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月 下卷 困龙在野+番外————雁过留声


[天下无双系列之二] 银月(下卷)困龙在野+番外 BY: 雁过留声


  ++++++(下卷:困龙在野)++++++

  第一章:对局(上)

  慕容寒站在山寨后山,眺望整个寒月峰,深深的吸了口气,收回体内运转十二周天的真气。因为寒月峰一役,慕容寒受伤颇重,只好留在寒峰寨调理,卫尧,冷开两个人陪着他,而其余的人回去复命。

  距离那一役至今已有一个多月,慕容寒身为王爷的身份暴露之后,开始寒峰寨上下都有些抵触,但过了几日,便又恢复了过往,对他的态度。慕容寒曾问过路霁轩做过什么,路霁轩只是笑着说:“你是什么样的人,不会因为身份的改变而改变,我只是告诉他们过些日子,他们便会明白。”

  慕容寒当时只是浅笑,不同于以往的做作,真心的将笑意印入了眼底。

  想到这一段时日的日子,慕容寒觉得自己仿佛离开了庙堂很久,他再一次深吸了口气,脸上不自觉的挂上了笑意。

  来到的路霁轩一眼便看到了慕容寒脸上的笑意,他心里也着实欢喜,于是跑到慕容寒身后,一把抱住了对方,问道:“想什么呢?笑得这么……这么好看?”

  慕容寒一愣,摸了摸自己的脸,“有么?”想到自己心情很好,又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看你看,就是这样的笑。”路霁轩戳着慕容寒两颊,笑道:“若是叫旁人见了,不知道要迷死多少人呢。”

  慕容寒失笑,“怎么可能?”他摇摇头,“我只是心情很好。”

  “心情好?”路霁轩也跟着笑了,放松了身体抱着慕容寒,“每一日都和你在一起,我心情也很好,好希望这样的日子不要结束。”

  慕容寒愣了一下,苦笑道:“怎么可能呢?”他抱住路霁轩横在自己胸前的两只手,身子又向对方怀里靠了靠,“我毕竟是要回去的……”

  路霁轩“嗯”了一声,“我知道……”

  两人都有些尴尬的顿住了话题。

  离别,是他们的禁忌,身为王爷的慕容寒,和身为土匪的路霁轩,即使理念一样,身份的不同便如同一道鸿沟横在两人身前,谁也不知道如何跨向对方。

  两人沉默片刻,慕容寒苦笑着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瞧我都说了些什么,好心情都被破坏了。”

  路霁轩也跟着笑道:“是啊,该罚!”他转过慕容寒的身子,拉他坐到了一旁的石头上,晶亮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对方,笑道:“你说这次该怎么罚?”

  慕容寒抿嘴一笑,勾着路霁轩的头,吻了一下对方的唇,见路霁轩眼睛一亮,接着竟深沉了许多,他急忙伸手抵在对方胸前,赔笑道:“不要了,昨晚才来过,腰还有些疼的。”

  路霁轩听了,手移到了慕容寒腰间,低哑着嗓音问道:“是这里么?”

  慕容寒“唔”的一声,软下了身子,好气的瞪了一眼路霁轩,摇头道:“真的不要了。”

  路霁轩叹了口气,委屈道:“我也不过是想要帮你揉一揉么。”慕容寒笑着摇头,推拒道:“不用不用,真的不用。”

  路霁轩挑了下眉,改而揽着对方腰,让慕容寒靠的更舒服一些,捋了捋他的头发,眼神温柔的看着对方,似千言万语,但无声更胜,两人只是依偎在一起,似乎就可以这样天长地久。

  过了良久,路霁轩才缓缓开口问道:“你准备何时离开?”

  “也许不久了……”慕容寒叹息道:“我在这里已经快半年了,但是总想着若是可以,我想等到大姐分娩之后。”他仰起头看着路霁轩,笑道:“这总是一件喜事。”

  路霁轩笑道:“是啊,怎么说也算是我的外甥女……”他眼带笑意的看着慕容寒,慕容寒心领神会,也跟着笑了一下,自怀中摸出一块玉佩,玉佩通体洁白,在山麓中映出五彩日芒,煞是好看。他将玉佩往路霁轩手里一塞,说道:“总要有些见面礼。”

  路霁轩听着心中一动,动容道:“这可算是你我……”

  慕容寒微微一笑,“我又不是什么做作之人,你我之间,无论立场如何,身份如何,这份情意我出自真心,便不会逃避。自然这算做你我一份,给……给外甥女的见面礼。”路霁轩听着心头大喜,明了这番说辞便是慕容寒承认了同自己的关系,那“外甥女”三字更是认了与自己一家。

  原以为慕容寒一走,这份情意也就跟着烟消云散,但今日慕容寒说出这话,又给了这样的信物,他路霁轩又怎能不喜,看着慕容寒浅笑的脸孔,他忍不住低下头,深深的吻住了对方,直到慕容寒喉咙中发出呜咽之声,才停了下来。

  深吸了口气,也不能平复心中的激动,路霁轩将头埋在慕容寒肩颈,“怎么办?我好欢喜。”慕容寒心中也很高兴,失笑道:“欢喜还不好?”

