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你……————天子

 

(1)

 

 

 

我常常觉得对你充满了绮想

 

这不是个好现象

 

我常常逆向思考对你的需要

 

答案仍然是个问号

 

当我见到你却把一切都抛掉

 

不再自寻烦恼

 

只想让每一分一秒都很美妙

 

于是我没一个动作都是配合你

 

我的心随你牵引随你欢喜而欢喜

 

随你爱随你恨随你一意孤行我都愿意

 

于是你每一个动作都被我临摹

 

我的梦随你拥有随你哀随你愁

 

随你痴随你怨随你漫天遨游我不退缩

 

我已经到了老大不小的年龄

 

这事实一定要认清

 

我已经条条例举冲动的下场

 

结果也够让我惊吓

 

当我见到你却把一切都抛掉

 

不再自寻烦恼

 

只想让每一分一秒都很美妙

 

 

 

(张雨生·随你)

 

 

 

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拉拉拉~~~今天是幸福快乐的9月1号,开学的日子。S中大门口,两列值周生带着红绶带,声音洪亮的齐声向老师和同学们问好。校门正上方“欢迎新同学”几个大字随风飘扬。这时正有一个新同学很“荣幸”的被戴着黑色贝雷帽的风纪老师亲自“欢迎”。

 

“老师,我这头发真的是天生的,我妈的头发也这色儿!~~您要不信我明天可以叫他来当面和您证明~~~”张砚熙拼命解释着。真衰!开学第一天就被风纪老师堵在校门口,他天生就是褐发,这着谁惹谁了?

 

“天生的?你是混血儿?”老师脸一扳,雷达般的眼睛上下扫描着这个眉清目秀看似老实斯文,其实有着一双狡慧大眼的男孩。

 

“不是呀!”张砚熙哀叫,路过的学生们已经有人在掩嘴偷笑了,真是丢死人了~~“可我的头发确实没染过,我……”这个可恶的老巫婆,为什么就是不肯相信他?

 

“老师,他说的是实话,他是我们班同学。”“救世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你是……”风纪老师眼前一亮,用“崇拜”的目光看着校服穿得整整齐齐,领带打得一丝不苟,并且扣上所有衬衫扣子,显然是模范生的高大男生。

 

“我是高一(2)班的学习委员苏砺,老师早。”虽然推着自行车,苏砺还是有礼貌的朝老师鞠了个躬。

 

“哦~~你就是那个新高一的以全区最高分考入本校的……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快走吧,我不耽误你们学习时间了。”如雷贯耳的大名,风纪老师听了立刻放人,他可是本校,不,是国家未来的栋梁啊!

 

“谢谢老师,老师再见。”苏砺再次朝老师微微欠了欠身,才推起车往校内走去。

 

“老师,谢啦!喂!苏砺!等等我啊!~~~~”张砚熙大喊着追上去。

 

今天是高中生活的第一天,不过暑假军训时大家都差不多混熟了。他新交了一个哥们儿叫叶浅草,打扮得酷酷的,脾气火暴,不过是个好人,绝对是那种会为朋友两肋插刀的类型!不过没想到苏砺会为他说话,顶着全区中考状元的头衔,中规中矩又沉默寡言,大家都说他一定高傲又冷漠,除了学习不关心任何其他的人或事,现在看来不是这样嘛!他也是个好人!常言道“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要好好想想该怎么报答他才好,要不中午请他吃冷饮?不知他喜欢吃什么……啊,总之他一定要感谢他!

 

“苏砺,你喜欢吃什么冷饮?八喜?还是雀巢?”

 

“诶?”

 

“和路雪?……”

 

“……”

 

***********************************************************************

 

 

 

时光飞逝,转眼间过了两年,高一的新生已经沦为毕业班的“现行犯”。又是开学第一天。

 

“嘿,浅草兄,怎么垂头丧气的?该不是又被甩了吧?”张砚熙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勾住叶浅草的肩膀。看他的脸就知道!3年来他们已经成了形影不离的死党。

 

“去死!知道我心里不爽就别来烦我!”叶浅草恼火的说。他竟然忘了今天是新学期开学第一天,谎慌张张的赶到学校注册,到达时已经开始开学典礼了,本想偷偷插进班里,不料被教导主任发现,又是一顿思想政治工作。然后一路狂奔到5层赶在老师锁门前补办注册手续,一掏兜,学生证不见了!好说歹说,加上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倾情演出,老师终于同意明天给他补办,于是乎又免不了一番语重心长的教诲。

