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色夕华 第二卷 上(父子)————凤在江湖

暮色夕华(第二卷)纵情江湖(上)(父子) BY: 凤在江湖


暮司宇说,

“我要去闯荡江湖,我要去看美人!”

当然了,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只是一时的激情澎湃,

根本没有经过大脑思考的,

只是冲动的结果!

然而暮夕晟可不这样想,

除了脸黑了外,连心底也恨开了,

“有了我居然还要看美人,哼哼——”

第二卷 纵情江湖

第1章 归来

江南月城

月城是江南最大的一座古城,是一座贯穿着南北的交通枢纽,这里每天都人来客往的,好不热闹!

初入月城的人,就会发现月城的与众不同,但是却也不知该用什么样的词来形容。尤其是到了晚上,别的地方都是黑灯瞎火的,而这里却是处处灯火通明,比起白天,反而夜晚更热闹些。

月城是一座真正意义上的不夜城,而月城最为出名的是青楼。

虽说是青楼遍地,可是每一座青楼却有着不同的韵味,即使是卖身卖笑的妓子们也比别处的更高雅些。

……

回到人间已经有一个月了,还记得一个月前暮夕晟和暮司宇回到暮家的情形。

“主子,您终于回来了,清风可等到您了!”

还没进家门,得到消息的清风就一路咋咋呼呼的冲了出来,甚至还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可把站在一旁的下人给惊着了,纷纷怀疑他们的大总管给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附身了,否则平时严肃的一丝不苟的人,怎么突然之间就变成了另一个样子。

清风扑倒在暮夕晟的脚边,毫不犹豫的将鼻涕眼泪一下子全抹在了他的衣角上,这惹的暮夕晟额上的青筋直跳,暮司宇则在一旁捂着嘴偷偷的笑着。

“好了,你这样成何体统?”

只要不是白目的人,都可以听出暮夕晟的话里隐然带了些薄怒,清风哪能听不出来,立刻见好就收,期期艾艾的站了起来。

“主子,您可不知道,您这一走就是一年,把这偌大的暮家就这样丢给了属下,属下维持的有多辛苦!属下不仅要操持家业,还要帮您去看老主子尽孝,我——”

“要不要干脆给你个暮家主母当当,这样也名正言顺些!”

暮司宇恶趣味的插嘴道。

“说什么呢!”暮夕晟无奈的看了一眼唯恐天下不乱的宝贝,“好了,知道你辛苦,我们进去再说吧!”

暮司宇打断了清风正准备的长篇大论,拉起一旁的暮夕晟率先走了进去。

这时清风才注意到这个穿红衣的少年,就是那个一年前主子带回来的,可是为什么没有见到小主子呢?

看到清风愣愣的站着没动,暮司宇的恶趣味又上来了,小手微微一弹,不知将一个什么东西弹到了他的身上。

“还不跟上!”

暮夕晟发话了,清风如梦初醒般的赶紧跟了上去,对于暮司宇的小动作是一点也没有在意。而暮夕晟虽然看见了,可是想想,他也不会说出来的。

……

“什么?你是小主子?”

清风不敢相信的张大了嘴,眼睛瞬也不瞬的直直的盯着暮司宇,那表情就像吃了个苍蝇那么恶心。

“怎么可能,小主子怎么会突然长那么大?肯定是你骗我的!”

清风自我催眠的摇了摇头,一副兀定的样子。

决定不再理会他的暮夕晟转身叫来了扶柳,“扶柳,你叫人准备些饭菜,我想宇儿饿了!”

“是,主子!”

扶柳盈盈下拜,就走了出去。她的心里还在暗暗的同情清风,“果然是个傻子,如果那个人不是小主子,主子会对他那么好吗?”当然了,这一点她也有些坏心的没有说出来,只是仍由着清风去耍宝,这日子过的太平顺了,添点趣事也好。

吃罢饭,一路风尘仆仆赶路的父子俩就睡下了,决定好好休息一下,虽然他们现在已经不是人了(这话咋听着这么别扭!汗~),可是既然要做人,就要做的像不是?

“爹爹,你说我们去哪玩啊?”

躺在床上,暮司宇捉住暮夕晟的一束头发,轻轻的把玩着,整个身子都偎进了暮夕晟的怀里,感受着那舒服的暖意。

“你想去哪呢?宇儿想去哪,我们就去哪!”

“嗯,我还没想好,反正我要去闯荡江湖,我要去看美人!”

暮司宇一脸憧憬的想象着今后的生活,他期待已久的江湖之旅啊,终于就要到来了。一想到那数不清的有趣事情,还有大把大把的美人养眼,他就不由的跃跃欲试起来,恨不得现在就飞向江湖。

看着那已经神游到不知道什么地方的宝贝儿子,暮夕晟的心里可是暗暗恨开了,‘有了我了,居然还想着看美人,看来我是对你太好了。’

不过心里想归想,却也没有实际行动,只是将怀里的暮司宇抱的更紧,‘算了,今天先放过你,以后有的是时间!’(腹黑啊,这就是赤裸裸的腹黑!)

