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云在希(父子)+番外 下————s樱子的小说


[江湖父子之二] 翔云在希(下)(父子)+番外 BY: s樱子的小说


  54.爱

  “大夫,他怎么样?”大夫替翔云把了脉,起身走到桌前,我在翔云的床头坐下,急切的询问。

  “这位小公子身体虚弱,再加上操劳过度,导致气血逆流多休息些时日就会好的,”

  “这样么,那,他没有生命危险吧。”我稍松了口气,转头看着翔云平静的面容,本就白皙的皮肤此刻更是惨白,连唇瓣也退了颜色,轻柔的抚上他的脸颊,心底的酸楚和疼痛让我皱了眉。

  “话是没错,但,”大夫严肃的看着我,“如果再发生这类情况,我就不能肯定他是否能醒来了。”

  我的手一抖,想到翔云会离我而去,产生了一种巨大的恐惧,那恐惧远胜于我知道自己的身份或是苏秋立夺位,如果说,我放弃家主身份,翔云就会没事,那么,我宁愿交出家主玉佩。

  “老夫开些补身子的药,为小公子调理一下。用些人参、当归顺顺血气。”

  “沈流,麻烦你随大夫去抓药了。”我双眼没有离开翔云,轻声开口,怕吵醒熟睡的翔云,“那,他什么时候能醒?”

  “这个,要小公子的身体状况了,快则今晚,慢则明晚。”大夫像是想到什么,迈开的步子又收回,“小公子有多大了?”

  “十六。”

  “已经十六了么,唉,”大夫叹气,“那真是太瘦弱了,该好好调养的,身子虽然还健康,但底气有些不足,还望老爷多费点心吧。”话音刚落,就听见开门关门的声音。

  “小云,你会醒来的,你会没事的,”我稍稍抱起翔云,将他贴在心口,磨蹭着他的发丝,鼻尖萦绕的全是他清爽的气味。为什么,你明知道你身子受不了的,为什么这样帮我,以损伤你自己作代价,小云,为什么。脸上感觉有些湿润,什么东西溢出了眼角,滑落脸颊,消失在翔云柔软的发间。

  不知过了多久,沈流进来了,“老爷,药已经煎好了,我来喂二少爷吧。”

  “不,”我声音有点沙哑,没有回头,伸出手,接过沈流手上的药汁。

  “我已经让掌柜把隔壁房间收拾出来了,老爷晚上就在隔壁休息吧。”

  “不用,我睡这里。”端起药,试了试温度,不烫,可以喂给翔云了,没有心情面对沈流,于是让他离开,“你出去吧。”

  “是,老爷。”沈流疑迟片刻,还是轻声关上了房门。

  “小云,来,喝药了。”我小心的抱起翔云,让他斜倚在我胸前,舀起一勺浓黑的药汁递到他唇边。他还没有醒,我只得用另一只手掰开他的下颌,动作太轻张不开他的嘴,动作过重,又怕弄疼了他。将勺子递进翔云嘴里,稍仰起他的头,让药汁流入。不少药汁沿着嘴角漏出,我拿布子细细擦拭。一碗药,喝下去的只是一半吧。

  把翔云放平在床上,我放下空碗,脱了外衫,躺倒他身边。像往常一样,将他搂进怀里。把头埋在他的颈间,闻到淡淡的药味,颈上的伤口还没有好,翔云却又受了更重的伤。他的心跳依旧规律,但更加微弱。

  “小云,”我轻声呢喃,“你明早会醒的,和平时一样迷迷糊糊的醒来,呵,你那时候真是可爱呢。嗯,小云,我的小云。”轻声的低诉不知是要给谁听,“小云,为什么对我怎么好呢,小云,”无法遏止几近沙哑的声音,就像无法遏止涌出眼眶的温热液体,“小云,我好像爱上你了呢。”