 

“樱木,一会放学一起去打电玩吧,我上礼拜发现一家店地址很隐蔽,学生也可以进。”张砚熙拉住叶浅草嬉皮笑脸的说。这种时候安慰他也没用,还不如拉他出去疯玩一场,忘掉那些烦恼。

 

“好啊!不过不许叫我樱木!”其实他们叫他樱木并不是因为他爱打篮球,而是他被甩的次数太多,频率太快,几个死党笑说他一定能在毕业之前破掉樱木花道失恋50次的记录。

 

“嘻~~~~……樱木,不,浅草兄,你是不是又长高了?”他放假前跟他差不多高的,现在明显的超过去了。

 

“有长了4公分,现在78,还是没到80!”叶浅草耿耿于怀的说。

 

“你就知足吧!”张砚熙推了叶浅草一把,“想当初高一时你明明还没我高!”可是人家3年猛长了10公分,而他却1公分也没长,还是1.74米。他也不求能长到1米8,他只要再多长1公分就好了,1米75,班里的女生都有两三个超过1米75了!唉!……怪不得他老是对他视而不见,人家比他高那么多,他根本就在他的视线之外嘛!他有多高?大概是1米82吧?

 

“嘿嘿~~那是因为我的基因比你优秀!你就死心吧!~~而且你要是长得五大三粗就不好看了,现在刚刚好~~~张美人~~~”叶浅草趁机报仇。

 

“去你的!少恶心了!”

 

“哈哈哈~~~我是说真的!”

 

于是放学后,几个人呼朋引伴到那间游戏机房玩了个够,然后又看了一场电影,直闹到晚上11点才各自散去,打道回府。张砚熙轻轻推开家门,老爸老妈都已经睡了,他们整天忙着药房的生意,根本顾不上管他。洗完澡往软绵绵的床上一躺,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一个人的时候总是这样,思想总是随着“他”打转,可是人家平常连句话也不会和他多说……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发现自己喜欢上他的呢?不记得了,也许是从他不由自主的追寻着他的身影开始吧……反正就是不知不觉一天比一天更喜欢他……啊,他们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啊,他一路遥遥领先,次次大考保证年级第一;他吊儿郎当,全班后十名每每榜上有名……可是就这么算了吗?不甘心啊!不能再犹豫了!要跟他说清楚,他的心起码要让他知道,不然一毕业,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听说他要考北京的清华……就这么决定了,就明天……

 

“苏砺,等一下!”张砚熙抓住正要去操场上操的苏砺。

 

“什么事?”苏砺问。又是他,张砚熙!不知为什么他老是想躲开他,总觉得他的眼光怪怪的,好象一接近他就会被他烧死,奇怪啊,他怎么会有这种莫明奇妙的念头……

 

“我有点事想和你商量一下,事关人命,请你不要拒绝!”张砚熙事先堵住了苏砺有可能出口的拒绝。

 

“诶……好,好吧。”人家都这么说了,好象再拒绝也不太好,他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谢谢!咱们到天台去说吧,那儿人少,我不太想被别人听到。”

 

“哦。”为什么?苏砺没好意思问出口,也许他有什么难言之隐吧。

 

躲过“巡查”的老师和值周生,两人溜上天台。

 

“诶,现在你可以说了吧?”苏砺还是觉得浑身不自在,情况有点诡异!

 

“苏砺!”张砚熙走到他面前,盯着他的眼睛大声说。

 

“是?”苏砺挺了挺身。好象很严重啊!

 

“我喜欢你!”张砚熙毫不犹豫的一口气说出憋了两年的心里话。

 

“啊?啊?”苏砺顿时目瞪口呆。他难不成是受了什么刺激,跟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我说、我、喜、欢、你,苏砺。”张砚熙一个字一个字的又重复了一遍。

 

“张砚熙,你,你冷静点!我,我……”苏砺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只能惊慌的后退。没有女生喜欢他他也不介意,因为他现在只想专心念书,可是被男生告白……

 

“我很冷静,我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还是你没听清?要不要我再重复一遍?”张砚熙步步逼近,直到苏砺退到墙边,再也无路可逃。

 

“不用了!”苏砺连忙说,“可我是男生啊!我喜欢女生,我……”他结结巴巴的说。

 

“我知道你是男生,可我还是喜欢你……”张砚熙一笑,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一把攀住苏砺僵硬的身体把唇贴上去。见苏砺没有推开他,他闭上眼睛试着移动双唇,他的唇软软的,温温的,就像他的人一样……

 

“现在你明白了吧?”过了好一会儿,张砚熙才放开苏砺。好棒!这是他的初吻耶!

