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愿 中————APPLE


星愿 中
39

早在听见第一声尖叫的时候罗伊斯就身体一僵,站在那里不动了,听到儿子嚎啕大哭的声音之后,更是连句话都来不及对皇帝说,直接从花荫下奔了出去,大步跑向声音传来的地点,杰恩的反应反而比他要镇定地多,先是放下书,仔细听了听,听到儿子的哭声越来越大,才站了起来,向皇帝微微点头致意之后,走向同一方向。

罗伊斯绕过这一侧的温室,哭声离得近了,再走两步,就可以看见草坪中间的石子路上,弗兰克张大嘴巴哇哇地哭得正伤心,小脸涨得通红,胖胖的小手胡乱地挥动着,萨尔小王子蹲在地上,手足无措地抱着他,小声地哄着,给他擦眼泪鼻涕,几只耳朵成五瓣花样的纯种蔷薇犬缩在远处,胆怯地看着这场景。

“爸.....爸......啊.......哇.......\\\"弗兰克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看见父亲来了,推开萨尔王子的手,挣扎着向爸爸探过身子,伸着小手要他抱,罗伊斯急忙蹲下来接住儿子,看见小王子脸上一阵尴尬,犹豫着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样子,刚想开口问,却赫然发现儿子的两只小胖手都擦破了皮,血丝慢慢地沁了出来,弗兰克哭叫着把手伸到他眼前跟爸爸告状:“哇.......疼!......爸爸啊........疼......”

“好了好了。”罗伊斯搂着他,在背上拍拍,“小男子汉啊,勇敢点,就是破了点皮有什么可哭的,疼吗?不要紧,爸爸亲亲,马上就不疼了,乖,乖,别哭了,乖。”

弗兰克愤怒地看了爸爸一眼,又咧开嘴,用比刚才大得多的声音哭了起来:“爹......地......啊.......疼......啊.......爹地啊........\\\"

身后杰恩已经赶了过来,弗兰克向他伸着手,哭着要抱,罗伊斯急忙抱着儿子站起身来,赔笑说:“没什么的,儿子摔了一跤,手上破了皮,疼得哭了,乖,乖,宝贝儿别哭了,看,小狗狗都要笑话你了。”

弗兰克没得到意料之中的抚慰,踢动着小腿不依不饶地大声哭着,小脸蛋上泪水横流,杰恩叹了口气,儿子被罗伊斯和管家惯坏了,闹点小脾气也是可能的,可是这是在第七王子的手上出的事情,难免他会觉得不安。

果然,年仅十四岁的第七王子萨尔殿下看着弗兰克哭得那么惨,脸色越来越尴尬,有些发蓝了,垂着头,一句话都不敢说,手指头绞在一起,杰恩先过去擦擦儿子脸上的泪水,然后口气很缓和地对他说:“没事的,小孩子摔跤受伤很正常,弗兰克,别哭了,乖孩子,乖。”

“怎么回事?”皇帝陛下威严的声音从后面传来,罗伊斯和杰恩都忙着哄儿子收声,一时顾不上回答,第七王子萨尔殿下近乎绝望地看了父亲一眼,低声说:“是......三哥刚才从这里走过,不小心......绊了弗兰克一下......”

三个人同时色变,罗伊斯这才注意到儿子小屁股上半个清晰的鞋印,还有膝盖上逐渐渗出的血迹,急忙拉起裤子一看,膝盖也破了,血洇红了裤子。

“不小心?他的眼睛还真不太好啊。”皇帝冷笑了一下,没有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弗兰克更加委屈了,却没有力气再哇哇大哭,只有扁起了嘴巴,呜呜地抽泣着,固执地伸着小手要杰恩抱,罗伊斯只好把儿子送到情人怀里,自己按动通讯器要外面的侍卫送急救箱过来。

本来这样的小伤只要贴上外伤贴,过半小时就可以自动痊愈,可是弗兰克的身体与阿尔法人不同,普通的药对他没有任何作用,只好用最原始的办法,消毒,止血,用纱布包裹,过程中因为触动了伤口,弗兰克又撕心裂肺地大哭了起来,使劲扭动着身体挣扎,杰恩抱着他,罗伊斯哄着,侍卫给他上药,萨尔王子帮忙,一群人围着团团转。

等到好不容易弄完了,弗兰克也哭累了,趴在杰恩的肩头小声呜咽,用包着纱布的小手去揉眼睛,第七王子殿下呐呐地站在一边,低声说:“对不起,六哥,我......”

