蠢风不度愚门关————桑菊饮

 [岁月多梦之三] 蠢风不度愚门关 BY: 桑菊饮


  文案

  这是两个男人的故事(谁说平胸我就在意念里拍平谁。╰_╯)

  别的简介也不知道咋写好,就写写他们在本文中的关系发展史吧!

  他们最开始是:

  -----------老板与司机的关系-----------

  ------然---↓↓↓↓↓↓↓↓-----后----

  ------------春风一度的关系------------

  ------然---↓↓↓↓↓↓↓↓-----后----

  -----------老板与司机的关系-----------

  ------然---↓↓↓↓↓↓↓↓-----后----

  -----------竹马与竹马的关系-----------

  ------然---↓↓↓↓↓↓↓↓-----后----

  -----------上下级--情人关系-----------

  ------然---↓↓↓↓↓↓↓↓-----后----

  -------------一辈子的关系-------------

  (文名不改,主要不想与名句完全重叠了。图片上为了美观,所以还原化了。)

  内容标签:春风一度 近水楼台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淳风,秦禺落 ┃ 配角:余,费,齐,徐

  春风

  第01章

  地点:无限江山之风华3服

  时间:某一个夜晚时分

  场所:千秋霸业盟联盟频道

  〖联盟〗

  至尊飞扬:盟里有个叫青落的吧!

  无敌:有啊,咋的?

  至尊飞扬:那给我滚出来,告诉大家你现在在干嘛!

  青落:……我在调兵

  至尊飞扬:调兵帮别人防是吧!你个SB,是不是有头没脑!

  取名最烦:至尊你有话好好说,先别骂啊

  至尊飞扬:老子去打有个一刀盟的,派了两万兵去,死了一万六在这BC的防兵手里,你让我还能怎么有话好好说!

  无敌:青落,这是怎么回事?

  青落:对不起,我不知道去打他的是你。他只说有人打他,请我帮忙防,又没讲是谁在打他~

  至尊飞扬:他没说你不会问啊!再说你帮其它盟的人防什么防?!

  青落:我跟他离得近,又是金兰,一直都是相互帮忙的…

  至尊飞扬:我说你究竟是有脑还是没脑啊!我们与一刀都宣战了,你还在相互帮忙!

  青落:……

  无敌:青落你让你朋友退了那边,来千秋吧。

  青落:不行啊,他进一刀都是第三次入盟了。

  至尊飞扬:那你干脆滚去与他一个盟吧,不要呆在这碍眼。

  无敌:至尊,我知道你死了冤枉兵心里不舒服,但还是要克制点。

  风雷震九洲:克制就不必了吧,这样子盟里呆了个有其它关系的人,你们不觉得不安全吗?

  青落:我不会透露盟里的情况的,我这也是第三次入盟了,你们不要踢我出去~

  至尊飞扬:无敌你是盟主,教训我没关系,但是不是也要拿出点盟主的主意来!

  取名最烦:这个问题棘手~

  如狼似虎:两个都不能退盟的人分别在两个敌视的联盟里,私人关系又还不错,真狗血啊真狗血!怎么办啊怎么办!

  无敌:青落你能保证以后不会再搞错了吗?

  青落:我保证,我以后一定会问清楚的。

  至尊飞扬:问清楚?也就是说只要不是我们盟去打,你还是要帮那人防是吧!

  青落:我们从游戏开始就认识了- -‖

  至尊飞扬:你这叫曲线救敌懂不懂!早熟的话干嘛以前不加一个盟去!

  青落:有过,但因为不常上线被踢出来了。后来一刀的盟员又满了,而且我加这的时候你们也没敌对啊。

  风雷震九洲:老大,听出来了吧,你这是别人的无可奈何之选择。

  无敌:……

  至尊飞扬:抬腿表决吧,反正这人我要踢。

  风雷震九洲:跟踢。

  如狼似虎:不踢白不踢。

  取名最烦:这个,唉~~

  净雨纯风:一群蠢才。

  至尊飞扬:靠,你骂谁呢!

  净雨纯风:为了不把我自己也骂了,所以我决定退盟。

  无敌:我倒,别啊,这嘛事呀!

  风雷震九洲:老大你这是什么风格!当初他来了你跟迎接天仙似的,其实也就迎来一土地吧!来了就一直遁土不见。要走我还不送呢!

  无敌:闭嘴哪你们!

  净雨纯风:看无敌你面上,你这群人以后我不会主动踩。

  [联盟信息]:净雨纯风已经退出本盟。

  [联盟信息]:青落已经退出本盟。

  后台信息:

  青落:刚才,谢谢你。

  净雨纯风:你也并非不蠢。

  青落:……

  净雨纯风:被踢了还是自己退了?

