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之鹰篇惩罚——天子


【內容介紹】
從初次相見起,
「黃金之鷹」與「黑爵士」的命呔驮]定將密不可分,
伊格萊恩和傑拉爾德的糾纏由一場「交易」開始,
只要不涉及背叛,伊格萊恩打算什麼都可以拿來利用,
包括自己的身體。
那個男人,總說著讓人不敢放心相信的話,
卻又不斷地蠶食鯨吞他的心,
伊格萊恩終在度過生死關頭後,
掏人獻出「我愛你」三個字。
他的愛情遭到背叛和踐踏,
失去一隻眼睛讓他認清自己的感情終究落空,
這是他的懲罰──罰他愛上一個不該愛的人……

 


楔子
如果这个地方可以称之为牢房,那么它实在是世界上最滑稽的牢房了!
伊格莱恩•蓝道斯这么想着,勉强动了动自己酸痛的手腕,让身体可以稍稍变换一下姿
势。虽然这样一来他就势必要暴露出某些不该暴露的地方,不过他还是肆无忌惮地用不
怎么雅观的方式伸长了双腿。
即使他的一只眼睛已经看不到任何东西,脸上还被蒙了一副眼罩,此时面对的是一片黑
暗,不过还是能够判断出身体之下的床有多么豪华巨大、铺在上面的床罩和被褥有多么
精致柔软,他甚至知道这张床上凌落了无数鹰羽。空气中散发着一股芬芳的味道,他知
道这里一定摆满了那种花——那种金黄色、被那个男人称为“黄金之鹰”的花——
伊格莱恩深深吸进一口舔香的气息,唇边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邪门微笑,尽管杰拉尔德
•雷托滋已经给他念过了那张由摄政大臣亲自签署的将他就地处决的密令。
他并不想哭泣流泪,因为那个男人对他的伤害已经不是靠眼泪就可以发泄出的了;他已
经杀死了他,就在他无情地背叛了他所有的誓言的那一刻。他的胸口早已空空如也,他
仿佛看到自己的心脏被他掏了出来,在众人面前血淋淋地举了起来,再残忍地将它捏碎
——
他亲眼看着他杀了自己,就像被刽子手砍掉了头颅一样,那剧烈的痛楚足以在瞬间将人
麻痹,甚至还来不及让他流下一滴伤心的泪水。
“在临死之前,我要和你共度最后一夜。不管怎么样,我是真的非常爱你——”
一个小时前,那个男人这么说着,把他交给了他的宅邸中的女仆,命令她们为他好好装
扮一下。那些女人为他换上了一条绿色或者是红色格子花呢褶叠苏格兰短裙,他可以判
断得出布料的质地;至于其下,则是空空荡荡,全无一物。
回忆是不可避免的,即使他现在已经不知究竟该恨杰拉尔德的冷酷还是恨自己的愚蠢。
他早就想让他再穿一次苏格兰短裙了,不过在第一次为了诱惑他答应自己的条件而那么
做了之后,他再也没有同意过;因为他知道这只不过是那个男人异于常人的变态喜好—
—他喜欢让他感到耻辱,践踏他的尊严,把他当成一个白痴来耍弄。
“你是一个勇敢而坚强的男人,即使是现在,你的表情仍然令我折服——”
刚刚房门一定没关,因为他在听到了那个男人的声音之前并没有察觉到他走了进来。
“因为我不想自欺欺人,我承认我仍然爱着你。至于其他,我不想再多说什么,后悔并
不能改变任何事情。”伊格莱恩说着,感觉到杰拉尔德在自己身旁坐了下来,正用微凉
的指尖碰触着自己的大腿——
从膝盖后侧蠕动着向上爬动,勾划出结实优美的线条,在接近中心的禁地之前停了下来
,轻轻搔弄着大腿内侧的肌肤。他是个长期待在马背上的军人,那里的皮肤并不像普通
人那样脆弱,而是充满了诱人的韧性——
“你对自己的诚实也是勇敢的一部分,虽然你经常欺骗别人。也许应该让你服毒,因为
我实在不想看到你这样俊美的人身首异处——真不敢想像,如果你永远合起了双眼会是
什么样子……要我解下眼罩吗?因为你说不想在死前见到我,所以他们才给你戴上了它
。”杰拉尔德边说,边低下头去,亲吻伊格莱恩的双唇。
“这样也好,我无法拒绝见你,但至少可以不必在临死前看到你现在的脸。”伊格莱恩
动了动因为被搔动而有些发痒的嘴唇,并没有对杰拉尔德的接近产生任何抗拒。
“但是并不排斥在临死前和我做爱吧?已经有几天了呢?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从来不会忍
耐这么长的时间,你显然并不习惯这一点——”
杰拉尔德半卧在伊格莱恩身旁,继续移动着他手指。因为之前的爱抚,他的一条腿已经
曲了起来,此时那绯红的欲望正缓缓从绿色的花呢之下暴露出来。他熟悉他的身体,知
道他所有的弱点,因此他还没有直接碰触,他的分身就己经半勃起来──
