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你了(穿越时空)————秦君策


[四者爱系列之卷一] 求你了(穿越时空) BY: 秦君策


  文案

  好吧,我穿越了,这个似乎不是我能决定的问题,当然也就随遇而安了。我花容月貌(本人为男子),可也懂得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先找份工作。做了个师爷,还得献身诱捕,却好死不死遇见他——当朝的王爷。你我井水不犯河水,什么,你不干!你......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欢喜冤家 强取豪夺

  搜索关键字:主角:吴山青,龙峻爵 ┃ 配角:刘四辰,方威 ┃ 其它:四者系列

  第一章 我的新生活

  我确实是穿越了,具体经过是什么,恕我脑袋撞晕了,记不起来了。总之,我是穿来了,一个名叫“琉璃杉”的国家。

  这个国家,依山傍海,风景如画,好似杭州。民风淳朴(指的是大多数哦)。既来之,则安之,是我的人生信条。

  人活着么,总得吃饭不是,于是乎,本人仗着文科生的便宜捡个师爷做做,也算安家了。这不———

  “吴师爷,不好了,”一个童仆打扮得小孩子连滚带爬地闯进来,便跑边喊:“师爷不好了!”

  对了,忘了介绍自己了。我叫吴山青,京城郊外一个叫“布织”的地方县衙的师爷,我的上司,也就是县太爷,赵三生,赵大人。那个小僮仆,叫水连。

  “水连阿,不是我说你,慌慌张张地成什么样子?”我摇摇头,低头品茗。这古代啊,就知道喝茶,也不掂掂自己有多少油水,天天喝凉白开也没滋味,索性就凑合吧。唉,我很想念有咖啡,牛奶,鲜果汁的日子。

  “大人,”水连顺顺气,道“上边换人了,说什么要整顿创佳绩,限令半年之内大小衙门做出点业绩来,这不,现在业绩来了。”

  “什么业绩?”我忙问。事情呢,我是知道的,不知是哪个混蛋上任了,半年之内搞整顿,尤以京城和附近的郊区为甚。我们为此忙活得手脚并用,离规定的27件案子还差2件,目前大人正在头痛当中。

  “抓□。”

  不是吧,布织小,有个茶馆酒楼就不错了,何来妓院呢?

  连象是明白了似的继续说道:“这个妓院名为‘卧菲轩’,处在京城与郊区之间,环境清幽,是王孙贵族休憩作乐的最佳去处。“

  “你说,这去妓院的那个不算□,还抓呢,要不然税怎么收。”我相当无奈,谁出的损主意,没事做了么?

  “其实是抓□中卖国私通的嫌犯。”

  “哦——不清楚,不知道,不记得。”我把头摇得跟波浪鼓似的。我不傻,哪个通敌叛国的不是王孙贵胄,商贾富豪的,岂是我们这些小虾米所能管地了的。不如就发挥下鸵鸟的精神,装作不知道。

  水连看自家大人装傻,翻了翻白眼,慢慢悠悠地说:“您不知道没关系,去了就都清楚了。”

  谁,我么。我指了指自己,换来水连笑眯眯地点头。

  “真的是我么?”我再指自己。

  水连依旧笑眯眯。

  “你确定?”

  点头。

  “不骗我。”

  再点头。

  ……

  “水连,说,谁把我卖了。”我相当气愤。

  “是老爷。”仿佛像急于推卸责任似的,水连飞快地回答。

  好你个赵三生,看我不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以上为腹语)我哪敢明目张胆地诅咒我的上司,除非我不想活了。

  我的人生啊,从此将不再平静。

  第二章 开始的开始

  轻纱曼裙,青丝散绾,丹蔻兰指,朱唇笑颜。目前我吴山青就是这副窘迫的样子,虽然当时迷倒了连同大虎等一干衙役和呆若木鸡的赵大人,还有怎么看都是一脸坏笑的水连。

  “你笑什么,嗯?”越来越觉得水连有不可告人的阴谋。

  “大人,“水连笑嘻嘻地说:“大人以后还可以赚些外钱了。”

  “怎么讲?”

  “大人的装扮可以媲美女子。哦不,是胜过女子。以后可以凭此揽些客人,不就……”

  是的,他的话还没说完便终结在我的老拳之中。哼,敢说老子我是女,啊不,敢说我堪比女人,这小子平常怎么不见有此学识,只会讨嘴卖乖。

  “咳咳,水连啊。”我上下扫了他一眼。接着道:“你怎么还是男人的装扮,既然大人我都这副尊容了。你是不是也…… 是吧。”嘿嘿,水连啊,别怪大人我心眼小,谁叫你跟着的是全衙门最小气的人呢。

