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狮篇之狮心圣战——天子


【內容介紹】
耶路撒冷,神聖之地,
也是征服、統治、以及欲望的放縱之地。
在殺聲震天的時刻,激戰卻由沙場悄悄轉向;
三個雄霸一方的王者——英格蘭戰神「獅子心王」理查、
法蘭西尊嚴王腓力以及伊斯蘭聖王薩拉丁,
在捍衛聖地與愛情的攻防戰裡征伐掠奪。
到底是步步逼進的法蘭西之主,
還是在信仰與愛情間左右為難的伊斯蘭聖王,
最後能摘下那輪奇異詭譎的紅月─「獅子魂」?


楔子
鲜血浸过了脚踝,人类的头颅以及残破的肢体堆积如山,阵亡者的灵魂在他们死后仍然

难以升天,因为受到了战场尚未熄灭的烈火的煎熬而发出了凄厉的号哭。
这一战,阿尤布王朝的圣王马利克•纳赛尔•苏丹•萨拉丁•尤素夫•阿尤布胜利得非常彻底

,将那些如魔鬼一般疯狂的十字军打得人仰马翻,让他们回到他们本该去的地方——地

狱。
当清冷的上弦月升上了头顶的时候,萨拉丁并没有听取弟弟阿迪尔的建议回到自己营帐

之中暂时卸下沉重的铠甲,早点洗去身上的那些血腥味,在夜晚的庆功欢宴到来之前先

小睡上一会儿,以便养精蓄锐,接受少女们热情的求爱。
这个时候他仍然在和他的将领以及士兵们一起清理战场,从支离破碎的尸体中挖出一两

个一息尚存的自己人,然后将他们带回去医治。
天已经黑了下来,那一点点月光根本不足以照亮眼前的路。本来跟在萨拉丁身边替他举

着火把照路的那个士兵,不知道被谁叫去帮忙抬一个刚刚找到的重伤者了,而他则仍然

半弯着腰,寻找着任何可能还活着的人。
山坡那端就是战场以外的地方了,当萨拉丁走到已经几乎没有什么人的半山腰上时,一

只手突然猛地从漆黑一片的灌木丛中伸了出来,强而有力并且狠狠地抓住了他的脚踝!
“谁!是谁在那儿?”
萨拉丁一边喊着,还是毫不犹豫地举起手中的剑击中了那个人。不过,他用的是剑鞘。

因为他清楚那个人已经受伤了,而且还不能确定对方究竟是不是敌人。在这种情况下,

他是绝对不会冒着错杀自己同胞的危险去一剑结果掉那个人的。
“该死的——他究竟是什么人?”
萨拉丁咕哝着,颇费了一番力气才掰开了那人仍紧抓在自己脚踝上的手,把那个匍匐在

地上昏了过去的人拖出了灌木丛,来到了亮一点儿的地方,准备看清他的脸。
当灰蒙蒙、晦暗不明的月光缓慢地洒了下来,倾泄在那个人身上的时候,他终于看清了

他的身份——
他是一个十字军、一个异教徒、一个侵略者!
他双眼紧闭,脸上沾满了血污和灰尘,不过这丝毫无损于他的俊美,如果不是这么狼狈

,他一定是一个英俊而具有威严的男人,这一点从他倔强往上挑的眉毛就可以看出;至

于额头上那个可怕的伤口,大概就是造成他丧失了大部分体力的原因了。他身上华丽的

十字军军服已经破败不堪,露出了其下的黑色铠甲以及颈子上垂下的十字架——
萨拉丁的眼神在看到它的时候迅速冷了下来。
他决定把这个看起来像是十字军高级将领的家伙带回去严刑拷打,或许可以问出狮子心

王理查的下一步作战计划。他要把那些侵略者彻底击垮,将他们赶出圣地耶路撒冷!
想到这里,他不再困惑于月亮的蛊惑,将目光从那个战俘的脸上移开,将他扛在了肩上

,带回自己的军营。
深夜,欢庆的宴会早已结束,萨拉丁在接受了温柔女体销魂的侍奉之后走出了那座并不

属于自己的帐篷。那些乌云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散去,那弯妖异的上弦月正耀武扬威

