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你不要嫌弃我----秦地楚烟

  请你不要嫌弃我
  作者:秦地楚烟

  第 1 章

  坐在地板上收拾那些散了一地的零碎,没用的都放在脚边,可是最后发现真正有必要带走的也没有什么。矮柜里放了好些杂志,他探身搬出来的时候,哐当一声掉出夹在几本杂志中间的相框。照片上两个人并排站着,V字手势摆的很嚣张。
  他坐在那里拿着相框看了好久,张豪站在门边,低头看着他。刘襄君抬头,两个人视线对上默默对视。最后刘襄君站起来,拉上包的拉链,从张豪身边走过。这一次,张豪没有伸手拉住他。
  刘襄君嘴角挂着苦笑,在门厅换了鞋,把钥匙放在鞋柜上,走了出去。
  门合上的瞬间,张豪低声叫了声,“刘襄君!”
  刘襄君的身形瞬间顿了顿,最后还是离开了。
  剩下张豪一个人在屋子里,外面天阴沉着,好像要下雨了。屋里的光线越发暗淡,张豪走进房间,拿起那个被刘襄君遗落的相框,看了几眼,抓起相框朝墙角扔去。
  劈啦一声,那玻璃的相框碎成一块块,散了一地。他点了支烟,坐在刘襄君刚刚坐过的地方,那里好像还留着他的余温。而分手的事实,又那么坚定。
  年底的时候,公司总是很忙,已经连续加班好多天,这天大家都很疲惫,办公室里只有噼啪的键盘声,和一些细碎的说话声。张豪从电脑屏幕上抬头,捏捏自己发酸的脖子。起身往茶水室走去。推门的瞬间张豪脚步就停了。里面的人转过头来,面无表情。
  刘襄君端着泡好的咖啡从张豪身边走过。这一次张豪轻轻拉住他,说,“我们还是朋友吧?”
  刘襄君白了张豪一眼,“滚开。”
  张豪讪讪的放了手,看着刘襄君出去。张豪手拂上额头,感到头疼。
  回到办公室,张豪看着眼前修改了四五遍的稿子,恨不得砸了电脑。一旁探出一只手,递过来一块好时,赵厦弯腰凑在张豪身边,笑着说,“吃块巧克力吧。”
  张豪转头,看到赵厦嘴角挂着的一抹笑,接过巧克力说了声谢谢,见赵厦还不走鼻腔里哼出一个“恩?”。赵厦笑笑,说了句少喝点咖啡,抬起身走了。
  张豪拿起巧克力,刚想拆,冷不丁看到对面站起身正往这边看的刘襄君,摇着巧克力说,吃吗。
  刘襄君低头关了电脑,拿起包乘着赵厦还没进他那独立办公室,说了声我累了先走了。
  赵厦点完头就转头去看张豪,见张豪没起身跟着走,咧开嘴笑了笑。
  到十点的时候,大家开始习惯性关电脑收拾东西了。张豪脖子疼僵住了,稍微动动就龇牙咧嘴。赵厦走过来问,要不要我帮你捏捏?
  张豪忙说不用不用。赵厦又说,那不然你就别开车了,我送你好了。
  张豪想拒绝,抬头看到赵厦那有点期待的笑脸,拿起一边的包说好吧。于是开始关机收拾东西。
  公司里频繁有人过来跟赵厦打招呼,赵厦说辛苦大家啦。等老总回来我会跟他提加班费的事情的。大家一听这个都来劲了,赵厦站在张豪旁边一边应付一边盯着张豪看。
  等张豪都收拾好,公司里一窝蜂的早没了人。赵厦走在张豪身后,一一拔插头,关开关。走到门口的时候,赵厦按了门厅亮的最后两盏灯,顿时一片黑暗。
  张豪刚要抬脚走出去,身后的赵厦突然凑上来抱住他的腰。张豪回过身的时候,赵厦凑上去就吻开了。张豪抱住赵厦拉开,赵厦伏在他胸前,抬眼问,你跟他分手了?
  张豪靠在墙上,点点头,苦笑着说,“你开心了??
  赵厦笑了,“我开心什么?”
