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愿 上————APPLE

星愿 上 BY APPLE

1

天下着雨,外面灰蒙蒙的一片,杰恩把目光从窗户上移开,露出和他稚气的面容极不相称的一丝寂寞,天气对於他这个几乎从来不出门的人来说,又有什么关系呢?即使是天上下刀子,下火球,下酸雨,只要呆在这个小小的房间里,他,就是安全的吧?

从来就知道,自己和父亲,对於这个星球上,不,甚至对於这个星系的人来说,是不一样的,很小的时候,从老旧的电视中看见的别人的样子,父亲偶尔带自己出门时那小心翼翼,几乎是把全身都包起来的装束,他们的房间里,从来没有来过一个外人的事实,还有就是父亲告诉他绝对不可以外出时,那眼眸中一略而过的惊恐。

隔壁房间传来父亲低低的咳嗽声,夹杂着一两声微弱的干呕,杰恩飞快地从椅子上跳下来,小心翼翼地端起仍然有些发烫的杯子,走了进去。

“爸爸,喝点牛奶吧。”他慢慢地把杯子端到仍坐在电脑屏幕前工作的父亲面前,“你从早上就什么都没吃了。”

科纳尔微微地侧过了脸,微笑地看着儿子和自己一样俊美的脸,那双碧蓝的眼睛里盛满了慈爱和温柔,轻声地说:“不要紧,我没胃口,吃不下东西。”

杰恩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象小时候一样,爬上了他的膝盖,闷闷地把脸埋进了他的肩窝里,双手搂住他,怎么也不松开。

给儿子无声的撒娇弄得没有办法了,科纳尔只好叹了口气,拿起杯子,慢慢地一口一口,把尚有余温的牛奶喝了进去,人工合成的奶粉总带着一股化学药品般的甜味,但是对於他们父子来说,这已经是一种奢侈的享受了。

喝完牛奶,他笑着拍了拍儿子的背:“还不下来,你都那么大了,爸爸已经抱不动你了啊。”

杰恩这才乖乖地从他身上跳了下来,伸手拿过杯子:“爸爸,今天中午你想吃什么?我去做!”

“呵呵,随便吧,还有一点就完成了,等到这次的酬劳拿到手之后,爸爸就给你买好吃的。”科纳尔笑着说,随即又专心地投入到自己的工作中去了。

等他再次被打断,是室内的自动感应灯突然亮起来的时候,老旧的灯不是那么灵敏了,在短暂的闪亮之后照例会一下陷入黑暗,接着再次闪亮,这个过程反复三五次之后,才正式嗡嗡地运行起来,室内充满了白色无机质的光明。

“爸爸?”杰恩端着一盘加温过的面包和生菜沙拉走了过来,“吃饭了。”

“嗯,你先吃吧,我还有一点就完成了。”科纳尔心不在焉地说,杰恩放下盘子,从后面绕住了他的脖子,低声地说,“我已经吃过了啦爸爸,都热了三次了,你就先吃嘛,我来替你做。”

说着他硬是把父亲拉离了座位,自己坐了过去,熟练地开始操作,在键盘敲打声中科纳尔舒展了一下自己因为久坐而僵直的腰背,开始吃迟到的午餐。

有那么一段时间,房间里没有人开口说话,直到科纳尔吃完饭,打算接手的时候,杰恩才抬头,笑了笑说:“爸爸,你先睡一会儿吧,我可以的。”

科纳尔怔了一怔,随即又放心地笑了:是啊,你长大了.....爸爸是该放心了。”

“嗯?”

没有理会儿子的诧异,科纳尔向窄小的房间走去,慢慢地躺到床上,熟悉的眩晕很快笼罩了自己,还有多久呢?这个身体还能支撑多久呢?可是,杰恩还小,他不可以就这么走了,把儿子一个人留在这个陌生而敌对的地方.....

乔啊,给我力量吧,为了我们的儿子,让我再活一年,一年就好.........