地散发着它的银色寒光,犀利地注视着他,使他再一次受到了邪恶的蛊惑——
他要去见那个战俘!
他记得他要士兵们将他绑在了军营后方的空场上,还吩咐要治疗他的伤口,因他不想明

天审问这个人时,面对的是一具尸体。
不过现在,他马上就想见到他!
仿佛是受到了魔鬼的驱使一般,此时他的脑中只剩下了这个念头。因为不久之前才喝得

酩酊大醉,他的脚步显得有些不稳。不过当走到了目的地并且甩了甩头,抬起眼来的瞬

间,他几乎被惊呆了,不知道胸中翻涌的究竟是怎样一股情绪——
震惊、暴怒、欲望、邪念……
所有的一切都交织在一起——
大概是没有及时抢到女人,两个浑身酒气、丧失理智的男人已经剥光了那个战俘的衣服

,像野兽一样啃噬着他被冻得苍白的身体。
一个男人在射精之后仍然不想退出,伏在他的胸前贪婪地撕咬着他的乳头,另一个则迫

不及待地一把扯开了他。当男人赤黑的分身滑出的那一刻,萨拉丁清清楚楚地看到了红

白混合的污浊液体沿着他坚实的大腿流了下来……
他分不清从战俘口中发出的沙哑声音究竟是悲鸣还是呻吟,却已经被那声音所召唤。
他冲了上去!
接下来,眼前的一切都变成了一片鲜红的火海——
燃烧、放肆地燃烧!烧毁这个世界!
……
再次恢复了清醒之后,冰冷的夜风一阵阵吹过萨拉丁的面孔,让他亲眼看清自己究竟做

了些什么——
他因为一个战俘杀死了两名自己的士兵!
在阿拉的注视之下,他竟然成为魔鬼的化身,做出这样血腥而残忍的事情!而就在这一

刻,他的身体和心灵仍在为那个侵略者熊熊燃烧。
Chaper1
创造天地的主为你们创造了同类的配偶,并给牲畜创造配偶,他使你们在其间进行繁殖


这个时候天还没有亮,呼吸中充斥着的仍是暗夜清冷孤寂的气息,可是萨拉丁已经无法

再继续合眼安睡了。他从温暖而且算得上是相当柔软舒适的床上爬了起来,开始着衣。
身旁的女人睁开了眼睛,轻声问:“您这么早就要起身了吗?我的王。”
“别担心我,继续休息吧,阿拉将永远保佑他真诚的信徒。”
萨拉丁说完,在女人的额头上吻了一下,抓起枕边的佩刀走出了出去,来到另一座小而

简陋的帐篷前,弯下他高大壮硕的身躯走了进去。
帐篷内生着火,还算暖和。里面的两个人一个还睡着,苍白如纸的脸色让他看来缺乏正

常人类该有的生命迹象;而另一个人,仿佛早知道他今晚一定会忍不住前来一般的坐在

火边,从黑色长袍中深出一只褐色呈现干枯的手拨弄着那些劈啪作响的木柴。
在看到萨拉丁之后,他抬起头来,用沙哑的嗓音发问:“您已经决定了吗?我尊敬的王

、我们的苏丹?我记得您说,当你第三次踏入这里之日,就是您下定决心之时——如今

恰好第三次了,您决定杀了这个异教徒还是让他继续活下去?”
“我并不是第一次宽恕一个异教徒,格桑。即便他是有罪的,但那晚发生的那件事并不

是他的错,也不是我的……”
萨拉丁说到这里的时候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很快就接了下去:“我杀了那两个人,因

