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卑 第二部————暗夜


第二部


选 择

从一个人降生到这个俗世上以后,遇到的变故和挫折会有多少,同时所面对的选择就会有多少。每个人都会面对选择,然而有多少人会在得到未知的结果前认定自己的选择就是最正确的?那些坚决的认定自己所选择的就是唯一的路的人必定是自信又坚强的。而那些在多个选择面前犹豫不决,无法痛下决心的必定是懦弱又自卑的。不管这种说法是否正确,我自己确是那么认为的。因为我就是那些懦弱又自卑的人的其中一个。

第 一 章


“对不起,请问林先生想喝什么饮料?”
林凌对着空中小姐回应了一个同样的微笑。
“谢谢,矿泉水就可以了。”
如沐春风,就是出名的林凌式微笑。已经很久不戴边框镜的瘦小脸颊即使没有像他旁边那位的惊艳效果,但光是这个温和的笑容就足以让漂亮的空中小姐含羞而逃了。
自从上了飞机后,空中小姐来他和柏木薰座位服务的次数明显比别人高出许多。
“你都不嫌烦吗?”
身边那位一上机就戴着耳机装着闭目养神地帅哥在开口时也没有睁开他的眼睛。对于此人的傲慢林凌早已经习惯成自然了。所以完全没必要认真对待。
“我跟你说话呢!”柏木薰越来越受不了这个小子的态度了。不才刚红嘛,就拽的跟什么似的!
“她们只是提供服务,我也只是接受服务而已。”林凌喝了口杯中的水,慢悠悠地回答。
“没必要都接受吧。是不是太随便了?”
“我可不是随便的人。”
“刚才还对那个女的笑那么恶心。”
“是你的心理作用。”
一直没有被正视的柏木薰有点恼火了,他不得不摘掉耳机,调整坐姿好好的正对着林凌的脸。总觉得这下自己会被正视,可对方依旧无动于衷。
要不是在公众场合,自己一定会好好教训这个不懂得规矩的家伙。但是……如果真有这样的机会自己又该拿他怎么办?骂他还是揍他?柏木薰就是在自己这种无聊又无奈的困惑中结束了在空中的旅程。

一走进机场大厅他和林凌就不得不进入工作状态。随时准备从众多的媒体记者和FANS的追逐中逃离现场,安全坐上早已准备好的接送车。
“待会儿我会让他们挡住,你和少爷先上车,千万别慢下脚步,也不要回应FANS和记者的什么要求。”听到温奇仁的忠告,林凌还是皱起眉头。
“这么做是不是太……”
“接受采访自然有接受采访的安排,但不是现在。如果不想被缠住无法离开的话还是乖乖听我的话。”
强硬做派的温奇仁还是尽量用放松的口气来告诫这个新人,但还是掩盖不住周围的紧张气氛。
“来了!”
很快,一群早已经等候多时的记者像饿了几天的野兽嗅到血味一样先冲了过来。林凌果然被这种气势吓到了。
“现在就腿软了吗?”被柏木薰嘲笑了!林凌回头瞪了他一眼。
接着是被警卫挡住的FANS,疯狂的喊着心中偶像的名字。柏木薰显然是相当不已为然了,只是林凌听到还有人会那么叫他时就开始有点手足无措了。
“害怕了吗?”耳边突然听到的声音带着热气传到了自己的脸颊。可还没来得及看到柏木那张笑的很可恶的脸时,自己垂在身侧的一只手已经被他紧紧抓住,连拉带拖的离开已经疯狂的场面,来到已经打开车门的轿车前。

“柏木薰——我爱你!”
在已经被隔离后,还是有一个女声响亮的传到了他们耳中,林凌不由得抬起刚准备钻入车内的头,看了眼那个还在兴奋的对着自己偶像挥舞双手的女人。年轻又可爱的面容,完全已经忘我的对柏木薰示意。

“她是在喊我呢,你看什么看啊!”有些急的柏木催促林凌赶快进车,但林凌完全没有理会他,依旧看着那个方向,“到底有什么好看的?”顺着他的目光,柏木只看到一对普通的夫妻。显然,那个妻子是追星一族,而做丈夫的只有迎合妻子的要求乖乖站在一边,管着行李。

