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卑 第一部————暗夜



如果给你做个选择题:当你喜欢的人爱上了别人,你会怎么做?
一, 是选择离开,自己还怕没人要吗?
二,是和情敌挑战,努力把爱的人追回来;
三,就是暗地搞鬼,拆散那两个人,自己无法得到的东西,别人也别想得到。
你会选择哪个?
我是个会选择第一个答案的人。因为选择第三会显得自己过于卑鄙小人,不像自己的性格;而第二,我并不是个热情主动的人,也不符合自己的一向行为模式。所以,我会选择第一个答案,会默默离开。虽然自己念旧的个性无法一下子斩断所有的感情和感觉,但我会让自己尽量去努力。不过,自己这么做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有十足的自信,而是因为一种自卑。

这种自卑是从小就有的,顽固的就像从娘胎里就已经存在。当然,我不是个表面上就显得那么自卑的人,只是单单在感情上的自卑罢了。因为,我并不是个优秀的人。
不管从哪方面讲自己都很普通。外表,不用说了,没有漂亮的脸蛋,也没有称的上自傲的健美身材。个性也很内向,不爱说话,虽然对待每个人都那么和和气气,但总缺少那种能吸引人注意的能力。所以,不管从哪方面来说,都是个缺少魅力的家伙。

第 一 章
对着镜子中那双单眼皮,还架着一副眼睛的自己,只有苦笑。
因为到了青春期,没有女孩子喜欢的男生都会这么怀疑自己吧。
“我上学去了!”
即使对自己的形象不太满意,但还是在出门之前在镜子前整了整衣服,在离关校门还有半个小时的时候拎起书包跑出了家门。因为家离学校有些路,所以只有去乘公车上学,当然要把等车的时间算上。这样的话,也就要比别的离学校住的近的同学要少睡些。但缺少这些睡眠时间也不应该是自己长得矮的主要原因吧。

真是气人。每次在车站等车时总会看到候车亭里贴着的那些个什么助长的广告。现在是春天的缘故,所以这种广告很多。说起来春天应该是长的最快的时候,但林凌根本就不相信,因为自上高中后现在是第二个春天了,也不见得自己有长多高,反而看着班上别的男同学个子一个劲儿的往上窜。到现在,他还是停留在一米七左右的个头,再加上太瘦又长着一张娃娃脸的缘故,让别的一起等车的人以为他还是个初中生。有时还会在拥挤的车上受到些好心阿姨的照顾。

拜托,我都已经是高二快进入高考战备期的学生了也。
“哎——车子总算来了。”眼看着要超出预计的时间,公车才缓缓开进站。早就等候的人一窝蜂的挤了上去,林凌也是其中一个。这也难怪了,现在是高峰时段,所以想在这个时候在公车上有个位子根本就是做梦,有个立足之地就很不错了。可偏偏就有种人天生的好命,在别人挤的快变成肉饼的时候,他还可以悠闲的坐在靠窗的位子欣赏风景,顺便和刚上车熟人打个招呼,寒暄两句。

“嗨!小林子,我们又是同班车也。真巧啊!”
“巧你个头!”
林凌最恨别人这么叫他,像个太监名。在顶回去的时候顺带瞪了眼那个触犯他禁忌的家伙。但他还是嬉皮笑脸的不理会林凌的抗议,还示意他过去。
“干嘛?”
林凌费力的从人堆里挤到他旁边,以为他有什么要紧的事要对自己说,可他竟然又厚脸皮的说着和以往一样的废话。
“看你挤得这么辛苦,这里还有空哦!”说着,谭勋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每次听他那么说的时候林凌都很想揍人。可一只手要拎着书包,一只手要拉着车上的扶手,所以只有脚可以伸出去踹他两下。他一边灵活的躲闪着,一边好像很冤的样子为自己辩护。