为他们犯下了与鲁特的族人相同的错误——舍妇女而以男人满足性欲。”
“我明白了,陛下。”格桑点了点头,站起来并转过身,从箱子里拿出他已经准备好的

工具。
“阿拉所决定的一切都有他的道理,不管迎接您的是光明还是黑暗,您都必须接受。而

这个异教徒,这个犯下了重罪的战俘,他将在阿拉的庇护下得到宽恕,并且继续活下去

。”
萨拉丁沉默地听着,不置可否。
格桑是个不可思议的人,好像通晓一切,所以他在打仗之时总会将他带着身边。有人相

信他是个先知、也有人说他是个巫师、另外一些人则认为他只不过是个疯癫的糟老头。
几天以前,在那个一切都突然变得混乱无序的夜晚,他惊慌失措地带着那个浑身伤痕、

昏迷不醒的战俘来到了格桑的帐篷。
除了这里,他不知道自己还能躲到什么地方。
因为他已经疯了,他的手上、身上沾满了血——自己同胞的血——但他却仍然无法亲手

处决掉那个邪恶的始作俑者。
他请求格桑代替他杀了那个人,但格桑拒绝了他。他说一切都是阿拉的决定,是阿拉给

他——萨拉丁的启示,他只是一介凡人、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无权代替他做任何事情


从那晚开始,他每天都做着同样的噩梦。
他看到一支邪灵的大军浩浩荡荡地向他逼近,绵延之长不见尽头。它的统领者隐身在一

团黑暗之中,他却可以清清楚楚地感到它的气息。那股气息和他的脉膊同起同落,也许

那就是他自己。
邪灵们不停地狞笑着,挥舞着他们手中的利器。
那些代表着背叛、恐吓、怨毒、以及杀戮的剑、矛,还有弓箭……
然后在这些邪灵之后,他看到了更可怕的东西。
欲望,无尽的欲望!
征服、统治、以及情欲和极度自我的放纵。
不过,在反覆的犹豫之后,他终还是下定了决心,要保留那个人的生命。
不管怎么样,他对他赢得战争、保卫圣城仍然很有用处。
他这么对自己说着,然后从格桑手中接过被火烧得通红的烙铁。那烙铁的前端雕刻的是

伊斯兰教的标志。
“给这个人烙下阿拉的印记吧,在任何您希望的地方——作为被迫接受者,他仍需要受

到小小惩罚。”
“是的,是的……不管怎样,犯罪者必须受到应得的惩罚。”
萨拉丁吸了一口气,抓开了战俘身上盖的毯子。格桑已经为他做好了准备,毯子之下的

躯体是赤裸的。
在看到这一切的瞬间,萨拉丁感到身体又燥热了起来。他审视着这具只属于男人的躯体


皮肤白晰,但矫健硕长,肌理光滑坚韧,即使是那些纵横交错的丑恶鞭痕也无损其具有

的美感和诱惑力!
有感于寒冷空气的侵袭,那肌肉隆起地恰到好处的胸膛上鲜红的乳头挺立起来,乳晕四

周浮起一些细小的颗粒;他的小腹平坦结实,腹肌漂亮而不突兀;因为畏惧寒风,他卷

曲起一条瘦长的腿,暴露出腿间下垂且代表淫亵的东西,那上面还留有几天以前被男人

咬伤的痕迹。
看到那脏的痕迹,萨拉丁的眼睛变得幽黑而冷酷。
他将手里的烙铁重新伸入火中烧成通红的状态,一手抓起了战俘的分身,将那炙热而且

可怕的烙铁印上去。
“啊!”
剜心般的剧烈疼痛令战俘发出了凄厉的惨叫,他猛地睁开了双眼,和萨拉丁四目相对—


那双眼睛竟也和他的头发一样,是张摎而放肆的红色!
“Jevoustuerai!”
用吐了血的嗓子沙哑地喊出这句话之后,这个战俘就再次昏厥过去不醒人事。
“是法语,他是法兰西人吗?不过我不明白那句话的意思。我想我该早点叫瓦里德到这

