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神图 下(生子)————夏瞳涟


[神玉之卷一] 洛神图(下)(男男生子) BY: 夏瞳涟


  第五十章

  孩子半岁的时候,已是比刚出生时长大了许多,只是刚长了两颗牙,除此外,放到床上趴不了爬不了。

  夏憬源乐得看热闹,在锐金门也是住得自在,只是偶会还是会不嫌累的回青龙,再一个人赶回来。白雨枫对他这样来回跑的原因很是好奇,只是每次问起,夏憬源总是用别的事情蒙混过去,从来不老实说。他越是这样,白雨枫就越是好奇,从先前一个人问,到最后把柳寒的好奇心都带了起来。只是不管两个人如何问,夏憬源一个白眼就把事情瞒了过去。

  这样一来二去,白雨枫得了个结论,夏憬源是个不怎么会撒谎的人,如此隐瞒,想来此事定是让他难以启齿。柳寒笑说从小虽不怎么见到夏憬源的人,但知他做事向来有条有理,眼下他既是这么不愿说,那定是与他自身息息相关。

  白雨枫一听有理,竟私下和柳寒约好,等孩子会走路时,带回青龙给柳寒的爹娘看看,顺便好将孩子托给二老,好好将这件事情查个清楚。柳寒答应说好,他也可去神木宫看看忧夜。

  转眼八个多月,两个孩子越发俏皮可爱,门里上下看着都喜欢,一得了空就跑来抱着逗逗。虽然一直疑惑这两个孩子究竟是哪里来的,但不管怎么猜都觉着不合适。白雨枫总是抱着孩子说是自己的亲生骨肉,但门里大人一看旒漪就说是柳寒的孩子,都估摸着这男人和男人如何能生下孩子。白雨枫见他们疑惑,有意将两个孩子都抱在怀里,笑问是不是和自己长得很像。那些人看看旒漪,再看看虞涟,虽是一个像柳寒,一个像白雨枫,但抱在一起看就是长得极像。再抬头看两个大人,却是完全两张脸。

  白雨枫笑问他们说好玩儿么?都齐齐说有意思,只是着实蹊跷,时间一长也就干脆不想了。

  那日白雨枫拉着柳寒开玩笑,说在下人口中听了个笑话。柳寒问他:“什么笑话?”

  白雨枫道:“门里都说虞涟是我的种,旒漪是你的。八个月前夏憬源砸了屋子里的门,都传是我们两个吵架了在屋子里打起来了。”

  柳寒一边听着,一边笑问:“然后呢。”

  白雨枫换了个坐姿,又道:“夏憬源砸了门后,你我不是搬去了锐金门后的宅子么。门里人不知道,说是你生气回了青龙,我心里放心不下追你去了。”

  柳寒听着也觉有意思,越发笑得开心。白雨枫见柳寒笑,又接道:“之后夏憬源赶我,我就一个人回来,呆子似的过了一个月。就这都被他们说成劝你不成,给郁闷了。”

  “呵……”终于,柳寒给逗得笑出了声,问说:“那孩子呢?”

  “孩子?”白雨枫一挑眉,打开扇子摇起来:“一个月后,我抱了两个孩子回来,一个孩子像我,一个孩子像你。就被传成说,各是各的。”

  柳寒明白了白雨枫的意思,还没开口说话,就见白雨枫朝自己这边凑过来,还有意皱眉严肃问:“哎,你说,这一个像我,一个像你,可两个孩子抱一起看怎么就那么像呢?”

  看着白雨枫的样子,柳寒着实是收不起脸上的笑,低了低头,回了句说:“好玩儿么?”

