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俗 下————沧海有泪,桑田遗珠


[艺术系列之暗黑神话] 低俗(下) BY: 沧海有泪,桑田遗珠


  43.剃毛

  也许是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也或许只是因为顺从主人的吩咐,木鹤礼不说话,拿出剃须膏,想要用工作掩饰心中的不安。

  他的手伸到沙赫尔的下面,试图拉来链子。

  但是沙赫尔不配合他。

  虽然双手被绑住,却还能轻易的避开他的手。

  “我已经和你说过了,剃毛这种事情很有难度,如果我不配合,你一定会刮伤我。”

  “可是主人的吩咐也一定要完成。”

  木鹤礼认真的说着,沙赫尔笑了。

  “我教你一个绝对不会弄伤我的办法,而且你如果那么做,我绝对不会避开。”

  “真的?”

  完全不知道沙赫尔打着什么古怪主意的人天真的看着沙赫尔。

  沙赫尔却也不说穿,只是笑着,说出三个字。

  “牙齿咬。”

  “这——”

  这确实是能将每一根毛发都剃下来并且不刮伤身体的最佳办法,可是,真的要这么做吗?

  木鹤礼的脸上明显写着疑惑。

  沙赫尔却也不再逼迫,只是实话实说的威胁:“不能完成任务,你的主人会很生气,对吗?可是你也知道我一向不被任何约束,除非你一直都顺从我,否则我是不可能让你顺利剃毛的!”

  木鹤礼点点头。

  沙赫尔更加进了一步。

  “当然你也可以给我强制剃毛,可是你有把握不刮伤我的皮肤吗?即使你很幸运,没有将我的皮肤弄伤,可是在和你的圣子做的时候,我说你弄疼我了,你觉得圣子是相信你的辩解还是相信我的撒娇?”

  沉默。

  从未经历过这种事情的木鹤礼沉默了。

  他的脸绯红大片。

  沙赫尔不着急,他轻松地摇着腰,加重对木鹤礼的威胁。

  “那个……如果我这么做,你应该不会让圣子知道吧……”

  怯懦的声音,木鹤礼已经抗不过挣扎,有意屈服了。

  “我当然不会说出去了,这种事情对你我而言都是很舒服的,如果说出去,你觉得你的圣子还会再让你和我见面吗?为了不至于每天只能面对那个人妖,我也会帮你隐瞒的。”

  沙赫尔凑到木鹤礼的耳边,亲昵的吹了口气。

  他很清楚这种小动作的用处。

  果然,木鹤礼的脸更红了,不曾经历过调情的男人完全不懂得如何抵抗诱惑。

  “可是……我怕我……”

  “真是个胆小的男人。礼,你知不知道,男人的第一次才会体力充沛,反复做几次都不会软下来。”

  挑衅,外加鼓励,沙赫尔很想知道这个男人的潜力。

  他不是禁欲主义者,如果自己选中的男人不能满足自己,他也确实会变得兴趣乏乏。

  “那好吧,如果我做的不好,你不许生气。”

  到现在还流出娇羞可爱的样子的木鹤礼让沙赫尔感到新鲜,没遇上过这种男人,第一次品尝青涩处男的沙赫尔甚至有了点期待。

  上一次的事情没有做完,让他不满了很久,这一次应该不会被打断吧!

  沙赫尔讨厌和电脑融合的感觉,但是为了自己的性福不被中途打断,他勉为其难的通过金属和控制门的开关的电脑交流,将整个房间变成了密室。

  直到他满足为止,这房间都是一个密室,没有人能进来,也没有人能出去!

  “好了,现在开始吧,你的圣子是不会进来的。”

  贴着他的脖子,亲昵的问着,沙赫尔是如此的温柔,仿佛真的是个娇涩可怜的囚犯。

  木鹤礼有些迟疑,最终还是低下头。

  他拉开沙赫尔的裤链,看着里面的东西很久以后,仿佛下了一个异常重大的决定,低下头,咬住一根毛发!

  “嗯……”

  毛发拔下的时候,沙赫尔发出小小的呻吟,这种仿佛很痛苦又宛如故意压抑的呻吟让男人的身体不能忍受。

  “我是不是弄疼你了?”

  沙赫尔的手缓慢的抚摸着木鹤礼,微笑着。

  “只是……有些痛……你能……咬下来以后亲吻那里吗?用你的舌头把那里弄湿,不要让我觉得痛苦。”

  “嗯。”

  天真的人轻易得相信了。

  可是看见沙赫尔的下面的时候,他到底有些犹豫。

  “……我……我该怎么做?”