这一天本来象杰恩生命里的其他一天一样,是个很平静的日子,早上醒来的时候,就可以听见父亲在隔壁房间里工作的键盘声,因为不能出门,科纳尔靠着在网路上给人处理某些数据谋生,键盘敲打的声音在这个家里是从早到晚都响个不停的,他起床之后,看见桌上父亲给他留下的早饭,照例有一杯牛奶。

吃过早饭,清洗碗碟,他无聊地趴在窗户上,看着空中往来的陆上车,电视早就坏了,家里仅有的书也被他翻烂了,除了这么发呆以及在父亲实在疲劳的时候去替换他,杰恩找不到别的事情可以干。

父亲又剧烈地咳嗽起来,这次好像不同寻常,是一种撕心裂肺,几乎要把心脏也一起咳出来的猛烈,杰恩突然感到了害怕,猛地从椅子上跳下来奔了过去,正好看见从科纳尔捂着嘴巴的手指中,鲜红的血大股大股地涌了出来!

“爸爸!”杰恩吓得几乎哭了出来,手忙脚乱地拿过毛巾,却不知道该往什么地方擦,科纳尔抬起略略有些涣散但仍旧清澈碧蓝的双眸,用另一只手拿过了毛巾悟在嘴上,缓缓地说:“不要紧.....迟早的事情了.....”

“爸爸.....”杰恩全身颤抖着抱住父亲的手臂,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是恐惧地叫着“爸爸....爸爸......”

“不要怕,没事的.....不要怕......”科纳尔用微弱的声音说着安慰的话,手轻

轻地摸着儿子耀眼的金发,“起来吧,爸爸去漱个口。”

他吃力地支撑起身子,尽量平稳地向卫生间走去,拧开水龙头,看着鲜红的血液在水中迅速变浅消失,打着旋儿流下去,心却是越来越往下沉去。

真的....没有时间了吗?

我就要去见你了吗,乔?

可是我们的儿子,他才十五岁啊,他要怎么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下去?

看着镜中苍白的脸,科纳尔痛苦地闭上了眼睛,难道我们终究无法摆脱这样的命运吗?

“爸爸?”背后传来儿子小心的呼唤,科纳尔急忙草草地擦了一把脸,顺势掩去夺眶而出的泪水,镇定地回头问:“怎么了宝贝?”

杰恩忐忑不安地看着他的脸:“你真的不要紧吗?要不要去.....那个医院,或者去.....买,买.....药......”他尽量回忆着自己从电视里看来的,对这个世界里有人生病之后的处理方法,可是,脑子里还是空空的,该怎么办,一点主意都没有。

“不用了。”科纳尔伸长手臂把儿子拉到怀里,已经到自己的胸口了呢,也许等到十六岁的时候,他就会长成男子汉了吧?只是自己,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看到那一天了。

“可是!”杰恩着急地说,“出了好多血。”

“你听我说,孩子,我跟你说过很多次了,我们,和这个星系的人是不一样的。”科纳尔低声地说,“如果我们被发现了,那么等着我们的,可能是你无法想象的灾难.....所以我的孩子,绝对不要想出去,除非你想让我们死掉,以最悲惨的方式。”

怀中的身体尚未完全发育成熟,青涩得象春天的小树,微微发着抖,科纳尔情不自禁地把儿子搂得更紧,他还能保护这孩子多久?难道真的一点时间都不留给他了吗?

“可是.....”杰恩仍坚持着要说些什么,而科纳尔也在同时在心里做了一个可以影响杰恩一生的决定,他放开了手,微笑着说:“不用担心,爸爸有个老朋友,我会托他带药过来,爸爸不会有事的。”

尽管对父亲的话不是很相信,杰恩也明白,现在自己说什么都没用了,他抬头看看父亲的脸,轻轻点了点头。

又过去了三天,科纳尔提到的,那位“会带着药过来的老朋友”却始终没有出现,杰恩有些急了,科纳尔却轻描淡写地说:也许他被什么事情耽误了,也许药品不好买。

用了各种理由搪塞过去,对杰恩几次提出的要出去买药的建议,总是用最坚决的态度予以否决。

“杰恩,你是爸爸唯一活下去的动力了,如果你出了什么事,爸爸一定会受不了的你明白吗?所以,绝对不要出去,绝对不要冒这个险......如果我一旦发现你不见了,爸爸会立即从窗户里跳出去的,听见了吗?”他最后一次干脆用了自己的生命作为威胁,杰恩只好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可是看着父亲白天夜里,好几次地咳出大口大口的血来,他心惊肉跳着,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

