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尘歌----风夕雨


《忘尘歌》

楔子
日落时分。
南山中暮蔼沈沈。
往日里喧闹不已的山林今日已安静了一整天,此时更是静得仿佛毫无生灵一般。
至月升时。
月光透过树丛洒在地上。
树林深处一株老松下,一白发白须的老头身沐月光盘膝而坐,全身被一团淡淡白光笼罩,状若入定。
对面一人,蓝衣墨发,容颜如玉,静静地坐著,一双温润柔和的眸子,直瞅著对面的老头。
他都忘记了,自己已来到这山中多少年,只是记得伴著自己最久的,最熟识的,便是对面这老头了,今夜,他却要离开了。一阵空茫的感觉顿时袭来,眸光不觉黑黯了下来。
此时老头却突然打断了他的思想:“我要走了。”
“我知道。”他淡淡地答,声音清冷。
老头歪著头看他:“你就不能说点留恋的话,让我开心开心。”
“你现在难道不开心麽?”他问。
“开心,我开心死了。”老头没好气地说:“老头我终於功得圆满就要飞升成仙了,我怎麽不开心。你这死孩子,这回都不知道什麽时候才能见面了,难道你以後都不会想我吗?今後可没人陪你喝酒下棋了,说句舍不得不行麽!”
“你这老头,尽说反话!”他扭过头,温柔的脸上写著淡淡的愁。
老头咧嘴一笑:“唉呀呀,你知道我是老人家嘛,别生气别生气。来,给你!”突然伸手递给他一串红色珠子:“老人家我修仙这麽些年它助力不少,你戴著,有好处。”
“你不是很宝贝它麽?”他打认识老头以来,那珠子就一直被老头紧宝贝地戴著,谁也不让碰。记得有次後山那只狐狸因为好奇摸了一下被老头满山的追著打,今日里倒是变的大方了,他还真有点不适应。
老头胡子一抖:“拿著吧,你陪了我这麽久,况且又於我有恩,这个算是纪念吧。而且──”顿了顿,老头又看了看他,才接著说道:“你也快离开了吧`````````````。”
听到这里,他才接过珠子戴在手上,红色的珠子,雪白的手腕,很好看。
然後他怔住了,缓缓抬起手按向自己的胸口,惊异地看向老头```
老头捻著胡子又是一笑:“没骗你吧。”
他咬著唇,眼里有莹光流动。
而此时已是月上中天。
老头於是说:“我走了。”
他低著头:“走吧。你这株老松,今後少喝点酒,少跟人赌。当心犯了事又被踢下来。”
老头气得直吹胡子,转念却又笑了:“今後怕也真难再听到这称呼了,被你一叫还真有点怀念。好吧,我走了,你自己万事小心,不要再似以前那般了,唉```”
唉息声飘过,他再抬头,却只见一阵光华,老头已消失了,留下月光如水。
盯著面前那棵沈寂的古松良久,一声长叹,自唇间逸出,他倚著那树缓缓坐了下来。
夜,更沈。
《忘尘歌》 清溪镇 一
元宵夜。
青溪镇上热闹异常,街两旁每户人家都挂出了自家精心制作的灯笼,那形状花鸟虫兽楼阁宝塔应有尽有,就是那最平常的八角灯笼上也别具心意的画了极精致的图案上去。而路边小贩摊位上的灯笼更是五花八门,争奇斗巧,这些漂亮的物事总是引来三五成群的姑娘或妇人围看,有中意也就买了回去,於是挂灯的有了眼福,卖灯的鼓了钱袋子。今夜这镇上男男女妇老老少少今夜里似乎都从屋子里出来了,还有那从几十里内赶来看热闹的,这些个看灯的看人的看花的愣是把个不算小的青溪镇挤了个水泄不通。
古云坐在缘来酒楼二楼的窗户旁,出神看著楼下灯火通明熙来人往的街道,纠结著自己查了两天尚无头绪的事,耳边忽然传来店小二的声音:“这位客倌,实在对不住,小店实在没有空位了,客倌您面善大量,行个方便,这位公子能跟您搭个桌吗?”