  青落:自己退了。

  净雨纯风:那还好,没有蠢到病入膏肓。

  青落:我只是觉得这游戏挺不错,又不想重新去新服起步,所以~

  净雨纯风:你是渊尘全防?

  青落:嗯。

  净雨纯风:那以后就帮我养防兵吧。真觉得这游戏不错的话,我带你玩到最后。

  第02章

  某球场休闲区

  沈连拿过毛巾擦了擦手后在小桌边坐下,拿起饮料润泽了一下咽喉,看了看坐在旁边的季淳风,疑惑道:“怎么不去打球呢?”

  季淳风笑,“你沈公子已出手,我何必再去丢丑。”

  “得了吧你!”沈连嗤了他一下,转过话题,“刚才听辜牧说,你明天要走?”

  “对。”季淳风扬了扬眉,笑貌中春风带暖,“怎么!舍不得我走?”

  沈连想了想,点头,“还别说,我好像还真有点舍不得。”说着抬目看了看十数米之外正收起球杆在逗小孩的辜某人,不禁感慨道:“时间倒退六、七年,今天我们这能凑满两只手的数吧!现在,认真说起来,就只还有你我两人了。”

  季淳风沉默了一下,端起饮料浅饮了一口后轻巧放下,“医生说,群P有害健康,只要两人正好。”

  话音一落,只听得沈连手指骨叭叭作响,接着一脚踹到了他椅沿上。

  地光滑,在被其一踹之下,季淳风顿时连人带椅给移到了一米外开的地方去。随之又很淡定的起身将坐椅拎回原处搁好后再重新坐下,“明明在压手指,却最后又动脚,你什么时间也学会指上打下了!”

  “话说这次见你,我发觉你越加欠揍了。”沈连捏了捏下巴,看着他琢磨道:“是不是遭受什么刺激了?说出来听听,让我看看能不能帮你摆平。”

  季淳风顿了顿,笑,“把时间倒回去六、七年这事,你摆不摆得平?”

  “废话。”沈连起身缓走了几步,做了两个扩胸运动,舒展了一下气机,“话题扯回去。既然都过来了,何不多留一段时间!这边多暖和!S市那边还冷着吧?”

  季淳风起身揣着手与他站到了一条线上,抬目看了看前面的茵茵球场,声音有点懒散:“我倒是想啊,不过一年之计在于春嘛,员工的年假也就这么几天,全线重新满员,一断一续,事情有点多,老爷子年纪大了,不想扛了。过来两天,也是一时兴起。”

  沈连很理解的拍拍他,“怀念你的青葱岁月了是吧!”

  “你比我还大两岁。”

  “我心态年轻啊!”

  “身心失调,悲剧。”

  “我觉得你比恒兄还狗嘴了,最近常混一起?”

  “明鉴。”

  沈连笑着摇头,“这样可就形象大损、风流不再了啊!”

  季淳风哈哈一笑,“你又不是什么美人名士,对你风流有什么意思?”

  “是,我是狐朋狗友,就该受你狗嘴践踏。”沈连转身到椅边将外套一拎,回头道:“走吧,去向辜牧告别一下,然后去找美人名士,给你饯行。”

  两人出了球场,季淳风到停车处伸指叩了叩半升起的自家车窗玻璃,在里面将司机座放平了而在休息的秦禺落闻声一下子坐了起来,拍了拍脸,将座位重新调好而准备开车。

  沈连一边打开旁边自己车的车门,一边对季淳风叹息道:“一、两千里路啊!只呆两天又走,你简直是在虐待你的司机。”

  季淳风正欲上车,闻言无奈道:“你以为我想啊!”

  天生其恐高带晕机,人力又能如之何!

  不过季淳风对沈连的话还是上了一下心,顾及到毕竟是从S市开到C市,再从C市开到这冬暖之地来,现在又要开回S市,这路途是有点长了。所以还是问了下秦禺落是不是需要再休息两天,但却被秦司机否定了。

  沈连是沈连的看法,但秦禺落却是不觉得自己有在受虐待,因为他除了开车啥都不用管,季淳风又是一个晚上非得在床上睡觉的人,所以他的休息时间也是足够的,其它压力全部没有,有条件时还会去游戏里溜达两圈呢。

  不花一纹钱,全中国游遍,住的是高档宾馆,吃的是营养大餐。

  生活,还能有比这更滋润的吗!

  车刚走了一小段就被叫停了,秦禺落在后视镜里看了一下,后排的老板大人正放下左边车窗而向外看去,于是随着往那边瞧了一眼,据观察所得,“那是一个跑马场吧!”

  “嗯,对。”

  “老板你会马术?”

  “仅会骑而已,而且也多年没有接触了。”季淳风回头,“走吧。”

  “进城后怎么走?”