  张豪歪头看他,“你不是盼着我们早日分手吗?”
  赵厦弯起眼睛,“我只想跟你在一块儿,你们分不分手关我什么事?”
  张豪又看了他一会,松开了手。赵厦反手牵住他的手,“张豪你很难过?”
  “三年的感情,你说我难过吗?”张豪说完走了出去。
  两人一路无言。临张豪下车的时候,赵厦突然开口说,“刘襄君能给的,我也能给。”
  张豪听了突然爆起来,拽住赵厦衣领,吼道,“你姓刘吗?你叫刘襄君吗?现在你如愿了?你开心了?你爽了?”
  赵厦一把甩开,冷冷的看着张豪,“上次做我的不是你?!”
  张豪脸沉下来,拿起包下了车。赵厦在后面说,“有种做没种承认!”
  张豪走了几步又回过来,拉开车门瞪着赵厦。赵厦从没见他这样生气,住了嘴。两个眼睛看着他,看着看着就觉得自己委屈起来。他是总部调任过来的,来了没多久就看上了张豪。哪里知道张豪跟公司另一位设计师刘襄君是一对。赵厦对张豪勾搭归勾搭,倒从来没想过要拆了人两好事。结果有次公司聚会,张豪喝多了跟赵厦躺一个房去了。赶巧那个星期刘襄君去北京出差,赵厦贼心煽呼着贼胆,就扒了张豪跟自己的衣服。张豪也是个血气方刚的,哪经得起赵厦折腾啊,两个人就滚起床单来了。刚好那天晚上刘襄君跟北京宾馆待着闲的慌,就给张豪打电话。张豪没看号码就接了,彼时赵厦正在他下面哼哼哈哈呢。这事就算捅了出去。刘襄君从北京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搬家分手走人。可是这事也不能全怪他赵厦一个人吧?合辙张豪就一点错都没了?
  张豪瞅着赵厦那眉眼,叹了口气上车,搂过赵厦。赵厦说,“张豪,我们两在一起吧?”
  张豪抽抽鼻子,“我没这么说。”
  赵厦抬起头横眉道,“你做了就不想负责了?!”
  张豪冷脸,“你是能给我生个儿子还是怎么的?又不是娘们还讲负责不负责!”
  赵厦手边没东西,就一盒烟,抄起来砸张豪身上,一点威胁力都没有,“你他妈还是男人吗?!“
  “我是不是男人你不知道啊?”张豪抽出一支烟点上,拿眼斜赵厦,“少跟我来这套,上次不是你勾引我,我现在跟刘襄君还好着呢!”
  “你怎么不说自己管不着下半身!”赵厦吼完嫌不够气场,竖起中指对着张豪,一字一顿的说,“操、你、大、爷、的!”
  张豪一巴掌呼上赵厦脖子,“长的倒像个人,怎么说话就不能干净点呢?”
  赵厦笑起来,“你少在这装,伪君子!”
  张豪把烟扔出车外,勾过赵厦笑道,“这嘴得给你洗洗。”说完狠狠的亲了上去。张豪不大愿意跟刘襄君刚分,就把人带那屋子里去。最后两个人开车去了公司给赵厦安排的房子。
  事毕后张豪坐床头吸烟,赵厦窝在下面一边揪张豪胳肢窝的汗毛玩,一边发呆。
  张豪呼了口烟说,“你跟刘襄君真的不一样。”
  “哪儿不一样了。”
  张豪愣了会,说,“我跟刘襄君是大学就认识了。他跟你不一样,我认识他这么多年没听过他说超过十句脏。”
  赵厦哼了声,“你直接说他有素质我没素质!”
  张豪摸摸赵厦脑袋,“他爹妈都是老师,家教严格的很,弄的他这个人都带着股书香门第家的香气。”
  赵厦不满,“还香气呢,直接说仙气不得了!”
  张豪呼噜赵厦的头发,“你这嘴就这么损!”
  赵厦撇嘴,“我说你们累不累?你跟刘襄君摆明了不是一个道上的人,还非死乞白赖的掺和在一块儿!”
