狐狸一样狡诈让他摸不透吗?
  他喜欢,他喜欢那个跟木头一样躺在床上顺从他,虽然是他被吃,但是怎么看都象是他在强迫人与他欢爱时候的君无澜?而绝对不喜欢现在他躺在那儿让人扳开腿,勤劳的进出……
  韩笑傲把脑袋埋在君无澜怀里仔细反省,下好决心,解决完问题再试一次,究竟是他变了还是君无澜变了。
  于是乎在君无澜的监督下,韩笑傲总算是把那个人生大事之办完了,又在君无澜的勤奋下美美的洗了个澡,连某个地方都清洗干净。未等上床韩笑傲已经是浑身发软,自然是洗澡途中被□的。
  把韩笑傲放好在床上后君无澜自然是脱衣,清洗自己的身体喽。等君无澜洗完澡,整理好一切就见韩笑傲非常不老实的在床上蠕动,就如同小没有腿的小虫子一样,弓起腰翘着臀部,向前挪动着。
  君无澜斯文俊秀常年挂笑的脸上难得出现悲切的神情,但是等走到韩笑傲跟前的时候又换回那副招牌式让韩笑傲目前最讨厌的笑容。韩笑傲形容,皮笑肉不笑,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小笑,你就这么等不急呀,早知道就跟你洗鸳鸯浴了。”君无澜把韩笑傲身体翻过来,例行公事,每天必做的事情之一,按摩双腿,免得肌肉萎缩。
  韩笑傲冷冷一笑,鸳鸯浴,他从来没跟君无澜洗过,他确实很想,可是不是现在。他两条腿废了,到最后吃亏的绝对是他,谁不知道洗着洗着就洗到一起了。
  两腿膝盖之下全无知觉,虽然也能上下来回翻腾几下,但是完全使不上劲,更别说站立行走了。到底有什么毒能只毒到两条腿的?韩笑傲百思不得其解,更不明白的是君无澜,也不嫌烦,每日必定有一个时辰帮他推拿活血,还有活动双腿。那干吗不把他的内力恢复穴道解开,让他自己运气调息呢。
  一个时辰过后君无澜发鬓之间已渗出出虚汗,消耗了不少内力,轻喘几下后自我调息稳妥才帮韩笑傲盖好被子准备休息。这时候恰巧是韩笑傲最活跃的时候,精神充沛,□极其旺盛。他才不管君无澜累不累,在他脑袋里君无澜比铁人还硬。
  韩笑傲趴在君无澜身上,兴致很足,如蜻蜓点水般亲吻着君无澜的双唇,耳垂,能□的地方他都掠过,不留一点缝隙。有些疲乏的君无澜自然是任之摆布,可惜,韩笑傲准备坐起身体把君无澜的欲望放进自己体内的时候,心有余而离不足呀,双腿无法用力,自然是坐不上去了。
  每日的例行公事之二,□无法掌控而恼羞成怒大骂君无澜。简直就是不变花样,骂完之后还要要求君无澜伺候他,最后还要恼怒为什么是君无澜吃他,而不是他送来让吃,不一样吗?怎么都是吃呀。他绝对不甘心自己是躺在床上让人吃的,他喜欢……喜欢自己坐在人家身上,再自己乱动被吃……
  如此过了三个月,君无澜也从无显示不满的表现,只是人有些消瘦。到是韩笑傲被养的白白胖胖的,风吹不着,有君无澜挡着,雨打不上,有君无澜遮着,想吃什么仍然有君无澜跑腿。
  也曾拜访过无数名医,但是君无澜听完那些大夫的开场白后就带着韩笑傲离开。君无澜不做任何解释,韩笑傲到是肚子里窝的火就越来越大。他不信那么多大夫就没一个能治好他身上的毒,只有一个解释,就是君无澜根本就不想他好。
  “你到底想怎么样!这样跟软禁我有什么区别!”韩笑傲终于无法压抑住怒火,这些日子他没给过君无澜好脸色,就这样君无澜还能忍受?
  “你中的毒那些庸医治不了,何必浪费时间,天下之大肯定能找到解你毒的人。”君无澜依旧是非常有耐性的重复说过无数次的话。
  韩笑傲抓起桌上的茶碗,稀里哗啦的痛摔一顿,以发泄怒意,然后两眼瞪的溜圆问君无澜“那你总能告诉我是中的什么毒吧,这里的大夫看不了,难道师父也不行吗!还有,有必要制住我的内力吗!”