回过神来,发现店小二正引满脸堆笑地引著一人等他回话呢,见他回头,後面那人上前一步向他拱手道:“实在对不住兄台,在下因今日贪看风光而误了路程,此时才至此镇,无奈镇上酒家客栈家家客满,恳请兄台行个方便。”
古云抬头,正巧那人也抬起头来,对上的是一双明静若澈的眼,此时眉眼含笑,唇角微扬,眸光流动间,有什麽正暖暖的散发开来。古云觉得,这人温润得如同暖玉一般。当下微微颔首,笑著对那人道:“无妨,公子请坐,在下原也只有一人,坐这一张桌,实在是空了些。”
那公子於是在古云对面坐下来,店小二记好了他要的东西後便下楼去张罗了,他这才将手中包袱放在桌上,又伸手理了理衣衫,抬头对上古云的视线,便又笑了笑:“是我疏忽了,还未感谢兄台相让之谊。“说罢双手抱拳,隔桌对著古云一揖,袖袍微褪,腕间琉璃红影闪动。这人一坐下来倒是引得附近桌上的人都不住地往这边瞅。
古云倒也不注意别桌的目光,只是觉著此人实在亲切,看著那笑颜不觉间心中原本的烦意竟也消失了,於是便生了相识之心,当下回礼道:“兄台无须多礼,在下古云,兄台直呼我的名字就好。恕我失礼,敢问公子名讳?”
那公子闻言不觉笑意更深:“云兄豪气。如此我反显得小气了,在下楚清弋。”
“原来是楚兄,这青溪镇的元宵灯热闹非常,楚兄可是慕名而来?”
楚清弋转向窗外:“我本在附近游历,听说此处本就觉得风光秀丽,又听到花灯会也是此地一大风俗,便来了,呵呵,果真热闹非凡,风俗不俗,皆是精品。”
古云倒没觉得这些花灯好在何处,倒是看到楚清弋看著窗外一脸热切,觉得这人还真是爱热闹,看到一个小镇的灯会便如此高兴,不过看其形貌多为书生,估计是不常出门罢。正待要说话,却见那店小二匆匆又上来,将楚清弋所要之物放在桌上一句客倌慢用又奔下楼去了。那楚清弋接了食物便不再说话,低头只是吃。古云也没好再搭话,一边解决著自己面前的东西偶尔看看对面。
楚清弋吃东西的速度奇快,不过一会面前碗碟见底。古云正惊异间他掏出一方白帕抹了抹唇叫来小二结了帐,又对小二说了些什麽,小二点头去了。然後他冲古云再一抬手:“古兄慢用,我再下去看看。”然後便提著包袱下了楼。古云在窗口看到那蓝色身影在门口出现,然後渐渐没在人流中,才缓缓收回目光,又想起了见到楚清弋之前自己正在烦恼的事,眉头皱成一团:这清溪镇上,暗藏的那股鬼魅之气,那底在何处?
古云抬头看著天上那轮被乌云半遮半掩的圆月,只觉这镇上的诡魅气氛比往日浓了许多,但因元宵夜人多,人气盖过了那隐然的鬼气,他始终无法确实探知。想了半天仍是一头纷乱,他只得放弃,招来小二结了帐,信步下了楼。
古云在街上随著人流四处乱走的时候又遇到楚清弋,此时楚清弋正一手拿著一支糖葫芦逗著一个孩子,另一只手仔细地擦著孩子的脸。那孩子圆脸大眼,看著十分讨喜。
古云向那孩子多瞧了两眼,当下笑了笑,抬步向他们走了过去。
《忘尘歌》 清溪镇 二
楚清弋被眼前五花八门美丽无比的花灯弄的眼花缭乱,游兴正浓,突然衣服被什麽给拉往了,转低头一看,却见一个五、六岁大的小孩正一手拽著他的衣摆一边拿那双大大的眼睛看著他,眼角还有泪痕,嘴里还在抽泣。
他当下蹲下身来拉著孩子的手问他:“孩子,你怎麽啦?”
那孩子一身绿缎小袄,头上戴著顶金丝线绣了虎头的小帽,这时也不回答,只是可怜兮兮地看著他,不一会嘴角一垮又要哭出来的样子,他不由得有些慌了,掏出白帕擦干他脸上的眼泪,然後对著他一笑,柔声说道:“乖,不哭了,有什麽事跟哥哥说好不好?”