  张豪掐了烟,划进被子闭眼。赵厦关了灯,伏在张豪耳边说,“不适合就别勉强。以前那是你没遇到我,现在你遇到我了,就更能知道你们的不合适了。”
  第二天是个大晴天。阳光隔着窗帘洒进屋子。张豪闭着眼睛把手往旁边捞,捞到个热乎乎的身体抱上去,嘴里哼哼,“襄君襄君”。赵厦早醒了,刚看着张豪过来抱自己心里美着呢,一听张豪叫刘襄君,脸刷的就黑了。抬起一脚就踹上张豪,张豪没掉下床,人倒是醒了。
  睁着个大眼瞪赵厦,“你他妈能看准地方踢吗?差点断了老子二弟!”
  赵厦起身,淡淡的说,“不好意思啊,我的脚没长眼。”
  张豪讪讪的,也起身拿衣服穿。
  赵厦知道他跟刘襄君三年的感情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忘掉的,背着张豪咬咬唇,心想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彻底忘掉他。
  乘着张豪收拾的时候,赵厦去厨房打了两个鸡蛋,搅合搅合往平底锅里一倒,拿着平底锅晃悠晃悠给摊出一个薄薄的蛋皮。切了两块方腿,跟蛋皮一起夹进切片面包里,拿了牛奶一起端出去。
  张豪接过,“够贤惠啊”
  赵厦横了一眼,笑,“我的厨艺那是顶呱呱,以后给你显摆显摆!”
  赵厦28岁“高龄”,笑的倒一脸纯真,张豪看了心痒痒,捏过赵厦的脸吧嗒亲了一口。
  两个人吃了早饭,又一起去了公司。这时候正是上班高峰,电梯门口挤了一堆人。赵厦让张豪去停车,自己先往楼里走。
  走到电梯那,看到刘襄君。刘襄君看起来气色不佳,今天戴了副眼镜,眼睛下的两个黑眼圈依旧明显。赵厦朝他点了个头,刘襄君也回了一个点头。
  正尴尬时,张豪从后面走了过来。两个人同时回头看他,张豪心里一个哆嗦,想这两祖宗呦!
  张豪一脸正气,转头对刘襄君说,“昨晚睡的好吗?”
  刘襄君鼻子里哼出一股气,转头看电梯没搭理他。
  张豪摸摸鼻尖,自觉无聊,又回头想跟赵厦说话,赵厦也学刘襄君。
  张豪被他那刻意学的模样笑到,趁没人注意抬手掐了一下赵厦。抬起头撞上刘襄君冷冷的目光,心里又是一颤。
  鉴于前几天一直加班,今天公司没加班,大家早早的下了班。乘人走的差不多了,刘襄君走过去对张豪说,“我上次走的时候落了点东西在你那。”
  张豪一脸跟见客户似的温暖的笑,“那今晚去拿?”
  刘襄君点点头,转身就走。张豪拿起包要跟上。
  赵厦从后面一把拽住他,笑道,“今天周五,去我家吃饭吧。”
  前面刘襄君也停住脚,转头看他们两,目光不善。
  张豪有点为难,刘襄君没说话,转身走了。
  张豪说,“明天吃好吗?”
  赵厦瞪着他,最后泄气的说,“随便你吧。”松开了手。
  张豪忙奔出去,赵厦站在那拿手扯扯自己的脸,扯了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两个人刚分手没几天,可是却跟几年没见似的,不是热络,是尴尬。张豪性格热情,见谁都跟见亲人似的。为人很大大咧咧,长的高身体壮,站哪都是一副老大派头。唯独在刘襄君面前,气场全被盖住。刘襄君话少,除了工作上,对谁都是冷冷淡淡的,总是一副对什么都不在乎的模样。张豪每次看他那副禁欲样,就恨不得扑上去。可是他们这样极端的两个人,是怎么走到一起去的呢?张豪纳闷,刘襄君暗自也纳闷,旁观者赵厦更加纳闷。
  刘襄君没车,走到楼下就站住脚,转头看张豪。张豪说,你等着我去开车过来。
  刘襄君就往外走去路口那家85℃。这是他们的老习惯,每天下了班刘襄君站这等,顺道买点面包,张豪去开车过来。
  刘襄君走到这里差点习惯性抬脚进去,想想两个人已经分了,就收回了脚。
  上了车张豪探过身给他扣安全带,都是些平时养成的习惯。这些习惯扣进了身体,张豪只要见到刘襄君,只要跟他坐一道,这些习惯就一个个蹦出来。想起网上看到的一个词,张豪笑了,忠犬。
  刘襄君见他莫名其妙笑,冷声问,“你笑什么?”