  细草中的那个部分,不管怎么小心的舔,都会碰到吧。

  还有些犹豫。

  沙赫尔却将木鹤礼的头按下,傲慢地说着。

  “循你的本能去做吧……礼……你说过你是喜欢我的……所以……想着你的喜欢……做……做……就可以了……如果不能让我开心……我就会告诉沙勒穆,说你……”

  “嗯。”

  被威胁吓到,加上确实本就对沙赫尔的身体有感觉,木鹤礼这一次是真的低下头,含住了沙赫尔的下面,用青涩的舌头搅弄着,嘴唇与下面的淡黑色毛发有了摩擦。

  “……唔……我……饥饿……”

  下面得到了嘴唇的爱抚,发出小小的咋弄的声音,并迎来水的痕迹,因为木鹤礼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有些粗糙,并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才能让彼此都得到满足。

  他试图将沙赫尔的全部都含入口中,却不清楚如何才能让性物进入深喉不引发呕吐感,于是,过分的贪欲让液体流出,似乎他已经被击溃了……

  嘀——哒——

  竟然听见了水声,沙赫尔也没想到自己的身体竟真的会对木鹤礼有强烈的反应。

  本能的动作。

  当然,知道这种事情不能太急的沙赫尔只是将腿伸直,木鹤礼趴在地上,若是不将腿伸直,无法用脚趾感知他下面的变化。

  最重要的是,这件事情的完成需要两个人的努力,只是一个人,到底有些难度。

  跪在地上的木鹤礼舔着下面,他完全不懂这动作的意味,已经被挑起欲求的沙赫尔担心木鹤礼中断,双手按紧他的头,甚至加深了控制。

  “……嗯……啊……再深入一点点……”

  呻吟着,轻轻地表达自己的快感,木鹤礼不是拉斐尔,不是沙利耶,更不是查尔斯,那几个男人都经验丰富,能从身体的细微变化判断是否得到感觉自己是不是有感觉,所以不发出呻吟也不会影响,可是木鹤礼不知道,他是个什么都不懂的男人,如果不用呻吟引导他,他还真是不能做下去。

  得到他的鼓励,木鹤礼的舔舐更加深入了。

  “沙赫尔,请你告诉我,这种事情是什么?”

  吞咽着液体,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的木鹤礼发出满足的呻吟。

  “难道我的温度,还是你的碰触,都不足以说明我们是真的在一起?”

  “你现在不是正在吃?”

  “……啊……唔……啊!”

  羞耻的呻吟着,液体流出了,看见他的下面因为不能抵抗自己的调戏而湿漉漉,沙赫尔倒是笑得更开心了。

  本来被囚还是一件相当的郁闷以及无聊的,不想却得到了这个打发时间的好素材。

  相对于他的得意,第一次遇上这种事情的木鹤礼就显得相当的举措不安了。

  他张了嘴,显然想吐出沙赫尔的东西,可是因为喜欢着沙赫尔,又再一次的咬紧。

  但即使只是这一瞬间的张开,也让不少液体滴落……落在深草丛中。

  有津液,也有羞耻的液体。

  带着欣喜,木鹤礼的手指拨弄着细草,于是,津液与体液混合的液体沾满了手指。

  “……礼,你真是天真而可爱。”

  被这句话鼓励,木鹤礼的手指也伸来,滑过沙赫尔的耻骨处,荡起爱欲的涟漪。

  “还想着剃毛的事情吗?”

  这一句话让木鹤礼瞬间清醒。

  他为难的看着沙赫尔,显然他完全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

  沙赫尔当然知道时机已经成熟,只需轻轻引诱,这淳朴的孩子立刻便会就范。

  但沙赫尔不是急于享受的人,他刻意将一条腿放在木鹤礼的双腿之间,折屈的坐姿使得他的膝盖能触及木鹤礼的双腿之间那个绵软的部分,只要再进一点点,就可以感受那里的丝毫变化了。

  “看起来你是不能帮我把毛都拔干净,你还是换一个办法,用剃须刀吧。”

  这话语听上去很正常,显然也完全没有逻辑错误,但说这句话的人是沙赫尔,如果木鹤礼拥有其他人的一半戒备,他就应该觉察到这句话背后的阴谋味道。

  可惜,纯真青年还是被骗了。

  或者说木鹤礼还没有真正的长成大人,毕竟他没有因为背叛而觉醒,堕落成大人!

  “我该怎么做?”

  如此天真的男人,沙赫尔已经感觉到他的淳朴可口了。

  “当然是按照最正常的剃须步骤,先涂剃须水。”

  说这句话的时候,口吻暧昧,蕴涵深意,即使木鹤礼是个很多事情都不懂得天真,也听出了弦外之音。

  “教我,好吗?”

