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之魅惑————横眉

 

  林思宇拿出他的望远镜看风景,但是看到的一幕却让他感到尴尬无比。本来他是爱好天文学的,所以家里有很多望远镜,天文望远镜和普通的望远镜都有。普通的望远镜是拿来收集的,但是也用来看风景。对远处的绿他还是非常向往的。 

  就在今天让他看到了尴尬的一幕。本来在看远处的山峦,手不小心就碰倒了镜架。重新把望远镜立起来,视野里出现的是对面别墅的房间。这倒没什么,移开就行了,可就是在这个时候,视野里闯进两个人,两个男人。两个正准备做爱的男人。怪就怪他的望远镜功能太好看得实在是很清楚,他甚至可以看见那个短头发男人脸上漾出那异常享受的妩媚表情。他不知道原来男人也可以在另一个男人的带领下浮现出只有女人才会浮现的妩媚,突然间,他有点怕,但在怕什么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异样的心情在看见那两人开始脱衣服后倍加升温,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眼睛却没能离开目镜,他也没有把望远镜往其他方向移动,虽然那很容易。 

  短发男人的上方是一个头发很长的男人,头发长及膝盖。修长的身材结实又像充满了力量,虽然略显纤细,但是林思宇认定了他是很强大的。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有这种直觉。如瀑如幕的黑色长发划过他白皙的皮肤,隐隐透出线条优美的大腿。 

  率动,率动。他觉得自己的心跳在加速。他看的见那个长发男人的表情,冷俊里带着掠夺。但是他突然有点期望自己被他掠夺。看见了他的眼睛,虽然只是一瞬,他看见的是一份仿佛不属于这个世界的魔魅,然后是很深很深的,看不见底。最深处是最纯净的水吗?林思宇很想进到那份深不见底的深潭里面。 

  自己是这么了?这么会有这些奇怪的想法?当他还沉浸在那潭深水中的时候,那边的窗帘已经拉上。 

  宇夜正在做着他最常做的事情--做爱。他笑,只有做,没有爱。他从来不爱。他只是喜欢人体的温度,他喜欢被温度所包围。身下的人是谁没有多大的区别,只要他的温度能让自己觉得热,那么,做。如此简单。 

  他觉得那窗外的光有些刺眼,对了,现在是下午而已,不是晚上,他更喜欢晚上,晚上是属于自己的--夜。拉上窗帘,他继续在温热的身体里冲撞,不知疲惫的做爱是他的消遣。 

  窗帘拉上的那瞬间,林思宇觉得心好象被什么振动了,突的似乎有股弦把心脏狠地一拉。也许那根弦就是对面窗户上拉窗帘的弦。他和那个长发男人没见过,因为他才搬过来不久。虽然两所房子隔了六七十米远,但是自己和他应该可以算是邻居。他就是认为他才是那幢别墅的主人,而不是那个短发男人。 

  他的猜测是正确的,因为一个月后他在自己的房间里望向对面的时候他又一次看见了那个眼神魔魅的男人出现在他无数次在望远镜里看见的那个房间。而他的身下换了另外一个男人,和上次那个男人不同,这个更有男人味一些,但是这个男人在他身下同样的只能迎合。这次是夜里,窗帘一直没有拉上。林思宇看到一半就觉得心隐隐作痛,他的眼睛离开夜用望远镜往他的天文望远镜里看,天上的星星好亮,能照亮自己吗?能,一定能的,他在心中默念。 

  那一个月里,林思宇总是想到那个男人,他甚至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是不是本国人。就是那一次的一瞥,他就把他刻在了心板上。那个下午之后这一个月对面别墅都没人,只偶尔看见有钟点工进去打扫。看来这只是他的一个别管,不算是家。这一个月他想了很多,就是自己到底怎样的被魅惑了,自己能够为这份魅惑做到什么程度?得到的结果让他自己吃惊,他愿意用一切来换取一份沉溺,是的,他沉溺在深不见底的瞳孔里。 