“我是好心啊,作为同班同学又是好朋友互相帮助是应该的。你干嘛要踢我啊!”
“我可不记得我们有这么要好吧?既然你要帮我的话,那你起来,我坐这位子。”
谭勋可能没料到林凌会这么说,顿了一下,但这臭小子就是脑子动的快。
“我们一起坐显得感情好啊。”
他还真是皮痒了。一大清早在公共场合,而且是人多拥挤的公车上说这么变态的话。
“你最好管好你那张嘴。”
说完,林凌就撇过头,看窗外的风景。不管他再胡言乱语什么都不再去理会。
可能是意识到自己的异常了吧。一向处事很冷静的自己,每次碰到谭勋的骚扰就会变的急躁,动作也会粗鲁,就像自己老妈快到更年期一样,性格完全转变了。
天知道是怎么回事!
林凌看着车窗外算不上怎么美的风景,发着呆来打发时间。可总觉得自己身上有种异常的感觉,一低下头就看到谭勋的一双黑漆漆的眸子。说实在的这家伙的长相还不错,特别是眼睛很漂亮,可偏偏就是这眼睛正不怎么规矩的看东看西的。

顿时,一股气直涌了上来。
“喂!”
林凌警告的朝他叫了一声,谭勋才从他的身上收回了眼神,然后冲他一笑又转回去重新从头到脚的打量着他,活像是在做扫描。现在真是后悔刚才怎么会站在这个位置,现在只有像是被盯在展示台上参展物似的任由这家伙看。

这个时候再用踢的也没用了吧,他应该有所防备。只有作罢,随他去。尽量让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无聊的窗外,但……
不知道怎么的,脸上逐渐变得热烘烘的,看到反射在车窗玻璃上的自己,脸颊,包括耳朵都变的通红。
是因为车厢闷热不透气的缘故吧。
这时的林凌也只有这么解释出现在身上的怪异。但当他有所觉悟的时候,再回想起这段经历才发觉原来这已经是种预兆了。
※ ※ ※ ※ ※
在学校的时间总是过的特别快,升上了高三更是没闲工夫去想别的事情。所以,以前对自己某些地方的不满也不怎么在意了。大家都想是被催眠了一样拼命啃书本。林凌自己也是其中一个,以至于直到高考结束意识才清醒过来。看到大家从中解脱后的嬉笑才发觉自己最美好的时光就那么结束了。可以说在中学时期平淡如水,没有什么留恋的,也没有什么可回忆的。所以毫不犹豫地跨出了那扇进进出出三年时光的校门。可总觉得在那段记忆中缺少了点什么。

总算,老天还是眷顾他的。在欣喜的顺利接到大学入取通知书后疯玩了一整个夏天,突然发觉自己长高了,虽然只是几厘米但也有些小小的自豪。只可惜在大学那四年里还是没再多长。身高好像对林凌特别的吝啬,不过现在他对自己的身高已经很满意了吧,一米七六,算得上是男人的标准身高了。所以,踏上社会也不会有那种被当作矮子的懊恼了。

在大学期间也同高中时一样,待人处事温和友善,但也没特别亲近谁,或者和谁交朋友的,都只是些同学罢了。难道这也算是潜意识中的回避吗?
在夕阳西下的时候在校园里时常可以看到成双成对地情侣,这才让林凌意识到为什么对高中时有缺少了什么的感觉,因为自己到现在都没有喜欢过谁吧。现在班上的女生都是些喜欢喳喳呼呼地小麻雀,光是听她们声音就会让人烦躁。如果说他喜欢文静的女孩子,但这里只有些书呆子了。不过有一次林凌到是难得见到一个不错的女孩子,斯斯文文,长相也很清秀。原本真有想对她提出交往,可没想到无意中看到她晚上化着浓妆和同寝室的女生一起去通宵泡吧,他就断了那个念头。所以,一直觉得现在这世上能有符合自己要求的好女孩已经很快绝种了吧。