 

“我,我……”苏砺看着眼前对他甜甜的微笑的美少年,唇上仿佛还残留着他的气息……哦,不!天那,他一定是疯了,他刚才和男生接吻了!苏砺用手背在唇上抹了抹,迅速转过身逃离这个可怕的地狱。

 

“砚台,是你吗?……哎呦!你这人怎么搞的?慢点!”

 

虽然知道撞到人了,苏砺还是头也不回的像一阵旋风般跑下楼。

 

“樱木,是你啊,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是老师。”看见来人是叶浅草,张砚熙抢过他手里的醒目喝了一口。

 

“刚才那个好象是苏砺,怎么,老师派他来抓人吗?”叶浅草咬着汉堡包问。

 

“不是,我叫他来的。”张砚熙直言不讳的说。樱木喜欢男人,他一开始就跟他表明了他是个GAY。他自己是不是他也不知道,因为以前他即没喜欢过女生也没喜欢过男生。也许他也是吧……反正他喜欢苏砺是真的。

 

“叫他来干嘛?别告诉我是请教学习的问题。”叶浅草将手里吃剩的包装团了团,随手一扔。

 

“嘿嘿,当然不是!其实是本少爷看中他了。”张砚熙故意妩媚的眨了眨他那双带有长睫毛的大眼。

 

“看中?你看中了‘金牡蛎’?!不是吧?”叶浅草惊跳起来。

 

“别叫他‘金牡蛎’,其实他只要把那副恶心的黑边眼睛摘下来可是帅哥一个哦~~~”

 

“那又怎么样?你不怕他被‘玻璃’晃到去告诉老师?那样你就等着退学吧!”

 

“不会的。”张砚熙心有成竹的把空罐子踩扁。

 

“你怎么那么肯定?”叶浅草瞪他一眼。

 

“因为他,刚才,吻、了、我。”张砚熙一个字一个字的吐出这句劲爆的话。虽然事实上是他强吻了苏砺。

 

“什么?天啊,这个世界怎么了?‘金牡蛎’看起来正经八百的,原来~~~~~~不过你小子够狠啊,人家可是目标清华的优等生啊!”叶浅草笑着从后面勾住张砚熙的脖子。

 

“有什么关系?本少爷喜欢的就一定要得到!”张砚熙臭屁的说。现在他的心情更加无比坚定!

 

 

 

 

 

-BACK- -NEXT-

 

 

 

 

 

--------------------------------------------------------------------------------

 

 

 

--------------------------------------------------------------------------------

 

本站所刊载的图片及文字版权由作者所有

 

未经允许 严禁转载

 

 

 

Your Comments and Suggestion: lainmail@netease.com

 

2000- 2001 Copyright lain. All rights reserved.

 

 

 

.: http://2cs.yeah.net :.

 

 

 

随你……

 

TAKASHI

 

(2)

 

 

 

“你昨天怎么没来上课?开学第二天就翘课,你知不知道‘大点儿’都快五官错位了?”张砚熙看着趴在桌子上闭目养神的叶浅草,想起昨天……

 

虽然只是少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但班主任的脸上的肌肉还是没有摆在它每天该摆的位置,指桑骂槐的批评了某位自入学以来就自由散漫,各科成绩都在及格线上下浮动,而且还是在期末老师高抬贵手拉他一把的情况下得来的,如今进入了人生第一个岔路口,某同学仍不知上进,若明天再不来上课,就报告校长,劝退处理!当然,这后面几句是说给他这个某同学的狐朋狗友听的。搞什么?害他听的耳朵快要长茧!不过他晚上回到家还是火速打了一个电话给樱木,以免他措手不及。

 

“谁理她?没准她五官一错位还能好看点。”叶浅草头也不抬的说。“要不是你打电话告诉我她下了最后通牒,我才不来听她教训!”

 

“没办法,谁让我们命苦,摊上她?”张砚熙翻着压在历史课本下的《电子游戏软件》。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