  “我想要你……”路霁轩搂紧了慕容寒,语气有些不稳,明明已经想过要放过对方了,但是听了这样的话,只会让他更想爱对方,想要更温柔的对待对方。

  慕容寒轻笑,伸手摸着路霁轩的头颅,沉默了片刻,叹了口气道:“既然想要,就……不要勉强自己了。”

  “可是你昨日……”路霁轩抬起头,手按在了慕容寒的腰间,刚才对方还以这样的理由拒绝着自己。

  慕容寒半垂下眼睑,抿了下唇,然后抬起头主动探上路霁轩的唇,用舌尖勾勒出对方的唇形,传达着自己的情意。

  那份心意如此清晰明了的传进了心里,路霁轩发出低鸣,一边在心底暗暗告诫自己要轻柔一些,一边将手探入了慕容寒的衣襟内,在对方身上燃起一簇簇的火焰……

  晚间,慕容寒和路霁轩同大家一起坐在桌旁,路霁轩低头凑到慕容寒耳旁,轻声问道:“你还好么?”背地里,他的手扶着慕容寒的后腰。

  慕容寒点了下头,“没事的。”

  “爷?”卫尧和冷开在一旁看到两人交头接耳,也低声唤了声慕容寒。慕容寒抬起头,一脸的温柔浅笑。

  卫尧和冷开又识趣的低下了头吃起自己的饭菜。

  他们的爷最近经常露出这样的神情,即使是他们两个平日冷酷的人,见了也禁不住会脸红,更加确定为何自家爷出征一定要带着狰狞的面具,又瞟了一眼慕容寒,两人对视一眼,同时暗叹一声妖孽。

  慕容寒没有主意他两人之间的眼神交流,便被路静叫了过去。

  “姐,什么事情要这会儿说?”路霁轩看着路静正经的唤过慕容寒,想起了今早听来的线报,当时他忘记和慕容寒说了,如今看样子路静要提出来,但他不想影响慕容寒的心情,连忙想要制止。

  慕容寒看了一眼路霁轩,便转头问路静道:“大姐,什么事?”

  路静看了眼路霁轩,有些为难。

  慕容寒又道:“大姐直说无妨,究竟是有什么事情?”

  路静看了眼李如风,李如风又何赵施然等人交换了一下眼神,最后由张砺开口道:“慕容……王爷。”慕容寒微皱了一下眉,张砺接着道:“我们想知道银钩铁骑回去后是如何说起这次的战役?”

  慕容寒有些错愣,转过头看向卫尧。卫尧抬头道:“爷,卫诚等人已经回到了四方狩地,至于奏折,是按照王爷吩咐,对寒峰寨一个字都没有提起。”

  慕容寒又转头看向张砺,问道:“张大哥,发生了什么事情?”

  张砺神情复杂的看了眼路霁轩,路霁轩道:“没什么。”

  慕容寒皱起了眉,眼神凌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看着路霁轩,忽然眉毛一挑,道:“你今天问我打算何时离开,可是朝廷……”他细一琢磨,惊道:“难道朝廷知道你们介于其中?”

  路霁轩还没开口,路静在一旁道:“不是。”

  慕容寒神情不定,略一思考,抿起了唇。

  众人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路霁轩怕他生气,于是解释道:“今天早上我们得到线报,说朝廷派人来了,好似是要围剿我们……”

  慕容寒神色凝重,忽又抬起头看着路霁轩,问道:“你为何早上不同我讲?”

  路霁轩脸上一红,慕容寒蓦然明了是怎么回事,跟着脸上一红,瞪了一眼路霁轩,转头问卫尧道:“卫尧,可有此事?”

  卫尧听的时候也是一阵错愕,他和冷开交换了几次眼神之后,才皱着眉,道:“我们不曾听过,近日卫诚也没有任何的消息传来,爷,莫非这是……”他看了一眼桌上其他人,将剩下的话咽了回去。

  慕容寒却已经知道他想说些什么,沉着脸看不出思绪。

  第一章:对局(中)

  一顿饭吃的索然无味,慕容寒阴沉着脸,让众人更加不舒服。

  毕竟自从在寒峰寨慕容寒一直都笑容可掬,这般的神情还是第一次,卫尧两人聪明的不再开口,旁人却是惊愕的不敢开口。

  一回到房内,慕容寒便被路霁轩拉到了桌旁坐下。

  路霁轩揉着慕容寒的眉心,想要将那些皱折抹去,但慕容寒脸上的凝重神色依旧不见减少,他叹了口气,蹲下身子,直视着慕容寒的眼神,道:“寒,你别这样,这种眼神好吓人。”

  慕容寒眉头又是一蹙,随即叹了口气,放松了神情。

  “寒,有什么心事,不妨说出来。”路霁轩见慕容寒扫了他一眼,急忙又道:“就算我不懂,帮不了你,至少说出来可以心情好一些。”

