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默之沙————天子

 


《恋爱的烦恼》之《沈默之沙》

 

楔子

 

The sand of silence

 

沈默之沙

 

任人千踏万踏

 

只让浪花抚平或深或浅的伤

 

只让阳光慢慢慢

 

一夜寂寞的冰凉

 

我是沈默之沙

 

任人千铲万剐

 

总要悠悠岁月还我本来容顔

 

总在灵魂深处藏了一些喜悲

 

喝了酒会有点醉

 

爱人走了掉眼泪

 

但我挡不住潮水

 

将沈默往我心里堆

 

爱是空气也是瘟疫

 

爱so sweet爱so shit

 

爱是诗人与神经病

 

爱只教我心力俱疲

 

沈默之沙

 

任人堆筑梦想

 

却把重重怅惘枕在肩上

 

却把宿醉悠悠荡

 

缘起缘灭的潮浪

 

(沈默之沙·张雨生)

 

契子

 

  “我宣布从现在开始我正式退出GALACTIC

 

NEBULA,这些手环是各分部负责人的信物,我已经全部拿到手,从今以後,任佩霖这个名字不再与BLUE

 

SCORPION划上等号,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16、7岁的少年在把手里的14只银环外加自己手臂那只放在对面神情高深莫测的俊美少年面前的桌子上,语罢转身离去,象他出现时一样如一阵风般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冥,真的就这麽让SCORPION走了吗?”一个年纪稍长,20岁左右的青年男子问一直一言未发的俊美少年。

 

  “让他走吧,当初他加入的时候我就知道会有今天,他只不过是一颗流星而已。”但是,等著我,等我做完我该做的一切,我一定会去找你的,我不会让你成爲我生命中的流星。少年如海洋一般的深蓝色瞳眸逐渐变成靛黑色。

 

2YEARS LATER

 

X市T大

 

  任佩霖百无聊赖的把脚翘在课桌上,双手交叉枕在脑後,一边随著随身听哼著不成调的歌曲,一边闭目养神。前一段失恋带来的烦闷心情因爲时间的推移而有所缓解,但仍讨厌这无聊的生活,希望出现新鲜的人或事调剂一下成天闲、闲、闲的缓慢生活节奏。他幷不想追寻刺激,否则那时侯他也不会爲了离开那里弄得伤痕累累,住院两周,老爸老妈差点跑去报警。寒假过去了,又是一个新的学期,那束红的火焰更加明亮炽热了,可惜原因不是他……昨天跷课在宿舍睡觉,听说新来了一个转学生,俊美得可以媲美日韩最流行的视觉系歌手,在年级里引起了一股不小的旋风。中午和阿紫在操场上匆匆瞥到一眼,他暗暗心惊,不是因爲他的美貌,而是因爲他太象他了!是你吗?冥!

 

  “喂喂喂,别睡了!看,那就是新来的美人转学生!……诶?”後面的同学推推任佩霖的肩膀然後惊讶的张大了眼睛看著美人直奔他们的方向走来,他眼里的目标就是……

 

  “任佩霖。”冥的声音一如他的表情,不温不火,平静无波。

 

  “真的是你?我刚还在嫌日子太无聊……看来我是错了。”任佩霖张开眼睛,看著这张愈发美丽也更加让人摸不透的脸。

 

  “是我,闫铭,希望你没忘记我的名字怎麽写。”尽管任佩霖隐藏得天衣无缝,冥仍看出那阳光灿烂的笑容下的防备。因此他拿起笔在纸上写下自己的名字,闫铭,而不再是阎冥。他能看懂他的意思吗?

 

  “哦?看来我真的记得不大清楚了……我们出去叙叙旧如何?”任佩霖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站起来。“一会儿上课点名帮我喊声到。”他对在一旁听得一头雾水的男生说。

 

  “哦,好,好。”男生点了点头,看著两个帅哥一前一後走出教室。

 

  “你变了。”漫步在校园里,冥缓缓的开口。

 

  “哦?哪里?”任佩霖将手里的篮球抛来抛去。

 

  “你仍然率直,却学会了掩饰和隐藏。”冥看著他。

 

  “但是还是瞒不过你……你爲什麽来这里?我记得我那时侯就说过了,从那一刻起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走到篮球场旁边的树林里,任佩霖停下脚步。

 

  “我知道,我也一样,我刚才已经表明了身份,相信你是看得出来的。”冥靠在一棵大树上说。

 

  “你真的离开了吗?但据我所知GALACTIC NEBULA的势力仍很强大。”任佩霖想起在酒吧的那天晚上。

 

  “我离开了不代表所有人都离开了,有人代替了我。”冥说得轻描淡写。

 

  “有那麽容易吗?即使是你,要离开也要过关吧?”任佩霖的眼睛扫过他的身体,寻找著可能有的伤痕。

 