终於,这天中午,当他正和父亲一起吃饭的时候,自从他记事起就没响过的门铃,突兀地响了,暗哑的声音把两个人都吓了一跳。

“有人......爸爸,有人......”杰恩全身都僵直了,一想到要和除了父亲之外的人见面,而且还是和自己完全不一样的那种人,心里就害怕得乱跳,他这才知道自己对外面未知的世界到底有多恐惧,如果自己不听父亲的话,偷偷跑出去了,只怕什么都没干,就会被自己的恐惧吓倒。

“不要紧的,大概是他来了。”给儿子一个安慰和鼓励的笑容,科纳尔拍拍他的手,“去开门吧。”

“我吗?”杰恩不愿意在父亲面前露出胆怯的样子,但是害怕还是藏不住的。

“没错,去吧,开门前,先问他是谁,以后也要这么做,这是常识。”科纳尔鼓励地笑着,杰恩终於离开了位子,慢慢地走向门口,门铃还在响,象是外面的人已经确定了,不管多慢,一定会有人过来开门的。

终於走到了门边,杰恩生平第一次,要和除了父亲之外的人说话了,他的手心里捏出了汗,情不自禁地又回头看了看父亲,然后鼓起自己最大的勇气问:“谁?”

就一个字,似乎已经耗尽了他全部的勇气和力量,杰恩简直想转身就跑,扑进父亲怀里,幸好传声器里很快就有了回答:“您好,请问科纳尔.林瑟.海德博格阁下是住在这里吗?”

2

杰恩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地打开了门,象是地穴中谨慎地伸出头去打量外面世界的小动物一样,露出一只眼睛看着外面的人。

是个身材高大的标准阿尔法人,水蓝色的头发标志着他大概只有二十岁左右,穿着一身平常的装束,白到几乎发蓝的皮肤,一双似乎可以看进人心里去的棕色眸子正含笑看着自己,再一次地问:“请问,科纳尔.林瑟.海德博格阁下住在这里吗?”

“是--是的,他是我父亲......”杰恩由於紧张说不出话来,又回身求援地看了父亲一眼,科纳尔仍旧没有说话,只是微笑而鼓励地看着他。

一时杰恩不知道现在该干什么,好像在印象中两个人就这么站在门口是不对的,自己应该先问他叫什么名字吗?可是他没有问自己的名字,这样会不会太不礼貌了?还是自己应该等他先开口呢?

他正在烦恼的时候,这个男人又说话了:“我可以进去吗?”

“!!啊,当然的,您请进。”杰恩结结巴巴地说,身体让开,男人走进了房间,顿时,狭窄的房间好像更小了。

科纳尔继续微笑着看着这个人向自己走来,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而来人却很恭敬地鞠躬行礼:“阁下,您好,我奉克兰.史坦因老师之命,前来问候。”

有些惊奇地打量着面前这个年轻人,科纳尔没有把心里的疑惑说出来,笑了笑说:“他......还好吗?”

“老师很好,多谢阁下的关心,但是老师因为某些原因不能亲自前来,希望阁下谅解。”

杰恩悄悄地走进来,听着父亲和这个陌生人之间的谈话,蓝色的眸子紧张地转动着,科纳尔稍微说了几句,抱歉地笑了:“啊,对不起,竟然忘了招待你,家里只有茶,你要加糖还是牛奶?”

“不用麻烦了,阁下,老师已经为阁下安排好了医院,我是来接阁下入院的。”他说话虽然恭敬,但是忽然带出一种不容人拒绝的威严,直接说,“车子在楼下等,我们最好现在就动身,阁下您有什么必须带的东西吗?”