  白雨枫哈哈笑着一把将柳寒抱了,半点都没有为人父的样子。柳寒也是任由他抱着,心中想着若是能一辈子如此,那便好了。

  终于,柳寒疼着,白雨枫爱着,两个孩子多动的开始在床上爬来爬去。只是,那日夜颠倒的毛病还是没改,晚上两人都睡不安稳,最后终于决定让从小带大的奶娘看着,让两个孩子住去了后屋的一间屋子里。

  挑了个好日子,凌雅月和白洛云都聚在白雨枫的屋子里,和夏憬源一起给孩子定姓。门里上下听到了消息,都一窝蜂的过来看热闹,虽然不明白为何要这么给定姓,明明一眼就能看出是谁的孩子,但想着既是这两人都定了,估计算是自己的孩子给养着了。还暗自想着究竟怎样的女子能让柳寒垂青,事后连丈夫和孩子全部都不要了。

  柳寒和白雨枫都知道他们议论的这些,却是一点不放在心上,任凭他们猜去。

  前厅的大桌子被移了开,两个丫头在地上铺了略厚的棉垫子,奶娘抱来了两个孩子放到垫子上,先让他们坐着。

  两个孩子从未看到过那么多人,一时有些害怕,坐在原地四处看,像是在找自己的爹爹。

  “别给吓哭了……”凌雅月担心着,转头向白洛云道:“你说能成么?”

  白洛云笑笑,道:“孩子怕了自然会找爹。”

  夏憬源坐在一旁,笑眯眯的看着两个孩子,似是对两个孩子会向谁爬过去的结果早已知晓一般。

  所有人都紧紧看着两个孩子,可那两个坐在原地就是不动。白雨枫离远了,也看不清哪个是旒漪哪个是虞涟。这也是夏憬源的主意,让两个孩子穿了一样的衣服,不让作弊。

  柳寒倒是不在意孩子向谁这里爬,他的意思一直都是让两个孩子都跟了白雨枫姓,只是夏憬源执意要这样,自己也不能违了他的意思。

  轻轻朝白雨枫那边望了眼,只见他正和夏憬源相互看着,牵了嘴角一笑,柳寒刚要回头,就听门口一堆人喊着:“爬了爬了!”

  三人齐齐向孩子看去,只见其中一个孩子正跌跌撞撞的在棉垫上爬着,速度不快,只是没有朝柳寒和白雨枫那里爬,而是摇摇晃晃的爬到了夏憬源的脚边。

  所有人皆是一愣,白雨枫嘴角动了动,还没来得及开口,夏憬源把视线从自己脚边移开,笑眯眯的说了句:“姓夏?”

  白雨枫翻个白眼,拿了桌上的苹果就朝夏憬源丢了过去:“夏你个头!不算!”

  夏憬源轻轻松松接过苹果,看着咬了一口说:“不算就不算。”

  柳寒开玩笑说姓夏也没什么不好,白雨枫直吼不行,硬要重来。一旁的丫头也只好将孩子抱回原处,谁知这一次,孩子刚触地就摇晃着向前爬,原本没有动的另一个,这回也跟着一起在后面趴在地上,慢慢向前移着。

  孩子都低着头,哼哼唧唧没头没脑的往前爬,衣服又穿得一样,所以哪个是哪个根本分不清楚。一屋子人眼看着孩子爬,都在猜着孩子究竟姓什么,夏憬源心里嘀咕着别再往自己这边爬,再爬不姓夏也得姓了。

  棉垫子被孩子爬得有些乱了地方,只见爬得稍快的那个似是也知道地上凉,小手按在棉垫上,似是想也没想就朝柳寒脚边爬了过去。柳寒生怕孩子着了凉,伸手想抱却被夏憬源拦住了,眼看着第二个孩子爬到了眼前,白雨枫居高也看不清到底哪个孩子,心想着别又朝柳寒那里爬了。

  没想他刚想完,那孩子坐起了身,白雨枫还没瞧清楚他额头,那孩子鼻子里一哼哼就向柳寒脚边扑了过去,小手刚一碰到柳寒袍子下摆,哇一声就给哭了。

  白雨枫心里凉了凉,到也不是真的在意,只是一屋子那么多人,多少这样的局面还是有些丢脸。

  柳寒实在不想任由孩子在自己脚边哭,俯身轻手抱在怀里,连忙伸手给擦了哄道:“好了不哭,爹抱着就不凉了。”

  “你想的好主意。”白雨枫起身,抱起还在地上坐着的孩子,向夏憬源道:“名字没定下先着凉了。”