  张豪于是说给刘襄君听。刘襄君哼道,“狗养它三年他还知道报恩呢,你连狗都不如。”
  说的有点难听,问题是张豪自小脸皮厚,这话是刘襄君说的还好,倘若是赵厦,估计两个人得吵起来。
  张豪边开车边偷看刘襄君,“你现在住哪?”
  刘襄君说,“要你管。”
  张豪接着说,“我就问问,你一个人在外面住我不放心。”
  刘襄君没答话。
  张豪没话找话,“过年还回去吗?”
  刘襄君说,“不回,我爸妈去我姐那了。”
  刘襄君上头有个姐,早些年去美国读书,后来就一直留在那边。
  张豪于是笑了,“那一起过年吧?”
  刘襄君一脸莫名,“谢谢,我还没可怜到没地方过年。”
  张豪叹了口气,趁着堵车慢慢说,“襄君,上回是我喝多了犯了错。”
  刘襄君点头,“我知道,我们两问题不在这。”
  张豪无奈,“不在这,那就没问题!”
  换刘襄君叹气,“我们两本来个性就不适合。”
  “放屁!”张豪粗着声骂了句,“不适合你跟我三年?”
  刘襄君说,“这三年你觉得过的轻松吗?”
  张豪没说话,转头看车外。刘襄君继续说,“三天两头吵,我真的很烦。”
  “那我们以后别吵架了不行吗?”张豪问。
  “你觉得可能吗?”刘襄君抬头看着他。
  张豪颓然转头。他怔怔的看着前面的一辆辆车,自分手后第一次心底开始泛酸。他知道他跟刘襄君这三年,过的其实谁都不开心。如果说那是磨合,可是这磨合期也太他妈长了!磨到最后竟然还是逃不过分手这条路!
  他把着方向盘问,“那你的意思,是我们两就这么没戏了?”
  刘襄君看着他,微微点点头。心底也开始难过。
  张豪冷笑一声,转头开车。
  刘襄君靠在车椅上,转头看着车外来来去去的车辆,美丽的夜景映入眼帘,灯光照在他的脸上,泛着柔和的光。他忍不住眼角有点酸,又赶紧闭上了眼睛忍住。
  张豪没再转头看他,一路上只有广播里放着的那些煽情老歌。
  第 3 章
  举报色情反动信息
  举报刷分
  刘襄君在想到底还有什么东西落他那了。其实他自己也知道,无非是找个理由再跟张豪回一次家——如果那里算家的话。
  张豪像上次那样,站在他身后,看着他收拾那几本书。刘襄君抱了一摞书转过身,张豪忙伸手接过。刘襄君看着这熟悉的房间,怎么就有点不舍了。
  张豪一看刘襄君眼神变了,忙小心翼翼问,“不然,你还是别走了吧。”
  刘襄君用实际行动表示不乐意。张豪跟着他,“我送你。”
  “谢谢,我打的走。”刘襄君接过书往楼道走。
  电梯来了,张豪还想跟下去,被刘襄君刀子一样的眼睛甩了一刀,眼睁睁看着电梯门合上,带走了刘襄君。
  张豪屐哒着拖鞋往回走,对门的门开了,探出一个脑袋,“豪猪哥哥,君君哥哥嘞?”
  张豪弯腰蹲下,抱住小孩,“尧尧,要叫豪豪哥哥。”
  小孩大眼睛闪闪,“豪猪哥哥,我要君君哥哥抱!”
  张豪无语,“你君君哥走了。”
  小孩嘴一撇,大眼睛噌的涌出泪花,张豪一擦汗,好么,我还没哭呢,你个小鬼哭啥!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