  一个月下了这生最大的决定且义无返顾,他要的只是沉溺,也许是赌博也许是劫数,他不准备逃,从他心的最真处逃走。这是最果断最坚定的一次冒险,不管会怎么样,他都要开始学会承受。他知道自己选了一条什么路。 

  今天再次看见他,已经准备好了应该准备的东西--照相机,林思宇晓得不这么做是不行的,想要接近他是不容易的。调了一个近照的焦距,他拍下了那个男人的脸。在镜头里又看见了他那闪动光芒的眼睛,怎么和刚才看见的星星那么相似。一样的亮度,一样的难以摘下,一样的让他沉溺。 

  对面房间还是春情,但是当一切归于平静的时候,那个他准备用一切来换的男人已经离开了那个房间,留下的是那个刚才还在天堂但是此刻却在地狱的可怜的男人,他眉头紧锁,看样子心很痛。自己也会像他那样的痛吗?林思宇忍不住想,从主观主义来说,自己不愿意相信自己会有那么一天,但是心底有个声音告诉他,也许不止如此。但,这是你自己的选择,你必须接受。 

  不说以后,现在心就开始隐隐作痛,不过像吸毒那样,痛可以使人到达另一种程度,就是忘却痛。从现在开始,他要学习忘却,忘却的对象却不是他--夜空一样的男人。 

  从第二天开始,林思宇进入和上个月一样的情况,就是见不着他的人。来得突然走得同样突然。他是迷一样的男人。 

  幸好那天拍下了照片,不然不知道会等到什么时候他才会再到这里。而自己又有多少时间可以等待?越快越好,越快越好。 

  夜空一样,林思宇笑,自己对他的感觉竟然和他的名字一致。看着手上私家侦探刚刚传真过来的资料,他觉得自己也许是为他而生的。宇夜!他姓宇,而自己叫思宇,为了思念他而存在。他对自己调侃,也许不是调侃而是注定,他和他注定应该有些什么。 

  夜韵唱片的老板,神秘人物,行踪诡秘,几乎不出席社交活动,非常低调。今年大概23岁,身高大概183公分。PS:这份资料已经得来不易了,很多东西都查不出来,我们已经动用了最强大的阵容调查了,已经尽力了。 

  林思宇其实也知道像那样一个男人是绝对不好查的,然而现在知道的信息已经差不多够了,够他去追。‘夜韵'在台湾,那么今天他就动身去台湾。接近他的最好方法就是去属于他的公司。现在他开始庆幸自己有一副好嗓子和一张好皮相,从未如此庆幸过。 

  飞向台湾,他自嘲,我怎么就有去应聘的一天呢?还真可笑,可是不得不。头等舱内的他等待飞机着陆的那刻,到宇夜的家乡他有些兴奋,这还是他第一次踏足台湾。新生活就此展开。 

  夜韵算不上是台湾最好的唱片公司,但是还是有绝对的影响力。著名的男女歌星不少,其中男的更多。他们捧人的手段非常高明,只要他想他就可以把任何一个新人捧上去,当然要封杀一个人更是容易,就手腕来说,这家公司无疑是台湾之最。 

  林思宇走进了通往夜韵的电梯,门合上那一刻,他闭上了眼。大楼的最上面的四层楼就是夜韵的总部所在,对于任何一家唱片公司来说,占据这么大的四层楼都是不可想象的,从气势上它是全台之最,手笔很大。想也知道这背后肯定还有势力在支持,而且绝不简单。夜,你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呢? 

  面对人事部的部长,林思宇很有自信,毕竟他是有实力的。果然不出他所料,面试通过,那位部长叫了一个人带他去试音。试音当然也难不倒他,他的音色和唱功都是不错的,虽然不是学的专业演唱,但是唱流行歌曲是绰绰有余的。 

  想当然这也是轻松的过了,称了体重,量了身高,照了照片,他得到了这份势在必得的工作。看着表格上的183cm,他笑,他可能和宇夜一样高,因为宇夜的身高在资料上只是估计的,并不一定准确。在合同书上签下林思宇三个字,他终于成了夜韵旗下的歌手。而他的目的却不是出名。什么时候可以见到夜呢?他放下笔,开始沉思。 