罗伊斯无言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过头去问杰恩:“怎么样了?还哭吗?”

杰恩勉强地笑了笑:“慢慢就好了,小孩子就是会闹,看见那么多人围着他就更能闹,我带他去那边走走,哄哄他就没事了。”说着站起来,轻拍着儿子的后背,嘴里哄着向另一边的花坛走过去。

确定他走得听不见两个人的说话了,罗伊斯才开口,声音却是冷冰冰的:“老三又抽的什么风?”

“我不知道......”第七王子小声地回答, 目光里透着惶恐,“好像是从前面过来的,脸色难看得很,象是跟谁生气的样子,然后站住,跟我说话。”

“说什么了?”罗伊斯追问,第七王子却没有回答,只是低下了头。

“哼,你不说我也知道。”罗伊斯目光阴冷地扫了他一眼,“他没有得手就拿我儿子出气......”

“对不起,六哥......”小王子再次道歉。

“算了,老四刚出事,他和老大现在正得势,不用管他们,以后看见他,绕着走就行了。”以退为近向来是罗伊斯的拿手好戏,果然,小王子的脸变蓝了,用力握了握拳头,很认真地说:“六哥,我明白了!虽然四哥是因为叛国罪被处决的,但是我一直把他当成是哥哥,不象三哥,为了权势,什么都不要了!连自己的兄弟都可以很轻易地杀掉。”

“你是说老五吗?”罗伊斯淡淡地笑了笑,“别忘记了我也是平叛副指挥官,他的死,我也有份的。”

小王子看着他的眼睛,有一阵的迷乱,然后很坚定地说:“六哥你和他们不一样,你只是在执行你的职责,可是三哥看见五哥死的时候一定是兴高采烈的,六哥你就不会这样。”

罗伊斯用力按按少年的肩头,微笑着说:“是吗?很高兴你能这么想,好了,回去吧,我们也该告辞了。”

“咦?六哥你们不是要留下来吃饭?”

罗伊斯无奈地苦笑了一下,指着远处抱着儿子哄的杰恩:“现在你认为杰恩还有心情留下来吗?我们还是回去吧,父皇那里,改天我会向他说明的。”

萨尔王子悄悄地看了杰恩一眼,目光中的羡慕清晰可见:“六哥你真是......和他们不同,要是三哥有这个机会,说什么也会留下来的,真奇怪,六哥对这些事情,似乎都不怎么在意的,从前就是这样,父皇不叫你,你都不会进宫来。”

“那大概是我没有什么想朝他索取的东西吧。”罗伊斯淡淡地笑,反正要了也不会给,反而会让皇帝陛下产生疑心,还不如就这么样,表现出我对你一无所求好了。

再简单聊了几句,罗伊斯跟他告别,快步走到杰恩身边,弗兰克哭累了,侧着头趴在杰恩肩膀上,流着口水和眼泪,睡得很香,杰恩一只手抱着儿子,一只手在背上拍,眼睛却看着花坛里盛开的百香兰,有些发呆。

“我们回去吧。”罗伊斯轻声说,“反正留下来饭也吃不好,不如回去,老头那里不用管了。”

杰恩默默地点点头,稍微有些吃力地把儿子换了只手抱,罗伊斯体贴地说:“我来吧。”伸手要接过儿子,却被杰恩摇头制止了,“刚睡着,别吵他了。”

在沉默中他们离开皇宫,路上有内侍气喘吁吁地送来超大水果鲜奶蛋糕两个,各类冰淇淋一打,还有第七王子送的蔷薇幼犬一条,全都塞进了陆上车,算是礼物。

把装着小狗的笼子在后座安顿好,车子启动了,罗伊斯看杰恩把弗兰克小心地放平在自己怀里,小脑袋靠着他的胸口,小身子窝在腿上,手臂护在上面,低头怔怔地看着,温柔地过去抱住他,声音放得很低:“我来抱吧,你也累了。”

杰恩还是摇头:“没事,这么抱着他,我比较安心点。”

担心儿子会突然飞了吗?真是傻爸爸啊,罗伊斯这么想着,又挨近了一点,知道杰恩心里难过,安慰地说:“别想了,只是摔了一下,又不是什么大事,就象你自己说的,小孩子受伤摔跤很正常,乖,来,儿子我抱,你歇一会儿吧。”

说着他就要从杰恩怀里把弗兰克抱过来,不料却被杰恩很猛烈地挥手打开,激动地对他吼道:“别碰他!不是你生的你不知道心疼!”