科纳尔楞住了,下意识地问:“这是他的安排吗?”

“是的,阁下,老师要我转告您,请不必多虑,一切都有他负责。”他看了看科纳尔苍白的面容,很客气地说,“阁下的身体,似乎不是很好,还是入院治疗比较妥当。”

“可是......我不需要......”不知怎么的,科纳尔有些不知所措,“我只想托他买一些药品,并不想住院......”他不由自主地看向在一边发呆的儿子,如果他住院了,杰恩要怎么办?他根本就没有一个人生活下去的能力啊!

“阁下。”声音忽然低沉下来,带着些许的温柔,“老师非常挂念您......真的,非常挂念......他明白您的心情,但是,也请您体谅老师的心情,请随我入院治疗吧,这样,老师也会放心。”

他随即也看了杰恩一眼,轻声说:“至於令公子,我已经在医院里给他安排了一间住房,平时的生活起居,完全由我来照顾,这样可以吗,阁下?”

虽然他用的是问句,但是一点也没有给科纳尔选择的余地,棕色眼眸很坚定地看着对方,似乎在用自己的心思去影响着别人。

实在没有什么别的选择了,科纳尔只好点了点头:“好吧。”然后转向杰恩,“去把柜子地下那个箱子拿出来吧,我们要走了。”

杰恩点点头,往卧室里走去,趁着这个时候,他低声地说:“杰恩......就是我的孩子,他......和一般人不太一样,他没有接触过别人,所以......”

他了解地点点头,也压低了声音说:“阁下,您放心,我会好好保护他的。”

科纳尔这才想起来:“真是失礼,我还没有问您的名字。”

“罗伊斯.菲拉。”棕色眼睛水蓝头发的青年露出了让人安心的笑容,“我的名字是罗伊斯,菲拉。”

说不清楚跨出家门的一瞬间到底是高兴还是害怕,杰恩手里紧紧地抱住一个不大的金属箱子,跟在父亲身后,两人还是按照平时的样子,穿着足以把身体遮挡起来的长袍,头脸也被严实地裹了起来,连眼睛上都戴了墨镜,罗伊斯很体贴地走在前面,不时回头关注着他们。

门前停了一辆陆上车,很普通的样子,连外壳都是灰扑扑的,出现在这个平民聚集区,没有丝毫显眼之处,但是科纳尔一眼就看出那经过特殊改造的引擎和火焰喷射管,他有些吃惊地抬起眼睛四面看了看,发现了几个不动声色站在街道四周,却又有意无意控制着所有有利地形的人,初看起来,和路上悠闲的行人没有什么区别,很不起眼,但时而锐利地扫视一眼,却可以在瞬间应付任何突发场面。

“阁下,请上车。”罗伊斯拉开车门,很客气地说,科纳尔收回目光,若无其事地上了车,心头第一次泛起疑虑:这个罗伊斯究竟是什么人?看他的年纪并不大,克兰却如此信任他,包括自己的事情,在这个帝国里没有第二个人知道的,关于自己的事情,克兰都放心地交代他来做,而且,从目前来看,他做的非常出色,没有任何遗漏的地方。可是,为什么自己心里,就是有些觉得不对劲?

“爸爸?”杰恩坐到他身边,墨镜后蓝色的大眼睛不安地看着他。

暂时不去想那么多,科纳尔微笑着摘下他的墨镜,“怎么了?”

父子间已经不需要用言语来多说什么了,杰恩在害怕,当然,这并不代表他觉察到了什么,仅仅是单纯的对於陌生外界的未知恐惧,科纳尔微微地在心里叹气,只好用说话来分散他的注意力,“你不是一直想坐陆上车吗?今天终於可以坐到了。”

“杰恩没坐过陆上车吗?”坐在对面的罗伊斯很自然地接过话题,并且很自然地直接叫着他的名字,就象是朋友之间谈话一样,“今天因为来接阁下,所以尽量避免人注意,我还有一辆性能非常好的车子,哪天可以带你去兜风。”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