  是的,我爱上翔云了,思绪忽然明了,我爱上他了,所以才会不自觉的注意他,宠溺他,捉弄他,我要他的眼底只映出我一个人的身影。迷恋他清爽的味道,迷恋他柔滑的肌肤,迷恋他健韧的身子,所以才会对女子失了兴致,所以那晚才会抱他。对于那晚我没有后悔,而是庆幸,庆幸我是他的第一个男人,庆幸他完全属于我了。

  “小云,我爱你。”在他耳边低吟,即使知道他不会听见,但我忍不住说出,内心满满的爱意。翔云,我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全心全意为我付出,一个比我生命更重要的,一个只属于我的人,小云。

  早上醒来,翔云还在我怀里,但,还没有醒。轻声穿好衣衫,简单梳洗,又回到床前。“小云,该起床了,”从被子中抬起他的小脸,“小云,”我低唤,但回答我的是一室的静翳。

  “小云,你会醒的吧。”我俯在他胸口,侧耳倾听他规律的心跳,“小云,”他还活着,还活着,只是还在熟睡而已。

  “唔,”头顶忽然传来微弱的呻吟,我惊喜的坐起身子,“小云,”

  “呃?”漆黑的眸子在如蝶舞般扑闪的眼睫下时隐时现。

  “小云,”我终于放下心来,一把抱住他,紧紧抱着他。翔云醒了,活生生的在我怀里。

  “呃,爹爹~~”翔云挣扎着推开我。

  我不舍的松手,但仍是环住他,直视着他的双眸,恋恋的注视他晶亮的眸子。

  “呃?我呼不过气了。”翔云被我注视的有些不好意思,白皙的脸红扑扑的,粉嫩的让人想一口咬下。而我也真的做了,轻啄上他的脸颊。唇间触到细腻的肌肤,柔滑的触感让我不舍离开。

  唇在翔云脸上游移,在他额上落下温热的痕迹,不够,还不够。滑过他挺立的鼻子,温暖了微凉的鼻尖,终是覆上我渴望已久的唇。

  如糖蜜般甜腻的唇,轻咬,□,含在唇间细细品味。灵舌敲开他的门齿,钻进他湿热的口腔,扫过他口腔的每一寸,舔抵他每一颗牙齿的根部,纠缠他稚幼的粉舌。微弱的呻吟自紧贴的双唇间溢出。我紧压住翔云的后脑,不容许他丝毫的退缩。翔云虽是生嫩但婉转相就,在我的引导下和我纠缠。翔云的回应更是让我欣喜,搂住他腰身的手紧了紧,像是要把他揉进身体一般,用我的唇齿告诉他我对他的渴望。

  暧昧的吻动声是房间唯一的声音,我感到翔云无助的双手扯住我的衣衫,他青涩的舌随着我的灵舌一同舞蹈。他也是喜欢我的吧,我不再怀疑,他用他的行动告诉我,他关心我,愿意为我分担,即使是以他自己为代价。在他的唇间,我再次感受到他的感情。这就够了,心底升出满满的满足,我爱上的人,也是爱着我的,这就够了!

  55.身手

  “身子有没有什么不适,”恋恋不舍的离开翔云柔软的双唇,他趴在我胸口,剧烈的喘息。 翔云轻轻摇头,我手抚在他的后背,“那就好,对了,大夫说,你要吃些药补身子。”

  话音刚落,我就听见敲门声。

  “老爷,药煎好了。”是沈流。

  “进来。”

  沈流推门而入,看到我和翔云的时候,脸上没有惊讶,但眸子里极快的闪过什么,他把药端到我手上,什么也没说,和我交换一个眼神,就离开了。我端着药,舀起一勺,小心的吹凉,沈流方才神情有些严肃,他用眼神示意呆会和我单独谈话,我没有想太多,但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来,药不烫了。”我试了试温度,才递到翔云嘴边。