说到最后几个字,已经带出了哭腔,弗兰克被吵醒了,小身体乱动着往杰恩怀里钻,嘴里还呜呜地叫:“爹地......爹地啊,疼......”

“好了好了,快睡吧,睡着了就不疼了,乖,睡吧。”杰恩的声音哽咽起来,眼圈红了,低头柔声哄着儿子,再也不理罗伊斯。

伸出的手尴尬地停在半空,罗伊斯苦笑了起来:“杰恩,我知道你心里难过,我也想狠狠去揍那个混蛋一顿,但是不行啊,他毕竟是我三哥,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给儿子把帐算回来的。”说着不顾杰恩轻微的反抗,硬是把他和儿子一起搂在怀里,吻了吻说:“别哭了,儿子哭,你也哭,要我哄谁啊?”

“我才没有哭。”杰恩嘴硬地说,却顺从地把头靠在罗伊斯肩上,顺便在上面擦了擦眼泪。

罗伊斯一边哄着他,一边在心里转着无数个念头:终於要来了吗?老四已经被连根拔起了,现在自己这个中间力量也变成可有可无的吗?皇帝想消减自己的权力,而老三呢,则认为该是收获果实的时候了?

哼哼,咱们就来看看,到底是谁能笑到最后吧。

40

清晨,花园里的鸟儿照例是最早醒的,悦耳地鸣叫着,迎接天边逐渐显露的晨光,杰恩动了动身子,从睡梦中醒来,刚要习惯性地往身边的人怀里偎去,猛然想起儿子还在两人中间,急忙停住,欠起身子,小心地看了看,弗兰克伸展着手脚睡得很香,小肚子均匀地一起一伏,掀开被子看了看,手上和膝盖上的纱布也包得好好的。

他爱怜地在儿子粉嫩的小脸上吻了吻,自己悄悄下床进浴室洗漱,擦着头发回来的时候,发现罗伊斯也醒了,一只手臂绕过儿子的肩膀把他搂在怀里,棕色眼睛温柔地看着他,小声问:“又要去?”

“嗯。”杰恩凑过去吻了他一下,“儿子就看你的啦。”

“我一个人怕哄不了啊。”罗伊斯苦笑着说,伸手把杰恩拉向自己,送上一个热情的深吻,“儿子现在可是脾气大得很呢。”

杰恩笑了,看着现在熟睡中安静一如天使的宝贝儿,想起他昨天晚上换药时的大哭大闹,连蛋糕都没有哄住,一个劲儿地折腾,最后大家都累得不行了,他也哭够了,临睡前还拖着枕头泪汪汪地跑到自己这里来要“和爸爸爹地一起睡”,睡下了又不老实,夜里他就被踢醒了好几次。

“非得去吗?”罗伊斯婉转地问。

“没办法啊,最近试验正在关键时候。”杰恩无奈地说,生下弗兰克之后,他身体不好,必须卧床休息,更多的时候是管家代为照顾宝宝,他也由此得到了很多时间研究太空量子理论,十八岁成人之后,他迫不及待地取出了卡里的钱,出资建立了一个实验室,从此之后他就埋头于研究,连罗伊斯都为之惊讶,可是杰恩总不能一直呆在家里,实验室怎么来说,相对也要安全一点。

罗伊斯耸耸肩,爱抚着他的金发:“好,等我哄不了的时候,就打电话给你,让你听儿子在这边哭,看你还不回来。”

杰恩扑哧一声笑了:“好,这个办法好,下次你再出征,儿子想你了,我也打电话给你,让你听儿子在这边哭,看你还不回来。”