  水连也不含糊,作了个揖道:“大人,属下还另有任务,恕不能陪同前往。”这意正词严好像我强迫他是的。

  “是啊,水连是有任务,你就不要为难他了。”说话的正是赵三生,赵大人。

  水连一见有人替自己解围,立即退了出去。屋中只剩我们两个人。

  赵三生,人是生的是黑了些,且特别爱下棋,绰号“赵黑白”。

  性格么,就是个老好人。但你不得不佩服的是,在官场混了这么多年却没染上官场的习气,不是个淡薄的人,物质也不过分追求,人生让他活得真是比别人活了三生都自在。在我心中,他就是我大哥。

  见我不语,赵三生也没说什么,只是坐下来看着我。仿佛等解释的不是我,而是他。瞅了好半天,憋不住地终是我。

  “赵老爷,给个话吧。”我生气地时候总是这样称呼他。

  “啧啧,还真是漂亮,真怀疑你是不是男的。”他居然自顾自评价起来,完全不拿我当回事。实在令人气急。

  看我要抓狂了,他这才慢悠悠地道;“你看为兄是看重名利的人么?”

  我摇摇头。

  “你认为为兄是出卖自己弟弟的人么?”

  我又摇头。

  “你认为为兄是重色轻轻友的人么?”

  这是什么跟什么呀,不过我还是选择相信,所以我继续摇头,啊不,点头。

  这时在我没有觉察的范围,他笑了,如同狡猾的狐狸。

  “你觉得为民除害是一件光荣的事吧?”

  恩,点头。

  “献身不为过吧。”

  恩,献身算什么,捐躯都可以。我的民族情结小宇宙瞬间爆发。重重地点头。

  哎,不对呀。献身是什么意思。

  “赵三生,你耍我!”

  ……男女不分的分割线……

  “卧菲轩”真的很漂亮,或许吧。为什么不描述一下呢。因为人太多了,根本瞅不到具体,窥个大概,基本就是这样。

  妈妈领我左拐右绕来到名为“四友阁”的雅间,门一开里面的情景令我大吃一惊。

  临窗,青纱的人儿坐在木凳上,一只脚踩在凳子上,手肘托着下巴。风轻轻吹过,冷清的氛围。

  眼前粉紫色和鹅黄衫的人儿正大大咧咧盘坐在地上,要三喝四地划着拳,哪里有女儿家的姿态。

  “你们,”妈妈看来很无奈,“成什么样子,快起来。”

  妈妈简单地介绍下我,我秀了下阳光灿烂的微笑,换来的却是青衫小妹的抿嘴,粉紫色的害羞和鹅黄色的傻笑。天,我遇见的都是什么人那。亏还叫什么“梅兰竹菊”真是败坏了“园中四友”的雅致。

  不错,梅是我。兰是粉衣,竹是青衫,菊是鹅黄。

  第三章 相见不如不见

  我先介绍下我的任务,就是以女色套取指定的某些客人的话。哪个混蛋定的任务,找女人不就得了,我一个大男人,性别被扭曲了我以后怎么面对万千粉黛阿。

  默默地看着纸条:此人善武艺,精兵谱,可谓武将。又工书画,会诗文,状元天下。可惜了,可惜了。这么好的一位人才居然叛国了,真的太可惜了。边走边摇头,直到我的临时秀阁“梅若斋”。

  接着念下去,以商旅之际勾结外戚,以颠覆朝纲。此人若不除去后患无穷,陷我衫国于不义……怎么越看越像奏折呢?虽说我没在这朝见过,以前电视剧没少看,触类旁通,应该都差不多的。但是,也没说长得什么样子,我怎么知道。

  这时门开了,一身蓝衫的男人晃晃悠悠地踱进来,嘴角含笑,面颊通红,明显是喝多了。

  棱角不太分明的面颊,有种中性美。姣好的眉型始终蹙着,眼神迷离。

  “美人,嘻嘻。”男人踱到桌边,并未坐下。

  “这位客官,有何贵干?”我有点措不及防,因为妈妈没有通知来客人。只有假装镇定。

  “听说来了几位新美人,我就来看看。”有些恍惚的眼神却透着清冷。

  “客官,这里可是要预约的。”得让他走,不能坏了我的大事。

  “预约,我是谁,还用预约?”晃着脑袋,从兜里摸出锭金子。砰的一声拍在桌子上。

  “这下够了么?”他笑着问。

  金子是不错,可是任务更重要,况且我也提供不了他想要的服务。在一番天使与恶魔的争斗中,正义终于胜出,于是乎我在哭泣中告别了金子。呜,我的钱啊。

  “怎么样,考虑好了么,小美人?”他很有耐心。

  “是的,考虑好了。”我深吸了一口气,最后与金子告别“您请回吧。”

  “哦,有意思。想我龙某人还从未被人拒绝过呢,你倒是第一个。”他好像没生气。

  “龙大人,确实是对不起。小女子身体不适,还请——”话还没说完,他一把抓住我将我扔到床上,瞬即压了上来。

  啊——我的天,脑中的计策转了一圈全下场了,一片空白。

  “嘘——”他点了点我的唇,道:“你不要乱晃嘛,听哥哥的话。乖乖地带你去玩哦。”

  我完全傻了,我该怎么办,推也推不开。

  最后只好放弃了,倏的他又开口道:“雪儿,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哥哥我每天抚摸你白软的毛,都会倍感欣慰。你是只多么可爱的猫咪呀!”