  “你怀里的是闺女还是儿子?”没理会白雨枫的话,夏憬源抬了抬下巴示意白雨枫往自己怀里看看。

  白雨枫低下头,这一看,比先前心更凉。

  他怀里的孩子,正是一脸懵懂,直朝着自己看的女儿虞涟。

  第五十一章

  白雨枫心里虽然郁闷,但女儿却是他自己亲手给抱上的,虽然柳寒先抱了旒漪,他没得选只能抱闺女,但这么一抱,孩子的姓也就这么给定了下来。

  那晚,白雨枫蹲在床前看着旒漪,伸着一根手指在他眼前晃悠,嘴里道:“慕旒漪,喊爹。”

  旒漪不倒翁似的坐在床上,伸出小手跟着白雨枫晃动的手指左右不稳的摇晃,有时候动作大了,连圆鼓鼓的身子也跟着不稳的晃。嘴里哼哼唧唧的一串,像是在说话,但连半个字都不成型。柳寒侧倚在门边,见白雨枫逗孩子的样子,笑着道:“还这么小,哪里会开口喊爹。”

  “比刚出生那会儿大得多了。”坐到床边,白雨枫抱过旒漪放到自己腿上,和刚见到孩子那会儿比,完全没了那时的手忙脚乱:“还没睁眼的时候,都不知道要怎么抱,小得怕给伤着了。”

  柳寒走过去,挨着白雨枫坐下,轻声道:“你当真要将锐金门托给旒漪么。”

  “你不愿意?”拉着旒漪的小手,白雨枫笑道:“我爹娘只有我和羽尘两个儿子,但兄弟却有不少。羽尘的事情我一直没有和你多说,但有一点你要明白,锐金门的下任门主是我,继我之后,定是旒漪。”

  “若是没有旒漪呢。”柳寒反问一句,接着道:“若是没有旒漪,锐金门继你之后该是谁?”

  “自然是我叔伯之子。”白雨枫说着,低头看着怀里正在掰着自己手指的旒漪,低声道:“我本想让旒漪跟着姓白,但如今姓慕也不是大事,不管如何……他都是我的亲生儿子。”

  柳寒微微一笑,没再说话。两人好不容易哄了孩子睡觉,这才折回自己的屋子里。

  白雨枫在孩子出生后鲜少搂着柳寒入睡,生怕自己又闯大祸。柳寒见他每天都背对着自己,用被子将身体裹了个严实,也着实觉得委屈了他。于是轻手掀开一处被角,伸了手环到他胸前道:“睡了么?”

  白雨枫动了动,侧过头笑道:“还没呢。”说着,翻身拉过柳寒的被子替他盖上,道:“盖好,别着凉了。”

  柳寒看着白雨枫的样子,没等他再度躺好,揽上他后颈微微用了力,仰头在他唇上柔柔一亲。白雨枫一愣,半撑着身子笑道:“想亲就好好亲,这么一碰要如何算呢。”

  柳寒坐起身,拉开白雨枫刚给自己盖好的被子,动了动身挨到他身边,拉了他的一起盖了:“盖一条。”

  白雨枫就那么看着柳寒,半晌低头笑了声,清了清嗓子道:“一个人睡太凉?”

  “何止……”说着,侧了身子靠过去,手从后探入白雨枫的衣服里,侧头到他耳边道:“凉么?”

  白雨枫因为柳寒的手,忍不住向前让了让,正巧贴上了他挨着自己的身子。柳寒顺势将整个手臂都圈上白雨枫的腰,不等白雨枫有所动作,另一只手在他胸前一推,将他整个压在床上。

  “夏先生说要算了日子,你便碰都不碰我了?”

  白雨枫侧头笑出了声,玩笑道:“我穷的很,两个孩子都还没长大呢,再多两个可养不起。”

  “哪儿来的再多两个?”抽开白雨枫的亵衣绳结,柳寒俯下身,手轻轻触在他温热的胸前,吻了吻白雨枫嘴角:“嗯?”

  迎上那阵若有似无的亲吻,白雨枫搂着柳寒身子,喃喃道:“是不想你再受苦,若是再闯祸,小夏气急把我砍了,孩子没了爹,你没了相公。”

  柳寒一偏头笑出了声,有意道:“谁定的只准你在上面?”

  白雨枫一听这话,顿时傻在那里动也不动。他看着柳寒满是笑意的眸子,干笑着松了松手道:“你……你说什么?”

