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是心非————天子


恋爱的烦恼系列之《口是心非》 by takashi

口是心非,你深情的承诺都随着西风飘渺远走

痴人说梦,我钟情的依托就像枯萎凋零的花朵

星火燎原,我热情的眼眸曾点亮最灿烂的天空

晴天霹雳,你绝情的放手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

于是爱恨交错人消瘦

怕是怕这些苦没来由

于是悲欢起落人静默

等一等这些伤会自由

口是心非,你矫情的面容都烙印在心灵的角落

无话可说,我纵情的结果就像残破光秃的山头

浑然天成,我纯情的悸动曾奔放最滚烫的节奏

不可收拾,你滥情的抛空所有晶莹剔透的感受

(张雨生•口是心非)

“口是心非,你深情的承诺都随着西风飘渺远走~~~~~”叶浅草灌了一大口啤酒,扯着脖子五音不全的唱着

歌,刚和第四任情人分了手,一个人跌跌撞撞地走在被霓虹灯装饰得五彩缤纷的商业街上,引来无数人的侧

目。

“看什么看?没见过人家失恋啊?啊?啊!”醉醺醺的一同乱喊,众人连忙调开视线,低头走自己的路。这

个世界本来就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没人愿意给自己惹麻烦。

“呵呵~~~口是心非,你矫情的面容都烙印在心灵的角落……”口是心非,全是一帮口是心非的混蛋!说什

么天长地久,说什么海誓山盟,统统是一堆屁话!

“对不起,我要到国外去念书,不过我一定会回来的,请你等我!”这是高中第一个恋人的话,等了半年的

结果是音信全无,他写了上百封信全部石沉大海。

“很抱歉,我要结婚了,但我们可以继续来往吧?”这是第二个家伙说的话,他用一记大耳光回答了他。

“我不能再和你交往下去了,我们的事被我父母发现了,我不离开你就得离开家,所以……”第三个男人如

此说。从此恩断义绝,即使仍在一个学校上学。

“我对你已经没感情了,我们分手吧。”刚刚那个混蛋搂着新情人无情的看着他的眼睛,得不到他的回答,

干脆掉头离去,甚至没有多看他一眼。

他们每一个人都曾信誓旦旦的说过:“我爱你!”,却没一个是真的,全是口是心非,他们爱的只是自己!

“于是悲欢起落人静默……恩?打不开?他妈的!这破锁!”总算爬回了自己的小公寓,叶浅草掏出钥匙,

却怎么也打不开门。

“混蛋!连你也和我作对?我X!”他气愤的一脚大力踹过去。

“是谁?半夜三更扰人清梦,活腻了吗?”此时在门内,同样不爽的声音随着大门的敞开清清楚楚的传入他

的耳膜。

“哎呀!~~~%#•~~—*¥%###”巨大的冲力使叶浅草本就重心不稳的身体一股脑的栽进屋里,脑袋结结实实

的撞上了茶几,接着就是一片黑暗。

“哪来的小混混?”阴秋煜皱起浓眉踢了踢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不速之客。该死!不管了,明天早上再赶走

他,反正他这里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不怕被他偷。打了个哈欠,他走回床上,继续睡觉。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没挂窗帘的破木窗,叶浅草揉着额头上的大包,缓缓张开眼睛。

“好痛!……这是哪里?”他眨眨眼,环顾着大小结构完全一样,但显然不是自己家的窄小房间,和床上呼

呼大睡的人。是那家伙把我拣回来的吗?