  “我自己来。”翔云伸手接过碗。

  “把这口喝了。” 但我手上的勺子坚持不给他。

  翔云抬头看着我,眼里有些无奈,但还是乖巧的张嘴喝了药,我才让他把手上的勺子拿走。

  “你是学医的,该知道自己身子不好,怎么不好好调理。”我靠在床头,翔云半倚在我怀里,他端着碗,久久不动,“快喝,不然凉了。”我催促着。

  翔云秀气的眉毛皱了皱,终是闭上眼睛,一口把药喝下,“苦。”放下碗,我才发现,翔云小巧的五官几乎扭到一团。

  不禁笑出声,“因为苦,所以你不喜欢喝药。”

  “嗯。”翔云嘴角还有些褐色的残渍,染在粉红的唇上竟显出诱惑的味道,我俯下身,用舌擦去他嘴角的药汁。

  “嗯,是有些苦。”啧啧嘴,药味自舌尖散开。

  翔云有些微愣,红潮还未褪去的脸颊又开始红了。我看着好笑,伸手捏捏他细致的脸庞,“为什么帮我,你该是知道,这会消耗你过多精力,让你昏迷的。”

  翔云一僵,张了张嘴,有些犹豫,“我不愿看到你为难。”

  “但,你就不在乎自己会受伤。”我贴近他,清晰的看到他颈项上白色布条下微微的红丝。

  “呃?”翔云转向我,我在他的眼底清楚的看到自己的身影,“只要你没事就好。”眼神认真而执着。

  我还能说什么呢,“你总是这样,从不会把自己放在首位。真个是,傻孩子呢。”眼眶有些微湿,在我身边都是为了自己利益不惜牺牲一切的人,为什么我还能遇到这种一心为他人着想的傻孩子呢。

  “你比较重要。”翔云声音轻幽。

  我看着他想紧紧的抱住他,但又舍不得他执着认真的目光,我贪婪的看着他,迎接他真挚的眼神。“你喜欢我?”

  “我喜欢你,好喜欢。”翔云毫不含糊,他简单的一句话,让我带着眼角的泪光露出笑容。

  “那,更喜欢我,还是苏雪?”我有些不确定,问出口的同时,心脏几乎停跳。

  “你,”一个字,打消我的不安,嘴角的笑容无法克制的扩大,“小云,小云。别再拿自己冒险了,我会心疼的。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么,害怕你不会醒来。小云。”把他的手贴在我的心口,让他感受我的恐惧。

  “我会注意的。”良久,翔云终是让步。

  “乖,好好休息。”在他额上落下轻吻,我站起身,“等会叫你吃饭。”

  翔云点点头,视线凝在我身上,直到房门将我们隔绝。

  “沈流,”我走进沈流的房间。

  “老爷,”沈流站起来,为我倒了杯茶。

  “怎么了?”我直接问,有些不放心翔云,我不想离开他太久。

  “老爷,”沈流欲言又止。

  “有话就说,”

  “二少爷当时杀死苏秋立的手法,极是娴熟,没有多余的动作,一刀切断颈部血管,瞬间毙命。”沈流顿了顿,“他的手法就一个富家少爷而言,未免~~”

  他话没说完,但他的意思我懂,翔云杀人的手法纯熟,动作干脆,甚至没有露出一丝惊恐或是厌恶的表情,说明他不是第一次杀人,甚至他经常杀人。“那又怎么样?”我反问。

  “虽说是趁人不备,但属下也没有把握能在眨眼间取人性命。我甚至没有看见二少爷拔刀的动作。”沈流补充。

  “我知道你的意思,”我不耐烦的说,“翔云可能经常杀人,是杀手也不一定,但,那又怎么样。他叫沈翔云,是我沈家的二少爷,是我的孩子。至于他做过什么,或者做过什么,与我们无关。你只要记住,他是沈翔云,就可以了。”说着我站起来,不理会沈流的惊讶,走出了他的视线。