里来,他精通法语,这样等这个战俘醒过来之后,我才能顺利地问到有用的东西。”萨

拉丁皱起眉头丢开了手中的烙铁,空气中弥漫着人类皮肤被烧焦的味道令他感到有些想

要作呕。
这个时候,清晨温冷的白色阳光刚刚取代了诡异的血红色月亮从窗口穿透进来,格桑刚

从外面弄了一盆清水进来,一边手脚麻俐地开始为那个战俘处理伤口,一边对萨拉丁说

:“把他交给我看管您可以放心,陛下,去忙您的吧,今天一定也有许多军机大事等着

您去处理和决断。刚刚阿迪尔殿下还在到处找您呢!”
“用最好的药,他看样子不像是个普通士兵,也许他会比我们想像的还要有用。”萨拉

丁这么吩咐完后就走了出去。
不用过多解释,格桑可以预知到一切,包括他的心思。
当他离开了阴暗的帐篷重新回到阳光下的时候,他更加肯定格桑所说的、以及自己所做

的决定都是对的。连日来的阴翳情绪和萎靡不振此刻已经一扫而光,充沛而旺盛的精力

与斗志重新回到了他的体内,让他恢复了阿尤布圣王的本来面貌!
“陛下。”看到高大的男人掀幕而入,阿迪尔连忙站了起来,恭敬地鞠了个躬。
“听说你在到处找我,出了什么事吗?阿迪尔。”萨拉丁问。
“没什么,只是因为你不在帐篷里,我有点担心,不过现在看到你精神焕发的样子,我

也就放心了。”
阿迪尔和萨拉丁一样身材高大健壮,拥有一身深古铜色的肌肤和乌黑浓密的卷发、以及

比普通人要英俊得多的深刻五官,因此很少有人知道他是他早年收的义弟,而非亲兄弟


当然,在王者之风这一点上阿迪尔是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和萨拉丁相比的。事实上后者那

种天生的霸气根本不是任何凡人所能够具有的,他是受到真主特别眷顾的男人。
在听到了弟弟的回答之后,萨拉丁微笑起来,要求和他一起用早餐,并再次强调,在非

正式场合要像他成为埃及苏丹之前那样叫他哥哥而不是陛下。
没错,在世人眼中他从来不是一个冷酷的男人和王者。在埃及以外的伊斯兰教国家,有

不少人称他为阳光骑士,因为他气质威严尊贵,却永远带着阳光一般具有亲和力的笑容


“其实我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你还有一个原因,哥哥……”
等萨拉丁坐下并开始进食之后,阿迪尔露出了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
“根据我们的探子所带回的最可靠消息,那只法国狐狸——就是腓力,他不久前借口生

病,留下了一支一万人左右的法军自个儿回国去了。你晓得他和理查一直不对盘。不管

怎么样,他好歹也是法兰西的国王,我早知道他总有一天会因为受不了被理查肆无忌惮

地吆来喝去而发疯的!现在红胡子巴巴罗萨一命呜呼,腓力拂袖而去,那些日尔曼和法

兰西的异教徒根本不堪一击,几天前那一战就是证明!这下我倒要看看理查这位‘狮子

心王’还能孤军作战坚持多久!”
“这真是个好消息,谢谢你在第一时间把它告诉我,阿迪尔!”萨拉丁仍然保持着他的

微笑。
“感谢阿拉的庇佑,最后的胜利一定属于我们!”
的确,这件事情非常值得高兴,不过他不会像阿迪尔那样表现地欣喜若狂。自从理查正

式成为三国十字军联盟的统帅之后,他就把他当作了唯一的敌人。那个男人拥有层出不

穷的诡计、而且野心勃勃!但这位敌人至少还有一个优点很令他欣赏。
听说每次战役他都冲在队伍的最前方,仿佛不怕刀砍斧劈,是个非常英勇的骑士和指挥

官。
不过说起来,他至今还没有见过自己这位首号劲敌隐藏头盔之后的真面目。
“是啊,不过这些天那个异教徒都没有再主动进攻我们,他该不会是真的害怕了吧?”

阿迪尔的心情好极了,因为几天前那场史无前例的大胜他至今仍在沾沾自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