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愿 下————APPLE

 

星愿 下
74

“阁下。”管家走到杰恩身后,轻声说,“亲王殿下派人来,要见您。”大概是被毒气烧伤的肺部还没有完全恢复,他说话的时候带着轻微的喘息。

杰恩回头诧异地看了他一眼,罗伊斯派人来见他?怎么回事?自己又脱不开身了吗?这样想着,心里有些不算舒服起来,但还是微笑着点了点头:“好的,请他稍等。”

“是给王子殿下的茶点吗?这个我拿过去就可以了。”管家不知道为什么,带着些微的紧张,从桌子上端起盘子,快步向监护病房走去,没有对杰恩多说什么。

疑惑地走到病房一侧,临时开辟出来的候见室里,一个身着笔挺帝国军服的校官从沙发上唰地站起来,向他恭敬地行礼:“海登博格阁下,日安。”

“您好,”杰恩以一向的冷漠态度回答,“有什么事情吗?”

年轻的校官初还有些掩饰不住的好奇,毕竟是如此近距离地打量传说中帝国的珍稀美人呢,听到问话之后立即回过神来,严肃地说:“亲王殿下派我过来,询问他是否可以在今天晚间8点到10点之间,过来探视王子殿下。”

这是怎么回事啊?杰恩越发糊涂了,但是罗伊斯明显的冷淡态度让他更加不快,儿子现在躺在床上起不来,自己寸步不离地守着,他呢?他也是宝宝的爸爸呀,就在第一天来了一次,露个面就走了,现在已经是第四天,也没见他出现,平叛就这么忙吗?再忙,过来看看儿子总可以吧?哪怕只是待一小会儿呢?弗兰克可是天天眼巴巴等他的。现在又来这么一手,干什么?要过来随时过来就是了,还派个人过来通报什么?难道要我在门口列队欢迎你吗?难道儿子要见你还要事先预约吗?

他的脸色阴沉下来,愤愤地说:“还有什么?”

年轻的校官看他的脸色不对,识趣地低声说:“亲王殿下十分期盼着来探视王子殿下,可是碍于规避令不能出现,请阁下宽容一些,体谅一个父亲的心情。”

杰恩瞪着他,几天没有好好休息过的脑子更加混乱,为什么他说的话,自己听不懂来着?罗伊斯很想念儿子,这个没错,那他为什么不来?又说要自己体谅一个父亲的心情,纯粹胡扯!自己就是一个父亲怎么就不能体谅了?在儿子重伤的时候在外面忙他的“正事”的不正是罗伊斯自己吗?还好意思说什么?!

还有那个规避令,又是什么东西?

“他自己不愿意来吗?”杰恩头痛得厉害,不耐烦地问,“为什么还要约定什么时间?难道儿子见他一面,已经这么费事了?”

罗伊斯的官做得很大,可以在杰恩眼里却和最初的时候没有任何不同,他无法想象会有那么一天,自己和儿子见罗伊斯还要约个什么时间。

“那是因为,规避令的关系,亲王殿下不能在阁下面前出现,所以提前打好招呼,希望阁下到时候回避一下。”

“什么?!“杰恩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气得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要......要我回避......他有什么资格要我回避?!难道就因为他是亲王所以可以为所欲为?我绝不回避!儿子是我的,我....我绝对不会离开他!”

他握紧双拳,心里那股怒气再度膨胀起来,蓝色的眼眸逼视着面前的年轻军人:“回去告诉他,不管他耍什么花样,这次休想我回避他!去他的什么回避!告诉他,别忘记了!在弗兰克成年之前,我有绝对的监护权!他不愿意见我,没关系!我也不愿意见他!.......他一辈子也别想再见到儿子!”

说完他含恨大步走了出去,年轻校官在后面慌乱地喊着“阁下请听我说!”也没有让他回头。

一气冲到了临时的厨房里,杰恩灌了一杯冰水才冷静下来,手还在微微发着抖,他抱起膝盖坐在椅子上,郁闷地望着窗外的蓝天,不停问自己,到底是怎么了?自己真的做错了吗?可是......罗伊斯,总是那么包容自己的爱人,会用这样的方式来惩罚自己吗?避而不见.....冷落自己......可恶!明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多么脆弱多么需要人支撑一把,他却......