小孩见了他的笑,听著他的声音,看著他眼底的暖意,抽泣渐渐止住了,放了他的衣摆却伸手扒住他的长袖,过了好久才怯声声地说:“我,我找不到袖儿了。”
拍拍孩子的头,他继续问道:“袖儿是你的亲人吗?那你叫什麽名字?你家住在哪里你记得 吗?”
小孩点了点头用稚嫩的声音说:“嗯,袖儿就是袖儿呀,我叫尹天奇,记得,我家门前有两只好大的狮子,还有两棵好大的大树。”
嗯,姓尹,门口有石狮,再看这孩子的穿著,应是大户人家,而他所说的袖儿,应该是带他出门的人,这样子应该好找的。这时有个卖糖葫芦的从旁边经过,他招招手跟那人买了一串,然後跟尹天奇说:“那哥哥带你回家好不好?”
“好。”嘴里说著好眼睛却已经瞄上了他手中的糖葫芦,他心中一乐,又伸手给尹天奇擦了擦脸,把糖葫芦递给他,心里想著先去打听一下镇上哪有姓尹的人家,再看看天色,想著如果快一些的话回来还能再逛逛灯会尾巴,然後起身拉著尹天奇就往前走。
这时肩上突然被人拍了一下,回头一看,一张放大的笑脸就忤在面前,却是方才在酒楼上遇见的那人。
古云见楚清弋回头笑的更灿烂了:“楚兄,可真是巧啊,又遇著你了,这孩子是?”
楚清弋心里嘀咕著这镇子能有多大,却还是回头对他道:“著实巧。今夜人多,这孩子与亲人走失了,我正要带他去找他家。”
“原来是这样啊,却不知这是哪家的孩子生得这般乖巧可爱,这作爹娘的可真够粗心。”古云说著伸手去摸尹天奇的脸,却不想尹天奇往楚清弋背後一躲,大眼睛警惕地看著他,古云心中暗笑,面上不著声色:“不如我陪楚兄一同前去吧,如何?”
楚清弋见了尹天奇的样子有些为难地说道:“多谢古兄,只是些许小事不好拂了古兄游灯会的雅兴,还是不必劳烦古兄了。”
古云一听大手又拍上他肩膀:“哈哈,哪里哪里,这灯会大大小小也看了不少,我与楚兄又一见如故,亲切得很。况且楚兄今日才到对这镇上也不熟悉,而我在这镇上住了几日倒也颇为了解,所以不必推辞啦。”
楚清弋听他说得有理,於是便把尹天奇的话及自己所想对他重复了一遍,古云听完笑道:“这镇上倒是真有一户尹姓的大户人家,就在镇东的镇口上,我来时就曾瞧见过呢,其情景与这孩子所言倒是极为相似,应该没错了,走吧走吧。”
楚清弋闻言便也高兴起来,转身抱起尹天奇柔声对他道:“天奇不怕,这就回家了。”然後转身对古云报以一笑:“烦古兄上心了,走吧。”
两人一路走一路攀谈,倒也颇为投机,又时不时地逗逗楚清弋手上抱著的尹天奇,没多一会便来到镇东,同其他地方不同的是这里很安静,行人都少有,远远的便看见一座大宅子,门前灯火通明,照著牌匾上的尹府二字,两尊石狮一左一右立於门前,不远处是两株需两人合抱的巨柳。
两人心道应该是这里了。
楚清弋一顿抱著尹天奇就要上前敲门,尹天奇却伸手拉了拉他的领子小声对他说道:“楚哥哥,等下我家有人来开门你让我进去就好了,你不要进去好不好?他们叫你也别进去。”
楚清弋倒是愣了愣,还没说话,尹天奇有些急了又说:“真的,楚哥哥,我家的人都很凶,你别进去好不好?”
楚清弋见他如此著急心安慰他:“别急别急,哥哥本就只是送你回家,进去你家里作什麽?不会去的。”
尹天奇这才笑了,看了眼他们背後一语不发的古云,从楚清弋怀里爬下来去敲那大门,却够不著门上铜环,差点摔倒,楚清弋忙上前拉住他,古云便伸手叩响了那铜环。
不一会里面便有脚步声传来,然後有人打开了大门,门後探出一个人来,却是小厮打扮,他面无表情地看了看古云和楚清弋,然後看见了楚清弋身旁的尹天奇,一下子高兴了起来:“孙少爷您回来啦!”然後回头往面奔去,一面奔一面大叫:“老爷,老爷,夫人,孙少爷回来啦!孙少爷回来啦!”