“你说得没错,而我现在所能看到的也仍是从前的你。在最后一夜和我做爱的仍是那个
真心爱着我的男人,而不是用谎言和欺骗将我送上断头台的雷托滋爵士。我和你这样开
始,又以同样的方式结束,这是上帝对我的愚蠢的惩罚——”
伊格莱恩说着,瞪大了双眼,追寻着记忆中那个总是对他微笑着的男人,让最后一滴泪
水在这一刻滋润着他干涩的眼眶……
Chapter1
杰拉尔德与伊格莱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苏格兰的黄金之鹰才刚满二十岁,不过这个英
俊高挑的青年已经够奸诈狡猾了,只是比起大名鼎鼎却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黑爵士还
是稍显稚嫩了一些。
当然,黑爵士是个神秘的老头子只是人们心目中的印像,那个时候,杰拉尔德自己也才
不过二十七岁,而且是要再过两个月才真正年满二十七。
不过再怎么说,从十六岁继承了家族世袭的爵位开始就一直在亲自打理一切事务的他也
始终比刚刚继承了叔父事业半年多一点儿的年轻小伙子多了一些人生道路上必不可少的
历练和经验——尤其是绝对不会轻视任何人这一点。
表面看来,伊格莱恩和他是同一类人,因为他们都喜欢利用别人达到自己的目的;而本
质上的区别就是,他永远会对那些棋子保有防备心理,而伊格莱恩则根本不把他们放在
眼里——他年纪轻轻就成了苏格兰民间最大的叛军组织的首领,更因为两个月以前罔顾
政府的态度私自与那些意图入侵的英格兰军队交火、并将他们打得落花流水之事被百姓
们誉为黄金之鹰?圣伊格莱恩王。在拥有了如此的桂冠之后,连圣人也不可能完全不产
生一点点骄傲自满之心。
原本他打算用大笔的金钱来引诱这个孩子(当时他的确把他看做一个毛头小鬼),但在
那场在某个农庄里举行的民间舞会上见到他之后,他马上改变了主意——他要以雷托滋
爵士本人去诱惑他,因为他美得让他无法不动私心——
黑发金眼的组合简直就是经过了上帝之手的杰作,让他看起来身份高贵气度雍容。他穿
着传统的绿色格子花呢褶叠苏格兰短裙和黑色短外套,外套里面是镶了滚边的白色绸衫

他那双在短裙之下露出的穿了白色长袜的小腿结实修长,随着手风琴和小提琴奏出的旋
律不停地交错跳跃——前进、并步,再前进,并加上一小跳,以及反身换位、8字绕环旋
转。他混在那些粗壮的农夫中间,就像一个落入凡间、纤尘不染的翩翩贵公子。虽然听
说他成长的环境和过程几乎不逊色于任何一家达官显贵的少爷。
“欢迎你,雷托滋爵士,我已经等你好久了!”
一曲终了,伊格莱恩停了下来,在转过身后看到了他,并立刻微笑着朝他走了过来。不
过他敢保证,那个笑容虚假到了极点。看到他之后,他那双金色的眸子一直在闪闪发光
,仿佛发现了所罗门宝藏一般!因为黑爵士是个神秘客,不过杰拉尔德•雷托滋却是闻
名遐迩的大富豪。伊格莱恩的主动邀约对他来说是个意外的收获,同时也为他省去了不
少麻烦。
“你好,威廉•蓝道斯先生——”他知道这是他的假名,但还是乐于如此称呼他。他不
想被他知道自己就是那伙叛军的最高首领,那么他就如他所愿地佯作不知,以免他产生
过多的防备心理。
“很荣幸见到你。”伊格莱恩握了握他的手,然后带他走到一张长桌子前,那上面摆满
了各式各样丰盛的酒和食物。“听说你的祖上曾经为国效力,在英法战争时击败过妄图
趁乱侵入苏格兰的英格兰人,也正因如此,雷托滋家族才得到了世袭爵位的荣誉。”他
为他倒了一杯酒,立刻开始不着痕迹地提醒他不要忘了“饮水思源”。
“的确有这么一回事,不过到了我这一代已经有名无实了,我向来不过问世事,尤其是
和皇家有关的事——你知道那些受宠的达官贵人,和他们扯上太多关系并不是什么好事
。”杰拉尔德故意做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抱怨”道。
“我可以理解——所以——请问你对我所提出的事情有什么看法?我知道你有的时候会
亲自率领家族的商队到海上或者陆地上的其他地方进行大笔交易,你不光善于赚钱,更
是个勇猛的战士、卓越的领导者。你曾经几次把试图袭击你们的海盗或者土匪打得落荒
而逃——这些都令我十分佩服。”伊格莱恩说着,抬起了头。
他比杰拉尔德矮了一那么一点,大概到他鼻梁左右的位置,所以他必须稍稍抬头才能抓
住对方的表情,而如此一来,他就在不知不觉的时候本能地吊起了双眼,让那个老谋深
算的男人把他透明的金黄色眸子看得一清二楚——
“真是太美了!”