眼泪几乎夺眶而出,他听见有人进来了,急忙把脸转开,免得自己的沮丧被人看到。

“阁下。”来的是管家,随着声音递过一杯热热的牛奶,“您还是回绝了吗?亲王殿下会失望的,王子殿下也一定很失望。”

“我管罗伊斯去死。”杰恩的声音闷闷的,“弗兰克有我就够了,以前我父亲也是一个人把我抚养长大的.......我也可以......”

管家明显地叹了一口气:“事情已经到这样的地步了吗?阁下?真的不可以挽救了?”

杰恩不回答,管家咳嗽了几声又说:“我知道阁下一定很生亲王的气,说实话,当毒气涌进秘室的时候,我也很害怕,我以为他们就要杀死我了,幸好您和殿下都跑了出去,可是没有想到,王子殿下也受了这么重的伤.......亲王殿下是孩子的父亲,他一定也在后悔,也在伤心........阁下您真的要一直怪他吗?下了规避令也就算了,为什么要连亲王殿下探视孩子的权利也剥夺呢?亲王殿下......就这么一个孩子啊,这十年来,他是如何疼爱小王子的,阁下您不是也很清楚吗?”

杰恩不解地问:“对了,刚才那位军官也提到规避令,那是什么东西?为什么罗伊斯要来看弗兰克,就必须要我回避?法律规定的吗?那是不是.......”

他脑子里忽然浮现一个可怕的念头,依稀记得,在海登博格未成年之前,生父是有绝对监护权的,这点任何人无法改变,可是会不会又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法令,会把儿子从自己身边夺走吧?这次是规避令,下次又会是什么?早知道应该多读点法律书的!

管家望着他,也一脸不解:“那是成年已婚海登博格阁下的特权,在某些时候,用来避开自己所讨厌的某些人.......同样也可以用在自己配偶的身上,一旦您决定了,那个被指定的人,将不可以出现在您身边十米以内,否则会按冒犯罪送法庭论处的。”

杰恩整个人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结巴着说:“可是......我不知道......我没有下过什么规避令,也没有向谁申请过......我不知道.......”

“听说那天您当众说过,不希望亲王殿下出现,那就是等同于规避令,虽然没那么正式,可是亲王殿下显然认为,规避令已经成立了。”管家毫不留情地指出,“所以尽管法律规定,离婚的配偶也可以来探视孩子,但只要有您在,亲王殿下就不能进这里,除非您回避。”

杰恩完全傻了,他完全不明白自己当时说了什么,也许是说过这样的话......不过那时候自己正在气头上,连枪都开了.......弗兰克出事了之后,他哪还有清醒过?

是这样的吗?罗伊斯不能见自己,是因为自己说了不想见他?

所以这些天他都没有来,一定也很难过吧?弗兰克刚才还问爸爸什么时候来?没精打采的样子让人看了好心疼......

杰恩想说些什么,但是看见管家似乎一切了然的样子,却反而什么都说不出来,如果对一个外人问如何取消那个什么规避令的话,也太离谱了吧?!想着想着就又恨起罗伊斯来,你明明知道我那个时候已经快疯狂了的,为什么还要把那时的话当真呢!就那么真格地兴师动众起来,难道要所有人都知道我们不和我对你下了什么规避令吗?!

忽然他有些隐隐不安起来,罗伊斯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在瞒着他?

这种念头以前也曾经有过,可是当时他只会嘲笑自己的多疑,毕竟是被父亲灌输了太多的怀疑论了,所以连自己的爱人,自己孩子的爸爸也怀疑起来,真的很无聊,可是这一次,从未有过的强烈感觉.......是罗伊斯最近的态度变化了吗?