难道是自己的要求高?
看着那些旁若无人地搂搂抱抱着的情侣林凌怀疑开始自己。
难道又要向高中时一样,清新寡欲地再读四年书?
林凌看上去有些沮丧的一直低垂着脑袋向教学楼走去。只有在跨上台阶的时候才会注意一下脚下的情况。这个时候还去教学楼的只有去晚自修的学生吧,林凌的确就是那种乖宝宝。衣着简单,身材清瘦,手里夹着课本笔记再加上脸上那副快把整张脸都要遮住的眼镜。

走进已经习惯的教室,那里已经稀稀拉拉地有几个好学生坐在那里。林凌站在门口,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向里面的座位扫视了一边,在确认自己习惯坐的位子还没人被占用的同时就向那里走过去。

“借光借光!”
一个尖尖的女声突然从教室外一下子冲了进来,还伴随着其他的杂音,可还没等林凌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那个女生给推开了。
好大的力气。
林凌不由得皱眉,不是因为被推,而是因为自己被推到了边上的桌子上,撞到了腰。更糟糕的是,他又看到那个肇事者霸占了自己的座位。
“薰——坐这里来!”
勋?
这让林凌的脑子里一下子出现了那个字。以为是高中同学谭勋的林凌不由得向那个女生招呼的方向看去,可那个有着同样读音的人并不是林凌所以为的那个人。
虽然有些失望,但还不足以让他忘记身上还隐隐的痛感。
那个被叫薰的是个男生。高挑的身材显得很突出,有一米八以上啊。在他的周围还有两个女孩子,她们似乎是拖着把他带到了那个原本应该是林凌的座位上。面对着三个女孩子的聒噪,薰竟然还是微笑着保持君子风度。

“你们不用这么紧张啦,只是小小的烫伤,冷水泡一下就好了。”
“那怎么行!”那些女生几乎是异口同声,“你是为我们才烫伤的,我们要治好你才行啊。”
“对啊,还是乖乖的把手伸出来。”
无奈的林凌只有坐到了边上的位置,可还要被迫听这种过于明显的讨好的声音。
薰也一副无奈表情,但又像是在享受这种被女孩子围绕的幸福感。他伸出长长的手指任由她们包扎。
“啊,薰的手也这么漂亮。真是羡慕死人了!”
“废话,薰是学校公认的校草嘛,当然样样完美。”
校草?我怎么没听说过,笑死人了!
林凌可能是因为自己的座位被抢了,心理还有些不平衡,所有不由得暗暗讥讽。
“好了,包好了,这下能放我走了吧。”
薰要讨饶了,为了这么点小伤硬是被这些女生摆弄了半天,浪费他的时间。他一边笑着一边说着,可脑子还在转,怎么才能摆脱她们。
“林凌!”
“啊?”
林凌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立即反射性的转过头,寻找叫他的人。
“在这儿呢!”叫他的人在向他挥手,并露出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可林凌百思不得其解。
他怎么认识我?
薰也是无意间看到林凌的样子才想到了这个点子,虽然有些唐突,但还是对他微笑着。
“我和林凌还有事,所以你们……”
“啊,原来这家伙是来这里等你的啊。”
“真是扫兴。”
林凌平白无故地被人瞪白眼,而且是女生啊。他感觉自己从来没有这么冤过。
等那些女生自动消失后,薰才慢悠悠地起身准备离开教室。
哈,这家伙就这么没事人似的,害完人就要走吗?
“喂!”林凌叫住了他,可一下子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是叫我?”薰瞥了林凌一眼,刚才还热情的打招呼现在又一副陌生人的样子。
“当然是叫你啊。”看到薰傲慢的样子林凌不由得气结,“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是被气到结巴。原本要是讨回公道的,可现在看来只有让自己显得更滑稽。
所以,觉得自己丢脸了的林凌一下子脸红起来。薰见他那副可爱的样子突然大笑不止,惹得四周的人都抬头,但他毫不在意。接着,他指了指林凌的课本,又装模做样的扶了扶根本不存在的眼镜。