  “你在找这个吗?已经没事了。”冥掀起衣服,白晰的肌肤上还留有大大小小的伤痕,但大部分顔色已经很淡了。

 

  “这,我以爲有海在他至少会把你所受的伤害减到最轻,他……”任佩霖吃惊的瞪著那些伤痕。

 

  “你幷不了解他,当我说要离开时反应最激烈的就是他,相比之下其他人倒看在相处多年的面子上没有多爲难我,事实上在和他交手之前,我身上没留下任何伤痕。”冥淡淡的笑了。

 

  “他爲什麽要这麽做?我记得他是对你最好最忠心的人,他不会让任何人伤你半分不是吗?”任佩霖脸上的笑容不见了,海怎麽能伤了冥呢?

 

  “正因如此他才不允许我‘背叛’他,他认爲我不再属于他,所以他试图阻止我……但你知道的,我不属于任何人。”除了你。冥在心里说。

 

  “是吗?……我知道他对你……但没想到会这麽偏激,我以爲喜欢一个人就应该使他幸福,即使这代表我必须失去他。”任佩霖隐约有一丝担心。

 

  “只有你才会这麽想。爱一个人就要得到他,爱情是需要回报的!我是这麽认爲。你知道我是爲什麽而来吗?”冥起头,看著他的眼睛。

 

  “刚才我以爲你是爲了我,爲了追我回去。但现在……”

 

  “你说对了一半,我是爲了你,但不是爲了追你回去,而是因爲我爱你。”冥的蓝眼珠里印出任佩霖不敢置信的脸。其实他没变,他的喜怒哀乐仍完完全全的写在脸上……爲他受再重的伤也是值得的……冥微笑著,在他发怔时轻轻吻上他的唇……

 

          第一章

 

一冰一火,一蓝一红,两个气质截然不同的男孩相互对峙著,正在用眼神厮杀。

 

任佩霖大大地叹了一口气,他早知道会这样,但没想到冥会比叶浅草还当真,他是向来不把软弱的“一般人”放在眼里的,却被叶浅草一句话就点起了火。

 

“小叶,算我求你——”没办法了,任佩霖开始求饶。叶浅草一直揪著他的领子,他快憋死了!

 

“任,用不著求他!凭他根本不够格和我动手。”冥嗤哼一声,轻蔑地从眼皮下面向上瞄著叶浅草,充分表现出他的不屑。好狂妄的红毛小子!竟然有胆子嘲笑他“身材瘦小,弱不禁风”!真打起来他可以轻易折断他的双手!

 

“老任!你看到了!都是这女人脸的家夥在和我挑衅!我不够资格?我X!”如同他染得如一团火焰的红发,叶浅草的凶暴也是出了名的,脾气烈得不点也会自燃,更何况受到如此的挑衅!

 

“你说什麽!”一丝寒意迅速从冥眼中闪过,但还是被任佩霖敏锐的捕捉到了——

 

“好了好了,一点小事,何必呢?这是三个人的桌子,大家一起坐不就好了?”任佩霖笑呵呵的打著圆场,手中却暗暗用力封杀住冥攻向叶浅草的招势。

 

“我有事和你说,不喜欢有人在一边旁听!”冥转而和任佩霖较劲。他竟然爲了那个红毛小子对他出力!

 

“你以爲老子喜欢听你说话?不过是新来的,仗著那张女人脸竟然这麽嚣张!我是老任的朋友,我就要坐在这里!老任,你这家夥就是脾气太好了,所以才会被新来的欺负!”叶浅草到是听了任佩霖的话,大摇大摆地坐下。

 

“小叶——”任佩霖无力地哀叹。明明是这两个人爲了今天上大课抢占他旁边的位置打起来,怎麽又变成他被“欺负”了?

 

“我不想伤了你,你最好不要逼我!”冥嘴里这麽说著,手中的力道却松了下来,因爲任佩霖一直握著他的手,他的体温透过掌心暖暖地传给他,让他的心变热,温和地化解他多年养成的难以磨灭的戾气。

 

“臭小子,我怕你不成——”叶浅草眼看著又要往起蹦,却被任佩霖用力按了回去——

 

“行行行——你们别吵了,算我怕了你们,我也不坐了,反正今天这老师从来不点名,我要跷课!”任佩霖捞起桌上的书本,直接踏上长凳,越过桌子“逃”出教室。

 

“任!——你给我记住!”冥狠狠地瞪了叶浅草一眼,跟著追出去。

 

任佩霖走得不快,甚至可以说很悠闲,所以冥两步就赶上了他。

 

“走得这麽慢,你在等我吗?”冥拉住任佩霖的手,已是一脸的灿烂笑容。

 