“喂,老兄!醒醒!”他走过去推了推床上的人,虽然是睡在地上,可到底也在别人家里“借宿”了一宿,

总得道声谢才行。

“吵死了!自己醒了就起床滚蛋!”阴秋煜的脸色格外阴霾,他的起床气一向很大。

“靠!你X!我好心跟你道谢,你拽什么拽啊?起床?是起地才对吧?我是睡在地上,又不是你床上!”叶

浅草现在是一肚子火没处发。

“恩……吵死了!你……诶?原来是昨天的小混混……”阴秋煜总算睁开眼睛坐起来,扒了扒落在前额的头

发,用细长的眼上下打量插着腰,一身松松垮垮的韩式运动服的小鬼。刚才睡得迷迷糊糊,还以为是带回家

的某个女人。

“清醒了?谢谢你昨晚的收留,我是住在4楼的叶浅草。再见!大叔。”面无表情的说完公式化的道歉词,

他转身就走。

“原来是住在4楼啊,这里是5楼,以后别再搞错了!明明是小鬼还喝那么多酒,万一哪天不小心走到3楼老

处女家里,弄到‘人财两失’就划不来了。”阴秋煜恶毒的说。大叔?他才33,不,是32岁零10个月,要比

毒舌功他有自信不会输给任何人。

可恶!叶浅草握住拳头硬压下勃发的怒气,到底是自己走错门,理亏呀!

~~~~~~~~~~~~~~~~~~~~~~~~~~~~~~~~~~~~~~~~~~~~~~~~~~~~~~~~~~~~~~~~~~~~~~~

“嘿,浅草兄,怎么垂头丧气的?该不是又被甩了吧?”张砚熙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勾住叶浅草的肩膀。

“去死!知道我心里不爽就别来烦我!”刚才回到家里洗澡换衣服,突然想起几天是新学期开学第一天,谎

慌张张的赶到学校注册,到达时已经开始开学典礼了,本想偷偷插进班里,不料被教导主任发现,又是一顿

思想政治工作。然后一路狂奔到5层赶在老师锁门前补办注册手续,一掏兜,学生证不见了!好说歹说,加

上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倾情演出,老师终于同意明天给他补办,于是乎又免不了一番语重心长的教诲。奇

怪了,为了以备不时之需(如买电影院的学生票看美国大片),他的学生证从来是夹在钱包中放在兜里不离

身的,跑哪去了?刚才换衣服忘记了?不会啊!钱包还在啊……啊!该不是落在那个大叔家里了吧?真倒霉

!放学再去问问看吧。

“樱木,一会放学一起去打电玩吧,我上礼拜发现一家店地址很隐蔽,学生也可以进。”张砚熙拉住他嬉皮

笑脸的说。

“好啊!不过不许叫我樱木!”叫他樱木并不是因为他爱打篮球,而是他被甩的次数太多,频率太快,几个

死党笑说他一定能在毕业之前破掉樱木花道失恋50次的记录。

于是放学后,几个人呼朋引伴到那里玩了个够,然后又看了一场电影,直闹到晚上11点才各自散去,打道回

府。走上阴暗的楼梯,叶浅草才猛然发现忘记要学生证的事了,得赶快去拿回来才行,不然明天……他直接

走上5楼,但忘了现在已经是夜里11:30了。

“大叔!开门!”想也没想,叶浅草的拳头向着503的门上砸去。

咚咚咚!没人理。

咚咚咚!还是没人理。再来!

乒乒乒!乒乒乒!睡死了吗?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这回死人也被敲起来了!

“是谁?!吃饱了撑的啊?”阴秋煜旋风般狂刮到门口,猛的打开门,“又是你?”他及时扶住再次以不雅

的姿势直“闯”进来的人。

“大叔,把我的学生证还来!”站稳身子,叶浅草把手一伸。

“什么学生证?我10年前就不用那种鬼东西了!”阴秋煜又是一阵脸色发青,死小鬼,老是在关键时刻打扰

他。

“我的学生证不见了,一定是落在你这,你让我进去找一下,我保证10秒钟之内消失在你面前。”大叔穿着

浴袍,腰带胡乱别住,还露出黝黑结实的胸膛,想也知道他打断了什么好事。

“你马上给我滚!”

“你就让我找一下!”这人怎么这么不讲理?

“不行!”

“真的不让?”妈的!

“你再不滚,别怪我不客气!”阴秋煜指着门口。

“哼哼~~你以为我是那么好打发的吗?”叶浅草趁阴秋煜一个不注意迅速窜到床前一把拉开挡在床前的布帘

“啊!~~~~你是谁?”床上赤裸的女人拉住被子遮住身体高声尖叫。

“呵呵~~我吗?你还不知道吧?我是大叔包下来的小白脸,俗称牛郎~~~”

“什么?你!原来你是双性恋?”女人惊恐的看着阴秋煜,好象他全身上下都沾满了AIDS病菌。

“你别听他胡扯!我不是……”阴秋煜一把扯开叶浅草。

“哼!”叶浅草把头一歪,吹着口哨。

“呵呵~~我,我突然想起有点事,我先走了,再见!”女人迅速套上衣服,逃离病毒现场。

“哈哈哈~~~~爽啊!”以前总是被甩,被骗,被欺负,今天终于尝到了耍人的乐趣!

“爽?你很爽吗?告诉你!臭小子,我现在很不爽!”阴秋煜阴森森的逼近叶浅草。

“哈哈哈……诶?大,大叔,你别生气,我只是开个小玩笑,玩笑而已……”叶浅草瞪大眼睛节节后退,试

图做最后的挣扎。

《恋爱的烦恼》之《口是心非》(2)

25瓦的昏黄灯光,10平米的破旧公寓房间,剥落的墙皮配上冷笑着逼近的高大男人,让叶浅草想起小时侯看