夜已深沉,真是好眠的时候。

幸福相拥的两个人,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

第二天一早,暮司宇就找来了清风,向他打听江湖上有趣的地方,尤其是美人多的地方。作为碧玺阁实际上的头领(暮夕晟是个不管事的主!),对于这些情报还是很精通的。

“小主子要看美人,那就去月城吧,那里正好有个花魁大赛,而且月城的美人也是最美的!”

清风想了会,多嘴的说出了某人最不想知道的答案。

“月城,听起来不错,那就去那吧!”

“小主子,您跟主子说说,也带我去吧!”

清风涎着笑脸哀求着,一脸的讨好卖乖。

“嗯,我跟爹爹说说去,至于他同不同意那就不关我的事了!”

‘哼~带你去,那不是多一个电灯泡吗?’虽然暮司宇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真诚,但是心里可不是那么想的。

*******

“什么?你想去月城?”

暮夕晟有些诧异的看着暮司宇,他想不通一向乖巧的宇儿,怎么会想到去月城呢?那里可算称的上是人类的天堂,因为那是享乐之城。

“因为清风说那里是美人最多的地方!怎么样,爹爹,带我去吧!”

暮司宇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就连撒娇这种手段都使出来了。

一看,事已成定局,暮夕晟只好妥协的答应了。暮司宇一见目的达成,早就笑逦如花了,至于清风拜托他的事,早已忘的干干净净。

暮司宇的江湖之旅,第一站就是朝着月城出发。至于清风嘛,原本想着终于可以卸下暮家的大摊子了,哪知道,只因为自己的多嘴,就被暮夕晟从天堂打下了18层地狱。想象中的江湖游没有换来,却只得到暮夕晟的一句命令,“在我下次回来的时候,我要看到暮家变成真正的武林第一家!”

然后清风就站在瑟瑟寒风中,看着那越走越远的马车,整个人都石化了。为什么,他的命是那么苦的!

……

第2章 花魁14娘

微晃的马车上,暮司宇懒散地躺在暮夕晟的怀里,享受着帝皇般被喂食的服务。间或伸出小手,撩开窗帘,看一看窗外缓缓移动的风景。

“小东西,一直没来的及问,那天你在清风的身上下了什么了?”

耐着性子将一颗晶莹的葡萄剥好皮送进暮司宇的嘴里,暮夕晟状似无意的问着。其实他倒并不是真的关心,只是偶尔会升起想要八卦一下的兴致!

“也没什么,只是一个小咒语——”

似乎想到了好玩的事情,暮司宇捂着嘴轻轻的笑出了声。

“小咒语?我看清风会因为这个小咒语痛苦一个月吧!”

暮夕晟低声轻笑,戏谑而有磁性地声音轻轻地从暮司宇的耳边拂过。暮司宇突然感觉自己的脸有些发烫,假装翻了个身继续安静地趴在暮夕晟的腿上,暗恼自己如此容易就被爹爹挑逗。

看着他窘迫的模样和微红的耳朵,一抹温柔的笑容爬上了暮夕晟俊逸的脸庞,现在的宇儿真的很好,就这样恣意的活着,不用顾忌什么,为着自己活着。

“嗯?不吃了吗?”

修长莹白的手顿了顿,随即放下手中的葡萄,看着那经过果汁侵染而愈发嫣红的小嘴,暮夕晟眸光微暗。

“嗯,不要了!爹爹,月城什么时候会到啊?”

“快了,你睡一觉醒来我们就会在月城了!”

“爹爹,我们不去看爷爷好吗?”

倚在暮夕晟怀里的暮司宇迟疑地问着,现在的他感觉眼皮有些沉重,但仍然强提起精神,问出埋藏在心底很久的问题。

“傻宇儿,他现在过的很好,很平静,我们还是不要去打扰他了——”

随手拿起一块方帕,替暮司宇擦了擦嘴角,思绪似乎又回到一年多前。那是他最后一次见到那个自己名义上的父亲,那个已然被岁月,被感情磨去了所有精力的老人。当他把宇儿交给自己的那一刻似乎愈发的苍老了。或许只有在萧雨的墓前,就那样静静的守着,暮绝天才能找到自己的归属吧!就那样好了,所有人都不要再去打扰他了——

……

醒来的时候,暮司宇发现他躺在一张舒适的床上,周围微凉的空气让自己有了些许恐慌。

“爹爹——”

他朝布置雅致的屋子里轻唤了一声。

“小主子,您醒了吗?”

门外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暮司宇愣了一会,才想起来那是给他们赶马车的小徘,一个长的很是清俊的少年,17、8的年纪,性格很是腼腆,一路上也没有说上一句话。

据说那是清风看好的下一任接班人,能力很是卓越,因而这一次才会带他出来。

“嗯——我醒了,小徘,你进来吧!”

吱呀细碎地推门和脚步声响起,得到暮司宇的允许,小徘才敢进入。对于这个天人一样的小主子,不知为什么,他总有一股莫名的崇敬之情。

因为刚刚睡醒,暮司宇的衣服很是凌乱,一件艳红的衣袍斜斜的挂在了肩上,露出了大半雪白莹润的肩头和细致的锁骨,而被遮住的衣下光景,更是引人遐想。慵懒而微带水气的眼眸,绝美的脸孔,形成了一股致命的魅惑!