  “你去死吧。”我听后一脚踹过去。

  第四章 不干了,行么

  我非常地生气,我可不是他的宠物猫。

  “嗯,你不乖。雪儿,哥哥要生气了。”他的手伸向我的脖子。

  哼,管你怎样。我依然与他进行肉搏,没办法每次踢开他又粘上来了。

  “雪儿,”他很郑重其事,“不要逼我,虽然我知道你不喜欢。”手更加肆无忌惮探入我的衣襟。

  我的清白,虽然大家都是男性,而且是在古代,本人依然相信非礼勿动,应该保守点。努力拨开他的咸猪手,怒吼道:“快给本大爷滚开,你这个死酒鬼。”

  “雪儿,”他应该是生气了,眸子中的清冷愈加浓了,“看来是放纵你太久了,得教训教训了。”说着从怀中摸出一个金色的环子,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卡在了我的脖子上。速度之快,让我完全没有时间看清机关构造。

  “嗯,还有链子——”他起身掏链子的时候,我趁机脱离他跳下了床。

  这时妈妈敲门进来了,我急忙道:“妈妈,情况有变。”

  “嘘,”妈妈示意我先不要出声,点点头。

  突然想起来屋中还有人,就拖着妈妈出来了。找了个没人的地方,一会儿赵大人来了。

  “怎么回事?”我心中有隐约的担心,事情不是败露那么简单。

  他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却问我屋中有人么。

  “有。”我没好气地道:“只是个醉鬼罢了。”厌恶地扯了扯卡在脖子上的金环,换来的只是疼痛和更加的厌恶。

  “知道叫什么?”

  “姓龙。”

  “龙什么?”他很焦急,风平浪静的表情总算看见点涟漪。

  “我怎么知道,就是醉鬼加白痴。看,还给我套了个环子。当我是动物么?”

  赵大人饶有兴味地凑近我,仔细打量着金环。还不时地把玩,弄得我好不尴尬。

  “赵三生,我的东西你就这么喜欢么?”后面飘来低沉沙哑的男声,很慵懒,也很危险。

  只见赵三生微微拱手,目光依旧流连在金环上。我也随声音望去,妈呀。这不是刚才那个醉鬼么,现在却神清气爽,薄薄的唇角还勾着笑,丝毫没有醉意。

  “王爷,好久不见了。”赵三生一笑,声音很轻。他是王爷啊,好个纨绔子弟。

  摆摆手,他走进我,挑起那金色的环子将我拉进,目光却询问赵三生道:“这就是你找的贤能助手?”

  换来肯定的回答,只见他咂咂嘴:“不怎么样,不会武功,身材也不好。”末了还试了试我的脸,更换来他的蹙眉,随即叹道:“皮肤也不好。”

  “不需要吧,他还是很机灵的。”

  “哦,机灵。只要机灵的话我何必动用美色。”隐隐地怒气。

  “而且,”他稍稍顿了顿,“根本不会勾引男人,也不会见机行事。”

  噌的一下,我的火气上来了,朝着他骂道:“爷爷我是个男人,当女人本来就恶心,还要去勾引男人,你当我小倌啊。我不干了你们爱谁谁,爷爷我犯不着为这点臭钱卖自己。”

  说完甩手就走了,其实我心里还是很后悔的。毕竟这也是公务员不是,好歹是铁饭碗。现在砸了,我可怎么办哪。明天要不开个小摊算命得了。

  第五章 自由危机

  “你回来。”龙王爷叫住了我。不理他,继续走。

  “不回来是么?”他问。是的,回来我就跟你姓。

  突然一阵掌风,接着我就没知觉了。远处赵三生拍拍手,龙峻爵狠狠瞪了他一眼拖着昏死的吴山青走了。

  ################### 清醒的分割线 ############################

  揉柔酸痛的脖子又碰到了那个碍事的金环,很郁闷自己没有离开。环顾周围,我的房间没错。口很渴,走到桌边喝了杯茶。偶见透过纸窗的阳光,看光线的强度,想是下午了。想推开门走出去,突然觉得脖子一疼,一股力量将我向后拖。门是打开了,而我却被拽了回去。

  龇牙咧嘴了半天,我才发现有条拇指粗的链子,连接在金环与床头之间。距离是床到门的直线距离。我的活动范围只局限在室内,真的把我当作宠物了么,得罪谁了这是?

  斗大的方室茗香悠悠,氤氲的水气缭绕在龙王爷的脸庞,杯盖抹了又抹,似在喝茶又似在寻思什么。一旁的赵三生呷了口茶,自言自语道:“终于放开了吧。”

  “嗯。”答得人也漫不经心放下茶杯,摩擦着一枚金色的指环。指环很粗大,中间有块祖母绿的宝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