  “只要将你看见有毛发存在的地方全部涂上就可以了。”

  却也不忘在木鹤礼的耳中轻吐微风,这是最直接的诱惑。

  于是,被蛊惑了。

  木鹤礼用剃须刷将剃须水涂在了沙赫尔的下面,那些毛发被剃须水弄湿,服帖的沾着皮肤,而已经被弄出感觉的他更是将剃须膏涂在下面的入口处,可惜那些泡沫的溶解性太好,瞬间变成了粘稠的东西,粘在了沙赫尔的身上。

  “你涂成这样,要怎么剃?会伤到身体的!”

  沙赫尔生气的说着,可惜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眼角温婉,显然真意另孕。

  “那我应该怎么办?”

  “帮我舔干净。”

  沙赫尔提出过分的要求。

  “啊?”

  可是实在是不知道有什么别的办法,可怜的老实人只好低下头,将并不美味的东西舔下。

  只舔了一次,他就流出厌恶的感情。

  “很难吃。味道很恶心。”

  “所以说你是个笨蛋,有一种办法是最简单的,你却不知道!”

  毫不留情的嘲笑着,通过膝盖的感受,沙赫尔知道木鹤礼的下半身已经蓄势待发,于是进一步的诱骗。

  “你如果把你的一件东西放进去,只要一会了,你就能将不小心弄进去的泡沫全部弄出来了。”

  “什么东西?”

  还真是天真地可爱。

  当然沙赫尔是不会介意他的天真的,这种事情只要有了第一次很容易有以后的每一次,他需要做的事情只是引导木鹤礼明白这种事情的美好,而后的每一次,自然是好好的享受了。

  不管他是因为遇上什么事情才变成沙勒穆的傀儡,男人的本能,追求快感的本能都不会消失。

  沙勒穆想做什么,他没兴趣,也不可能有兴趣,他想要得到的不过是快感!

  毕竟唯一能被称为是敌人的还是母亲黑勒耳,沙勒穆这等级的家伙,只能被归为白痴吧!

  “你自己摸一下不就知道了?”

  并不纯洁的发言,沙赫尔微笑着,抓住了他的下面。

  “这里可是鼓囊的。”

  “可是——”

  为难。

  畏惧。

  沙赫尔给予致命一击。

  “现在的情况就是,你必须帮我清理干净!”

  “我……我……”

  低头不语,这样的木鹤礼让沙赫尔有了少许不悦。

  他抓住木鹤礼的下面,“哗——”地拉开裤链,露出里面的东西。

  “你看,你是不真的不要还是不好意思要!刚刚已经兴奋得自娱自乐了,为什么现在允许你做了,你反而不愿意了?做这种事情吃亏的人又不是你!难道你要背着‘处男’的称号一辈子!”

  处男!

  这个词语刺激了木鹤礼。

  于是,他不再犹豫。

  他抓住沙赫尔的腰,将身体贴近,沙赫尔也选择了坐在他的腿上,粗壮的东西直直插进,因为剃须而生出的感觉一下子得到了舒缓。

  “……啊……快、快!喔、喔……再一次、喔、喔……”

  第一次如此主动的沙赫尔,按住木鹤礼的肩膀。

  “……嗯……啊……嗯……快一些……”

  锁链带起的“咣当”声,让空间变得更是淫靡。

  “……你要努力一点……啊……可……喔、啊……否则是不能把弄进去的东西……啊……啊……弄出来的……啊……喔……”

  吸收着快乐,青涩的木鹤礼不能解释这异样的冲动,循本能而动,他低下头,用舌尖舔弄沙赫尔的前面。

  胸前的红色被刺激,沙赫尔的身体如被电击般,快感涌来的他,为了鼓励木鹤礼的继续,开心地笑着。

  于是,舌尖加快了对胸前的嫣红的啃食。

  沙赫尔也忍不住弓起了身体。

  眼泪快流出了。

  看见他的眼泪,木鹤礼害怕了。

  “我是不是,弄疼你了?”

  这不是痛苦的眼泪。

  青涩的横冲直撞,并没有发生在木鹤礼的身上,他太小心翼翼了,甚至让沙赫尔有些欲求不满了。

  “……哈……啊……啊……唔……”

  腰,弓得更厉害了。

  努力从木鹤礼的身上吮吸快乐,沙赫尔缓慢的动作者,吮吸着。

  木鹤礼却将他的呻吟解释为痛苦,于是,小心地抱住他,扶在他的腰处。

  “……真得不痛吗?”

  手指碰到了后面,指甲对已经被胀满的入口的搔弄,让沙赫尔的下面变得更加欲壑难填。

  “……啊……你……你……混蛋……”

  淫靡的液体伴随着喘息流下,手指已经被甜蜜的液体弄脏了。

  被电击的快感。

  是电流,也是快感,它顺神经而下,流窜,抵达沙赫尔的小腹。

发表评论