立即,林凌刚才还疑惑不解的表情突变到气愤。可他竟然在关键时刻嘴不听使唤了,怎么也骂不出话来,都怪自己平时嘴就不太活动。现在只有任由那个家伙逍遥法外了。
“气死了!这个家伙竟然敢嘲笑我!视力好就这么拽吗?两米外课本上的字我也看的到啊!……如果戴上眼镜的话。”被气的提前结束晚自修的林凌最后那句显然说的不那么有底气,所以更是觉得那个叫薰的家伙厌恶极了。简直是痛恨到咬牙切齿地地步。

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被他骂的男人也同样“惦记”着他。不过和林凌不同的是,薰对这个其貌不扬又容易害羞的普通男生产生了兴趣。
※ ※ ※ ※ ※
什么叫命运作弄人?在和薰的偶遇后,事情的进展就像是已经被人写烂的言情小说。只是里面的男女主角换成了两个男人罢了。一个因为极其厌恶对方反而时刻注意起对方了,而另一个主角因为兴趣而早已经盯紧了自己的猎物,并计划着抓住他的心。当然,这一切并没有如同小说中的那般有着完美圆满的结局。

每当回忆起那时的情景林凌都会怪自己的单纯和幼稚而已。虽然当时的心痛已经消失了,只剩下仅仅是回忆的感觉罢了。但每次想到那段初恋就会觉得那只是对自己的一种考验。让自己清楚在情感上自己到底能承受多少的打击……

当林凌是薰的情人成了私下公认的事实以后薰又回复以前的那副花花公子样子。当然,这个是薰的性格,他本身就有着一种难以抵挡的魅力,所以很难有人会逃出他的手心。林凌也成了其中一个,这一点也不奇怪。只是奇怪的是,这次薰挑了这么一个男生。虽然很多人都清楚薰是个男女通吃的家伙,但也是个对情人要求很高的人,没想到书呆子似的林凌也能粘上他。这让很多人都不服气。而单纯的林凌只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并呆呆的觉得自己有了薰是一种小小的自豪。虽然一开始自己接受他猛烈追求时,对于终于明白自己是同性恋的事实有些受到打击,但对方是薰的话应该没问题的。林凌就是这个告诉自己,并欣喜的接受了他。因为在林凌的眼里,自己能有这么一个优秀又是大家羡慕的情人已经是一种福气的吧。

所以,薰做什么他都会接受。
果然是个傻瓜!
在看到同自己一个教室自习的薰却在和别的女孩子说说笑笑。林凌再有好的忍耐力还是会分散注意力的。虽然他明白要薰一点都不花心是不可能的,但没想到他那么放肆又随便的到处放电。不过林凌一直记得两个人在交往前定下的约定。就是,自己要能接受薰的生活方式。这也等于说不能过多干涉他和别人交往。

在和薰认识后,林凌也认识了薰之前的情人们。当然他们现在还是保持着联络,并没有分手。而自己是他第几任的情人,已经完全陷进去的林凌并没有在乎。他只单纯的希望自己的迁就和忍耐会让薰回心转意,用情专一。但事实会是那么简单又容易的让林凌达成愿望吗?

真命天子并非是他。
想到这里就会觉得好笑。那时的自己真是单纯的可以。
虽然可以和薰一起自习,可以在每晚给薰泡他爱喝的咖啡,可以听到薰对他的甜言蜜语,可以害羞的接受薰对他提出上床的要求,但这些都并不表示薰是爱他的。这不是因为薰从未对林凌说过类似爱的话,而是因为感觉不到他在爱着自己。

“凌,你是最可爱的,你对我来是特别的存在。”
但每次林凌想到自己的第一次痛苦又毫无快感的奉献给这个男人时,他对自己说的这句话,自己就又会毫不犹豫的去追随着那个身影。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才清醒的呢?
应该是个阳光明媚,凉风习习的早晨吧。林凌带着有些兴奋的心情夹着课本笔记打算去早自习。其实,自从和薰成为事实后他就没有真正早自习过,只是因为教室里有薰在等他,才让他那么高兴的。可就是在他踏进教室之前,他才知道自己在薰心里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