他的头越发疼起来,用手指捏了捏额头,站起身来,不理会管家惊讶的目光向外走去,在心里狠狠地说,罗伊斯!你够狠!以为我还会象从前一样被你吓得不知所措吗?你错了!这次在儿子出院之前,你都别想得逞!

夜深人静,倦级入睡的杰恩被儿子轻轻的叫声惊醒:“爹地!爹地......"他揉了揉眼睛,从病床旁边的长椅上支起身来凑到儿子身边,温柔地问:“怎么了,弗兰克?”

大概是白天睡多了,小王子一双蓝眼睛此刻睁得大大的,向上看着他:“你睡觉去嘛,不用在这里陪着我了,爹地你也真是的,我不是小孩子呀,我可以自己保护自己的,你不用象母鸡保护小鸡一样地护着我呢!”

杰恩笑笑,忍住一个哈欠,睡意朦胧地说:“我在睡呀,不是被你叫醒的吗?”

“不是啊,你可以去房间里睡嘛,何必要守着我呢?在椅子上睡多了身体会不好的。”弗兰克眨着大眼睛说,“还会着凉......爹地你最近好瘦哟,都是照顾我累的吗?”

“有吗?没有啊。”杰恩亲亲儿子的额头,“别想那么多了,快睡觉吧,等你好了,我们就回家,你也不用在这里打针吃药,爹地也不会天天陪着你了。快睡吧。”

“我想喝水。”小王子聪明地转开了话题,杰恩笑了笑,抬手拉过饮水器,试了试温度,拿起吸管套上,送到儿子嘴边,弗兰克咕噜咕噜地喝了两口,把吸管推开,抱怨说:“苦。”

“苦?”杰恩自己也凑上去喝了一口,笑着说,“不苦呀宝宝,应该是医院的水都有一股味道,习惯了就好了,不苦的。”

“就是苦嘛。”弗兰克不依地撒着娇,“我想喝甜的水。"

杰恩笑了起来:“你就会缠爹地......那边有放在保温瓶里的牛奶,喝吗?”

“嗯----”弗兰克得寸进尺地哼着,“要喝鲜榨的西瓜汁.......橙子汁也可以,不过要加蜂蜜。”

有些奇怪儿子今晚为什么会这么挑嘴,杰恩耐心地说:“宝宝,现在已经很晚了,不要那么费事了好不好?喝点牛奶吧,然后乖乖睡觉。”

“可是我真的很想喝鲜榨果汁嘛。嘴里苦苦的,”小王子不依地说,皱起俊秀的眉头,摸着自己的胸口,“胃里也不好受......就想喝甜的,凉的东西......不可以吗?”

真的拿儿子没有办法,看他眼巴巴看着自己的样子,杰恩心就软了,恨不能把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捧到儿子面前来,何况只是一杯果汁,再说,自己辛苦点没什么,就是怕惊动了已经睡下的管家和护士们,不过只要自己手脚轻点,应该也没关系吧?

“好,弗兰克,你在这里等一会儿,爹地给你去拿,西瓜的就可以了吗?”

“嗯!”小王子眼睛亮闪闪地回答。

无奈地摇头,给儿子拉好被子,杰恩转身向外面走去,已经快半夜了,顶层只有弗兰克一个病人,现在情况也比较稳定,所以到处都很安静,长长的走廊上,窗外的月光撒下来,照着他孤单的身影,慢慢地向护理区的方向走去。

自从管家来了之后,就以惊人的速度把护理区开辟出了一个厨房,专门为了弗兰克和杰恩的饮食服务,杰恩心里有事,什么也吃不下去,弗兰克因为受伤躺在床上,胃口也不是很好,根本没有多少用到厨房的地方,也只是弄些甜点,拌个色拉一类的小事,今天难得弗兰克想喝果汁,不知道里面有没有工具?