说着两个人又缠绵地亲吻了一会儿,杰恩换上外出服,最后亲了亲儿子,狠狠心走出了门口,过了一会儿,听见外面陆上车开动的声音。

小心地把儿子放放好,罗伊斯单手枕在头后面,陷入了沉思。

“爸爸,我不要吃鸡蛋。”弗兰克在早餐桌上,挑剔地撒着娇,因为他两只手都裹着纱布,只好由罗伊斯喂,大概是因为看见杰恩不在,又开始闹小脾气,这个不吃,那个也不吃。

“鸡蛋有营养,你该吃的,吃了才能长大啊,乖。”罗伊斯用勺子挖了一块鸡蛋,送到儿子嘴边,弗兰克扭过脸去,噘起小嘴:“不要嘛。”

“你乖乖的,吃完这个,爸爸喂你吃蛋糕,爷爷送给你的噢,皇宫特制的蛋糕啊。”罗伊斯哄着他。

“真的呀?”弗兰克高兴地说,然后摇摇头,“那我现在就要吃蛋糕,不吃鸡蛋了。”

罗伊斯无奈地回手把鸡蛋送进自己嘴里,按铃叫管家送蛋糕上来,叹口气:“乖乖啊,你还是好好吃饭,如果今天一天你都吃蛋糕的话,晚上爹地回来会说你噢。”

弗兰克在桌子下面踢动着小腿,扁起嘴装哭:“爹地最坏了!弗兰克手破了,腿也破了,好疼好疼啊,他都不在家里陪弗兰克,呜-呜呜......”

“小男子汉不可以哭啊。”罗伊斯摸摸他的头安慰,“你爹地也不想走的,但是没有办法对不对?如果爹地和爸爸都在家陪你,那么谁来赚钱给你买蛋糕呢?爷爷不可能每天都给你一个蛋糕啊。”

弗兰克低头想了想,似乎明白了里面的厉害关系,但是就是不高兴,仍然噘着小嘴说,“就是不要!不要爹地走!也不要爸爸走!爸爸都可以留下来为什么爹地不可以?”

此时管家已经把蛋糕送上来,还有温过的牛奶,罗伊斯心里动了动,切了块蛋糕叉上送到儿子嘴边笑眯眯地问:“弗兰克,爸爸好不好啊?”

“好-----”小嘴大大地张开,吞下了一口蛋糕,含糊不清地回答。

“那......爹地好不好呢?”

考虑了一下,继续嚼着蛋糕,点头回答:“爹地也好。”

“那......爸爸好还是爹地好呢?”罗伊斯坏心地追问,一边的管家轻咳一声,提醒他这个问题的不恰当性,罗伊斯没理他。

这次考虑的时间长一点,不过还是找到了答案,弗兰克张大小嘴索取下一块蛋糕:“都好!爸爸我要那块有玫瑰花的。”

罗伊斯依儿子的吩咐将那块蛋糕送到嘴边,看着他吃了一大口,追着问:“那么......假如有一天,爸爸和爹地要分开了,弗兰克想要跟着谁呢?”

“少爷。”管家干脆出言提醒,罗伊斯不在意地挥手说,“没关系啊,只是问问。”

弗兰克看了看爸爸,又看了看管家,再看了看嘴边的蛋糕,桌上的牛奶,啊呜再吃了一大口,这才含糊不清的回答:“跟爹地呀!爸爸我要喝牛奶。”

“真的吗?”罗伊斯已经料到了他的回答会是如此,故意把脸皱了起来,把牛奶杯凑到他嘴边,看着他一口气咕咚咕咚喝下半杯,再替儿子抹抹嘴,才愁眉苦脸地地说,“你这么说,爸爸心里很难受唷。”

包着纱布的小胖手安慰地放在他手上拍了拍,弗兰克一本正经地说:“不要紧的爸爸,如果爹地这么问我,我就会说会跟爸爸,这样就好了吧?”

“那为什么呢?”罗伊斯这下真有点弄不清楚那金发小脑袋里想的是什么了,继续喂蛋糕给儿子,“如果你反过来说,我们都会很高兴的,可是你这样说,我和你爹地都会很难过啊。”

弗兰克快活地笑了起来:“这样的话,你们就不会想着分开了呀!”他从蛋糕后面用碧蓝的大眼睛狡猾地打量着罗伊斯,“你们都很喜欢很喜欢弗兰克吧?如果分开了,就看不到弗兰克了哟,那样你们会难过的,所以爸爸和爹地不要分开!连想都不要想最好!”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