  “我说……”手沿着白雨枫小腹渐渐往下,柳寒的唇轻磨在白雨枫下颚处,柔声道:“谁定的……只准你在上面?”

  “等等!”慌忙拉住柳寒的手,白雨枫挪了身子直想要坐起来。可先前就没注意的被柳寒压了软肋,任是怎么用力都坐不起来:“柳……柳寒,别闹。”

  “我不和你闹。”挣开白雨枫的手,柳寒摸了摸白雨枫的脸,笑道:“你看我像是在和你闹着玩儿么?”

  白雨枫一脸尴尬,根本不知要用什么话反驳。柳寒有意松了他裤头绳结,一边探了手进去,一边道:“这样不算着日子都行……”

  “呵……呵呵……说得也是……”白雨枫僵硬的点点头,却是不停的在想着如何翻身的主意,没想刚有了点念头,就听柳寒道:“你在想什么?”

  就像做了亏心事一般,白雨枫猛转过头,脱口就道:“啊?”

  柳寒眯了眯眼睛,嘴角挑起个别有深意的笑容,探入白雨枫裤头的手一动,问:“想什么呢……?”

  白雨枫就觉得胯下凉了凉,立刻抱着柳寒往自己身上一压。柳寒一惊,手上没撑住,顺手整个人贴到了白雨枫胸前。

  只顾着稳了自己不掉下去,不想只是动了几下,白雨枫竟手脚麻利的将自己的亵衣整个褪了下来。

  “想着怎么把你的衣服脱了。”手在柳寒背上摸了把,白雨枫望着他一笑,道:“今晚依你,上面下面都行。”

  柳寒一愣,这才想起自己先前把话说得太过模糊,如今是想辩解都找不到空隙。

  “寒儿来,亲一下。”挑过柳寒下巴,白雨枫在他唇上一亲,脸上露出个无比得意的笑容。

  柳寒知道自己比不过白雨枫的油嘴滑舌,竟就这么认了命,若是真比力气,自己定是比不了白雨枫的。

  那夜,白雨枫特意将柳寒从上到下看了个遍,竟是半个伤口也不曾看见。他悄悄问说夏憬源到底是怎么保的孩子,柳寒说不知道,一点都不愿透露。

  两个月后,孩子满了一岁,也渐渐长成了样子。

  与柳寒不同,旒漪虽是和他长得极像,一双眼睛却是大得如同桂圆一般,又圆又黑。白雨枫时常对懵懂的旒漪说长大了不能像他爹那样眯眼睛,会吓坏人。旒漪听着自然是不懂,眨眨大眼睛直盯着白雨枫看。柳寒听了,有意将眼帘垂得更低,目光冷冷朝白雨枫一瞟,嘴角却是挂着笑。白雨枫看着的确心里发毛,赶紧抱了儿子亲,旒漪看着两个人,嘴里哼哼着却也不开口说话,小手直摇。

  虞涟自小就静得很,很少哭,更很少给大人添麻烦,就像能听懂话似的。柳寒常常抱着,但却很少站着抱,若是站着,多少抱不太长时间手上就使不出劲了。

  都说姑娘家长得像爹会得个俊俏,虞涟的眉宇间就像极了白雨枫,只是不似他爹的阳刚深邃。

  大人们都围着孩子,想要让孩子早日开口说话,白雨枫更是巴不得要旒漪快点喊他爹。只是问题来了,两个都是爹,要怎么分?

  白雨枫说,若不然一个喊爹,一个喊爹爹。夏憬源回问说,这有区别么。白雨枫不说话了。

  虞涟趴在白雨枫怀里,哼哼着伸手拍着白雨枫的嘴唇,白雨枫嘴唇抿了抿将虞涟的小手指含了个指尖,又鼓了口气往虞涟的小手掌里一吹。虞涟甜甜笑着直觉得好玩,抱着白雨枫的脸,无意识的一亲,白雨枫笑着在闺女的脸颊上亲了亲,虞涟更是抿着小嘴笑得更甜。

  “来,涟儿叫爹爹,爹——爹。”白雨枫点点虞涟的小嘴,教得一脸认真。一旁的柳寒和夏憬源实在是拿他没办法,也不理他。柳寒看向旒漪,一时兴起,俯下身柔声道:“旒漪会喊爹爹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