  坐在床边,翔云又睡了,他身子还是有些弱呢。看着他安详的面孔,我陷入沉思,且不说,连子本就是宁越堡下属的杀手组织血堂的主子,连子本身也是个暗杀高手,没什么内力,但是,特别擅长匕首,他一挥刀必夺命。这样一想,翔云会用匕首也就不奇怪了,但,他的身手没有长久的实战练习是不可能养成的,他还有多少是我所不知道的,或者说,我只知道他的多少,他的身份不止于此吧。

  他会是杀手么,我握住翔云的手,微凉的手,长期的触碰药材,已经沾上洗不去的药味,没有肉,摸在手里,净是骨。这样的手会经常拿着到夺人性命么?忽的想起自己第一次杀人,说没有恐惧是假的,看着一个鲜活的生命在自己剑下凋零,是恐怖而恶心的,许多天,我都没敢碰剑了,那时我比现在的翔云还大吧。

  如果他真的习惯了杀人,是从多小的时候呢,他瘦弱的身子怎么能承受杀人的恐惧和恶心呢。翔云,你的童年是怎么样的?一定不像我的一样灿烂愉悦吧!

  翔云的眼睫眨了眨,露出了明亮的眸子,“怎么?”他问道。

  我摇摇头,他该早就醒了吧,睁开眼被我凝重的神情吓到了么。“我吵醒你了。”

  “睡不着。”翔云摇头,抽回被我握住的手,抚上我的脸颊,拇指轻轻滑过我的眼睛,“这里,很忧伤。”

  我抓住他的手,放在唇边,唇上感受着微凉的寒意,“你经常杀人?”该是问句的,但出口的话却没有疑问,有的,只是心疼。

  翔云没有回答,在我以为他不会开口的时候,他说,“是。为了生存。”

  他的声音没有起伏,像平日那样清冷,但我却听到了他话语里的无奈和悲伤。为了生存,着四个字轻易打消我方才对他的怀疑,本该是无忧无虑成长的孩子,却为了生存强迫自己做着违背意愿的事。

  “对不起,”这是我的错,如果我早些知道你,早些照顾你,定不会让你的双手染上血渍。“是,连子逼你的么?”

  “不,师傅从没有逼过我,亦没有害过我,他只是告诉我什么是生活,他只是告诉我得到每一件东西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你很维护连子,”我看着翔云,不再掩饰我的感情,“这让我嫉妒,我妒忌他在你心里比我重要。”

  “这,是不同的,”翔云想解释什么,但有些辞穷,略微苦恼的样子让我心情忽然明亮,他是在乎我的。“师傅待我极好,疼爱我,他说的话,我一定都会遵守。但你,我希望你能快乐,我想要保护你,这种想法是我不曾对师傅产生的,即使对苏雪也不曾如此强烈。”

  是么,那么说,我是唯一的啦!我笑起来,抛开了杂念,真心的愉悦,笑容灿烂。我们久久的看着彼此,就好像时间在此刻静止,直到永恒。

  56.回程

  “老爷,该用膳了,是在房间用膳还是,”沈流敲敲门,没有进房。

  我刚想说在房间,翔云就先我一步开口,“楼下。”

  “你身子还虚,在房间方便些。”

  翔云摇摇头,“我又不是病人。”

  唉,我在心里轻叹,颈部受的伤,虚弱的身体,不是病人是什么。但看到翔云坚持的眼神,我却不好反驳。

  “那就麻烦老爷和少爷下楼用膳吧。”沈流不再多说,听见他下楼的声音。

  “你的掌伤怎么样了?”翔云问道。

  “哦,”我摸摸胸口的地方,“好多了,调几次内息就好了。对了,给你上药,我们就下去。”我说着,站起来在包袱里翻找药膏。

  “上药?”翔云的话语竟是带着疑惑。

  “是啊,你颈项的伤口。”我找到药膏,又回到床前,“对了,你身后的伤口好了没?”那晚我动作粗暴伤了他,第二天又没让他好好休息,走路恐怕都是痛的吧。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