杰恩想着,轻手轻脚地推开门,摸到发光的开关标志按下去,柔和的白色灯光照亮了整个房间,和所有别的地方一样整理得井井有条一尘不染,所有厨房应用的东西都排列整齐,象是大阅兵一样放在矮柜上。

打开冰箱的门,杰恩低下头检视着里面的水果,不错,果然有一个西瓜,刚要伸手去拿,身后忽然传来开门声,是厨房里面的地方传来的,进来的时候没注意到还有套间哪。

“啊,我来拿点东西,没事的。”不管来的是谁,杰恩都不想多麻烦别人,他有些费力地拿起西瓜放在案板上,头也不回地说。

背后的人没有说话,杰恩也不想多答理他,拉开抽屉找到一把刀,按住西瓜正准备动手,身后忽然有人靠了过来,熟悉的味道传入鼻腔,他惊讶地要转身,却被一只手覆盖在自己的手上,轻松地夺下了刀:“我来吧。”

“罗伊斯!”杰恩反射性地叫了起来,“你怎么在这里?”

身后的男人沉默着,还是坚持拿过了刀,杰恩忽然有些气愤起来,冷冷地说:“干嘛?怕我拿刀再砍你?”

他一边说一边回身,看着站在自己身后的人,罗伊斯明显是刚从床上爬起来的样子,胡乱披着睡衣,脸色略显憔悴,胡子也没有刮,棕色眼眸看着他,里面的情绪让杰恩忽然心软了起来,低声又问了一遍:“你怎么在这里?”

罗伊斯沉默了一会儿,就着半拥住他的姿势把西瓜一刀破开,露出里面黄色的瓤,清甜的香味淡淡地飘出来,他停下手,低低地说:“我怕.......再错过些什么。”

平淡的一句话,杰恩却差点忍不住哭了,他咬了咬牙,抢着说:“你还知道......你会错过吗?!”

罗伊斯又不说话了,两人之间尴尬的空气被进来的管家打破,很诧异地看着两位主人暧昧奇怪的位置和气氛,咳嗽了一声问:“阁下,是需要什么吗?”

“啊......弗兰克说,想喝西瓜汁。”杰恩的目光还停留在罗伊斯脸上,讷讷地说。

“明白,我来就可以了。”管家走了过来,两人不约而同地让开,一起向旁边走了一步,依旧保持着刚才的样子,却仍然没有说话。

很熟练地挖出果瓤,放进榨汁机,然后倒出黄色的果汁,插上一根吸管,管家丝毫没有交给杰恩的意思,泰然自若地端起杯子走开了,顺手关上了门,把他们两个人留在房间里。

空气中依然留着淡淡的西瓜甜香,杰恩深深地吸了口气,去推罗伊斯的身体:“不是说有规避令就不能在我面前出现吗?那你还站着干什么?这么遵守法律应该现在就到法院去自首啊!还站在这里干什么?!”

最后一句话他的声音高了起来,几乎是带着哭音,罗伊斯一把抱住他,几乎是凶狠地把他压倒在柜子上,低沉地,痛苦地说:“杰恩,对不起......杰恩,对不起......对不起......."

后背被柜子搁得很痛,杰恩却丝毫感受不到,弗兰克受伤时那种撕心裂肺压得无法呼吸的痛苦又涌了上来,他全身发着抖,语不成声地说:“你说对不起有什么用?有什么用?宝宝受伤的时候我好怕......怕得就象世界末日了......罗伊斯.....我一开始的时候更怕.....怕我和儿子会被人当做威胁你的筹码,怕我们会连累你......会让你为难......会伤害你.......罗伊斯.....你明白吗?我好怕.....我好怕.....”

抑制不住的恐惧着,杰恩本能地向自己最亲近的人诉说着心里的委屈和害怕,“那个时候你在哪里?我知道你有重要的事......可是我真的很害怕......要不是弗兰克也在,我真会支撑不下去.....可是儿子还是受伤了......天啊,宝宝流了好多血......你都不知道......你都不在.......我.....只有我一个人......只有我......一个人......"

他摇着头,哭得无法再说下去,双手抓住罗伊斯的肩膀,手指深深陷进肉里,仿佛这是他唯一的倚靠,随时会消失。

“我知道.....杰恩,我都知道.....别说了,别怕......都过去了......杰恩,对不起,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