  “跟着前边那车走就行了。”

  当再次车窗被人叩响,已经满城华灯。秦禺落起身看看车外的人,亲切一笑,“你好。”

  “你好。”车外的人微微有点局促,夜灯下的形貌轩明上佳。“季先生让我先来车上,他一会就来。”

  秦禺落闻言,调起座位,伸手打开后面车门,“那上来吧。”

  来人上车坐好,一时无话,气氛有点闷。秦禺落回头笑道:“喜欢什么音乐?”

  “随便…”

  “那就班德瑞的吧。”秦禺落打开音乐,闭上眼睛继续休息。前一时没有预见与准备的就下车在周围转了转的举动,好像有点失策,这里虽然冬暖,但晚上还是挺凉的。

  不一会,季淳风来了。

  到了预定的宾馆,立刻兵分两路,一边搂着美人春宵帐暖去了,一边去泡热水澡发汗去了。

  秦禺落裹着被子使劲捂,身体,是工作的本钱。头痛鼻塞赶快跑,不然明天上路就难了。

  不知道是念叨有用,还是发汗的功效,第二天,好了。

  清晨洗漱、早餐完毕,先送昨晚那美人去到了某指点地方,然后一切按原定计划,回S市。

  从上方的后视镜中看了看靠在座位上闭目休息、神色带着点倦意的人,秦禺落感叹:身体,是一切的本钱。所以老板,你要自重啊……

  “看什么看?”季淳风将眼隙开了一线,非悦非不悦的看着他。

  待过了一个街口,秦禺落说道:“觉着老板你有点低沉,所以留意下。”

  季淳风闭目,“前几天去爬山,累了。”

  秦禺落:“……”

  爬青山还是爬美人山累了的?前者健身,后者伤肾……

  季淳风突然想起一事,眼睛蓦地睁开,“前几天的聚会中,听陈原说起我时,你好像下巴掉了很久,原因?”

  “额……”秦禺落想了想,他表现得有那么明显吗!“我只是没想到会那么巧,在游戏里也成了老板你的治下之民。”季淳风----净雨纯风!很明显嘛,怎么一直都没有想到呢!

  “哦!”季淳风坐端正了一些,兴趣了,“你在盟国还是主国?”

  “主国。”

  “哪盟?”

  “……没有盟。”

  “青落!”季淳风惊讶的挑了挑眉,但随即便散释开了,“倒是,完全一样。”

  “哪里一样?”都说人是网上网下两个样,原来他秦禺落是如此的与众不同!

  季淳风:“一样的蠢才。”

  秦禺落:“……”

  第03章

  秦禺落能为季淳风当专属司机,那是得力于他叔公的推荐。

  他叔公是季家企业的两朝元老,从员工奋斗成了一个小股东,故而身家颇为厚实,在家族内算是很出色一支。历来客走望家门,特别是在什么节日之类的,秦禺落的老叔公家门口那绝对是车水马龙。

  在一年前的春节时,于前来拜年的众多族内后辈之中,秦老对他这个落到旮旯里毫不起眼的侄孙却是上了一下心,于是抽了空将他叫到了一闲静处,问了问,“现在做什么呢?”

  秦禺落答道:“帮一家超市开车。”

  “住哪啊?”

  “存超市货物的库房里,顺带着守东西。”

  “那能舒服吗!”

  秦禺落笑道:“舒服着呢,就是夏天有点闷。”

  秦老沉吟了一下,说道:“会开车的话…想不想换一下工作?叔公给你找个活。”

  秦禺落点头,“在哪里都是打工,叔公介绍的肯定不差。”

  “待遇是很好,但是要求也是有的。”秦老想了想,说道:“工作是给季氏的少东家当专属司机,没有固定假期,而且由于他不能坐飞机又不喜欢赶火车,所以可能会经常开长途,你觉得行不行?”

  “行。”秦禺落笑道:“我要固定假期也没用。至于长途,我还年轻,应该没问题吧。”

  “嗯。”秦老点了点头,“少东家对员工很宽待的,特别是将事做得好的人。就像前一任司机,年前回老家去成婚,走的时候,少东家在工资外还给他封了一份厚礼。只是……”秦老顿了顿,斟酌道:“只是他喜好有些与众不同,对女子没什么兴趣,观念也很开放,你做了他的专属司机,难免会了解或是看到些什么,若是你能见怪不怪,那就成。”

  “成。”秦禺落嘿嘿一笑,“叔公,我思想开放着呢,可不死板。”

  秦老被他的话逗乐了,伸手摸摸他头,“叔公原本死板,但硬是被他给调转过了。他与他哥、姐都是叔公看着长大的,除开某些方面不说,其实都是好孩子。他的司机不要求驾驶技术有多出众,但要能信得过的人,叔公相信你的品行,给你担保。”

  “谢谢叔公。”秦禺落站起身笑着向秦老行了一个鞠躬礼,“我不会辜负您的信任的。”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