  [林思宇,你发什么呆,现在该带你去你的临时住处了。]一个负责新人起居的工作人员在对他喊,想必他也是刚刚才知道自己的名字,但他就可以喊的这么理直气壮,他的名字可不是让人这样喊的。不过那是在过去,从现在开始,任何人都可以喊他林思宇,而他要开始学会笑着忍受,一切都只为了一个目的。 

 

  [因为你是新人,所以现在还没有经济人,等确定你会出唱片之后,一切都会变得不同。我叫晋陆,很高兴认识你。我觉得你的条件不错,不愁没有那一天,我也送过许多新人,但还没见过外表条件这么出色的,就算你歌唱的不太好也会红,前提是你能签到唱片合约。] 

  坐在车上,林思宇听着先前他有些厌恶的人说出让他比较吃惊的话,原来他还算是一个好人,先前那样的误会只是因为他还不习惯这一切。直呼姓名是他没遇见过的,所以他会觉得不尊重。但是现在他确实不在应该被无条件尊重的位置上。 

  看这员工宿舍,比自己昨天才租的房子不知道差多少,在普通人看来,这样的住宿条件已经不错了,错就错在他不是普通人。而他不得不住这里了,这是他自己的选择。睡在床上,他开始想念宇夜,而宇夜,不知道有个人在想念他,宇夜不认识他。 

  第二天去公司上班,就已经确定他将很有机会出唱片,前提是老板高兴帮他出。老板?就是夜吗?应该是的。从下午开始,他按照公司的计划开始接受一系列的训练,目的是为了以后的发展。从体能到形体到唱功无一不是要求严格,但是他很适应这样的生活,因为他本来所有的条件都是很好的,强化起来也不费力气。 

  一个月的训练还在持续,其间他也见过夜韵的负责人,但是遗憾的,那不是宇夜,或许应该这样说,宇夜是老板,但是他从来不到这里来。夜韵属于他,而他不属于夜韵。他重复着枯燥而又乏味的训练,等着可以见到宇夜的那一天。但是他知道,在那里要见到他比在他家的别墅还难,也许他是一个月就去那所别墅一次,但是可能会永远不踏入夜韵。而现在他能做的,只有等。

  ---------2--------***思宇见宇*** 

  等,可以是无止境的吗?答案是他也不知道,很有耐心的他竟然也有了一丝放弃的念头。因为已经三个月了,他来台湾已经三个月了。林思宇看着眼前的话筒,心里有些悲凉。不过他还是没有放弃,说不定会有转机。想成名吗?他不屑,但是现在他不得不唱着情歌。不专心的唱,不过这样反倒好,现在的心情若是专心的唱,任谁都听得出悲意,而现在正在录的是一首温馨浪漫的爱情歌曲。 

  这会是他的第一支单曲,他自己觉得唱的一般,不过一切都得靠包装的不是吗?他不在乎,他还在等待。录了一个上午录完了它,觉得速度还是不错的,第一次正式的录音能这么顺利已经很不错了。走出录音室,录音师向他竖起了大拇指。他回应的笑笑,对方看不出来这是苦笑,这样的工作态度也能被表扬,连他自己都觉得惭愧。他回了家,那个刚刚换了的小公寓。自从那天签了合约,他就有了这个新的住处。 

  事实证明他没有白等,就在他录音完后的第二天,他受到了夜韵的执行总裁兼法人的专门接见,也就是先前说的他见过的那位夜韵的负责人张沂。只是以前只是远远的看到他走进专用电梯回他的办公室,至于签合同的那些小事,当然不用劳动总裁。 