“走吧。”
这次,轮到林凌提出离开了。
“自己的妻子喊着别的男人说‘我爱你’,还真是悲哀啊。呵呵……”已经远离机场的车上柏木感叹着,而身边的人久久才回应了一句。
“他们是来度蜜月的吗?”
“看他们那么年轻,又带那么多行李应该是来度假。”
“真好啊……”
※ ※ ※ ※ ※
“今天没有请到作为女主角的光子小姐实在可惜了。”
“她可能安排不出时间吧。”
“但有你们两位就已经足够了。”
“这次是林凌第一次拍戏吧,虽然只是个小配角,但还是很吸引人啊!”
“也没几个镜头,但还是很紧张。”
“特别是有和柏木薰的对手戏。薰,你已经尝试过不止一次了,对新人可要照顾啊。”
“只要他不拖我后腿就行。”
“呵呵……可真是严厉啊。”
“怎么会呢?”柏木薰笑着看了眼身边一直腼腆不太言语的林凌。
“不知道你们这次会在这里待多久呢?一个月还是半个月?”
“这个完全要看导演的安排了。不过我也希望多待些日子,这里的风景和小吃很出名。”
“对啊,什么时候一起去逛逛吧。”
“你是指我们三个吗?”
“我怎么敢,会被那些FANS给砍了的。呵呵……你们可要做好变装哦。”
“那我们什么时候抽空去逛街吧?”
听到柏木薰对自己的提议,林凌虽然口上答应,但也完全是出于应承。心里再明白不过了,即使在大学时代,他也没有做过这种事。所以,柏木薰他也和自己一样完全是在应承而已。

这种口不对心的话林凌本来就不擅长,还要面对媒体更是觉得尴尬。好不容易结束采访,但一看到身边这个男人还是无法放松似的紧绷着神经。因为他不想让柏木薰看到自己没用的样子。

可是,并不是只有他了解对方的。
“刚才很紧张吧?”
“还好。”
“要是无法适应的话可吃不了这碗饭。”
“我可没你想的那么差劲!”
“那就不要给人添麻烦。”柏木薰戴上墨镜,把林凌抛在后面先走向了出口。
一看到这个男人离开自己视线,林凌就不免松了口气。看来要在他面前自信满满还真是困难。
“铃~~~~~~”响起了设置为标准的手机铃声。现在还会有人用这种毫无特色地铃声,此刻恐怕也就只有一个人了。
“喂——”林凌立刻掏出手机按下接听键。
“小凌。是我,尹海。你现在在干吗?”
“在电视台,刚采访完出来。”
“是嘛。我现在正往这边来……”
“来这里?电视台?”
“我才下飞机。”
“你不是去京都了吗?”
“那个工作完成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路过这里,顺道过来看看你和薰处的怎么样。他没欺负你吧?”
“怎么可能!”虽然嘴上反驳,但脸上却带着笑意。蔡尹海现在给他的感觉就是过度保护的哥哥角色。但自己似乎并不讨厌这种可以依赖他人的感觉。
“你什么时候到?我去接你吧。”
“你可以随便单独出来吗?算了,还是我来找你吧。”
“好。”
“那么,晚上见。”
惊讶又欣喜的表情无法抑制的显露在脸上。对于这个曾经硬逼着自己站在大众面前,迫使自己拿出勇气的男人,林凌总带着特殊的感情。比朋友更多一层的含义是对于他恩人似的感激吧。

回到酒店的林凌事先向自己临时经纪人的温奇仁说明原因。
“应该没问题。只要别太招摇。”因为蔡尹海是个可靠的人,所以温奇仁才那么放心的让林凌外出吧。
“林先生,有个男人说要见你。因为不是剧组人员所以被挡在大厅了。”
“尹海那么快就来了吗?”
“他没说任何原因,只说是你朋友想见你一面。如果不是那样的话我们会帮你把他赶走。”
“不用,他真的是我朋友。”
当林凌坐上观光电梯,透过透明的有机玻璃直视到下面宽敞的大厅的确有个男人在等待的样子。
“就是那个男人。”
随着被指方向,果然没有认错人,就是这个男子。但不是蔡尹海。
一直跟随着下来的温奇仁看到林凌走出电梯口时迟疑了。
“搞错了,要回去吗?”见他没有回答,温奇仁先帮他解决,“你们还是请这位先生走吧。”
“不用,”一个相当艰难的声音硬是从林凌的喉咙里挤了出来,“他是我的朋友,只是很久没见了而已。你回去吧,我只和他聊两句,没关系的。”
“如果尹海来找你……”
“我们就在大厅旁的咖啡店坐坐。”
“好的。”
※ ※ ※ ※ ※
等身边的人都走开,林凌才慢慢走进那个男人。和他相反的兴奋表情出现在了那个男人的脸上。
“凌……”
“我们去那边的咖啡店坐吧。在这里说话不方便。”
坐在刻意被布置欧式浪漫风格的幽雅环境里,林凌只低头搅动杯中的咖啡。已经经过上咖啡前的静默,他对面的男人忍不住这种沉闷,开始焦躁,但又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说好。
“你过的好吗?”最后还是林凌先开口,即使是客套话还是让对面出现了缓和的表情。
“很普通。你呢?”明明心里不是想说这些的。谭勋从来没有这么嘴笨过。
“你也都看到了啊。很忙但也很充实。”
“这个工作不像你的性格啊。”
“人总是要为了适应环境而不断改变自己的。”
一直被凝视着的眼睛也一直低垂着没有正视自己。谭勋无法再说这些废话来浪费时间了。
“你怎么没说一声就消失了呢?”
终于,林凌抬头看自己了,但眼神中明显带着忧郁和无奈,甚至还有一丝怨恨。
“孩子生了吧。”林凌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算算日子也差不多。是男孩还是女孩?”
“是个女孩。”已经从回应中听出了没必要回答的答案,谭勋有些无奈。
“这次是和她一起来玩的吗?”不用明指也知道“她”说的是谁。
“因为是先上车后补票,所以结婚很仓促,没有去度蜜月。这次是补偿。”
“是嘛。”
“凌……我知道自己很混蛋,非常对不起你。但是……”但是请你不要用那么冷漠的口气和表情和我说话,“你那么一声不响地就消失了,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
“……”
“因为一回去就被家里人逼着办婚事,根本没时间联系你,但等我有空打电话给你的时候竟然毫无回音,担心你会出什么事,一天之内我起码拨了不下20次电话回去。最后还是房东打电话给我,要我把东西搬走,这才知道你早已经退租了。”