“小主子——你——你——”

平时就已经不善言辞了,现在看到如此艳景,小徘涨红着双颊,更是连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

“怎么了,我爹爹呢?”

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的样子是多么的诱人,暮司宇仍然慵懒的斜躺在床上,丝毫不介意自己春光外泄。

“主子,主子他——”

小徘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只能眼观鼻鼻观心,眼睛直直的盯着自己的鞋面,似乎要把那里盯出一个洞来。

“他到底去哪了?”

虽然有些不高兴,但暮司宇却难得没有狠狠的呛声。对着小徘,他总有着一种熟悉感,就算快出口的怒言,也变成了轻柔的细语。

“主子他去青楼了——”

一闭眼,小徘抱着必死的决心大吼。话一说完,头埋的更低了,同时在心里祈祷:主子哎~不是我要出卖你的。

“青楼?那是什么地方?”

暮司宇有些疑惑,而对于小徘的举动更是不解。

“青楼就是,就是——”

此时小徘正努力地思考,自己该怎样跟他敬爱的小主子解释这个两难的问题。而暮司宇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兴奋地从床上一跃而起:

“我们是不是到月城了?”

“呃?是,是——”

小徘大脑此刻彻底停止运作,不知小主子为何突然如此兴奋。紧紧握住自己的手心,暗想着这次回去一定要多偷几颗核桃,这脑子——不补成么?!

“青楼,肯定是很多美人的地方!哼~爹爹居然背着先去看美人去了,真是太坏了!”

暮司宇撅起小嘴,提起衣摆惦着脚就向房外冲。

“这个,不是——哎,小主子,您的衣服——”

小徘大声喊叫着,狠狠地敲了下自己的脑门,嘴里还嘟嚷着一定要吃核桃云云,小跑这跟了上去。

谁知暮司宇跑的飞快,一阵风似的便不见人影,可怜的小徘只得认命的加快了脚步。一想到如果大主子知道他让那样的小主子跑出去了——

嘶——背后一阵发凉,小徘一个哆嗦。

他一定会被杀掉的!!

……

不愧是月城,果然是美人云集的城市。深厚的文化底蕴,让这座古城看起来更加的优雅迷人,虽然这是一座不夜城,但是因为花魁大赛就要开始了,即使是白天整个城市也是热闹非凡。

跑了好一会,暮司宇才收住了脚步,直愣愣的站在大街上不再向前,扶额苦笑:他跟本就不知道那个劳什子的青楼在哪里!!

街上来来往往的人全都好奇的打量着这个绝色的少年,一头青丝虽有些凌乱,但却丝毫不影响他的风姿,脸颊因激烈的运动而显得更加水嫩绯红,樱红的小嘴微微喘息着。一袭大红的衣袍,松散的挂在身上,衬得他雪白的皮肤更加的魅惑诱人。

在人群中隐隐有了吞咽口水的声音。月城的人本就天天生活在美人堆子里,对于审美自然比一般人要高的多。但是对于这样一个堪比月城第一美人还要貌美且犹如天仙似的人物,没有不着迷的。

“小徘,小徘——”

回头,突然发现原本跟在身后的小徘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暮司宇变的有些不知所措。

人群渐渐越围越多,但却没有一个敢上前搭讪的,只是在旁边看着,饱一饱眼福。

……

“如此多人围观一位良家小姐,不觉得可耻么?”

突然一阵嬉笑,继而一个懒散十足却说不出的好听的声音传来。人群微微骚动,一个一头蓝色长发披到肩头,身穿一件紧身黑色劲装的俊美男子拨开众人跳了出来。

来人看到暮司宇的模样眼里爆出一阵精光,呼吸之间冲到暮司宇的眼前紧紧抓住他娇嫩细白的双手表情严肃道:

“这位美丽的小姐你最近大祸临头,需要我给你看手相么?”

众人:“……”

“可是,”暮司宇局促地缩回了双手,攥了攥衣角:“我是男的……”

……

“小主子,我终于——终于——”大大的喘了一口气,小徘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的说着,“我终于跟上你了!”

“小徘,你来真是太好了,对了青楼到底在哪?我不知道路!”

“这位美丽的,嗯,少爷,您的长相如此貌美,怎么可以出入如此污秽不堪的地方!”蓝发男子指天愤怒道。

“如果一定要去!”蓝发男子顿了顿,如变脸似地换上了狗腿的笑容:“请让小的给您带路……”

说完捧起暮司宇的手,含情脉脉道:“小的名叫寒月,让我们一起展开一段奇异的爱恋之旅吧”

奇怪的是人群在他们的面前自动的分开了,很快的让出了一条道。

“小主子——”

好不容易喘匀气的小徘,只得无奈的又追了上去。

……

“你是来看花魁14娘的吗?”寒月滔滔不绝的跟这个刚刚认识的美人搭着话,暮司宇再次从寒月的手里把自己的手抢救回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