“什么?”伊格莱恩显然并不知道杰拉尔德突发感慨究竟是在赞叹什么。
“我是说——你——你的眼睛真是太美了!”杰拉尔德微微低下头去,在伊格莱恩耳边
吐出湿热的气息,“你提出的事情我愿意考虑,但是那些条件——事实上我不想要任何
一家的贵族小姐做情妇也不想重新获得国王的重视——”因为这些他本来就已经拥有了
,只是没有人知道而已,“我想要你。”
“我?你想要我做什么?”伊格莱恩狐疑地问,金色的眼睛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充满
了狡猾与防备的幽光。
“和我上床——做爱——”杰拉尔德这么说完,重新抬起头,将自己垂落下来的半长褐
色发丝拂到脑后,不过那双高深莫测的蓝灰色眸子仍然紧紧锁住伊格莱恩的双瞳。
“原来如此,看来我的判断还是出了些小小的偏差,原来你是这样一位‘视功名如粪土
、洒脱不羁’的绅士——好吧——反正之前那位玛丽安娜女公爵的条件也不过如此,我
不在乎自己的小弟弟被人含在嘴里,每个男人都难免在某些时候利用自身去应酬某些特
殊的状况。”伊格莱恩几乎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了杰拉尔德的条件,不过他的表情也变化
了不少——
杰拉尔德认为这才是这只年轻的鹰的本来面目——冷酷狠毒,阴险狡猾。
“你说话的方式比我想像得要大胆得多。”他摸着下巴笑起来——他刚刚对他的讽刺相
当辛辣。
“我只是在配合你来调整自己的状态,雷托滋爵士,你的喜好也和我想像中的大相径庭
。不过我很高兴不必继续在你面前小心翼翼、伪装成无比高尚的样子。”伊格莱恩回敬
道,“这间农庄是属于我的产业之一,如果不嫌弃,就请在这里住上一晚吧,我可以马
上将你的要求付现,因为我急需一大笔钱来购买更多的火枪。”
“我喜欢你的诚实,你总是这样毫不掩饰地说出自己的目的吗?”杰拉尔德一边跟在伊
格莱恩身后穿过还在跳舞狂欢的人群走进那幢两层高的白色房子一边问。
“当然不是这样,不过我不认为你是那种需要我装腔作势和你一起唱高调的人。”伊格
莱恩如此回答,并带着杰拉尔德走上螺旋形的楼梯,来到一个房间门前,“请吧,雷托
滋爵士,这里简陋了些,因为我基本不会住在这里,所以什么也没有准备,而且我睡惯
了帐篷,讨厌柔软过度的床铺。”
“是吗?我绝对不会令你感到"柔软过度"的。”杰拉尔德调侃着走进房间,发现这里并
不是卧室,只是一间起居室。
“我不睡卧室,这两天都睡在那里。”伊格莱恩指了指摊在壁炉旁边的地板上的那张巨
大的熊皮,说完之后,他话锋一转,问道:“你喜欢什么样的方式?其实你不用特别解
释,我听说过某些有特殊癖好的男人是怎么做的,你想现在就躺下来吗?”
“也许。”杰拉尔德耸了耸肩回答。然后,他喝光了顺手一起拿上来的杯子里的酒,脱
掉外套,解开衬衫的扣子,走到壁炉边伸展了一下身躯,舒服地在那张熊皮上半躺下来
,感觉果然相当不错。
虽然他也是血统纯正的苏格兰人,但并不喜欢穿短裙,所以现在他的身上所穿的是普通
的长裤和高筒马靴。这让他的双腿的线条看起来相当优美流畅,那些肌肉贲起得恰倒好
处,既不会太过分,又充分显示出了男人的雄健强壮。
“我喜欢你的大腿,对男人来说相当漂亮。”伊格莱恩边说,边在他的身边坐了下来。
“我则是越来越喜欢你这个人了,我是指除了你俊美的外表之外的部分。”杰拉尔德执
起伊格莱恩的手吻了一下,然后放任他解开自己的腰带,伸手掏出裤裆里的东西,它暂
时还处于睡眠中的下垂状态。不管怎么说,他也还没有饥渴到脑子里出现了“做爱”这
个字眼就会立刻勃起的地步。虽然他向来不在乎对像是男是女,不过今天的确是临时起
意。
“我从没替别人做过这种事情,但不过就是这么一回事而已——”伊格莱恩这么说着,
用以掩饰自己的紧张——如果不是不想错过购进那批上等军火的大好机会,他才不会毫
不犹豫地答应这个男人的这种变态又无耻的条件,即使不择手段向来是他的信条——他
一边握着那还处于普通状态就状硕得可怕的东西移动着自己的手掌一边暗自咬牙切齿。
当然,这其中也或多或少地包含了某些“嫉妒”的成分。
“的确如此,这回事并不那么复杂,如果你肯用这里感觉会更好——”杰拉尔德抬起一
只手去抚弄伊格莱恩不自觉抿起的嘴唇,并极力忍住笑意——他不得不承认,他太高估
这位个性“豪爽”的圣伊格莱恩王了。
这是个好的开始,他未来将和黄金之鹰相处日子还很长;一旦尝过了他的美妙滋味他自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