“因为你不会回来了,所以我才退租的。”
“我怎么会不回来呢?”
“到底哪边才是你的家?既然你已经和她在一起那就好好照顾她吧。还有你的女儿,不是很美满的一家人嘛。”
“你难道不知道我的心吗?我心里面的那个人是谁?”
“铃~~~~~~”又是铃声打破了两人之间的静默,但这次是短信。
[我在靠窗的座位!]
林凌抬头看那边的桌子,果然有蔡尹海,正向他挥手微笑。
虽然很高兴见到他,但此刻的情景让林凌无法对他也自然的微笑出来。
随后,蔡尹海又做了个“慢慢来,没关系的”手势。林凌只有轻点头。看来蔡尹海还不知道这边发生的事。但愿他不知道。
“那个是你的朋友吗?”
“是。”
“不着急吗?”
“没关系。”又是一阵冷场。但里面掺杂进了另外一种刚才没有的微妙气氛。
“凌……你很恨我吧?”
“无法恨。我没有理由恨你。因为你有比我更正大光明的理由……”
感觉自己摆放在桌面上的手被对面握住,那阵从手掌心传来的灼人的温度打断了林凌的话。
“在公众场合别过于亲密了。”林凌及时的抽回了手。
“那私底下呢?”
“也不可能。你已经有家了。”
“但我最爱的是你,她没办法让我有这种感觉。”
“但是她能给你生孩子,跟你结婚。……可我不能。”
“我们不需要这些也可以在一起的。很多人都这样做。”
“难道这就是你今天来找我的原因?”已经很压抑自己的声音了,但听到谭勋的话还是忍不住要生气,“如果你要当个好丈夫,当个好爸爸就别做出这种蠢事来。”
“难道你心里已经完全没有我了吗?”
胸口的一阵痛感,自己被戳中了要害。这让林凌更是恼怒了。
“我知道你不是那种可以随便跟人的。现在还单身?”
“我的事不需要你管!在你毫无预兆的乘车离开去看那个女人的时候就一切都完、结、了!”
“不会,我不相信这些。你说那么绝情的话一定有原因。”
“原因就是我已经对你死心了。”
“是另结新欢了吗?”
“难道你可以找女人,我就不可以再找一个吗!”
林凌狠狠的反驳了明显带着醋意的问话,没有顾虑到另外。
“混蛋,”低声的咒骂是对谭勋他自己还是对着那个自己猜测的情敌呢?“是他吗?那个家伙,冲着你笑个不停的家伙!”
看来是误会了,谭勋不顾林凌否认的声音已经起身,想直径走向蔡尹海。虽然被林凌拦住,但蔡尹海已经看见了那么明显的动作。看到蔡尹海因为担心自己也走了过来,林凌脑子里一片大混乱。

幸亏这个时段是接近晚餐时间,店里喝咖啡的人不多,否则会闹出什么大丑闻也不一定。
“怎么了?”
还不太明白事情经过的蔡尹海只这么一句简单的问话就引来了谭勋的怒视。
“没什么。马上就好,你还是到外面等吧。”林凌想赶快解决这个场面,但越是着急越是无法顺利。
“先别走!”
“勋!”
“你终于叫我名字了!”
“你也叫XUN,还真是巧。我叫蔡尹海,是个摄影师。说起来,我们好像很久以前见过一面……对了,就是你们在海边度假的那次,我就是在那次看中小凌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