过的第一部恐怖片《恶魔杰克》,当时他吓得整晚用被子蒙住头,连厕所也不敢去……而现在……

“啊!~~~杀人了!~~~~”他想也没想就一拳挥过去。诶?好象打中了!

“哦!”对方发出的闷哼声证实了他的想法,趁现在快逃!

叶浅草一缩头转身就跑,可是在迈出第一步之前就被捉住衣服扯了回来,被一记重拳撂到在地。可恶!下手

这么重,五脏六腑都要翻个儿了似的。

“哎呀!”抱着肚子还没回过味来,恶魔已经迅速跨在他的腰上,压制住他的双手。

“死小鬼,你以为打了我还能全身而退吗?”阴秋煜的嘴角肿了一块,因为撞到牙齿,嘴里有少许腥味。他

的脸色更加阴森恐怖了,狭长的黑眸泛着寒光。

“不,不然你要怎样?我不是已经让你打回来了?”靠!好痛苦!叶浅草强忍住腹部的绞痛以及随之引起的

阵阵想作呕的感觉。

“呵呵~~~你没听过一句话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N倍奉还!”阴秋煜用低沉的嗓音缓缓吐出

自己的处世哲学。“而且你已经三次犯到我,凡事事不过三,这已经是我忍耐的极限了!”

“报复心这么强会不得好死的……你就积点阴德,放过我吧!”叶浅草开始求饶。他的处世哲学是绝对不向

恶势力“挑战”。(真是欺软怕硬的家伙!)

“阴德?我要那玩意干嘛?死后上天堂吗?告诉你,我是来自地狱的恶魔,地狱才是我的家!哈哈哈~~~~”

阴秋煜放声大笑,震得旁边茶几上的几张白纸飘落下来。当然这只是叶浅草一相情愿的想法,其实是一阵微

风吹进屋里,纯自然现象,绝对与迷信无关。但是——

“啊~~~~救命呀!~~救命呀!~~~~~~”叶浅草不顾一切的大叫起来。好可怕!他甚至觉得全身发冷,牙齿不

由自主的打颤。

“烦死了!闭嘴!”阴秋煜伸手捂住他的嘴。这个小鬼看起来有十七、八了,还打扮得一副很拽的样子,怎

么会被这种漫画书中的蹩脚台词吓到?

“唔~`~”他想闷死我吗?叶浅草不断的扭动身体挣扎。阴秋煜不光捂住了他的嘴,连他的鼻子也捂住了!

“啊!你敢咬我?!”阴秋煜爆怒的收回自己的手,不敢置信的看真手上一排又深又整齐的牙印。

“放开我!放开我!”叶浅草像被挂在钩子上拖离水面的鱼儿般奋力想摆脱身上的束缚。?这是什么?好象

是……一个又热又硬的东西正抵住他的大腿。“你,你!”他呆住了。

“吓到了吗?其实我自己也有点吓到呢……”奇怪,是憋太久了?连男人和小鬼也想凑和着用了?

“哼!又不是第一次,我怎么会被吓到?你想做?”叶浅草呸了一口。他已经慢慢平静下来了,刚才纯粹是

自己吓唬自己,把大叔当成了妖怪。他想做吗?和他做一下也没什么不好,抛下爱情的神话,体会一下纯感

官的刺激也不错!

“哦?现在的小鬼果然都很开放啊……”哼!反正我也正想试试到底男人和女人有什么不同……这个小鬼虽

然不是挺漂亮,不过那劲爆的个性……阴秋煜满意的一笑。

“看什么?先说好,如果你要上的话,咱们就算扯平了,对了,还要让我找到我的学生证才行。”叶浅草边

说边解开衣扣。以前总认为性是建立在爱情的基础上的,一次次残酷的现实证明他太天真了!放开一切享乐

吧!从今天开始他决定要当一名堕落天使。

“你这么饥渴吗?小鬼!”阴秋煜站起来的同时把他从地上拉起来,“到床上去,我不喜欢在地上做。”

“罗嗦!我不叫小鬼,我和你说过我的名字了,叶浅草!”把上衣随手一丢,他弯腰开始脱裤子。干脆一次

脱光,省得一会费劲。他饥渴吗?也许他一直是饥渴的,以前饥渴爱情,现在就只有身体了。反正已经一个

多月没做了,因为在这期间那个混蛋正在新情人的温柔乡里……

“你在想什么?你的情人吗?”阴秋煜已经脱掉那件碍事的浴袍,舒舒服服的在床上伸展四肢,他把双手垫

在脑后,看着叶浅草脱下最后一件内裤。小鬼的身材不错,虽然个子不算高,到是拥有标准的宽肩窄臀,结

实修长的手脚。

“情人?不需要!我只需要床伴。”叶浅草走到床边。

“你受过什么刺激?这么愤世嫉俗……被欺骗了感情?”阴秋煜拉住叶浅草的手一用力,他就直挺挺的趴在

他的身上。他总是毫不留情的揭开别人的伤疤,再无情的看着对方痛苦的表情。

“以后不会了!到是你个性这么恶劣,不会和我一样吧?”他在他胸前撑起身子。

“真是令人讨厌的个性!的确是和我一样。”阴秋煜坐起来,让他坐在他的腿间。“那么,来取悦我吧。”

“彼此彼此!”叶浅草瞟了他一眼,握住他腿间早已半昂起头的硕大上下移动了几下,之后就直接含进温暖

湿润的口中。好大,有点费力。他灵活的移动舌尖。前后有过四个男人,他早已知道如何移动舌头,如何吸

吮而不碰到牙齿,如何使对方不能自已。感觉口中的灼热又涨大了几分,如软体动物般的舌顺着底部以磨人

的速度向顶端爬行。终于爬到柱顶,柔软又强硬的刷弄着渗出透明体液的凹槽……

“啊……不错,是个高手嘛……”他满意的享受着。

轻卷着舌抬起头,混合着唾液的透明黏液拉出一条细细的银线。圆大野性的猫眼挑战似的瞪住同样充满淫糜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