  这次会有什么事?林思宇忍不住的想,但是他也没敢往其他地方猜,只是觉得有那么些诡异。走进总裁室,张沂面带笑容的招呼他坐下,在他的印象中,这个总裁也是爱笑的。 

  [你坐,你坐,知道我今天找你有什么事吗?]坐在高档的办公椅上,张沂笑着看向他。 

  他坐下,也看向对方,[谢谢总裁,不清楚。什么事?]他的语气不紧不慢。和宇夜无关的事他的兴趣不大。 

  [听说你的第一支单曲昨天录完了,已经在着手准备拍MV了。我想就我们公司在你身上的投资参考一个你的个人意见。]他似笑非笑的继续看着林思宇的脸。 

  [我的意见?]林思宇不解。[投资,是投资量吗?]他还是没有什么兴趣,投资量大就表明出位的机会更大,但是他需要吗?不需要,他要的只是继续留在夜韵就可以了。 

  [是的,投资量。我们是觉得你很有潜力的,作为一个新人,你的条件很不错,不管外表还是声音。不过你的年龄很吃亏,已经23岁了,一般18岁左右出道会更有前途。所以我们只能用500万给你做你的第一支单曲的制作和宣传费用。虽然500万对一个新人来说已经是很不错了,但是我原本的意思是花2000万给你做。相信那样你会更有机会一炮而红,在最短时间冲到一线。]张沂还是那种若有所思的表情。 

  虽然听出了一些弦外之音,但林思宇还是不明白他的意图,他直接开口问[总裁这样说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吗?] 

  [聪明。我的意思是我还给你投资2000万,不过这一切都是有条件的。只是看你愿不愿意接受这个条件。] 

  [什么条件?]他非常激动,只希望是和宇夜有关,眼中流露出期待的意味。如果真是有关宇夜,他的目的就达到了。那1500万台币他还不看在眼里。 

  不过看在张沂的眼里,他期待的眼神无疑是针对那1500万。他笑着说[其实也不是大事,在这个演艺圈,谁都可能遇上这样的事,对他们来说,这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好事。] 

  听到这里,林思宇已经明白他要说什么了,他希望他说的人会是宇夜,那样就得来全不费功夫了。[我想我大概知道你要说什么了,只是那个人的名字能说吗?] 

  [Night,夜。我的好朋友。] 

  [OK,我接受。别忘了你的承诺。我可以出去了吗?]林思宇笑着问他,心里已经确定了,说的就是他想的那个人。别人,他不要。说那句承诺只是掩饰他的别有用心,谁也不知道他认识宇夜,连宇夜也不知道。

  

  [当然可以。我随时给你电话。]看着林思宇走出总裁室,他喃喃道[现在的年轻人,为了出名还真的是什么都答应,连是男是女也不管。夜可不是女的,小子。] 

  这当然不是说给他听的,所以他不可能听见。张沂笑,夜,我可是很少给你找人的,可是我真的觉得这个不错,如果我也是Gay,他就不给你了。1500万的礼物也不算贵,夜,希望你会喜欢。当成生日礼物好了,过几天就是你的23岁生日,那小子比你大3个月。可是你会把他留到什么时候,不要太短,别辜负我的一番心意啊。不过小子,你的命也不错,用不了多久你就会红透半边天。这是我说的,我给你的补偿。其实,我还是欣赏你的。他端起黑咖啡轻嘬一口。 

  回到公寓,林思宇笑,觉得这么久的等待总算没白废。过不了多久,宇夜就会认识他了,他期待。达到了目的,回想起这几个月觉得有点苦也有点甜。看夜空中的星星,虽然没有望远镜它们还是那样亮。平躺在落地窗前面,看星空,他觉得他们之间没有距离。就快见到那双星星一样的眸子了,他沉入梦。 

  惶惶地过了几天,连那个刚定下的MV也拍完了,他突然发现自己挺有演戏天分,NG都很少。不愧是老板说的大手笔,对一个新人来说,这样的制作阵容应该是非常少见,但是更多的花费会用在宣传上。 

  今天,他出席了新单曲的新闻发布会,第一次面对记者,还真有点累,明明不是非常高兴,因为这不是他的目的所在,但却还要装成是笑容满面,对未来的发展很憧憬的样子,自己想起来都觉得窝囊,怎么会为了这种事情折腰,以往是多么随性。不过这是通往理想之地的必经之路,谁说不可以忍?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