  慕容寒又叹了口气,摇摇头,看向窗外,接着他目光一动,起身道:“你等我一下。”说完,便走了出去,唤来了卫尧冷开两人,暗中交代了两句,又转回了房内。

  这一次回来,他的神情明显放松了很多,坐下来看着路霁轩,他道:“我叫卫尧和冷开去做些事情,过两日回来。”

  路霁轩应了一声,坐到了慕容寒身旁,道:“你……”慕容寒知道他想询问,于是直接解释道:“过两日铁骑军就会来,既然是我累得你们牵上朝廷,我自然会帮你们解围。”

  路霁轩皱了皱眉,“不是你的原因,我知道自古兵匪不两立,就算不认识你,迟早有一日朝廷也会找来的。”

  慕容寒摇头,没有解释。

  路霁轩却皱眉道:“只是你总是满腹心事,不说与我听。”慕容寒挑了下眉,那意思在明了不过,让路霁轩一阵气闷,他叫道:“就算我不懂官场,但是我关心你,你说出来不可以么?”

  慕容寒似被吓了一跳,愣了片刻,才道:“我不是不说给你听,只是……”他偏了头,“说了你的心情也要不好了。”

  路霁轩抓住慕容寒的肩膀,大声道:“我这样看着你心情不好,我的心情更加不好。”

  慕容寒被他的气势震了一下,随即沉默了片刻,才苦笑着叹道:“真是拿你没办法……”摇着头示意路霁轩放开自己,慕容寒才继续说道:“皇上的确早有铲除你们的意思。”他看到路霁轩吃惊的瞪大了眼睛,又道:“我同皇上说过,一群乌合之众不需要劳师动众,所以一直以来皇上才没有动手,团城是咽喉要道,若是团城失手,也就意味着北方的大门打开,木突恐怕会长驱而入,谁也阻止不了。皇上也是看中了这一点,我告诉他,有寒峰寨在,木突要想打开这道门,恐怕要兵行险招,搞不好就是两败俱伤。所以皇上一直以来都将你们视为心头大患。”

  “那你来这里……”

  “我起初也没有想过会碰上你,更何况三年前若不是你们,我恐怕难以如此迅速的击退那扎合,在情在理,你们都是英雄,我于情于理,都不会置你们不顾。”

  “是不是你早就知道寒峰寨的情况?”

  “不是,既然知道皇上的心事,我就更该避免和你们相识。”

  “为什么?”

  慕容寒苦笑,“因为皇上的心腹大患除了你,还有我。”

  路霁轩大吃一惊,“什么?怎么可能?”

  慕容寒失笑,“怎么不可能?自古无情帝王家,在慕容家没有兄弟之情,只有君臣之道。”他见路霁轩皱起了眉,苦笑道:“就算想要成全兄弟之情,但在文武百官面前,在天下百姓面前,我们早就舍弃了兄弟之情。”

  “寒?”

  “皇上需要我,因为银钩铁骑。可是皇上也防备我,因为这个世上,除了他之外,就只有我最有资格座上那个位置,就算我说无心,手握兵权,也已经对他是个威胁了。”

  “他从来没有信任过你?”

  “不,他信任我,在这个世上,他最信任的人就是我。但是同样的,他依旧会担心,他相信为了天下百姓,可以做身修罗,杀尽敌方。但是他也明白,天下所向者,要拥有天下,唯有拥有民心,所以他也怕,越是信任我,了解我,就是害怕有一日我得了民心。”

  路霁轩皱眉,“这些你都知道?”

  慕容寒苦笑,“知道,也只能装作不知道,他要我做的,我都可以做。”坚定的视线,让路霁轩一阵窒息,他皱着眉看着慕容寒,忽然颤声问道:“那……若是他让你来消灭寒峰寨呢?”

  慕容寒看着路霁轩良久,才缓缓道:“我会做。”

  “啪”的一声,路霁轩拍着桌子站了起来,他怒目瞪着慕容寒,气的说不出话来。

  慕容寒垂下眼,“我答应过父王,会辅佐皇兄直到我离世。”

  “他是错的,你也会做?”

  “君命不可违,这个道理你也该明白。”慕容寒抬起头,目光明亮的看着路霁轩。

  路霁轩一阵窒闷,他摇着头,“我不明白。”接着,他又瞪着慕容寒,一字一句道:“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做?调来银钩铁骑就是为了消灭我们么?”

  慕容寒皱了下眉,平声道:“皇上并没有说要歼灭你们,也许是……为了褒奖?”他见路霁轩神情更加阴郁,接着道:“若是皇上知道这一次木突退兵你们功不可没,他不会做不义之人的。”

  “可是他不知道!”

  “他不知道,是因为没人说起。”

  “就算说了,谁会相信?他本意就是要消灭我们,无论谁说什么,他都可以不相信。”

  “别人说,他当然不会相信,但如果是本王,皇上就一定会相信。”慕容寒说着,站起了身,高傲的目光,冷冽的气势,让路霁轩第一次感受到两个人之间的差距,他愣愣的看着慕容寒,半晌没有说话。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