“差不多吧,反正你肯定会追上来,我跑多快你就能追多快,我干嘛还要费力气?”任佩霖停下脚步,靠在高大的法国梧桐树上,享受著午後温暖的阳光,说得理所当然。

 

“你其实比我更象统帅,更有‘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的气质。”冥靠在任佩霖身边,背靠著坚硬的树干,摸著粗糙的树皮,枕著高出他大半个头的已经逐渐脱离了少年清涩感觉的大男孩的肩。

 

“会吗?我到觉得我是天生没有领袖气质,不够霸道,所以没有足够的震慑力,又太懒散,不愿意承担重任,虽然偶尔也会期待一点小刺激,但我还是更喜欢轻松自在的生活。”任佩霖仰起头,眯著眼睛,让阳光透过树叶照在他脸上。

 

“我——我让你很困饶吧?你一直在想办法躲著我,我破坏了你轻松自在的生活,给你带来了紧张的气息吗?”冥苦笑著问。他只是太温柔了,不愿意强硬地拒绝他。

 

“怎麽会,你永远是我的朋友,只要你需要我,我决不会躲开你!”任佩霖微笑著揉揉冥一头柔软的黑发。

 

“是吗?朋友啊……”他故意装作忘记了他那天的表白,他果然在逃避……冥闭上眼睛。他是那种极具亲和力的人,因此不管走到哪里都有多朋友前呼後拥,即使是在GALACTIC

 

NEBULA时,身爲高级首领BLUE

 

SCORPION的他还是拥有最多的朋友,甚至包括冷饮店的老伯!那个红头小子也是他的朋友吧,而且他们经常在一起,他似乎很重视他——真的好嫉妒!他心中不禁冒出几个酸泡泡。不过好喜欢现在的感觉,好喜欢他的大手轻揉著他的头发,好喜欢修长的手指穿过他的发丝,好喜欢他和煦如春风的气息——喜欢,喜欢他的一切!虽然不甘心只做他的朋友,但暂时就这样吧,他一定要得到他的心!

 

“既然是朋友今天晚上可以一起吃饭吗?然後明天带我去逛逛,终于卸下了重担,我真的想好好疯玩一下,有老朋友陪著我。”冥张开眼睛看向任佩霖。

 

“当然可以。”任佩霖望著那双充满期望和恳求的蓝色海洋般的瞳眸,发现自己还是逃不掉,他是冥啊,他无法拒绝他的请求。而且离开了GALACTIC

 

NEBULA,他不再拥有“冥”的身份和权利力,此时他最需要的就是他这个朋友啊……

 

“不过下午可要早点去食堂,去晚了人多得不得了,吃个饭得浪费一个多小时!”打起精神,任佩霖开始放松地和冥交谈。

 

“好啊!不过我可不要和那个红头小子一起吃饭,看到他我就不由自主地想冒火!”冥挑著眉说。只有在他面前他才会象小孩子一样任性撒娇。

 

“小叶周末不住校,他家的大叔会来接他!其实他只是脾气暴了点,人很单纯可爱的,爲了朋友绝对会两肋插刀!”任佩霖笑。果然是水火不容啊!

 

“大叔?”冥好奇地问。

 

“对啊,他的恋人,是个漫画家。”任佩霖解释道。他知道冥讨厌叶浅草其实主要是因爲自己。

 

“他有恋人了?还是个大叔!天那,还真看不出来!不过他的爱好还真特殊啊!”听了任佩霖的话,冥的心情一下子变得光明起来,原来那个红头小子不会成爲他的障碍!

 

“还好啊,是个和他脾气一样暴也很英俊的帅叔叔,把小阿紫迷得一塌糊涂的!说那才是成熟男人的魅力!”任佩霖相当公正的评价。

 

“小阿紫是谁?武侠吗?”冥对与任佩霖有关的每件事都很感兴趣。

 

“她啊,是这一届系里的‘女王’哦,要想在这里混可千万不能惹了她……”任佩霖兴致勃勃地坐在草地上开始向冥介绍情况,没有察觉到冥眼中深深的迷恋。

 

※ ※ ※ ※ ※ ※ ※ ※

 

“啊!海,轻一点,会痛!”妖魅的俊美男孩汗水淋淋地喘息,语气中挑逗引诱的成分多于抗议。

 

“是吗?我看你到是受用得很!”被称做海的青年露出邪气的笑容,粗鲁地加快身下的动作。

 

“啊啊……因爲,因爲是你,是你我才……”男孩断断续续地吐出破碎的话语,抓紧身下的床单,眼神因爲情欲而变得有些涣散迷离,眼睛半眯起来。

 

“睁开眼睛看著我,让我看清你的眼!”海箍住男孩蓄势待发的分身,威胁著不许他释放。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