不一会就听见里面传来许多的脚步声,还夹著“在哪里在哪里”的问话声,然後大门就完全打开了,里面涌出一大群人,当先一个老爷子和老太太扑过来抱著尹天奇就开始哭,又不住地上上下下仔细查看,确认他没事後那老爷子才叫过管家,一个中年胡子把尹天奇抱了起来,这转身对楚清弋和古云抱拳道:“多谢二位公子送我孙子回来,我尹家感激不尽,若二位不嫌弃,请进屋稍坐,也好让老夫聊表谢意。”
楚清弋正要开口拒绝,古云却抢先一步上前道:“如此甚好,只怕叨扰了尹老爷。”
那尹老爷闻言笑道:“哪里哪里,只怕二位不嫌招呼不周,请进请进。”
楚清弋拉住就要随人进屋的古云:“古兄你?”
古云抬手拍了拍他的肩:“放心吧,我自分寸,只是要麻烦楚兄相陪了。”说罢便伸手来拉他,楚清弋躲闪不及,被拉个正著,古云只觉触手冰凉,心道这人怎的被冷成这样,便紧了紧握著的手,拉著他往里走。
楚清弋一惊,手上传来的那份暖意让他心莫名一跳,想挣开又怕人觉得他太过小气,结果想到尹天奇,转头去看他,却只见他在管家怀里只是低著头,一手仍拿著楚清弋给他的糖葫芦,之前看到尹家人对他的担心和热情,实在想不通尹天奇之前那些话的意思,但看到他此时似是有些害怕无助的样子,也不免有些担心,便任古云拉著他走了进去。
《忘尘歌》 清溪镇 三
进了门走过一个大的庭院,方到了客堂,尹老爷与尹夫人将二人奉为上宾,一面请二人入座,一面招呼下人奉茶。
待坐定後尹老爷方问二人道:“老朽尹东明,尚不知二位公子如何称呼。”
古云将手中与方才握过的那只手温度截然不同的茶杯放在桌上方答道:“在下古云,这位是古某好友楚清弋楚公子。”
楚清弋刚啜了口茶,忙也放下杯子回以一笑,手中留下的,不再只是古云的温度。
尹东明又道:“今日可多亏了二位公子。因是元宵灯会,奇儿定要出门看热闹,我方才著了婢女袖儿带他出门,却不想袖儿独自回来说奇儿走失了老夫当时急的六神无主,正要带人来找时两位公子却将奇儿送了回来,老朽实在不知如何感谢二位公子啊。”
楚清弋笑道:“尹老爷不必言谢,奇儿乖巧可爱,自有福相,这一回来你们可不就放心了吗?”说罢又去看管家抱著的奇儿,那孩子还是一语不发。
尹东明见了对那管家说道:“尹福,带孙少爷回房休息吧。”
尹福应了一声抱著尹天奇就要往後走,却不防尹天奇突然挣扎起来,他一时没抱住,尹天奇猛地从他怀里滑下来,直扑进楚清弋怀里,拽住他的衣襟再不松手。
尹东明见状面上滑过一丝阴沈,旋即恢复过来,只是楚清弋低头看尹天奇没有注意到,却是古云眼神扫过看见了,当下不动声色。
只听尹东明哈哈笑道:“楚公子切莫见怪,奇儿是被宠坏了,才会这般任性,万请见谅。”又回头喝道:“尹福,带孙少爷回房。”
尹天奇回头见尹福走过来干脆缩到楚清弋背後去了,嘴里嚷著:“我不要他,我要楚哥哥。”
这时那位尹夫人开口了:“奇儿乖,听奶奶的话,跟管家回去休息,你楚哥哥是客人,这样缠著人家很没礼貌。”这尹老夫人虽已上了年纪,却也无甚老态,一脸的端庄,这很平常的几句话从她口中说出来只给人平和的感觉,楚清弋却感到尹天奇开始发抖,不由得转头望了古云一眼,却见古云也正瞅著他,不禁无言。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