  转了三个月,君无澜始终没有向师门求救,他们俩的师父言清龄可是武林中的顶尖人物,三圣之一,人脉也极为广泛。可是君无澜居然绕过他们师父这条捷径跑远道,韩笑傲不能不怀疑其中有鬼。

  第 2 章

  2
  君无澜长长的叹息一声,并不回答。韩笑傲不依不饶的继续追问“说不出来了!我根本就没中什么毒!你废了我的双腿,囚禁我,何必找什么借口!“
  “你我之间早在你成亲生子的时候就结束了!你能有娇妻贵子,为什么我要成亲你却来捣乱!!!”韩笑傲脸上不知不觉落下两行清泪。他从来不敢奢求能与君无澜相伴一生,所以君无澜要成亲的时候,他就告诉自己死心吧。可是君无澜在新婚之夜并没有陪伴新娘,而是找他,让他在平地中又燃烧起点点星火。
  只要君无澜喜欢他在意他,那偷偷摸摸一辈子见不得光他也不介意。可惜喜悦之情没延续太久,君无澜的新婚妻子有喜的消息把韩笑傲顿时打到地狱中。但是他没想过一个问题,君无澜天天跟他在一起,哪有时间去找别人播种。
  嫉妒?反正君无澜能娶老婆生孩子,他也可以,都是偷摸着那君无澜也一样要当贼!抱着如此想法的韩笑傲在他亲爱的爹爹韩啸提出让他与礼部尚书家的千金成婚时不加犹豫的答应下来,当时他连那位小姐长什么模样都不知道。据说那位小姐好武,不知道拜了什么人为师,跟他看好一对,都是二半调子。官宦人家的孩子,又都对江湖武林感兴趣,弃文习武,自认为是侠士。
  君无澜去找韩笑傲的时候那位千金大小姐正好偕同丫鬟来拜会未来的夫婿,见到君无澜就是一堆倾心仰慕的话。听的韩笑傲是咬牙切齿,急忙轰走两只苍蝇跟君无澜摊牌,说那是他未来的娘子,没说等看君无澜什么表情,人就昏过去了。
  最可疑的只有君无澜,其实君无澜要是干脆承认就是想要把韩笑傲困在身边,那韩笑傲也会开心,但是就这么不清不白,他只有恼怒!韩笑傲用手抹去泪珠,认为自己很不值得,喜欢谁不好偏要喜欢君无澜这个懦弱自私的小人!
  “小笑……”君无澜欲言又止,有些事情是说不得的,况且说了无数遍韩笑傲根本就不相信他。有些悲哀,从韩笑傲十岁拜入师门开始也有九个春秋,韩笑傲也缠着他九年,更别说两人同床共眠三年有余,可韩笑傲居然不了解他。
  “如果你想要成亲生子,等你的毒好了我就放开你,找个好人家的姑娘……”君无澜面色发暗,说话底气不足,感情岂是说放就能放下的。
  韩笑傲一声嗤笑,泪痕还没干又换上一脸的轻蔑,看着多少有点好笑,不过君无澜笑不出来。韩笑傲阴阴阳阳怪声怪气的嘲讽君无澜说“那这毒永远好不了呢,我这辈子不就都要残疾下去了,还娶妻生子!有人会嫁给我这个活死人吗!!!”
  很显然韩笑傲压根就不相信君无澜,或者其实是他自己的期待,他不想君无澜放开他,但是又不承认。君无澜依然没说过多的辩解之语,淡淡的回了句“会好的。”
  君无澜也没承诺说,也不说你不好我照顾你一生的话,让韩笑傲更为恼怒。他到底想要听君无澜说什么才能让他满意呢?只有他自己知道,别扭的孩子。因为韩笑傲耍脾气变的更加难伺候了,君无澜依旧是任劳任怨侍奉左右,老黄牛?
  山也不看了,景也不逛了,君无澜见过几个找他的人后心中有事,加急赶路。不消几日竟然带着韩笑傲返回师门,可把韩笑傲奇怪坏了,怎么会想起去应山呢?
  此山山不甚广阔,也不怎么高耸,最为显眼的就是他们师尊和同门住的那座院宅,只能用……壮丽来形容。层层叠叠的院落,还有鱼池和花园凉亭,还好不是红墙绿瓦,但是简单的黑白色调也无法遮盖住那宏伟的气势,奢华的……感觉,真是修练的人住的地方吗?这可是韩笑傲他老爹出钱盖的,因为这里偏僻,花同样的钱却能比京城能多购买几倍的材料,所以他家老爹一高兴就忘乎所以了。
  言清龄更是好性子,有人出钱出力盖房子没有不要的这一说,生活上安稳是第一,用不着装清高。问题只有一个,他的门人没那么多,一人住一进院子还空不少。有个会算计的徒弟就出主意,把多余的院子改成学堂,反正地方大,教书的先生都能拖家带口住下的,还能收附近上不起学堂的孩子看书识字,也算一件善事。基本费用还是韩笑傲他老爹出,谁叫韩笑傲的爹爹一年的俸禄顶他们吃十年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